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快穿之如意人生 > 121.第 121 章

121.第 121 章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快穿之如意人生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本文在晋江.文学城独发,请勿转载。  “喔!太好了!我们一定好好干!”

    “嘿嘿!国家万岁!”

    “国家万岁!”

    李二叔是是一家之主, 代表一家人去的,等他回来把事一说,家里也都喜笑颜开。

    王月一边听着, 一边喝着加了料炖的香喷喷的鸡汤, 心里很满足,日子会越来越好的。

    ……

    周恒在家也没有闲着,补充伙食是一方面, 另一方面他也抽空把家里的重活, 比如说劈柴那些活都给干好了,第二天带着礼物和王月一起去她娘家。

    这时候不是农忙的时候,他借了牛车带着王月回去,王月可以少走几步路。

    虽然王月觉得自己实在没有那么娇贵, 但是她是拗不过周恒的,开玩笑,这可不是什么水泥路啊, 路途又远又颠簸, 所以他还在板车上放了厚厚的稻草减震。

    至于农活, 被检测出双胎之后,除了家里的轻松琐事, 什么活都不敢给她干了。

    分粮食少点就少点吧, 周恒可以挣钱买粮。

    他们一大早的就出发, 到了的时候已经是九点多了, 走了两个小时才到。

    王月娘家的屋子有三间,一间大弟王杰夫妻住,一间小弟王海夫妻住,其余一间就是小妹住着,大妹没有出嫁前是两姐妹一起住着的。

    小妹结婚的日子还有大半个月,正日子的时候周恒不定在哪里,应该赶不回来,那时候王月一个人估计也不方便,不知道能不能来,就提前随礼了。

    “大姐!姐夫!”王杰的媳妇叫赵春花,现在也挺着个肚子,月份比王月的小一些。

    “诶,春花,我弟他们呢?”

    “你们先进来喝茶,我去叫他们啊,他们都在上工呢,你们先坐会儿。”她端了水过来,放下就出门去叫人了,留下他们两个坐着。

    没多久他们就回来了。王杰跟王海这两兄弟生得很像,也就是跟王月很像,他们三个都比较像妈妈,而大妹和小妹则是像爸爸,按样貌来说,妈妈长的比较清秀,而爸爸的话则是身架子大,脸也比较端方,在周恒的眼光看来,王月长得还是可以的,是一位有着健康肤色的清秀小佳人,而她妹妹则是比她要差一点,但是,她傍大腰圆的模样更符合这个时代的审美观,反正她两个妹妹在婚嫁市场还是挺抢手的。

    家里穷,出不起什么嫁妆,但大家都挺穷的,谁也别嫌弃谁。

    大妹嫁到了隔壁村,而小妹说定的人家是同村的,也说得上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玩着长大的,感情很好。

    看到大姐、姐夫带给她的礼物,高兴的不得了,一直说:“这太破费了,太破费了。”

    那手却在自己衣服上仔细的擦了又擦,才敢轻轻的去摸,就怕把它摸坏了,王月看得心酸,她刚得到丈夫买回来的衣服的时候,也是这个模样,就怕一不小心把这好不容易得来的衣服勾出了线,毕竟干惯了农活的手太粗糙了。

    “你就结一次婚,这衣服有条件了不得要好看点啊。”

    “小妹,给我也摸摸。”两个嫂子也小心的摸了又摸,她们当初出嫁的时候,穿的是跟别人借来的红衣服,过后洗干净了再还回去的。

    “姐,这个真的我不能收。”小妹虽然很舍不得,但是想到大姐家现在虽说好过很多,也不是很富裕,就不好意思收下了。

    “我既然拿出来了,就是给得起,你不要想着贵不贵的。”虽然买的时候她也肉疼,但却不会后悔。

    “你就收下吧,是你大姐一片心意。”周恒开口了,这时候真的是穷啊,一件红衣服推来推去,还不是矫情,而是这时候真的价值不菲。

    他一开口,他们就没有反复推辞,姐夫同意就好,就怕是大姐自己的主意。

    周恒一脸的纠结:“我想想、我想想……”

    他说不出话来。

    李二叔和刘婶忙说:“慢慢来,你别急,你仔细的想一想,我们不是在说笑。”

    话是这样说,两张包含着岁月的风霜的脸上既紧张又期待,周恒看了,也有压力,这个时候,无子真的是背在他们身上一座巨大的大山,背都要压垮了,人前人后,多嘴的人的指指点点从来没有少过。

    面上,他听了这话,慢慢的冷静下来了,他深呼吸了几次,脸上有些羞惭的点了点头:“我真的想给你们做儿子,反正,我爸他现在有儿有女,也不需要我了。”他苦笑。

    “你真的这样想,我就跟你爸说,把你给我做儿子!我们夫妻两你也知道的,绝对会对你好!”

