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第 23 章(三章合一)

作者:酱子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总裁爹地惹不起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棍16555柳擎宇试婚成瘾:总裁老公晚上好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逼婚首席:影后前妻很抢手一路仕途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时意最新章节!

    早上, 叶时意照常当司机,送蒋俞之上班。

    蒋俞之似乎有些疲倦, 上车后就一直在假寐。

    叶时意张口想问,又觉得未免太多管闲事,最终什么都没说, 只是抬手, 把车里音乐音量关小了。

    蒋俞之突然开口:“昨晚睡得怎么样。”

    叶时意心上一紧, 联想起昨晚的梦,憋了好半天才回了句:“……还行。”

    “嗯,”蒋俞之道, “我睡得不好。”

    叶时意问:“怎么了?”

    “有个项目临时出了事。”他言简意赅,把昨晚熬的三小时轻描淡写掩了过去, “可能明天得去A市一趟。”

    “上次你过去, 也是为了那个项目吗?”

    “嗯。”蒋俞之应完, 忽然问,“一个人在这边会不会无聊?”

    “不会……”

    “要不要回A市看看?”

    都说了是出差,自然是不用跟着好。

    但一说是A市, 叶时意就有些犹豫了,不止是想去公司看一看, 他还有其他想去的地方。

    不等他说话, 蒋俞之自顾自决定。

    “去吧, 一起。”

    “……好, ”叶时意道, “我不会添麻烦的。”

    蒋俞之笑了笑, 没说话,继续闭眼小憩。

    在车上还揉着眉心解乏的人,一下了车立刻恢复了往日的模样。

    一路上,员工见了他们,都会轻声打招呼。

    叫的是蒋总,看的是叶时意。

    好在叶时意昨天就已经稍稍消化这些目光了,面不改色地跟蒋俞之一块进了办公室。

    蒋俞之坐在办公桌前,频频撑起手肘,抵着自己的前额。

    把秘书送来的文件全部批阅完,蒋俞之忽然起身,反锁了办公室的门,然后打电话给秘书室,交代对方三个小时内不要进来打扰。

    电话里,女秘书先是傻了一会,立刻想起今早跟老板一块进去的人,霎时间像是明白了什么,连声应好。

    叶时意没听出女秘书那轻颤又激动的语气,从文件中抽身,疑惑地看着面前的人。

    “我去睡一会。”蒋俞之道。

    叶时意忙点头:“我不吵你。”

    蒋俞之径直脱掉西装外套,习惯性地扯了扯领带,转身进了休息室。

    不知过去多久,又翻完一本文件,突然觉得有些口渴,叶时意抬眼看了看墙上的钟,蒋俞之已经睡到三个小时了。

    他拿着杯子起身,正准备去接水,路过休息室的时候,发现休息室的门并没有关上。

    他下意识看了一眼,蒋俞之还在睡着,被子被他随便丢到了一旁。

    入春了,开暖气会热,索性没开。休息室的窗户却开了大半,正好此时吹进一阵凉风,叶时意穿着西装外套都觉得冷,更不用说蒋俞之了。

    他犹豫了下,把杯子随手放到一边,轻声走了进去。

    他先是把窗关小了些,然后走到床前,小心翼翼探过身子,从里面拿起被子一角,轻轻往这边拉。

    结果才拉了小半点,就突然觉得背脊上一热,然后一股重力把他用力往下摁——

    叶时意瞪大眼,结结实实的以横着的姿态倒在了蒋俞之身上。

    因为嫌不方便,他在看文件时把西装外套的扣子解了,导致现在两人中间只隔了两层薄薄的衬衫布料,他甚至能感受到蒋俞之身上的温度,凉凉的。

    底下的人轻笑一声:“你怎么这么烫?”

    叶时意慌忙想起来,但没想到蒋俞之用了力,他只得靠一边手撑着身子,以免两人再接触:“是你体温太低了。”

    蒋俞之腾出另一只手,把叶时意跌落在他胸前的领带勾起来:“过来做什么,想偷亲我?”

    ……所以偷亲怎么会是这种姿势。

    叶时意道:“看你没盖被子,想给你盖上。”

    蒋俞之哦了声,抓着领带的手也用了力,不知道他要做什么,叶时意犹豫了一下,随着那力气转过脸。

    “怎么了?”

