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第 82 章

作者:酱子贝 返回目录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推荐阅读:总裁爹地惹不起透视仙王在都市极品小神棍16555柳擎宇试婚成瘾:总裁老公晚上好天降萌妻:宫爷揽入怀逼婚首席:影后前妻很抢手一路仕途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时意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臣鸿拓来的时候,叶时意正在看叶氏上个月接到的大项目, 陆康鸣动作很快, 已经把相关负责人员都安排好了, 项目负责人是蒋俞之派去A市的其中一位。

    窗外传来好几声喇叭声。

    最近天气回暖, 家里把暖气关了,他开了点窗, 喇叭声尤其刺耳。

    断断续续响了十来秒,叶时意的眉头微蹙, 这都禁鸣了, 是谁这么胆大包天狂按喇叭?

    “嫂子——”

    他嫌烦, 起身准备去关窗。

    谁想才站到窗前, 就看到在下面拼命扑腾挥手的臣鸿拓, 见到他, 臣鸿拓叫得更欢了:“嫂子!!”

    “……”叶时意犹豫了一下,没明白对方来做什么,他努力压低声调, “等等,我现在下去。”

    “什么??”臣鸿拓没听清楚, 扯着嗓子又喊了声, “没听清!走,咱去打球呗!”

    叶时意只能加大音量:“我现在下去!”

    臣鸿拓满意了:“好。”

    叶时意匆忙换了套便服——他没想到在这边还有机会打球,篮球衣已经不知道被他丢去哪儿了。

    他穿的白T恤和短裤, 套上袜子, 匆匆跑下楼。

    蒋俞之今天不在家, 他也不用顾忌会吵到谁,就怕邻居街坊有意见,他的动作比平时都快。球鞋也许久没穿了,这段时间反倒是皮鞋穿得比较多。

    出去时,臣鸿拓带来的人也都已经下了车,叶时意看清场面,表情极其复杂。

    臣鸿拓足足带了九个人过来。

    “走,咱打比赛去,”臣鸿拓走上前来,笑容友善,自认准备得非常周到,“我还特地多带了个裁判过来!”

    叶时意:“……比赛?”

    “是啊,篮球赛,刺激的很,这些都是我身边篮球打得厉害的家伙,”臣鸿拓道,“怕你觉得人少无聊,我找了大半天!身边的人年纪都大了,要找几个能打球的真的难……你看,我找来的好几个是小年轻。”

    叶时意:“……”

    大家都是有备而来,各个装备齐全,护腕、护膝甚至还有把前额发捋起来的发绳。

    这么一对比,就显得叶时意这一身衣服真的是……随便得不能再随便了。

    九人一一上前跟他握手打招呼,叶时意努力把名字记清楚。

    别人特地来陪他打球,再不记名字也太过分了些。

    最后一个男人上来,他是九人里看起来年纪最小的,看起来跟叶时意差不多大,眉眼透着一股朝气,上来就朝他伸出手,自我介绍道:“你好,我叫余扬。”

    叶时意眉梢一挑,总觉得这个名字格外耳熟,却又实在想不起来在哪听过。

    “你好,我叫叶时意,”叶时意抬手握住,轻轻一碰就想收回,谁知对方微微使了力,他没能一次挣脱。

    他犹豫片刻,没急着继续动作,问,“我们是不是认识?”

    余扬笑容愈大:“想起我们在哪见过了?”

    叶时意并没有想起来。

    他只是隐约记得这个名字,面前人的脸……他实在是没什么印象。

    “喂,”臣鸿拓盯着他们的手,没忍住出声提醒,心道这余扬是不是活腻了,这场景要让蒋老大看到了,他皮都要落一层,如果不是他实在找不到人,他是打死不会叫余扬的。

    没别的原因,就凭这余扬是余敏她弟。

    蒋俞之对余敏百分嫌恶,对着余扬倒还好——看见就当没看见似的那种还好。

    “打个招呼就完了啊,还握着呢?”

    余扬笑笑,这才松开叶时意:“我们是高中同学,我在你隔壁班。”

    叶时意犹豫半晌,尴尬地摇了摇头:“可能是……你变化太大了?”

