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第 24 章

作者:酱子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总裁爹地惹不起极品小神棍16555柳擎宇透视仙王在都市试婚成瘾:总裁老公晚上好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逼婚首席:影后前妻很抢手一路仕途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时意最新章节!

    感受着身后人的温度, 叶时意心想,这还算……不碰他?

    他这下是连深呼吸都不敢做了, 安安分分地躺着,没多久就听到身后人的呼吸声开始变得轻缓又均匀。

    像是睡了。

    如果这个时候他挣脱出去,蒋俞之应该也不会醒。

    他轻轻挪动了下, 蒋俞之的手掌稍稍往上, 因为时间久了, 离开了温度的地方感觉有些微凉。

    他停下动作。

    ……算了,就当自己也睡着了吧。

    黑夜中,叶时意轻叹了声气, 又往后挪了挪,男人的掌心回到了原本的地方。

    他刚闭上眼, 身后的男人忽然往上提了提唇。动作轻微, 稍瞬即逝。

    叶时意原本以为自己会紧张得睁眼到天明, 没想到才闭眼不久就沉沉睡了过去。

    第二天,他是被订好的闹钟吵醒的。

    他睡觉一向是浅眠,所以闹钟响起来的第一刻他就下意识睁开了眼, 刚好看到蒋俞之从他身上探过去。

    “醒了?”见他睁眼,蒋俞之挑挑眉, 径直把放在他床头的手机闹钟给关了。

    等蒋俞之收回身子, 叶时意立刻坐了起来:“……对不起, 我忘了关闹钟, 吵醒你了?”

    蒋俞之轻哂:“没, 我之前就醒了。”

    叶时意这才发现他旁边有一份开着的文件。

    他有些窘迫, 快速起身离开床,还好他穿的衣服宽大,恰好能挡住男人睡醒时的不可抗反应。

    “我去洗漱……”

    收拾好出来时,蒋俞之还在床上,见人出来,他稍稍抬眼:“下去一起吃个早餐?”

    叶时意看了眼时间,距离约好的探监时间还有半小时:“可能来不及。”

    “来不及也得吃了早餐再去。”蒋俞之不容置喙。

    于是,十分钟后,两人齐齐出现在了酒店的餐厅。

    两位高个男士并肩走进来,成功引起不少注目。

    早餐是自助餐,他们分别拿好东西,挑了个靠窗的位置坐着。

    蒋俞之看了眼他的餐盘:“在长个子,怎么只拿了这么点?”

    “这些够了,”叶时意顿了顿,“我这年纪已经不长个子了……”

    蒋俞之没听他的,径直叫服务员来,给他添了一份面。

    吃完早餐,蒋俞之安排的车子已经到了。

    叶时意刚准备跟蒋俞之道别,没想到旁边的人径直上前,拉开车门,率先坐了上去。

    不等他反应,蒋俞之催促:“上车。”

    “我今天没事,陪你过去。放心,我不进去。”

    叶时意没法拒绝,跟着坐上车:“……好。”

    车子一路行驶,到了他来过无数遍的地方——之前为了见叶孟然一面,他曾经往返这许多回,每次都是无功而返。

    车子停好,蒋俞之头也没抬,手覆上他后颈,安抚似的揉了两下:“去吧,我在外边等你。”

    “好。”

    走进监狱大门,叶时意四处看了看,这里高墙四立,看起来就压抑得很。

    一路跟着带路的工作人员,进到了会见室。

    等了十来分钟,外面终于有了动静。

    咔哒一声,对面的铁门被人拉开。

    中年男人手带铁拷,背脊挺直的站在门口,狱警把他的手铐解开,男人这才抬眼,他看到叶时意,眼底没有任何波澜。

    男人正是叶孟然,出乎意料的,他在这里呆了几个月,除了精神状态看起来有点差外,看不出任何受折磨的模样,如果此时给他换上一套整洁的西装去开会,别人应该也看不出什么来。

    狱警把门关上,叶孟然慢悠悠走过来,坐到椅子上。

    “你居然能来看我。”他心底清楚自己是什么境地,说话也不徐不疾的。

    叶时意收回打量,平静道:“我被拦下过很多次。”

    这么一看,还真像是两父子。

    叶时意继续说:“是之哥帮忙,我才进来了。”

    “谁?”

    “蒋俞之。”叶时意顿了顿,说,“我结婚了。”

    叶孟然当然知道叶家和蒋家的关系。

    他只是嗯了声,便说起了其他的话题:“那叶氏现在是谁在管着?”

    “陆康鸣。”

    刚刚说到叶时意结婚,叶孟然都没什么反应,这会儿倒是沉默了。

    半天,他才挤出一句:“谁让你去找他的?”

    叶时意微微蹙眉:“是你给我的名单上写着的。”

    “……我写他的名字了?”

    “第一个。”

    “……”

    叶孟然重重吐出一口气,“他答应了?”