    蒋俞之没说话,脑袋突然往前一探,在叶时意嘴上啄了一下。

    亲完,他迅速躺回去:“我还想再睡会儿,你困不困?”

    叶时意眼睛骤然睁大,半天才应“……不困。”

    刚说完,一阵尖锐的座机铃声响起。

    蒋俞之挑挑眉,收回手:“去接一下。”

    叶时意松了口气,迅速从蒋俞之身上起来,逃似的转身出去了。他按捺心跳,接起座机。

    “蒋总,您今早让人准备的东西已经送过来了,就在秘书室,需要我现在拿进去给您吗?”对面深知蒋俞之的习惯,说话干净利落,一点都不拖泥带水。

    原本想解释的叶时意反倒被堵住了,听完之后才道:“他还在睡。”

    女秘书愣了两秒:“……这样,好的,我明白,打扰您了。”

    电话挂得极快,叶时意放下电话,走到休息时门口:“秘书说,你之前让人准备的东西送来了。”

    “嗯,让他们晚点……”蒋俞之抬眼,看清叶时意的样子后,话里顿了顿,“你去帮我拿进来?”

    叶时意想都没想:“好。”

    秘书室里,挂了电话,女秘书深呼两口气,抽空打开了微信群。

    “我刚刚打电话给我老板,是小老板娘接的电话,还喘着气……说老板在睡觉!!”

    很快就有人回复。

    “啊啊啊炸裂!!求图,求图,求求你了偷拍一张给我看看吧!”

    “我也想……没图你天天在这说个屁!想急死谁!信不信我现在就去你公司堵你!”

    女秘书赶紧回:“偷拍?不好吧,那我岂不是刚升职一年就被炒?不行不行。”

    刚点击发送,突然传来一阵脚步声。

    她一抬眼,就看她口中的小老板娘,不知何时已经站到了面前。

    小老板娘此时西装外套齐齐整整,但里面的白衬衫却有些皱巴巴的,领带更是直接歪到了一遍,松松垮垮……

    天呐!

    叶时意浑然不知对方的想法,出声道:“你好,我来拿蒋总的东西。”

    “啊……哦哦!”女秘书立刻反应过来,站起身,双手递上那个小盒子,“您早说,我亲自送进去多好。”

    “没事,又不费力气。”叶时意笑了笑。

    等他离开,女秘书立刻埋头到了手机里,冒着被发现摸鱼的生命危险再发出去一句。

    女秘书:“办公室PLAY!绝对PLAY了!我确认了!哇!我老板绝对是个狂野派!你们没看到小老板娘的衣服皱得哟——我的天啊!!!好了我工作了,886。”

    结果这句话刚发出去,她就收到了被踢出群聊的信息。

    *

    叶时意走进办公室时,蒋俞之已经坐在了办公椅上。

    他把东西拿过去,放到桌上:“之哥……我拿来了。”

    蒋俞之道:“打开看看。”

    “我?”

    “嗯。”

    叶时意拉开被两层袋子包着的东西,里面是……三个手机包装盒。

    蒋俞之道:“喜欢哪个颜色就拿哪个。”

    叶时意哑然:“是买给我的?”

    “嗯。”

    “怎么买了三个……”

    “不知道你喜欢什么色。”

    “……”叶时意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给你转钱吧,因为我刚好也要换手机。”

    “小意,”蒋俞之道,“以前没有人送你东西吗?”

    叶时意愣了愣:“有。”

    “你也会给他们打钱?”

    “……不会。”

    “那你怎么总是要给我钱,我们的关系,要比那些人深一点吧。”

    叶时意说:“可那都是过生日的时候才会送,等他们生日,我也会还。”

    蒋俞之哦了声:“那就当这是我给你的一岁时的礼物。”

    “……”

    叶时意头一回听这种说法,愣住了。

    “我岁数比你大,就不占你便宜了,以往的生日礼物你不用补给我,”蒋俞之像是想起什么,嘴角勾起,“以后我的礼物……你用点儿心,行不行?”

    “……行,”手机只是小钱,叶时意应下来,然后问,“那剩下这两个?”