    他高中时朋友就不多,自己班的都交往不过来,打球也都是在班级活动里才会玩一玩,对其他班的人就更没有印象了。

    “没,我一直就这张脸,没变过,”余扬丝毫不在意,又给了他一层提醒,“但我跟你们班的胡乐玩得挺好。”

    这么一点,叶时意就想起来了——是他来B市时,胡乐交代的那位“朋友”,名字至今还躺在他微信里,只是两人一直没有说过话。

    “啊……你好。”叶时意再次打了个招呼。

    臣鸿拓不想让他们多聊,摆摆手催促他们出发。

    九个人,共开了三辆车,好在蒋家的车库大,负责开车的三人把车停进去,出来时眼睛明显亮了许多。

    走在路上,叶时意都能听到他们在讨论车库里的车。

    这倒不稀奇,蒋俞之的车库实在是夸张,就是他当时见了也乍舌。

    “你在这边过得习惯吗?”余扬主动走上前,无视掉臣鸿拓的眼神,笑得温和,“当时你申请我微信的时候,我在喝酒,喝大了,睡醒也忘了找你了。”

    “没事,我也忘记跟你打招呼了。”

    余扬分得出这是场面话,也没反驳,笑笑道:“我在A市呆了几年,那边挺好的,空气清新,风景也不错,B市就要市侩多了,不过还好,呆久了也就习惯了。”

    “嗯,”叶时意道,“这里也挺好的。”

    “你来这后,有没有四处去逛逛?这的景区保存得还不错。”

    “还没。”

    “过两天我带你去逛逛?不去远的,先去七鹿山?那的日出很好看。”

    “我最近可能没什么空。”

    “这样,”余扬点点头表示理解,“那不然我带你去家小清吧,那边的乐队唱歌非常好听……”

    “我嫂子最近忙的很。”臣鸿拓过来打断他们,偏头问,“嫂子,你和蒋老大什么时候办婚礼啊?我妈那边也一直让我问来着。”

    “还不知道。”叶时意默了默,问,“……能不能不叫我嫂子?”

    “那叫你什么?”

    “不叫嫂子,其他都可以。”

    “算了算了,叫其他的我怕蒋老大对我有意见。”

    “……”

    一路走到篮球场,来得时间刚好,这会球场没什么人。

    十人围在一块,两个技术最好的猜拳选队员,因为没人知道叶时意的实力,他自己也不大想参与抢队员的游戏,默默成了被挑选的一员。

    余扬就是猜拳者其中之一。

    第一局他赢了,想都没想,要了叶时意。

    有人打趣道:“我这无敌防守都不能吸引你来挑吗小扬?”

    这话一出,大家都笑了——谁都不傻,不论谁赢,不论叶时意实力如何,胜者第一个挑的绝对是叶时意。

    毕竟大家不止来纯打球的,也是来拉拢叶时意这一人脉的。

    最后分组结束,叶时意、余扬和臣鸿拓分到了一组。

    “时意,你打什么位置的?”余扬问完,才道,“我可以这么叫你吧?”

    “当然,”叶时意边应边把衣摆塞进裤头里,“我打什么位置都可以。”

    臣鸿拓忍不住瞥了眼他的腰身。

    嘿,蒋老大有福了,这腰抓起来绝对够劲儿。

    叶时意压根没看出对方眼底的打量,认真听着余扬的安排,最后被分到了控球后卫的位置。

    篮球比赛和其他不同,时间不长,国内的打法一般是分四小节,一节十分钟,中间休息二分钟。

    第一节下来,臣鸿拓就喘着粗气开始夸人了:“嫂、嫂子,你这,太牛了吧?小库里啊?”

