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超级桃花运 > 第5672章 我们不是孩子了

第5672章 我们不是孩子了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超级桃花运最新章节!

    “……那时候,我都不知道孩子为什么那么勇敢,哪里来的勇气,他才两岁啊!才刚刚学会走路,也才刚刚学会说话。”苏黎看着和小朋友们一起玩耍的孩子,眼眶红了。

    “那时候我在想,他哪里来的勇气?我实在想不明白,他哪里来的勇气?”苏黎连续自我地问了两遍,“后来他长大了,懂事了。”

    “洪辰从来没回家,他从来不会在家里提起洪辰,他从来不会说半个关于洪辰的字,他知道,我不希望关于洪辰的任何事情出现在家里。”苏黎继续说道,她转身看着聂飞。

    “聂飞你知道吗?在那些年,我最害怕的,就是孩子的心理出现很大的问题,这是我最担心的事情,如果他的心理出现问题,他这辈子可能都完了,直到现在,我才知道,小家伙的心理承受能力很强大!”苏黎又说道。

    “他将来会很有出息的,有了小时候的苦难,长大了,他才不会被任何事情打倒!”聂飞也看着孩子说道,“有句话叫三翁失马焉知非福,从小没有一个完整幸福的家庭,长大以后,他也许会把全部的孝顺和爱都倾注到他母亲的身上。”

    “我一直都相信,念念是个有出息的孩子!”聂飞很是坚定地说道,这是他对小家伙的感觉。

    “是啊,他会很有出息的。”苏黎笑盈盈地说道,不过她却在心里补了一句,会跟他父亲一样有出息!

    亲子活动开始,小家伙带着聂飞和苏黎一起做着各种游戏,一家三口进行互动,完成各种任务,最后他们这组家庭获得了第一名,一家三口登台领奖。

    亲子活动和游园活动一直持续到下午,连中午饭都是在幼儿园吃的,等活动结束,都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

    “咱们带着孩子去逛逛商场,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要买的,然后出去吃晚饭吧,儿子想吃什么?”聂飞抱着小家伙问道。

    “肯德基!麦当劳!”小家伙立刻欢叫了起来。

    “不准吃那些,都是垃圾食品,买点菜我们回去做。”苏黎瞪了小家伙一眼,小念念立刻就噘嘴了。

    “好了,就吃一次,又不是天天吃,有什么不健康的啊,大家都在吃。”聂飞笑着说道,“儿子,今晚你想吃什么,咱就吃什么!”

    “好耶!”小家伙立刻欢呼起来,聂飞开着车,找了一家肯德基,带着母子俩进去,点了家庭套餐和全家桶带走,直接开车回到了苏黎的家里,伺候着小家伙把东西吃了,也许是今天玩儿得太兴奋了,吃了东西没多久小念念就犯困,苏黎赶紧给他洗了,抱上床睡觉。

    “时间不早了,我也该走了。”聂飞小声说道,“孩子睡了吗?”

    “睡了,都睡着了,今天他可是玩儿疯了,赢了那么多奖品回来。”苏黎笑了笑,看着茶几上的那些东西,有不少的布偶还有奖杯、鲜花束等等,特别是一张照片,让苏黎的眼神难以离开。

    那张照片是小家伙得了第一名之后,聂飞抱着他,苏黎站再他们爷俩旁边,小念念带着小皇冠,苏黎和聂飞同时亲在他脸蛋上的照片。

    这是幼儿园给照的,而且还给做成了装饰摆件,特地装裱了起来,作为礼物送给的苏黎和小念念。

    “孩子今天过得很高兴,聂飞,谢谢你!”苏黎看着他说道。

    “我只恨自己不能给你们做太多。”聂飞看着苏黎轻声地说道,突然他一伸手,将苏黎给抱进了自己的怀里。

    “对不起!”聂飞柔声地说道。

    苏黎也被聂飞这动作给吓蒙了,良久才回过神来,眼神一下子从眼眶中流出来,自从五年前在港桥乡,她不辞而别之后,已经有五年了,她没有再感受过聂飞的怀抱,今天再次被聂飞搂在怀里,那种熟悉的感觉,突然一下子又回来了,但是在这熟悉的感觉离,似乎又夹杂着一些陌生。

    “你没必要跟我说对不起,这件事是我的错,不是你的错。”苏黎轻轻地拍着聂飞的后背,她能感觉得出来,聂飞的泪水流下来,已经将她的肩膀都给打湿了。

    “聂飞,你不要有心理负担,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我自己承担,别这样了,好吗?”苏黎说着,眼泪也掉了下来。

    她知道,聂飞的心底一直在自责,自责他自己当初为什么不能坚持。

    这也正是聂飞所想的,他在工作中,一直坚持不懈,其实也是因为当初和苏黎分手这件事,聂飞一直觉得,如果自己当初再坚持一下,郭雪华应该不是他们之间的障碍。

    可是那时候自己却鬼使神差地松手了,这是聂飞这些年来,一直隐藏在心底,没办法释怀的事情,特别是当他看到苏黎母子俩的时候,这种愧疚感就更加地浓烈。

    聂飞甚至有一种奇异地感觉,当他看到小念念的时候,总感觉这不是洪辰的骨肉,这是他聂飞的亲生骨肉,一看到小家伙,一种亲近的感觉油然而生,他感觉自己和小家伙一点隔阂都没有,哪怕很久没见,却一阵生疏的气氛都没有,这种感觉太奇怪了。

    “好了,你赶紧回去吧,早点休息,别耽搁你的工作。”苏黎用力吸了吸鼻子,轻轻地拍着聂飞的后背说道,不管怎么说,事情已经发生了,唯有笑着去面对。

    苏黎挣扎了出来,两人相对而视,看着聂飞哭得都快没了以前的样子,苏黎也看着心疼,轻轻地伸手,将他眼眶下的泪水给拭去。

    “你还爱着我吗?”聂飞哽咽着问道。

    苏黎看着他,脸上带着笑意,没有说话,她不想回到这个问题。

    “好了,赶紧走吧,路上开车注意安全,我们都已经二十多岁了,不再是以前那个刚出社会的孩子了,你也是个县长了,怎么还哭鼻子?”苏黎笑着安慰道。

    “我乐意!”聂飞又用力地吸了吸鼻子,哼了一声,似乎被苏黎这么说,心里有些不乐意,也不服气。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苏黎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