    “都给兰姨吧,她儿子刚好要上大学。”

    “好,”叶时意把剩下的手机放回袋子里,“那我一会拿回去给他们。”

    换了手机,之前屏蔽的号码此时全钻了出来,一开机,叶时意就收到了无数条短信。

    大多都是叶青的,条条长篇大论,一会试着跟他讲道理,一会就搬出他和叶孟然的兄弟之情,叶时意一条条删掉,给手机下了个拦截软件,重新把号码放进了黑名单。

    下班时间,蒋俞之起身,拿起早被他解了放在一边的领带,准备系上走人。

    结果刚挂上脖颈,手机就响了。

    他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嗯。”

    一边手系领带尤其吃力,蒋俞之原本想着过会再系,眼睛却瞟到了旁边正在等着他的叶时意。

    于是他指尖小幅度挥了挥:“过来帮我系下?”

    叶时意显然不觉得系领带是件多么暧昧的事,想都没想就走了上来。

    都是男人,叶时意系领带的手法非常熟练。

    电话那头的人道:“蒋总,那位叶青今天的确又来了一趟,不过已经被我们请走了。”

    不愿意让面前人听到这个名字,蒋俞之淡淡嗯了声,没多说。

    “他让我给您带话……说是如果再拦着他,叶先生婚礼上就没有亲戚在场了。”

    蒋俞之顺着话,看了眼面前的人。

    叶时意比给自己系时还要认真,他眉头轻轻蹙起,白皙修长的指尖在黑色领带上尤其显眼。

    蒋俞之收回视线:“不用管,以后还这么做。”

    “好的。”

    叶时意系好了,下意识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这才发现自己的衣服居然这么乱……

    他赶紧转过身,两三下整理好。

    跟蒋俞之下了电梯,刚坐上车,旁边的人突然问。

    “想见见你父亲么。”

    叶时意系安全带的动作一顿。

    蒋俞之继续道:“之前是我疏忽了,没想到这点,明天刚好回去,去看看吧。”

    叶时意看着他,目光灼灼:“……真的可以吗?”

    看到他这副表情,蒋俞之难得的有些后悔。

    他对父亲这个词没什么特别感觉,所以也没注意到这件事,还是刚刚听到助理转达叶青的话才想起来的。

    早点想到就好了。

    “可以,我会让人安排。”

    叶时意连连点头,难得一次没有推脱拒绝:“谢谢……真的麻烦你了。”

    他忙活了许久都没能拿到的探视机会,蒋俞之轻易就拿到了他面前。

    蒋俞之勾勾嘴角:“回去吧。”

    **

    蒋俞之订的是下午两点的飞机。

    出发之际,叶时意在做最后的行李检查,突然传来两道敲门声。

    他打开门,蒋俞之站在外面:“好了吗。”

    “好了。”叶时意抓着自己手上的行李杆,眨了两下眼。

    蒋俞之的行李箱是全黑色的,没有任何点缀,就是拉杆处有个牌子LOGO,还有个字母Z。

    而他自己的行李箱是廉价的,几百块,全白,以前的行李箱早被他在最落魄时卖掉了,这是在他搬离叶家时买的。

    两个价位不等的行李箱放在一块,却莫名像是情侣款。

    到机场,办理登记,没有延误,一切都非常顺利。

    蒋俞之定的自然是头等舱,两人坐下后,叶时意调开面前的屏幕,准备找本电影来打发下时间。

    蒋俞之身子靠过来:“一起看。”

    “好,你想看什么……”

    “先生。”

    一个女声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叶时意抬眼,一个打扮精致的女人正停在他身边。

    女人笑容妩媚,叶时意瞧着……还有些眼熟。

    似乎是哪个女明星,可他想不起来了。

    女人笑容不变:“我坐飞机习惯坐在右边,我们可以换个位置吗?非常感谢您。”

    坐飞机……习惯坐右边?

    女人边说话,眼神一直落在他身边的蒋俞之身上,目的不言而喻。

    蒋俞之见惯了这类人,刚想拒绝,话到嘴边又收了回来。

    他想看看叶时意会怎么说。

    叶时意道:“如果你习惯坐右边,可以事先调换座位。”

    “我有事先查过,可惜,当时右边的位置已经坐满了。”女人无辜地耸耸肩,她早已脱了外套,两只白皙细长的胳膊耸起一个好看的弧度。

    “那你可以换一班机乘坐。”

    女人有些惊讶,因为面前的男人看起来似乎挺好说话的。

    她道:“我的位置也是头等舱,换个位置而已,应该不会为难您吧……”

    “不好意思。”

    叶时意刚想说话,蒋俞之率先开了口,他嘴边带笑,漫不经心道,“我丈夫或许比较想跟我坐在一起。”

    女人脸一红,倒是有进有退:“啊……原来是这样,不好意思,是我唐突了。”

    叶时意微微摇头:“没事。”

    坐回位置后,女人老是忍不住往隔壁瞥。

    她的确是个女明星,且在这两年迅速蹿红,怎么这两人像是不认识她似的?