    一节下来,大约二分之一的分数都是叶时意拿的。

    虽然也有对方故意让分的情况,但也足以说明叶时意是真的有点小实力,三分准得不行,投四中三,简直神了。

    “运气,”第一节没有人喊暂停,连续打了十分钟,叶时意也有些微喘,“以前在学校里打过。”

    “之前我曾经邀请他加入篮球队,”余扬喝了口水,“但被拒绝了。”

    叶时意没有印象了,只能扯嘴笑笑。

    余扬喝完,把水递给叶时意,叶时意怔了怔,随即摆手:“不用。我有。”

    这一幕被篮球场不远处停着的宾利车中的男人看得清清楚楚。

    手机铃声打破了车里的宁静,蒋俞之轻瞥一眼来电显示,正是臣鸿拓打来的。

    “蒋老大,我今天带嫂子出来打篮球了,你怎么不在家?要不要过来打两把?”

    开玩笑,他蒋老大当年在篮球场可是杀遍天下无敌手,见一个杀一个,要是来了,哪还轮得到你这臭小子来耍威风选人。臣鸿拓看着前边不断找叶时意聊天的余扬,心底忍不住腹诽。

    当然,他最后那句话只是随口说说,心底清楚蒋俞之是不可能浪费时间过来陪他们打篮球的,不然他也不可能病急乱投医找来余扬。

    蒋俞之微微眯眼,没说话,径直把电话挂了。

    “你把车子开回去。”

    吴秘书立刻明白过来:“好的,我这儿还有件事……蒋总,叶先生的叔叔最近一直在联系我,说是想要跟您见一面。”

    那对夫妇极其烦人,半个月来已经给他打了不下三十通电话,他最初还会帮他们转达两声,可蒋俞之显然不愿意见他们,那他就只能硬着头皮继续扯借口推脱,一脱就是半个月。

    “不见。”

    丢下这句话,蒋俞之利落下车,砰一声关上了车门。

    与此同时,篮球赛的第二小节已经开始。

    叶时意没再说话了。

    关于嫁给蒋俞之,他其实想过很多种结果——可能会因为狮子大开口被赶回A市;或是受尽对方冷眼;最好的结果是两人结婚,各自过各自的,谁都不管谁。

    独独没想过会是这样。

    蒋俞之给他准备好一切,帮他安排好所有事,给予他一定的尊重……所有事情都细心到位。

    次日,叶时意起的格外早。

    蒋俞之起床时间雷打不动,就算不订闹钟,早八点左右也绝对会自然醒。

    他走出房门,闻到了一股味儿。

    他说不上来是什么,反正不是兰姨的手艺就对了,因为他平时吃的早餐都是偏西式,除了蛋味外,不会有这么大的味道。

    果然,下了楼,看到叶时意正在背着他鼓捣着什么。

    也不知道哪冒出来的念头,蒋俞之轻挑眉,故意放缓脚步,把西装外套放在沙发上,朝厨房走去。

    “在做什么。”

    叶时意这回是真真吓了一跳,手上的筷子都落了一根。

    他转过头,对上蒋俞之的视线,对方刚好探过头想看看锅里煮的是什么,这么一前一退,叶时意险些就蹭到对方脸上去。

    他愣怔了十来秒,蒋俞之居然也完全没躲开,就这么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面条,”叶时意找回声音,微微往后退了一步,拉开两人的距离,才觉得自己终于喘了口气。

    “兰姨的儿子发烧,电话里说晚点再来,我就想着准备些早餐……你看看能吃吗,不能我就出门买。”

    蒋俞之睡觉一向不开手机,谁找都没用,就是蒋老夫人都得排队等到八点以后,所以兰姨才会去找了叶时意。

    “距离这里最近的早餐铺,至少也得走上个十来分钟。”

    “没事,不远,你坐着等我一会……”叶时意说着就要关火。

    蒋俞之赶紧伸手抓住他的手腕:“不吃外边的,就吃你的面条。”

    叶时意把筷子捡起,仔细洗了一遍,然后把面条捞了出来。

    别的东西他不敢说,但面条他做过无数回了,自认手艺还不错。

    蒋俞之吃得挺干净的。

    吃完,他问对面还在闷头喝汤的人:“我们什么时候去民政局。”

    叶时意道:“我都有空。”

    蒋俞之也不急着走,继续坐着,忽然问:“你毕业证是不是还没拿到。”

    没想到对方会提这个,叶时意点头:“是……不过不是因为学业方面的问题,是因为没时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