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第 65 章

作者:酱子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总裁爹地惹不起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棍16555柳擎宇试婚成瘾:总裁老公晚上好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逼婚首席:影后前妻很抢手一路仕途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时意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后天回去。”

    这就是不去的意思了。

    “好的, ”秘书立刻翻到下一页, “光厦的王总约您明天一块吃晚饭。”

    “几点。”

    “下午五点。”

    “嗯。”

    吴秘书继续说着后天回B市后的行程,蒋俞之静静听着,偶尔发出一句“嗯”或是“不”,下达的都是直接命令,没有多余的问句,全程停下来嘴角上扬的弧度都是轻飘飘的, 动都没动过。

    吴秘书经常想, 他的老板真的有在听他说话吗……

    最后,行程念完, 他看着最后一页的内容,带着几分犹豫。

    他跟在蒋俞之身边近十年了, 他深知什么内容该说,什么内容没必要浪费时间。但这最后一页上记着的, 是他还未接触过的内容,想起刚入职时被老板训过的话, 他一时间有些踌躇。

    蒋俞之终于给了他一个眼神。

    他立即站直:“那位叶先生……的宅子, 今天下午就上缴了。”

    蒋俞之嗯了声:“他现在住哪。”

    吴秘书道:“还不清楚,叶先生没住在亲戚家, 我马上去查?”

    蒋俞之微微摇头。

    “好的,”吴秘书合上本子, “这个星期的行程, 您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吗?”

    “就这样吧。”

    吴秘书走出办公室, 轻轻呼了口气。

    虽说在这个人身边工作了这么多年, 但除了蒋俞之的些许办公习惯外,他对这位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没有常住的酒店,没有过分喜欢的口味,也没有长居在身的人。这次也是,他不过是请了半天假,回来就收到了通知——他老板要结婚了。

    结婚居然是半天内就能定下的事情吗?

    吴秘书摇摇头,控制住自己八卦老板的心思,抱紧文件稳步离开。

    蒋俞之的视线回到手上的资料。

    是一张纸制的个人信息,右上角还贴了张照片,上面的人站得端正,面带浅笑,穿着西装也掩不住属于年轻男孩的阳光朝气。

    这份资料上再多上几栏信息就能当做一份个人简历用了。

    而叶时意的“简历”近几完美。

    叶孟然虽然商场上的手段不干净,但对自己这位独生子还算是上心,一路名校,成绩斐然,也不跟那些混小子富二代一样瞎玩,吃喝嫖赌只沾过前面两样,干净的像张白纸,任人涂画。

    蒋俞之原本是不打算同意联姻的,甚至对这种报恩式婚姻嗤之以鼻,但就在前几天,他拿到了这份资料。

    还很有缘分的,跟简历主人见了一面。

    不得不说,他对叶时意很满意,在各种方面上,叶时意几乎满足了他对身边伴侣的所有要求。

    他年近三十,这个年纪的男人,不结婚,总让其他人觉得不稳重,当然,别人的目光是次要——他这家里,也该出现另一位主人了。

    叶时意的出现,倒省了他再去找的力气。

    把资料放进抽屉,掉落出一张照片,是叶时意叔叔那边送过来的。

    照片上的叶时意穿着简单的T恤,正在打篮球,脸上的笑容像是能晃到别人眼底去,跟蒋俞之在车上见到的截然不同。

    蒋俞之捡起照片,不过看了两秒,便丢到了资料上方,啪的一声合上了柜子。

    **

    叶时意再次整理了一下领带。

    包间此时空无一人,只有他和面前的一桌好菜,几乎所有能吃、贵且不违法的生鲜食料都在这餐桌上面。

    他点亮手机,看了眼时间——他的腕表已经拿去卖掉了。

    七点四十。

    跟他约好的对象已经迟到了一个小时零十分钟。

    服务员再次进来:“您好,这些菜需要我帮您拿下去热一热吗?”

    服务员是个小姑娘,这一个多小时里她已经进来了四回,没办法,这位客人实在是太帅了,她都要怀疑对方是不是即将出道的男明星,一直在犹豫要不要上去拿个签名。

    加上菜也的确是凉了。

    很快,她得到了同样的回答。

    “不用……”

    “哎呀,小意,叔叔来晚了。”人未到声先至,男人的声音厚实,先进来的是个圆滚滚的啤酒肚,而后才看清来人,中年男人,头顶微秃,肥头大耳,模样是当今老板角色中的大众款。

    叶时意站起身,打了个招呼:“陈叔。”