    而且……蒋当家是什么时候结的婚??

    完全没有消息啊!最近的狗仔是怎么了,只追着明星,不追大老板了?

    叶时意也发现了她的目光,一直被人盯着,他总觉得有些别扭。

    正想着,蒋俞之的手机忽然掉落在地,恰好滚在了他的脚边。

    他下意识弯腰去捡。

    就在叶时意弯腰的空档里,蒋俞之轻抬眼,对上了女人再一次投来的视线。

    他的视线太冷冽,还带着些警告意味。

    接下来的路程,女人再也没看过这边一眼。

    下机,出了机场,司机就早就等候在外面,见到蒋俞之,司机愣了愣:“蒋总,叶先生……蒋总,吴秘书没跟您过来?”

    虽然说是司机,实际上是蒋氏在这边的某位员工。

    “没。”蒋俞之把叶时意和他的行李一块推过去。

    司机很懂事,立刻把行李搬上去:“那我安排个人跟在您身边吧?不然做什么都不方便。”

    “不用,”蒋俞之道,“跟在我身边才不方便。”

    司机秒懂,笑眯眯看着叶时意:“好的,那您如果有什么需要,可一定联系我。”

    车子一路开到酒店。

    还是原先的那个酒店,司机送完人就走了,蒋俞之到前台,报了名字后,前台服务员立刻恭恭敬敬地递上了一张房卡。

    蒋俞之接过,转身:“走吧。”

    叶时意微微蹙眉,总觉得哪里不对,又说不上来,乖乖跟在他身后上了电梯。

    直到站在房门前,他才幡然醒悟——

    怎、怎么就一张房卡?

    帮忙搬行李的酒店服务员就在旁边,叶时意没能问出疑惑,只在心底祈祷这间房里能有两张床。

    蒋俞之知道他在想什么,敛眼笑了笑,刷门卡开门。

    安排的是一件套房,这家酒店最贵的房间,客厅阳台酒柜衣帽间一应俱全,甚至还有一个无边泳池。

    可偏偏,就是这么贵的房间。

    只有一张床。

    趁服务员放置行李的空档,叶时意来来回回确认了两遍——真的只有一张床!

    好在床很大,足够睡下两个男人,甚至还有翻身的空间。

    “先生,还需要什么服务吗?”服务员礼貌地问。

    蒋俞之去阳台打电话了,房内只有叶时意在,他摇头:“没有了,谢谢。”

    服务员走后,蒋俞之走进来:“那边说通了,你是想今天去看你父亲,还是明天?”

    “明天吧,”叶时意抿唇,“我……我今天得去公司一趟,打算把东西整理一下,进去能顺便跟他说一说。”

    “嗯,”蒋俞之问,“要我陪你吗?”

    叶时意问:“你不忙工作吗?”

    “工作什么时候都行,时间是我说了算。”蒋俞之笑了笑。

    叶时意忙摆手:“不用,我自己去就好了。”

    话音刚落,陆康鸣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对方语气淡淡:“我在酒店楼下了,你好了就下来。”

    因为他在这边已经无车可用,又不想麻烦蒋俞之,所以他一早和陆康鸣说好了让对方来接他。

    “我好了,这就下。”

    挂了电话,叶时意道,“之哥……那我先去公司了?”

    叶时意今天没穿西装,A市天气比B市要好一些,他上身穿着一条黑色卫衣,下身是简单的牛仔裤,脚下一双球鞋,要多朝气有多朝气。

    “去吧,”蒋俞之收回视线,既然不用陪叶时意,他自然就照着原先定好的工作日程来,“今晚我不回来吃饭,如果你那边结束得早,可以回来酒店吃。”

    “好,”叶时意转过身,走了两步,又回过头,“我晚上要等你回来吗?”

