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读心影帝大闷骚副本①

多金少女猫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她的美貌使人上瘾[快穿]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男人不仅没有看她, 反而转身就走, 颇有几分狼狈。

    虞怜在他身后笑得浑身颤抖, 有几分讥讽。

    这是一个无论外貌和品性都俱佳的男人,同时也拥有着滔天的权势,是一个拥有非常坚定的自我意识的男人, 这样各方面都强大的男人,也不能抵抗她的美貌。

    不, 也不能说完全不能抵抗, 至少他有那个抑制力不去看她的脸, 这样受到的影响就会少许多。

    就像他说的那样,她和毒~品大概只有她会思考这个差别, 她神异的体质从她年幼的时候就已经显现出来了。

    那时候, 她小, 再漂亮也只是一个女童而已,众星拱月般被所有人捧在掌心,他们说看见她就觉得开心,觉得好像拥有了全世界,因而她从小要什么有什么,她就是世界, 她能够拥有所有她想要的东西。

    但随着年纪渐长,她长大了,身材逐渐抽长, 容貌越来越漂亮, 迷恋她的人也从心理上发生了变化, 她的体质也在漫长的岁月中显露了它的真面目。

    只要看到她的脸,无论是谁,都无法忘记她,会想着再看一眼,再看一眼,起初只看几眼还好,只要离她够远,有那个抑制力,能忍住不再看,就可以脱离这种被吸引的状态,过正常人的生活,相反,就会完全上了瘾,而要戒这种瘾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只会对她的渴求越来越大。

    这样的体质,让她拥有了世界上大部分人都没办法拥有的东西,金钱、地位、还有众多强大迷人的男人的跟随。

    她的脸、她身体的每一部分、她的一颦一笑、每个肢体动作、身上那清淡却跟她的体质同出一辙的体香,都是能让人上瘾的东西,到现在,连照片也有了同样的效用。

    她的照片,也带着这种能力,让看见的人,无法忘记,越看越会深入灵魂,只要她不刻意藏着她的能力,她就能轻易拥有大批坚实的拥趸。

    而现在,就是如此。

    众多的网友在涌入林姝的微博,看到这张只露了半张脸的照片,在一阵恍惚中打下了不知所谓的话,又全部删去,竟开始对开嘲产生了犹豫。

    一个小时后,评论转发都已经破万,点赞数量超过了五万,虞怜打开评论,清一色的问照片是谁,嘲讽开骂的话少了至少半数以上。

    虞怜轻声道:“都只是凡人呢。”

    系统没想过照片也有用处,这倒省事了,“视频什么时候放?”

    虞怜说:“吊她三个小时再说。”

    三个小时也足够发生巨大的逆转了。

    那一边郑晶晶咬着嘴唇,看着林姝的最新微博,愤恨地嘲讽道:“虚张声势!”

    拥有强烈恶意和恨意的人,能很大程度上减少虞怜照片带来的影响力,她匆匆看了一眼照片,在极为短暂的恍惚之中清醒过来,她打了一个电话。

    “林姝说她有证据,怎么办?”郑晶晶问。

    “有证据又怎么样,还能越得过你吗?白的永远说不成是黑的,你看着吧,她上窜下跳的,只会更难看而已。”那边声音喧闹,听起来是在酒吧夜店之类的场所,女人的笑声格外不屑张扬。

    郑晶晶想来也是,她旁敲侧击过林姝,她一向心大,并不会特意留一手,她口里的证据,大概不足为惧。

    “就这样,没事不准打我电话。”女人挂了电话,郑晶晶回过神来,轻蔑地撇了撇嘴,私生活这般糜烂,和林姝也难怪是血脉同源的姐妹。

    郑晶晶没有把林姝的话当一回事,却也暗暗琢磨她会放出什么证据来,她看了一眼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她拍拍脸,起身走进浴室打算好好泡个澡。

    只这一番功夫,再上网时,情势就已然天翻地覆。

    他和何娜之间的感情,才能叫爱情,跟张怜不是,纪戴垣对于和张怜的婚姻,已经没有回转的余地了。

    本来昨天和张怜谈离婚,纪戴垣也没觉得她会马上签字,虽然他从他们之中的感情走出来了,但张怜没有,为了防止她哭闹,他放下离婚协议书只简单地说了几句,趁她还没有发作,立刻转身离开了,想着一晚上过去了,她的情绪会好一些,他才给她打了电话。