    “你是说过继吗?”

    “对!”他从前没有想到这茬,但是现在一想到了,他就觉得绝妙啊,他是李石的堂叔,他不是跟他爸是堂兄弟,而是他爸那一辈跟李石的爷爷是堂兄弟,按血缘关系也不是很远,他现在有个亲大哥没错,但是他亲大哥也就一个儿子,其余的都是女儿,孙子也才一个,根本不能开口说给一个给他,如果过继给他的是李石,那是最合适的人选!

    他们也是有血缘关系的,也不算很远,李石又在那个家里不受待见,他们夫妻两因为看不过去一直对他还可以,帮了他不少,有感情,如果他真给他们做了儿子,不怕他对他们没有真心,也不怕他对他那个家庭藕断丝连,毕竟是他那爸妈做得太狠了,从前一天一顿饭都不给的,人都饿晕过去几回,还是他们去说了才好了一点。

    “我……愿意。”

    “好,那我就去跟你爸说。”他说到做到,他立刻就让刘婶去叫了他的大哥,让他晚上过来一趟,然后跟他说:“好孩子,你现在回去干活吧,你已经答应了,有什么进展我再跟你说。”

    这时候的李二叔更和善了。

    李石应了,走出门外,脸上的犹豫什么的都淡去,轻轻的松了口气,第一步完成。

    李石他不知道他们到底怎么谈的,李大叔,也就是他们村的村支书找了他问他是否真的愿意之后,第二天就有了结果。

    李二叔给了他爸李青三百块钱,换来了一纸证明,有着他们双方的签字和指印,还有的见证人的签名。

    三百块,这是一笔巨款,一个五口之家一年到头收入也才几十块,除去花销,每年能够存个三十就很不错了,一般也就存十几二十块钱,取个媳妇都不用花这么多,原身的父亲简直是高价把他卖了出去,反正他那后妈后来看到他是开心的不行。

    李石当做没看见,劲直走了。

    以后,他就跟李青他们不是父子了,他是李佑的二儿子。

    户口也没有耽搁,一大早的就去了镇上迁到了李佑那里,也就是上户口的时候,李石才知道自己的名字其实是叫李磊,只不过自小都是石头石头的叫,以为是李石,另外,自己的妻子,还有儿子都是没有上户口的,他就提出帮他们一起上了,为了省事,最终连着肚子里的一起上了,这个时候上户口是很简单的,错了要改也很容易,性别别人都说是男的,就登记为男的,要是错了再来改。村支书也在,人家也没说什么,提前上了户口,以后就会实际比户口上的年岁小上半年,这是无所谓的,有的还差了有好几年的,纯粹是为了省事,不用后面再多跑一趟。

    本来小的那个李石是不想上的,因为还没有生出来,但是李叔,不,是他爸,说现在你既然想上户口就一起上了,如果他妻子那些不上户口的话,他又觉得不自在,总觉得那是黑户,至于他是一定要把户口割走的,他可不想再跟那一家人连在一起,原身现在对那一家人的情绪他还是可以感受到一些的,埋怨是无法避免的,在他看来最后有那个结局也有原身脑子没怎么转的因素,但是现在他就是为了让他满意的,自然要满足他曾经的遗憾。

    据他所知,很快就要分田到户了,到时候上了户口才有的分,他也一起劝着他大爷那里,让他把户口全都上了。

    这也是随意的事情,村支书李正,也就是他新鲜出炉的大爷就把自己的小孙子,还有他儿媳妇的名字给上了上去。

    总的来说,速度飞快,从他开口说到户口迁走,也才两天的时间,王月还觉得做梦一样,觉得不真实。

    这世界变化的太快,她有点赶不上。

    既然跟李二叔他们成了他们的父母,他们一家三口也就一起拿着那些不多家当搬到了李二的家,李二家有三间屋子,一间他们自己住,一间杂物房,一间原先是他们的儿子的,厨房和柴房就在后面搭的小棚那里。