    蒋俞之笑了。

    虽然很想说要,但是工作这种东西,指不定多久能谈好。

    “不用,你困了就睡。”

    “那好……我走了。”

    下了楼,叶时意从前台拿到了备用门卡,转身出了酒店。

    陆康鸣开了辆豪车过来。

    看到叶时意狐疑的眼光,他嗤笑一声:“你放心,这是我自己花钱买的车。我如果贪/污公司的钱,不可能给你发现的机会。”

    叶时意也不在意他话里的嘲讽:“直接回公司。”

    在电脑上的会议显然没有真实接触到来的好,叶时意坐在会议室中央,听着员工们一个个向他汇报公司的事情。

    会议室有四个新面孔,都是蒋俞之调过来的人,对叶时意格外恭敬。

    开完会,天已经暗了,叶时意给大家订了晚餐后,一头钻进了办公室里。

    准确来说,应该是陆康鸣的办公室,当初为了节省钱和精力,他允许陆康鸣直接把他的办公室拿来用。

    陆康鸣坐在他对面,手上还拿着一本小说,语调平淡:“有什么看不懂的就问。”

    叶时意嗯了声,头也没抬。

    半晌,他才忽然想起什么:“对了,明天我要进去探望我父亲,你们是朋友吧,有没有什么话要我带进去的?”

    啪。

    书本掉落在地的声音。

    叶时意抬头:“怎么了?”

    “没事。”陆康鸣把书捡起来,脸上无波,仿佛刚刚真的只是个小意外。

    叶时意接着刚刚的话,又重复了遍:“有什么话需要我带进去吗?”

    “没有。”陆康鸣沉默半晌,道,“最好是不要在他面前提我。”

    所有事情办完,已经是晚上十点了。

    叶时意站起来,伸了个懒腰,这才想起看一眼手机。

    手机屏幕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看完了?”陆康鸣倒了杯咖啡进来,“我还想说给你泡杯咖啡提提神。”

    叶时意说:“给我吧,谢谢。”

    陆康鸣把咖啡递给他:“喝完就回去吧。晚了。”

    叶时意下意识道:“我不要紧的。”

    “你是不要紧,”陆康鸣语气凉凉,“我赶着回家。”

    把人送到酒店楼下,陆康鸣一句话没说,踩下油门疾驰而去。

    回到房间,刷卡开门,里面黑乎乎的,蒋俞之还没回来。

    叶时意坐到沙发上,直到肚子传来不舒服的干瘪感,他才想起自己连晚饭都没有吃。

    他想了想,打开手机,调出蒋俞之的微信。

    上面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半个月前,他打出一句话,不给自己犹豫的机会,快速发了过去。

    酒吧包间。

    蒋俞之听旁边人畅聊着以后的前景,默不作声。

    A市的变故是地的问题,说是中间有别的企业想要浑水摸鱼,虽然是电话里就能解决的事情,但蒋俞之对待工作一向看重,A市这块地他势在必得,一点变故都不想有。

    解决完事情,就被刘潭拉来了酒吧。

    刘潭是A市项目的负责人,蒋俞之手下一名大将,这点面子,蒋俞之不会不给。

    “蒋总,您上次回B市回得也太匆忙了。”刘潭朝他敬酒。

    蒋俞之摇头:“不喝,开车。”

    “没事儿,我一会送您回去,”刘潭笑道,“或者……您不用回去了?最近有个挺火的小男星,叫许盼然,您认识吗?长得特别乖,比上回那个还要好得多……关键是干净,放心,您的口味,我明白的。”

    一年多前,蒋俞之也来过一趟A市,“招待”他的男人就是刘潭帮忙找的。

    刘潭知道他老板挑,当时也只是想着准备一下,撞撞运气,没想到蒋俞之还真收下了,知道蒋俞之一个人不要两次,他按着上回男人的标准,找了个更好的。

    他刚说完,包间门开了,一个穿着黑衣黑裤的男人走了进来。

    他头发黑顺,眼睛在昏暗中都是闪亮亮的,正是刘潭说的许盼然。

    “刚好,我跟蒋总说到你,”刘潭给他使了使眼色,许盼然立马乖巧地坐了过来,刘潭介绍道,“蒋总,就是他了。”

    蒋俞之没看来人,他轻嗤一声:“我的口味?我自己都不知道,你就懂了?”