    “喂,阿怜……”纪戴垣低声唤了一声她的名字,还没来得及说下面的话,就被她一下子打断了,“是来说离婚的事情吧?协议我已经签了,什么时候一起把离婚证拿了。”她声音很轻快,听不出丝毫的阴霾,好像离婚对她没有任何影响一样。

    “……”这和纪戴垣想象的场景很不一样,他皱着眉,又很快松开,“我现在有空。”

    张怜笑了起来,“既然是你提出的离婚,你得给我补偿,我也不贪心,不会叫你净身出户,要是你有点良心,就别糊弄我。”

    纪戴垣愣了一下,他心底的情绪翻滚,面上却不显,“我知道了……我会给你补偿。”

    他很快就赶到了他和张怜的家,他一进门,就看见她斜靠沙发上,身上穿着一件淡粉色的吊带裙,裙摆堪堪贴在大腿上,露出了一双修长匀称的长腿,她皮肤很白,光、裸着的脚白皙漂亮,没有一丝瑕疵,脚趾圆润透着淡淡的粉,十足的可爱诱人,纪戴垣的目光一开始就被她这身打扮吸引住了目光,他看得怔了神,耳边传来了女人促狭的笑声:“怎么发呆了?过来啊。”

    他被这笑声震得清醒了几分,视线往上,看见了张怜的脸,他目光一凝,不可置信地喊了一声:“张怜?”

    “嗯?”张怜笑吟吟地望着他,她端坐起来,本来放在沙发上的双腿慢悠悠地落到了地上,皮肉的粉白在投射进来的光线下显得格外晃眼,“就一晚上没见,不认识我了?”

    纪戴垣是快不认识她了,他昨天在张怜面前放下离婚协议书的时候,张怜还是一副不修边幅的打扮,烫染的酒红色长发乱糟糟地披在肩上,面容因为熬夜而显得疲惫苍老,但现在的她,头发拉直拉黑了,脸虽然看起来还是原来的脸,但真的变漂亮了很多,无论是装扮、外貌还是精神状态,都远远比纪戴垣想象中的样子要好。

    他在张怜的声音里定了一下神,移开了目光,“……我会给你一半的财产,现在跟我去民政局办理离婚证。”

    张怜含笑点了点头,“如你所愿,对咱俩都轻松一点。”

    纪戴垣表情微动,他下意识地看了张怜一眼,低低地“嗯”了一声。

    张怜爱他吗?纪戴垣知道她是爱他的,但现在他也不敢确定了,签下离婚协议,张怜没有歇斯底里地哭闹,反而容光焕发、光彩照人。

    也许她跟他一样,放下了。

    只是这明明是应该值得高兴的事情,毕竟做不成夫妻,还有十几二十年青梅竹马的情分在,他也不想闹得太难看,但就是觉得哪里不得劲。

    两个人去民政局领了离婚证,回来交割了财产,张怜就开始收拾东西,准备搬家。

    纪戴垣对她说:“这个房子也给你,你不用搬。”

    张怜笑了起来,“我已经另找了地方,比这儿好。”

    纪戴垣没话说,他觉得有些郁闷。

    纪戴垣从他和张怜的家出来,回到他和何娜的小家,迎上何娜期盼的目光,他温和地展露了一个笑容,交上了一个圆满的答案,“她签了。”

    何娜松了一口气,柔嫩的双手环上他的脖子,娇声道:“虽然很对不起她,但不离对她也不公平。”

    纪戴垣抱住她,唇边的笑容淡了几分。

    *

    张怜很快搬回了张家,张爸张妈知道了她和纪戴垣离婚的事情,气不打一处来,“这种大事,你怎么不知道先回来告诉我们!”张爸张余东一边说着,一边摸出手机,要打电话给纪戴垣。

    张怜“诶”了一声,拦住了他,“别了,都说婚姻是坟墓,现在你女儿从坟墓里跳出来重新做人,你怎么还气上了? ”

    张余东怒瞪她一眼,“你给我等着,找完纪戴垣我再问你话!”

    张怜没拦住,张余东已经将电话打了出去。

    张怜穿着拖鞋,翘着二郎腿躺在沙发上削苹果,见弟弟张俏时不时地看她,忍不住弯唇笑了起来,“看我做什么?想吃苹果?”她说着,飞快地削了苹果皮,切了一块递给了张俏。

    张俏十岁出头的年纪,长得清秀可爱,性格像小姑娘一样内敛羞涩,平时和姐姐也不太亲近,现在倒是一副想亲近又不敢亲近的样子,他接过张怜的苹果,小声地说了一声谢谢,被张怜摸了一下脑袋,脸就全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