    陈功是叶父的商场朋友,两人有过合作关系,不过叶孟然在去年开始就渐渐远离了这个人,其中的关系,叶时意自然不清楚。

    昨天叶时意接到陈功的电话,对方说挂念他爸,特地派人去打听了下,弄回来些消息,约他见面谈。

    这个理由,他信不到一成——但现在这种境地,一成也够他来一趟的了。

    “公司临时有个会,叔本来让助理通知你改期,谁知道他竟然忙忘了,这不,我开完会就匆匆赶过来了,你没等久吧?”陈功话是这么说,脸上却笑盈盈的,毫无愧意,他先坐了下来,然后才摆摆手,架子摆了个十成十,“来,坐。”

    叶时意刚坐下来,陈功就朝服务员勾了勾指头。

    “这些全部倒了,重新做新的上来,记得,让他们快点。”

    这家酒店档次高,消费也高,怎么浪费食物的服务员都见过,眼都不眨就把面前的东西全撤了。

    叶时意面无波澜,任由服务员把东西撤走。

    反正也不是他付钱,他并不心疼。

    “时意啊,”陈功视线刚往下,旁边的助理立刻拿纸,把刚刚不小心溅出来的一滴微不可见的油渍擦干净,陈功这才满意,继续道,“你最近住在哪呢?”

    “朋友家。”

    “哦,没跟你那位叔叔住在一起?”

    “没有。”

    “也是,你那叔叔的家我曾经去过一次——跟叶孟然一块去的,”陈功呵呵道,“房子小的很,想你应该也住不舒服。”

    之前对叶孟然一口一个然哥的人此时叫起了全名,叶时意扯扯嘴角:“陈叔,您之前说,有我父亲的……”

    “哎,这个先不急,”陈功打断他,“我刚刚来的时候啊,一直在想,之前有一回我跟你爸约了个饭局,结果最后他没来,我等了一晚上……他记性太差了哈哈,我现在还是记忆犹新啊。”

    叶时意没说话。

    “这人老啊,就想起以前的事情,你还有没有别的想吃的?别跟叔叔客气,咱都点。”

    最后,菜都上来了,陈功还没把事情说明白。

    “现在你那边是打算怎么办,你手上的叶氏股权有什么打算?”陈功兜兜转转,终于说到了点上。

    “没什么打算。”

    陈功看了他一眼:“这样吧,我和你父亲关系好,也看不得你现在进退两难,不然你把股份卖给我,我……”

    “不好意思,陈叔,我没有卖股权的打算。”叶时意想都没想,拒绝道。

    “你不卖,放在手里,不也是让叶氏垮掉吗?傻孩子,叔叔这也是关心你。”陈功也并不急于一时,手一挥,旁边的人立刻帮他满上了酒,“仔细算来,我也好久没有畅快的喝回酒了。”

    叶时意敛眼,继续拿起刚被倒满的杯子。

    “陈叔,我敬您,父亲的事……劳你上心了。”

    醇酒入喉,火烧般的疼。

    一杯接一杯,喝到他最后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喝了多少了,酒似乎不是入喉,而是上头,冲撞的他脑袋直疼。

    撑到最后,他勉强扯起一抹笑容,语气零零散散:“我爸的事……”

    陈功像是终于满意了,笑容比之前都要和顺很多。

    “年轻人,别喝这么多酒,伤身,”把手上从头到尾都没喝到多少的酒杯放到桌上,他慢悠悠起身,拍了拍叶时意的肩,“我打听了一下,你爸的事,据说是有人在拦着,关键你爸这次的涉事金额不小你明白吧,要不是他之前把叶氏大部分股权都转给了你,这回你可是连叶氏都保不住啊。你就先安安心心的等着吧,不会牵涉到你的,你爸那边,我继续叫人打听,啊。”

    陈功走后,叶时意终于撑不住,重重往后倒去,椅背的坚硬感给他带来些许刺痛。

    絮絮叨叨说了这么多,内容却基本等同没说,这顿饭一开始的意图就非常明显,就是为了羞辱他。

    自找的。

    一阵恶心感由下往上,叶时意站起身,踉踉跄跄地一路扶着墙走到了厕所。

    解决完胃里的不适,他站直身,随意从旁边抽出几张纸,打开隔间的门往外走。

    用凉水冲了把脸,头脑忽然出现一阵晕眩感,他两手撑在洗手台上,闭眼找着身子的重心。

    一阵沉稳的脚步声由外传来,愈来愈重,最后停在了他身边。

    厕所里沉默了半分钟,身边终于有了声音。

    “你怎么在这。”

    陈功找来的酒不是便宜货,度数不低,后劲很强,叶时意这会儿已经完全失去了辨识能力。

    他以为是自己挡着别人的路了,挣扎着睁开眼,手仍旧扶在台上,艰难地往旁边移动了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