    这话没说明,但一听就知道,蒋俞之似乎不大高兴。

    刘潭立马笑道:“不是,我就是随便说说……”

    “蒋总,”许盼然抖着嗓子,看到男人的脸,心底砰砰跳着,他壮胆拿起酒,“我敬您。”

    蒋俞之这才慢悠悠转过头。

    许盼然见他回头,笑了,拿起酒杯一饮而尽,一道酒液从他嘴角溢出,直直滚进衣服里,熠熠发亮。

    他的喉结随着喝酒的动作不断滚动,蒋俞之看着,忽然想到了叶时意。

    叶时意喝牛奶的时候,都会把杯子举高,白皙的喉结会随着一上一下滚动。

    他今天……好像也穿的是黑色,衬得他特别白。

    牙齿也白。

    不知道……

    蒋俞之及时打住幻想,收回视线。

    兜里忽然传来一声震动,他拿出来,敛眼一看。

    叶时意:之哥,我已经到酒店了,但下午没来得及吃晚饭,现在要出去买点宵夜,你要吃什么吗?还是你已经吃过了?

    蒋俞之按下语音。

    “等我。”

    “我带回去,你不用出来。”

    “蒋总……”没得到回应,许盼然忍不住叫了他一声。

    蒋俞之没看他,起身,随手扣起一个西装纽扣,对刘潭道:“我回去了,有什么变故再联系我。”

    刘潭赶紧起身:“好的,您这就走了?”

    “嗯,”蒋俞之问,“这附近有什么餐厅比较好吃?”

    “啊?”刘潭愣了愣,“这个我也不太清楚。”

    他虽然经常来这家店,但都是过来谈生意的,有那吃宵夜的时间,他还不如回家陪老婆孩子。

    毕竟是蒋俞之看重的人才,人品和实力都在,会给蒋俞之介绍这些人也是对他而言也是工作需要,而且他并不会强迫那些男孩,对方愿意就来,不愿意就罢。

    许盼然喃喃道:“旁边有家餐厅,挺好吃的,也干净……”

    “嗯,”蒋俞之颔首,继续对刘潭道,“两周后,你回B市一趟。”

    “好,”刘潭问,“有新的项目吗?”

    “不是。”蒋俞之言简意赅,“我的婚礼。”

    刘潭瞬间傻了,半天才道:“您、您结婚了?”

    他怎么一点风声都没听到?

    “嗯,请帖我到时候再让人发给你,带老婆孩子过来吧。”

    刘潭忙点头:“哎……看我,办的什么事。我明白了,您走好。”

    **

    叶时意在泡泳池。

    忙了一天,太疲惫了,水尤其解乏。

    他背靠着玻璃,点开刚收到的微信。

    “我带回去,你不用出来。”

    “蒋总……”

    蒋俞之刚刚发来的语音里,背景隐隐约约有重金属鼓声,还有个男人的声音。

    虽然声音软软儒儒,但的确是男声,带着一丝撒娇和讨好的意味。

    叶时意虽然从小安分,但并不傻,他知道蒋俞之在哪,也隐约能猜到身边是什么人。

    会回来吗?

    这个念头刚冒出来,就被他摁了回去。

    过来前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像蒋俞之这种成功男士,身边什么人没有?

    而且……就以他们两的身份来看。

    就算蒋俞之明目张胆带着男人回家,他也只能忍着,等到叶氏有能力还钱后才能提出离婚。

    ……他当时是这么想的。

    现在呢?

    忍着喉头那股闷气,叶时意甩甩脑袋,又泡了一会,便准备起身洗澡,继续看今天整理好的文件。

    谁知他刚站直,就被调至最大声的手机铃声吓了一跳,反射性松手——

    砰!

    手机掉进泳池里的声音尤其清晰,叶时意赶紧伸手捞起来,可惜还是晚了,整个手机都已经在水里浸泡过了。

    好在还没坏。

    蒋俞之三个大字明晃晃的亮在上头。

    他赶紧抬手,想滑到接听键,可惜水渍严重,手机屏幕无法感应,他快速往回走,拿起地上的浴巾把屏幕擦干净,这才接通电话。

    “……之哥。”

    “怎么这么久才接。”

    “刚刚手机不小心掉进水里了,”叶时意道,“有什么事吗?”