    “嗯,”叶时意犹豫了下,“你在里面还好吗?”

    “你不用担心我,”叶孟然很快恢复过来,问,“公司的资金漏洞解决了吗。”

    叶时意把文件放到桌上,叶孟然拿起来翻了翻,而后盖上:“你物色另外一个人来接管公司吧。”

    叶时意不解:“为什么?”

    “我不放心陆康鸣。”

    叶时意向来看不懂自己父亲,此时却也发觉其中的问题:“你不放心他,之前怎么会把他写在第一位?”

    叶孟然皱眉:“让你换就换。”

    “我不打算换,”叶时意直截了当,“公司好不容易才交接好,他也已经上任半个多月了,一切都做得很好,我没有换掉他的理由。”

    “你……”

    叶时意没理他,把另一份文件放到他面前:“这些是我们前阵子拟好的裁员名单。”

    叶孟然敛眼,看了半晌:“是他的意思?”

    “嗯,我看过工作报告,这些人的确可以裁,就是有人不满这个决定,还在跟我们安排去的人接洽。”

    叶孟然点头,这才问:“你到B市怎么样?”

    “挺好。”

    “我的那些事顶多是赔款,还不构成犯罪,他们现在只是在拖我的开庭时间,”叶孟然沉声道,“我最多再呆半年就能出去。”

    “等我出去,花不到多久就能把叶氏掰回来,到时候你如果想离婚……”

    “再说吧,”叶时意打断他,“我会想办法联系里面的人,尽量让你过好点。”

    叶孟然不满道:“你不要在这些事情上费心思,我一个男人,怕吃些苦?有这精力,想着怎么对付外头吧,陈功有没有为难你?”

    想起上回被灌酒的事,叶时意扯了扯嘴角。

    叶孟然好歹是生意场上打滚了几十年的人,很快捕捉到了他的细微表情:“你去找他了?”

    “找过。”

    “我让你学了这么多东西,你怎么就是学不聪明,”叶孟然冷笑一声,“我会进来,陈功可是出了不少力,你去找他,不正是上赶着把脸递给别人打么?”

    叶时意虽然后来想明白了,但听叶孟然这么说,他心里仍旧不舒服。

    他没说话,等着叶孟然继续翻面前的资料。

    之后半小时,除了工作之外,两人几乎没什么交流。

    翻到最后一页,叶孟然看着末尾的名字:“这是谁?”

    “蒋俞之调来的人。”叶时意道,“调了四个。”

    叶孟然难得有些微讶:“他对你还挺上心。”

    几个名字中有他眼熟的,是他在几年前一直想挖却没挖到的人才,没想到最后兜兜转转去了蒋氏。

    所有事情交代完,叶时意坐着,突然觉得无话可说了。

    也是,他们之间的相处模式一直都是这样,除了工作之外没有别的话题,所以之前叶时意还在上学的时候,几乎就跟独居没什么区别。

    “你走吧,”叶孟然开口赶人,“别在这里浪费时间。”

    “……”

    叶时意沉默不语,开始着手收拾东西。

    叶孟然按下旁边的按钮,示意外面的人自己聊完了,很快,狱警打开门,重新把手铐给他戴上。

    叶时意就这么站着,准备目送他离开。

    叶孟然刚迈步,突然停了下来。

    他转头问:“你们婚礼办了吗?”

    叶时意说:“……过两周就办。”

    叶孟然对自己的弟弟还算了解,知道叶青不会帮衬叶时意什么,径直道:“我不在,你就让陆康鸣代着我,不然到时身边没人,让人看着笑话。”

    叶时意一怔,随即立刻低头:“……没什么好笑话的。”

    “嗯,”叶孟然语气如常,道别之际,终于有了些做父亲的样子,“那我走了,你自己在外边,凡事多小心。”

    门重新被关上,叶时意在原地站定几秒,然后从容收拾好文件,夹在手上,转身离开。

    走出身后的建筑,他停下脚步,忍不住抬头看了看。

    晌午光线刺眼,照的人眼睛疼。

    走出大门,黑色的车子就停在路边。

    他调整好表情才走过去,开门上车。

    蒋俞之偏过头:“看完了?”

    叶时意闷闷地嗯了声。

    “以后如果还想来探望,直接联系吴秘书就行,他会帮你安排。”他顿了顿,又道,“放心,他在里面不会被欺负。”

    “……谢谢。”

    “又是谢谢?”蒋俞之失笑,道,“这是你的口头禅吗。”

    叶时意说不出话了,他知道这两个字多没用,能轻描淡写就把别人的付出掩盖掉。

    可照着叶氏如今的现状,他的确没法给蒋俞之除了谢谢以外的回应。

    他道:“那不说了。”

    蒋俞之挑了挑眉:“嗯?”

    “我先攒着,”叶时意说,“等以后……再把谢礼一并给你。”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