    现在他们搬过来了,就把杂物房收拾出来了,把那些大件的杂物搬到了他大哥的房间。

    这个房间比较小,但是跟那破破烂烂的小木屋比起来好了太多,他说的也好听:“那是大哥的房间,我住另外一间也没有关系,那里有些大哥生活的记忆,留着吧”

    刘婶听到是很感动的,李二叔伤了脚,不方便帮忙,她就没有闲着,那些水盆抹布忙前忙后不得停歇。

    她现在心安的不得了,以后也可以挺直腰板在村里行走了。

    总共也没多少东西,收拾好了之后,周恒看着整整齐齐的房间,不漏水的屋瓦,不漏风的墙壁,不会高低不平的桌柜,总算松了一口气,虽然这生活条件依然简陋,但比起原先已经好了不止一筹了,他可以迈出第二步了。

    “我们去大伯家慢慢说吧。”那样就不用再重复一遍。

    “成,我们立马过去!”

    过去李二叔大哥家很近,一百多米远的距离,到了门前,李二叔喊人:“大哥,你们在不在?”

    院门是关着的,他一推就开了,走了进去。

    这时候他们刚吃饱,碗筷还没有收下去,看到他们一家全部过来了有些吃惊:“老二,你们过来了,快来坐,吃过没有?”

    “吃过了,吃过了,我们来这主要是想跟你商量点事。”

    “什么事?”

    女人们连忙把碗筷撤下去,把桌子打扫干净了,端上茶水给他们,那茶也不是什么茶叶,而是自己秋天栽的菊花晒的菊花茶。

    周恒直接说事,“大伯,是这样的,我不是在外面找了份工作吗?这个月我到北京出差,经过了很多地方,也算是见多识广,很多地方已经开始实行家庭联产承包制,土地按人头分给农民,国家不再干预农民的种植情况,只定期交公粮,我想问问,我们这里是不是也快了?”

    李村支书大伯喝了口茶,没有回答,而是问:“你还知道别的更具体的吗?”

    “早就有人这样干了,只是没有公布出来,据了解分了之后他们的干劲都很足,没有出现那种磨洋工的现象,基本上都是大丰收,国家也是支持的。”

    李大伯叹了口气:“我去镇上开会的时候也听他们提过那么一两句,现在还在观察期间,上头没有作出决定,如果是真的要分田了,大家的勤奋肯定会有提升,只是上面的没有发话,我们下面的也不好自己行动,而且,国家分了又是长久吗?生产国家就不把关了?”

    “国家还是会管,只是不再管得那么细了,给老百姓自由,现在改革开放了,发展市场经济,而且,这个地所有权还是国家的,农民只有使用权,没有所有权。”

    李大伯唯一的的儿子李盛也忍不住插话了,“就是分给我们种也很好啊,如果国家愿意这样做,我肯定好好干活,不会嫌累。”

    “是啊,是啊,现在这样子,大家干多干少都是得一样的,没有积极性,要是地分给了自家,为了打粮食多一点,吃的饱一点,很多人再也不会磨洋工,偷偷懒懒的了。”李二叔也是这样干的,但是伺候自家的那点自留地别提有多精心了。

    “很多地方都是支持这个政策的,国家也是深思熟虑过,才会推广允许。”大家你一语我一言的发表着意见。

    “我不知道什么政策什么的,但是国家要是把地分给我,以后粮食也是归我,哪怕要交税,我也一定精心把地种好了……”

    李大伯一口干了杯子里的茶:“等上面的通知吧。”

    “等通知是要等通知,不过我们事先可以做好准备,土地那些要量好,到时候准许了就分下去。”

    “我知道,我抽空去镇里打探打探。”

    ………

    说完了地的事,就说到他去了北京,这可是稀罕事,他们这里最见多识广的是李大伯,去过最远的地方就是他们县城,市里都没有去过。

    王月还特意把照片也带过来了,喜滋滋的拿给他们看,她男人不仅在市里工作,还去了首都啊,那可是国家领导人住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