    他屏息听着,蒋俞之那边已经没了吵杂的音乐声。

    人声倒是热闹了不少,但他没听到那个男孩的声音了。

    “肠粉,想吃叉烧的还是海鲜的。”

    叶时意愣了愣:“什么?”

    蒋俞之道:“不是说了给你带宵夜么,你吃过了?”

    “没有……”叶时意道,“叉烧的吧。”

    “嗯,等我。”

    挂了电话,叶时意长腿一跨,从泳池出来,抓着浴巾就进了浴室。

    蒋俞之打电话的时候,其实就在他们住的酒店旁边的餐厅。

    许盼然说的那家餐厅店面太脏,他最终没去。

    买完肠粉,他走出餐厅,黑色西装和手上的塑料袋格格不入。

    回到房门前,他拿出房卡,刷开,推门。

    然后一抬眼就愣住了。

    眼前的人正背对着他,下半身裹着一条松松垮垮的浴巾,头上还拿着一条,正在擦头发。

    男孩的背脊白皙干净,肩胛骨微微凸起,背脊中间的线条垂直漂亮,腰身紧致,他的角度好,还能隐隐看到一对腰窝。

    叶时意听见声响,立刻转过头,登时也被吓了一跳——他还以为蒋俞之一时半会回不来,所以想着等头发干点再穿衣服,省得把衣服弄湿……

    “你这是……”蒋俞之声音微哑,“在欢迎我?”

    叶时意被这句话拉回了神,慌乱道:“不、不是,我以为你……我先去换衣服。”

    说完,他转身就走,还不忘一边手拉住身下的浴巾,用力往上一提,生怕掉下去。

    蒋俞之深吸两口气,才转身关上门。

    叶时意出来的时候已经穿好了衣服,简单的宽大T恤短裤,就是头发还是潮的。

    蒋俞之道:“试试合不合口味。”

    “谢谢,”叶时意坐下来,问,“……你不吃吗?”

    “我吃过晚饭了。”

    说完,蒋俞之进屋拿了新浴巾和自带的浴袍,转身进了浴室。

    叶时意吃完的时候,蒋俞之刚好出来。

    洗澡用的热水,暖意随着打开的门蔓延而出,蒋俞之浴袍系得松散,露出了胸前大块。

    叶时意没敢看。

    “十二点了,”蒋俞之过来,揉揉他的头发,“头发也干了,睡吧。”

    叶时意点头:“我睡客厅吧,你给我个枕头就好。”

    蒋俞之挑了挑眉。

    叶时意:“……不给枕头也没关系。”

    “进来,”男人的手离开他的脑袋,转过身道,“一起睡。”

    五分钟后,叶时意老老实实躺在了床上。

    床是真大,也很软。

    就算他梦里翻个身,应该也不会碰到旁边的人。

    蒋俞之用的跟他是一款沐浴露么?为什么他闻着味道不一样。

    蒋俞之全然不知旁边人的奇思怪想,半躺着在调室内灯光,调整好后,径直躺下。

    蒋俞之睡得位置有些靠中间,叶时意被动地往旁边挪了挪。

    “睡不着?”蒋俞之微微抬眼。

    叶时意应得很快,撒谎道:“睡得着。”

    黑暗中,他能清晰听到蒋俞之的呼吸声,平缓且有力,一声又一声。

    又过了五分钟,想起明天还要早起去看叶孟然,他做了几个深呼吸,闭眼勉强自己入睡。

    他翻了个身,想着离蒋俞之远一些,这样也许对方的存在感也会减弱一点。

    结果他才翻了身,身后突然传来一阵被褥翻动的声音,紧接着,他身后的床垫一陷。

    叶时意还没反应过来,一只大手突然由后探来,直接搂住了他的腰。

    他张大嘴,刚想说话,方才极力想要躲避的呼吸声突然打在了他的耳畔,引起一阵酥麻。

    后背贴上身后人的前胸,他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被名为蒋俞之的气息给牢牢桎梏住,无法挣脱。

    “……之哥?”半晌,他才从喉咙挤出一句,不太有底气,身上也顺势想往前挪。

    结果他才稍微有了点动作,身后的人手上力气越大,生生把他捞了回去,比之前还要紧贴——

    “别动,让我抱会,”男人的声音低沉,还稍带些沙哑。

    “乖点,我不碰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