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第 11 章

多金少女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她的美貌使人上瘾[快穿]最新章节!

    纪戴垣带着何娜失魂落魄地回了国,何娜紧捏着手指,她看着纪戴垣的表情,心中已经有了一种褪去模糊的预感。

    她骗了纪戴垣,说她怀孕了,要是以前,纪戴垣肯定会高兴,但现在却是心神不属的样子,她抿直了嘴唇,心中对他多了几分怨怼,要是后悔,当初又做什么离婚?现在拖拖拉拉的,又对前妻余情未了,真叫人反胃。

    无论心中怎么想,她脸上不显,仍然是一副柔弱安静的模样。

    男人是很容易喜新厌旧的,他们大多数的人都会被美丽的女人轻易地动摇,尤其是特别美丽的女人。

    纪戴垣现在就处于被张怜动摇了的状态,在他还拥有张怜时,她就像蒙尘的明珠,他不知珍惜,将她抛弃后,这颗明珠被抚尽了灰尘,绽放出极为耀眼的光芒,所有男人都会被这颗明珠吸引,纯粹的对于异性的吸引,他也不例外,这样的张怜,曾经是他的妻子,这个事实已经足够令他难受了,他多想朝那些围绕在张怜身边的男人大吼:别围过来了,她有家庭,有丈夫!

    然而这种话也轮不到他说了,他和张怜已经离婚了。

    纪戴垣是极其肤浅的男人,自以为是,心性也不坚定,原著小说霸道总裁狠狠爱里面,他完全充当了何娜和项承焕之间的炮灰。

    他鲁莽又冲动,又容易动摇,简直就是最佳的人偶,轻易地被何娜完全玩弄于鼓掌之间,当做刺激项承焕的工具,最后被项承焕侵吞掉了整个家族产业,黯淡孤独地度过了余生。

    他能轻易地爱上何娜,也能轻易地爱上别人,在原著里没有发生这种事情,纯粹是何娜手段高超,牢牢地将他握在了手中而已。

    而他本来该做很多事破坏他和何娜的前妻也没有出现,没能让何娜完全展现她善良坚韧全心全意为他着想的模样,自然也没能让他们感情更进一步,张怜作为他的前妻,想让这个不成器的前夫重新爱上她真的不难,纪戴垣这个人的性格就决定了这个任务的难度不会很高。

    张怜的做法是有效果的,她和天承集团总裁项承焕交往的消息不久就重新霸占了北城最新头条,本来张怜只是二三流圈子知晓的人物,现在直接跳到了超一流豪门乃至全国人面前。

    所有人都能看到光芒万丈的她,所有人都能看见她的完美无瑕,她站得越高,走得越远,就越提醒纪戴垣他错过了一个多么完美的女人,这个女人曾经还那么爱他。

    纪戴垣不断从回忆里找出张怜为他掏心掏肺做尽所有的片段,他沉浸在过往的记忆里,从那些已然成为过往的记忆汲取到她对他的爱意与甜蜜。

    曾经不曾珍惜的情意,现在却成为了他的宝藏,有那么一点讽刺。

    何娜再也没办法从纪戴垣那里得到些许的温情,连肚子里的孩子,纪戴垣也只是一句好好养胎就再也没有过问了。

    他是一个随心的人,当初他想离婚,就离了,现在也是如此,何娜也不知道怎么才能挽回他的心,她没有张怜那么漂亮有气质,也没有张怜那么自信耀眼,她本来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完全被那个比她大了七岁的女人比了下去,她不想活在张怜的阴影下,即使对纪戴垣还有着利益上的不舍,也只犹豫了一下就放弃了他。

    这下纪戴垣完全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了。

    *

    “92%了。”系统说。

    纪戴垣的爱意值在缓慢增长中,明明张怜什么都没有做,它有些疑问,却也不大想问张怜。

    虽然是类似于同事的关系,但系统感觉它的地位是处于下风的,张怜喜欢调戏它,而它不甚丰富的词汇库也没办法对她做出反击,久而久之,就有那么一点弱势的意思了。

    张怜不知道系统的心思,听到这个数据也只是笑了一笑,“项承焕都有98%了呢,他那样的人,居然比项承焕还难对付?”说着,她笑容里多了几分暧昧,“嘛,不能比,毕竟和项承焕三天两头床上打架,都说love是做出来的嘛,比纪戴垣高一点也正常。”

    以后的任务要是都能鼓掌解决,它倒乐得轻松,系统想。

    “对了,把项承焕刷到100%没奖励吗?”张怜问。

    系统说:“新手世界只有这一个任务,具体的要等到结束后的结算评级环节才能知道。”

