7.第 7 章

作者:酱子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总裁爹地惹不起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棍16555柳擎宇试婚成瘾:总裁老公晚上好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逼婚首席:影后前妻很抢手一路仕途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时意最新章节!

    胡乐坐在房间里,看着默默收拾行李的叶时意,忍不住用手挡在脸侧,小声问:“时意,那真是你未婚夫啊?”

    “嗯,”在这没住几天,收拾行李根本没花什么时间,他把行李箱扣上,“这几天谢谢你收留我。”

    “你要搬去他家?你跟他认识多久了,你之前不是说没见过他吗?”胡乐朋友不少,却最喜欢叶时意,当然,是朋友那一类的喜欢。

    叶时意扯了扯嘴角,如实道:“不是去他家,我去酒店住几天,把事情安排好后才去B市。”

    胡乐还想问,就听到两声敲门声。

    蒋俞之站在房间门口,表情淡淡:“好了吗。”

    “好了,”叶时意拖着行李走出去,对胡乐道,“等我安顿好再联系你。”

    再次坐上车回程,路上,两人都没怎么说话,叶时意是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胡乐那么一捣茬,他才反应过来,他和面前这个人真正认识还不过一天。

    快到时,蒋俞之才悠悠开口:“你那辆车是谁的?”

    “胡乐的,他不怎么用车,我就临时借来了。”

    蒋俞之挑挑眉,没再说话。

    停好车,叶时意赶紧拉开安全带:“我去拿后备箱的行李。”

    “等等,”蒋俞之熄火,从车子中间的置物箱里拿出车钥匙,“拿着。”

    叶时意没明白,下车的动作顿住了:“什么?”

    “你暂时用这辆。”

    蒋俞之不是经常来A市,车子只备了这辆三百来万的宾利。见他没反应,蒋俞之眉梢轻挑:“不喜欢?”

    “不,不是,”叶时意回过神,“我不是太经常用车,地铁挺方便的……”

    说完他就后悔了。

    明明上回还当滴滴司机被蒋俞之撞见了,现在扯这是什么慌,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

    蒋俞之没戳穿他,他眸色微变,半晌才开口:“小意,虽然我们还没结婚,但我觉得有些事我们还需要提前说清楚。”

    叶时意正襟危坐:“好。”

    蒋俞之见他这副模样,话在嘴边转了个弯:“算了,那些等你来B市再说吧,你先记着其中一点,我不喜欢你用别人的东西。”

    叶时意:“……我知道了,我会把车还回去的。”

    蒋俞之把车钥匙放到他的手心:“用着吧,也不是送给你,你不是马上要回B市了么。”

    看叶时意没说话,蒋俞之轻声道:“乖。”

    听起来是安抚,实际却是催促。

    叶时意抿唇,只得接过来,讷讷道:“谢谢。”

    蒋俞之下车时,一眼就看到了酒店门口的吴秘书。

    人是他叫来的,登机时间快到了,当然,也让吴秘书重新找了辆车来。

    叶时意抓着行李箱的杆子,有些犹豫——他是该请蒋俞之上去坐一坐,还是就此道别?请上去未免太尴尬,毕竟两人刚从那下来,道别的话又显得自己是在赶人。

    正想着,一只大手覆上了他的脑袋。

    “上去吧,我去机场了。”

    叶时意怔了怔,脱口而出:“我送你去吧。”

    “不用。”

    蒋俞之话音刚落,吴秘书已经走到了他们身边:“蒋总,现在出发吗?”

    “嗯,”蒋俞之很快把手撤回,淡声道别,“B市见。”

    等车子开走后,叶时意抓着行李箱,慢吞吞走进酒店,总觉得手上的车钥匙非常烫手。

    上了车,吴秘书立刻把查到的事情原原本本说了出来。说到最后,他瞥了一眼后视镜,看自己老板没什么表情,才继续道:“……其实陈功不仅没帮叶先生查那位叶总的事,反而还在里面搅了点浑水。”

    蒋俞之低头看着资料,半晌才轻轻嗯了声,表示自己都听见了。

    **

    叶时意这几天有些忙。

    搬去B市,就意味着叶氏必须事先找人打理着,好在叶孟然进去之前知道了些苗头,特地给了他一份应急名单。

    名单最上头的人叫陆康鸣,叶时意认识照片上的人,在他小时候,陆康鸣就经常来他们家,反倒是长大后没怎么见到了。今天他就是要去找这位叫陆康鸣的男人。

    他对陆康鸣有那么点印象,在十几年前,对方就已经是西装革履,穿戴整齐的人物了,所以当他循着地址到了一栋普通公寓楼前时,是有点惊讶的。

    他没多想,快速解开安全带下了车。

    蒋俞之明明不经常来A市,那天没准也是第一次开这辆车,可不知道为什么,驾驶座上就总有一股淡淡的味道。

    不是香水味,也不是沐浴露味,叶时意说不上来,总之……是他在蒋俞之身上闻到的味道。每当他坐在那里,就总觉得蒋俞之在旁边似的。

    他不傻,有车用,他也不会清高的跑去挤地铁,反正油钱他会付,车技好,他也不怕会刮到蹭到。

    他按着地址,到了公寓二十一楼,才按下门铃,很快就有人来开门了。

    中年男人穿着一身简单的灰色毛衣,见到他,眼睛不自觉微微放大。虽然是很小的细节动作,但还是被叶时意看在了眼里。

    见到人,叶时意没浪费时间:“您好,我是叶时意,请问您是陆康鸣先生吗?”

