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第 34 章

作者:酱子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总裁爹地惹不起极品小神棍16555柳擎宇透视仙王在都市试婚成瘾:总裁老公晚上好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逼婚首席:影后前妻很抢手一路仕途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时意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蒋俞之简单一句话, 就给他分了无数好处。

    “哦,他真是这么说的?”视频通话中,陆康鸣显然也有些意外, 不过他很快平静下来,“那我去放消息,过几天把合作名单交给你。”

    “等等, ”叶时意打断他, “人数尽量控制在五个以内。”

    他看了蒋俞之给的企划表, 对方似乎打算跟蒋成安对着干到底, 除了蒋家的部分亲戚外,邀请的都是商界大佬,人数极少, 统共不到二十位, 跟余敏的意思大相径庭。

    “五个??”陆康鸣像是听到什么笑话, “五十个我都嫌少,这名额我就是去卖给媒体都能赚一笔。”

    坐在沙发上的蒋俞之头都不抬:“那你眼界倒是挺小的。”

    陆康鸣反应过来,凉凉道:“公司的视频会议不方便当着别人的面谈吧。”

    “总之,人数控制在五个以内, 多了我这边也不会答应的。”叶时意不爱跟他耍嘴皮, 这几天他算是发现了,陆康鸣虽然职业是个教师, 看起来成熟稳重, 但说起话来是真的毒。

    挂了视频, 蒋俞之稍稍抬眼:“叫多些人也无所谓, 场地都很大。”

    叶时意点头,没说话。

    别人对自己好是一回事,自己也要有着分寸,这些道理他还是懂的。

    他开始仔细看手上的企划。企划非常详细,七本企划,七个地点,看得出设计人耗了许多心血。

    他没忍住问:“这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蒋俞之道,“不是同一家公司,风格也不一样,挑个喜欢的。”

    “嗯……你喜欢哪一种?”

    “我还没看,”蒋俞之微微抬眼,“你拿来我看看?”

    叶时意没发现他眼中的兴味,拿着那几份企划走过去坐下,还贴心的给他解释:“这份是中式,这份是西式,这份是热气球,这个是私人小岛……”

    之前酒味掩着不明显,现在蒋俞之能清楚闻到叶时意身上的沐浴露味儿。

    “早上洗澡了?”

    叶时意微怔,停下介绍,很快反应过来:“嗯……”

    “酒味挺重,是该洗洗,”蒋俞之道,“喝酒后洗澡容易着凉,不然昨晚我就帮你洗了。”

    叶时意这才发现,为了把企划书展示到他面前,他们坐得很近,蒋俞之说话的声音尤其清晰,听得他耳朵发麻。

    ……帮你洗了。

    这句话把叶时意震得半天没动,过了好一会才道:“……还有度假式婚礼,但这种不方便邀请客人,所以我觉得不能采用。”

    看他笨拙的转移话题,蒋俞之兴味愈浓,稍稍欺身上前:“还有件事——不论什么婚礼,最后交换戒指的时候我们都得接吻……你知道吧?”

    “……”

    叶时意微微往旁边挪了挪身子,点头,男人身上有股淡淡的古龙水味,不浓,却闻得他心底直跳。

    “上次你抖得挺厉害,婚礼上那样可不行,毕竟到时候……人多口杂的。”

    蒋俞之随手扯了个道理,实际上他根本不在意别人说什么。

    叶时意:“……那要怎么办。”

    蒋俞之笑了:“练练。”

    ……练练?!

    叶时意没反应过来:“怎么练?”

    “脸转过来。”

    说完,蒋俞之也懒得等他动作了,手直接按到对方脖颈上,叶时意毫无防备,随着他的力道转过头,愣愣地看着男人吻了上来。

    上回只是轻轻一碰,转瞬即逝,叶时意连回想那时的触感都觉得很难。

    这一次却是碾磨的缠吻,蒋俞之蹭着他的唇,似乎想把自己的唇纹刻进他的脑里,叶时意一下懵住了,忘却了自己该做什么,也不知道是该推开还是放任。

    蒋俞之原本只想逗逗他,但一看到叶时意原本拘谨的姿态稍稍破了个缝,他就忍不住想去把这个缝撕开、打破。

    叶时意坐得很稳,任他吻着,直到湿滑温热的触感抵进他的唇内,他才像大梦初醒,稍稍有了动作。

    “啪”的一声,他手上的企划书全落到了地上,把方才的旖旎全部打断。

    蒋俞之感觉到手中的温度越来越高,以一个吮吸的动作结束了这个吻。

    眼前的人嘴巴都被他磨红了,脸颊和耳朵也是红的,嘴唇微张,上边还有稍稍反光的可疑光泽。

    蒋俞之顺着揉了两下他的后脑勺,轻笑了声,“抖是不怎么抖了,就是脸有点儿红。”

    叶时意这才回过神来,手顺着蒋俞之的话,开始轻轻颤动。

    他不知道该应什么,只能仓促往前倾了倾身子,离开蒋俞之的掌心,弯腰作势要去捡企划书。

    “对,对不起……我没拿稳。”

    他原本想掩饰一下自己手间的颤抖,但一说话,就把他所有情绪都暴露了。

    不能怪他,蒋俞之的吻技……实在是太好了,明明没有深入,却让他有种已经被啃食干净的错觉。

    蒋俞之收回身子,餍足地笑了笑:“你没交过男女朋友。”

    是陈述句。

    叶时意捡回企划书,强装镇静道:“……我没什么时间。”

    “哦,”蒋俞之也不看文件了,他翘起二郎腿,手肘撑在沙发扶手上,饶有兴致地看着他,“那你平时都做什么。”

    叶时意想抿唇,又想起上面有……

    他止住动作,道:“上课。”

    “除此之外?”蒋俞之问,“喜欢打游戏吗。”

    叶时意捏着那几本被他抓得凌乱的企划书:“不喜欢。”

    “嗯?”