    “希望给点奖励吧,也不能白做工对不对?”张怜笑嘻嘻地说。

    “……嗯。”系统平静地说。

    张怜和系统说完了话,拿起了床上一条长裙,这是项承焕给她选的,如火焰般闪耀的颜色,是她最喜欢的红色,裙摆轻盈,穿到身上刚刚好到她的脚踝处,腰部掐了腰线,倒也能衬出她盈盈一握的腰肢,上身不如之前那般丧心病狂地包裹得严严实实,不高不低的v领,尺寸把握得刚刚好,既能展现她修长漂亮的脖颈,又能严实地遮住她诱人的春唉光。

    真的下了心思了,张怜勾唇笑了起来,将裙子换上,打开门走下了楼梯。

    “不错,很漂亮。”项承焕迎上来,黑色的瞳仁格外灼热,他那双健壮的手臂一把将张怜从最后一阶台阶抱下来,红色如鱼尾的裙摆在空气中划了一个完美的弧线,最后轻盈地扫过她那白皙精致的脚踝。

    “怎么能这么招人呢?”项承焕将脸埋在她颈窝里,像狗一样蹭了蹭,用呢喃的声音轻声说。

    “再抱时间可就来不及了。”张怜伸手抱住了他的脑袋,修长的手指插啊进了他黑色柔顺的发丝。

    “让我再抱抱你,真不想带你出门。”项承焕低声说。

    张怜笑了起来,声音轻柔,“怎么?我这么见不得人吗?”

    项承焕舔了舔她裸啊露出来的肩膀,又用犬牙轻轻地咬,“你只能见我。”

    张怜太漂亮了,也太招人了,项承焕的控制欲和独占欲比原著还要强烈很多,他不蠢,张怜三番五次的撩啊拨逗弄,也足够让他清楚,这个女人对他纵容之下的漫不经心。

    他的性格之糟糕他也明白,但是他控制不了,他越来越喜欢张怜,越来越觉得没有她不行,而越是这样,他对她的独占欲就越强,不想让别人看见,不想让她的目光落到别人身上,她只能看见他,只能喜欢他,这是他的爱情,估计没多少人能真正忍受他。

    但是张怜,她不一样。

    项承焕想起每次她有意无意地撩~拨,都牙痒痒,很多要求他自知很过分,她却都能照做,但也不是一直照做,次数多了,项承焕也明白了她的恶趣味。

    这样的张怜很生动,很迷人,如果一开始只是被她那张脸吸引的话,那现在他是完全被她迷住了。

    项承焕承认自己爱上了张怜,他想真正得到她,想和她结婚,组成一个家庭,以后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他和张怜的孩子,一定会非常可爱,非常聪明,有着这样展望,他开始急切地为他们的未来做准备。

    虽然张怜也说过不会结婚这种话……但是,他们都这样了又怎么可能真的不结婚?

    项承焕深吸一口气,低声说:“我们出去吧。”

    张怜应了一声,她挽住了身着挺直帅气西装的项承焕的手臂,嘴角漾开一抹轻柔的甜笑,“嗯。”

    这是他们交往后第一次一起在众人面前露脸,项承焕虽然是天承集团的总裁,知名度颇高,但是他很少在媒体面前露脸,而张怜,除了北城二三流子弟,基本没人认识。

    他们一出现在酒会上,就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项承焕急于将张怜完全地划入自己的生活中心,那么让所有人知道她的存在,这对于他是必要的,而其他人对张怜的注目,虽然让他不爽,却也能忍受。

    只是他们的交往,同辈人尚且会说天造地设男才女貌,然而张怜和项承焕的长辈们,是很不看好的。

    于莲女士一贯忧心忡忡,“项承焕小你那么多岁,哪里懂得疼人,而且人家家大业大,要欺负你,我们也帮不上忙……”唠叨了半天,犹豫了一会儿,说:“戴垣和那个三儿分手了,你纪姨也说他老是看着你们的合照,要不再给他一个机会吧?”

    张余东也发话,“高攀不如低嫁,要嫁项承焕,我也不同意。”

    他们是真正为张怜思考的家人,张怜一贯没什么家人概念,因而毫无压力地喊他们爸爸妈妈,但这种时候,能感受到这种被毫无杂念的关心有多么可贵,她脸上的微笑真诚了许多,也多了几分温情,“我知道,所以啊,我没有打算和他结婚。”

    只等纪戴垣的爱意值一满,她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无论项承焕有多合她心意,在她眼里,这终究是一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