    “……嗯,”陆康鸣没多问,微微侧过身,“进来吧。”

    叶时意进去,看到有几个中学生模样的人坐在桌子边,见他进来,几人都眨巴着眼,好奇地盯着他。

    “不好意思,我还在补课,”陆康鸣语气平静,“能等我十分钟吗,再十分钟就下课了。”

    叶时意自然应好,拿着手上的文件,被陆康鸣带去了书房。

    十分钟后,陆康鸣准时进来了,手上还捧着一杯茶,叶时意看了眼,是叶孟然最喜欢喝的铁观音。

    叶时意接过,顺手先把文件合上了:“谢谢。”

    “说吧,”陆康鸣坐到他对面,两只腿微微往外岔,明明穿得温文尔雅,坐姿却带着一股霸气,“找我什么事?”

    “是这样的,叶氏出了一些问题,而我马上要去B市,我父亲入狱之前……”

    陆康鸣打断他:“入狱?”

    果然,这个人还不知道他父亲入狱的事。说来也奇怪,叶孟然入狱的事早在A市上边传遍了,只要对方稍微关注一下A市的时事应该都能知道。

    叶时意忍下疑问,点头:“对,是因为……”

    “要我做什么。”陆康鸣第二次打断他,“多余的话不需要说。”

    叶时意心里更疑惑了,但现在显然不是要追究这些的时候。

    他把文件递上去:“我没办法在A市照看着,所以需要有个人帮忙管理叶氏。”

    陆康鸣眼底闪了闪,半天才问:“……是你父亲让你来找我的?”

    “是的,他给了我一张名单,您在最上头。”

    原以为会费些周折,看陆康鸣的态度并不好,叶时意马上就想把条件搬出来,“当然,我们不会让您白帮忙,等我父亲出来……或是我回A市后,我们可以给您……”

    “可以。”

    叶时意愣住了。

    陆康鸣没再看他,兀自盯着手上的文件,没多久就找到了重点:“这么大的财务漏洞,你打算怎么填补上。”

    “等我结婚后,这笔钱会打到公司账户上。”

    “还有之前高层动荡,员工的民心怎么办,离职的人不少吧。”

    “……我的结婚对象是蒋俞之。”

    陆康鸣顿了顿,然后了然的点头:“挺厉害。”

    叶时意不知道对方这句是在夸他还是讽刺他,索性跳过了这个话题。

    其实他也有些不放心,毕竟这个人已经许久没在他面前出现过,但管理公司不是小事,他不可能随手抓来胡乐就让他上去,也不可能提拔下面那些虎视眈眈的高层,他爸虽然在商场上是不太光明磊落,但好歹也是曾经A市的风云人物,就算老了,威名还在,所以这份名单,他自然是信的。

    陆康鸣寥寥看完,合上文件:“这东西就先放我这里。蒋俞之在B市对吧,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

    叶时意知道,这人在方才那短短十几分钟里就把叶氏和他的境地捋清楚了。

    “我……处理完A市的事情就过去。”

    “还有其他的文件什么时候能给我。”

    叶时意忙道:“明天就可以。”

    如果他早知道是这么简单的事,今天就全带过来了。

    “明天下午吧,”陆康鸣道,“上午我需要去学校办理辞职。”

    果然,这个人如今是位老师。

    “好,您有没有别的需要的?比如公司的管理模式……”

    “不用,我看那些的时候,你还不会识字。”

    叶时意没再说话。

    “没别的事,你就先回去吧,明天下午……大约两点,你再过来。”

    叶时意起身应好,与对方交换联系方式后便准备离开。从书房到门口的那段距离,他偷偷打量了一下对方家里的陈设。

    干净,简洁,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看上去枯燥又死板,没有孩子甚至是妻子或丈夫的痕迹。

    叶时意迅速收回视线,走出陆康鸣的家:“那我先告辞。”

    才走出两步,就听见后面的人问:“你爸……进去多久了。”

    “还有几天就三个月了,期间没有任何消息。”

    叶时意离开了陆康鸣的家。

    他刚回到酒店就开始整理明天要带去的文件,一直到晚上才整理完,正准备出去吃点东西,手机响了,他扫了一眼来电显示,是叶青。

    “时意,”对方声音小心翼翼,“你打算什么时候去B市?”

    叶时意心底涌出一抹厌恶,不是对B市,而是对叶青的。他压下这股情绪,道:“后天。”

    叶青听了欣喜不少,他打着通电话就是担心叶时意一直拖着不愿意去,没想到对方会这么自觉:“好,叔叔到时候腾空,陪你一起过去。”

    “不需要,”叶时意脱口而出,“……我自己去就可以。”

    旁边,他那位婶婶的声音又传来了:“哪有让你一个人去见婆家的道理?你放心,我们一定陪你去,不然你爸爸知道了,可要说我们了,而且你明明有亲戚在,却自己独身过去,到时蒋家的人还以为我们不重视他们呢!”

    叶时意拒绝的话语被成功堵在了喉咙。

    等挂了电话,他才微微叹了声气。

    他会去这么早也是有原因的,叶氏的资金……已经不能再拖了。

    他这几天也一直在苦恼,究竟要怎么跟蒋俞之说这件事比较合适,他长这么大从来没找任何人要过一分钱,都是叶孟然给,他就拿着,现下不仅要主动开口,还是这么大一笔数目……

    正想着,余光瞥到手边的车钥匙。

    他犹豫片刻,还是给蒋俞之发了一条信息:“蒋先生,打扰您了,我后天就去B市,请问车钥匙应该给谁?”

    蒋俞之似乎在忙,半天才回复过来。

    “后天我安排人送你去机场,车钥匙给他就行。”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