    “……偶尔会打篮球。”

    “这附近有个篮球场。”

    “我知道,”叶时意道,“之前买药的时候……有路过。”

    蒋俞之还想说什么,襟前的手机响了。

    他微微蹙眉,睨了眼来电显示,然后接起:“嗯。”

    “蒋老大,我错了——”臣鸿拓的声音凄厉无比,“我给你做牛做马!你跟我爸说说,千万别让我去谈非洲的生意——我求求你了老大!”

    蒋俞之嫌他烦,话筒稍稍拉远了点:“错?”

    毕竟是发小,对方一个字,臣鸿拓就知道什么意思:“是是,我错了!我真的是贱,好好的跑去灌嫂子酒……啊呸,不对,是找嫂子喝酒!都怪我这破烂好奇心,我一定把它打包起来丢到尼斯湖里去喂水怪!老大,你饶我这一回,我真知道错了——”

    蒋俞之道:“连道歉对象都弄不清楚?”

    “当然!清楚!”臣鸿拓道,“老大,你把嫂子电话给我,我亲自去跪着道歉,跪哪儿都行——”

    蒋俞之嗤笑一声:“你想得倒是美。”

    说完,他点开扬声,把手机递给旁边的人。

    叶时意看了眼来电显示,接起道:“……你好。”

    “嫂子!”臣鸿拓声声泣血,“我错了!我昨天是吃了蒋老大的胆,才敢灌你的酒!”

    叶时意哪见过这种架势,下意识看了身边人一眼,但蒋俞之已经拿过他手上的企划书,正敛眼看着,他也不好再打扰。

    “没事,都是我自己喝下去的,跟你没什么关系。”

    “不不不,是我是我,你有没有想要的东西?我立刻让人去弄来给你赔罪!”

    “没……”

    “我现在住的宅子附近,有个篮球场。”蒋俞之忽然开口,声音不大不小,电话里的人刚好能听见。

    臣鸿拓立马反应过来:“蒋老大有什么吩咐?”

    “既然你最近闲着没事,就带几个人来陪他打打篮球。”

    叶时意:“……”

    臣鸿拓如获大赦:“明白!嫂子,我过两天就带几个人过去,咱们五打五,打到你满意喊停为止!”

    是蒋俞之的要求,叶时意也不好当面拒绝,等挂了电话后他才道:“其实我只是在学校的时候……偶尔打一打。”

    蒋俞之嗯了声,像是没听出他话里的拒绝:“多锻炼点好。”

    于是叶时意也就只能顺着他的意,把这事儿定下了。

    定下后他还在想,还好蒋俞之没让他去上课——

    “既然公司那边有陆康鸣看着,你就先安心把学业的事儿解决了。”蒋俞之道,“读了这么些年书,总不能白学。在B市有没有想去的大学,还是想出国?”

    蒋俞之的话轻描淡写,却直接把最佳选择摆在了他的面前。

    “……事情太多,我暂时还没这个计划。”

    “你还年轻,不要被那些破事儿绊了脚跟,”蒋俞之说完,把婚礼企划案放回他手上,然后站起身,“这些你挑两个,然后最终决定我来——可以吧?”

    叶时意点头:“可以。”

    蒋俞之满意了,随手拿起文件和西装,转身上了楼。

    等听到关门声,叶时意才重重松了口气,就像泄了气的气球,原本僵直的背脊瞬间松垮下来。

    他胡乱整理了下手上的文件,想起身,却还没使上力就坐了回去。

    ……那个吻都过去这么久了,他的腿还软着。

    蒋先生说得对,婚礼上也这样可不行,有什么克服的办法……

    “练练。”

    男人的话又浮现在他脑海中,方才被拿捏着的脖颈迅速滚烫起来,他赶紧拿起桌上的水杯,猛喝下两口水。

    他突然觉得,不论再怎么练……都没什么用。

    半晌,蒋俞之甚至都以为他睡着了,旁边的人才稍微有了些动静。

    “好像……还是有作用的。”叶时意喉间干涩,艰难地吐出一句话。

    上次他直接喝昏了,就连走路都要几人拖着,这回他虽然有些重心不稳,但好歹意识还是清醒的。

    打脸总是来得飞快,他这句话刚说完,不过两分钟,就觉得脑中一片混沌,瞬间就不知天南地北。

    这酒正是之前陈功给他喝的那种,后劲大。臣鸿拓之所以一早就趴下,是因为两人喝的完全是不同的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