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四零章 似巧合

跃千愁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半仙最新章节!

    庾庆之所以敢在这与那些大帮派竞夺,手记记载上的浓雾也是最重要的促使原因之一,他的观字诀在这种环境中有着绝对的优势,种种优势于一身,如何能扼住贪心?

    一听是这么回事,牧傲铁当即认真查看手上有关万壑池的记载。

    他们这边之前也借飞鹰帮的力量去打探过万壑池的情况,然而童在天并未打探到足够有用的消息,说是很奇怪,似乎没什么人太过关注过万壑池,有关的实际情况不是一般的少。

    他刚收拢念头看手记,忽又想起什么似的,喊住要离开的庾庆,“你就这样公然让我一个人到边上看这个?那几位老成员可是知道这手记存在的,你给我看,不给他们看,让他们怎么想?”

    他当然理解不给其他人也看的原因,掌握的倚仗之一,岂能轻易外泄。

    谁知背着手东张西望的庾庆很不以为然的样子,道:“没关系,他们以为我是找理由支开你。”

    至于为何会让同伙相信他是找理由支开牧傲铁,他没说,扔下话就大摇大摆离开了。

    牧傲铁想了想,好像有点道理,又继续埋头查看记载上的内容。

    星月帮那边,谢儿带了個人到姑阳身边,给了姑阳一个眼色,于是姑阳先示意身边的人退下了,才问:“怎么了?”

    谢儿指了下带来的男人,“他之前盯蝎子帮的动静时,发现蝎子帮的那位三当家有时候行动有些诡异,经常会突然消失,跟着跟着就会被甩掉,于是重点关注上了那位三当家。来到这万壑池后,他才想起一件事情,两天前那位三当家曾在块垒城打探过有关万壑池的情况。”

    “什么?”两鬓霜白的姑阳骤然眯眼,眼缝里的目光冷冽如刀,“两天前的事情,怎么现在才说?”

    那男人慌忙解释道:“帮主,来来往往块垒城的人,打探各险地的情况,是很正常的事情,我当时也没多想,到了这里后,发现这里居然是铜雀武事的竞夺之地,我才想了起来,才感觉到有点不对劲。”

    姑阳眼缝里有怒意,不过最终还是收敛了,相信了这位确实不是有意隐瞒,否则没必要说出来,何况事情已经如此,又能怎样,当即忍了心头火,沉声道:“好了,这事你知道就行,不要再向其他人张扬了,懂吗?”

    男人忙点头道:“我明白。”

    谢儿抬手示意了一下,男人退下后,她才看向姑阳道:“帮主,看来蝎子帮那边早就知道了竞夺之地在万壑池。”

    姑阳瞥了眼庾庆那边,哼哼着冷笑了一声,“不需要怀疑了,果然是走通了连鱼那条路。你看他们从容不迫的样子,怕是另有后招,胜负可能就在他们身上,务必给我盯紧了。”

    谢儿嗯了声,看向庾庆等人的目光越发深沉。

    送了各派人员来的千里郎观望了一阵后,见没什么新鲜事发生,有部分开始陆续离去。

    蝎子帮这边也不仅仅是庾庆和牧傲铁会时不时的离群溜达一下,蝎子帮的管理也比较松散,庾大帮主不但对大家没要求,还让大家放松休息,于是有离群的人以打探地形的方式混到了观望的千里郎群体附近。

    这些千里郎中间也掺杂了一些其他人,蝎子帮离群者跟一人擦身而过时,迅速对其嘀咕了几句,两人分开后,后者也寻机离开了顺着地势悄悄隐没进了山地深处。

    此人没多久便与躲在暗处观察的段云游碰面了,禀报了情况,“说是蟾王吞了聂日伏的一颗‘润阳宝珠’,这次的考题就是找到万壑池内的蟾王,拿到宝珠做交代者便是胜出者。”

    “蟾王?”段云游若有所思的嘀咕了一声,那本古代手记他已经不知道看过多少遍,稍作思索后,下意识偏头看向了万壑池旁的那座瘦骨嶙峋的高山,再看向了蝎子帮那边,自言自语了一句,“难怪迟迟不动,他们在等。”

    旁人问:“在等什么?”

    段云游笑而不答,旋即又皱了眉头,又自言自语嘀咕了起来,“聂日伏的宝珠怎么会掉到这个地方来,怎么会被蟾王给吞了?”

    禀报者道:“应该是为了设置考题刻意所为吧。”

    想想也是,段云游点了点头,“好,不错,你继续就近观察。”

    禀报者拱了拱手,就此离去。

    块垒城下,“当自在”商铺外,店里没啥能卖的出手货物的南竹坐在门外台阶上,抬头望着傍晚的霞光发呆。

    此时此刻的光景虽别有一番风情,南竹却倍感无聊,闲成了哑巴,偶有人从旁经过,他看去的眼神都是无精打采的。

    之前还觉得这样不用冒险,又能私吞货款,还有美女相伴,挺好的,现在觉得还不如凭自己一身勇武去威震四方,他还挺怀念自己在朝阳大会众目睽睽之下风光时的场面的,经常会想起。

    突然,一道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眼前,虽蒙在斗篷里,还是一眼认出是百里心回来了。

    胖胖的身躯弹了起来,嘴里乐呵了一声,“我这里有上好的布料,贵客进来看看如何?”

    观察了一下四周的百里心不接这话,直接进了铺子里面。

    南竹跟了进去,低声问:“什么情况?”

    百里心:“竞夺的地方在万壑池。”

    “啊!”南竹略感吃惊,“不是说三足乌可能在万壑池吗?竞夺怎么也放那去了?”

    百里心:“我不知道,那边随时可能有变,别磨蹭了,出发吧。路途比较远,咱们路上不要停,途中轮流休息恢复,轮流换着扛这铺子跑。”

    这都是后话,南竹也担心庾庆他们出事,毕竟脱离了块垒城的规则保护,他迅速关门整收……

    离天客栈招牌上的红绸依然醒目,也依然还有闻讯前来的人对着招牌指指点点。

    虎妞快步闯入连鱼的房间,找到了露台上等消息的连鱼,急报,“老板娘,万壑池,是万壑池。”

    连鱼一时没反应过来,讶异道:“万壑池怎么了?”

    虎妞赶紧解释,“铜雀武事,城主定的竞夺地点就是万壑池,就是张随打听的那个万壑池。”

    “什么?”连鱼花容色变,沉声道:“他们早就知道城主的计划不成?”话毕又皱眉摇头,“不对,万壑池是咱们提供给他们的地点,和城主的计划无关,竞夺的地方怎么会刚好在万壑池?”

    “是啊,这事太过巧合了。”虎妞嘀咕回应后,试着提出了一个怀疑,“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老板娘,之前找贡山堂了解情况时,万壑池这个地方会不会就是城主有意给我们的?”

    “……”连鱼哑住了,怔怔呆在了原地。

    虎妞不知想到什么,忽快步到凭栏处,向下张望后,喊道:“老板娘,快来看,终于挪窝了。”

    连鱼箭步而到,探望下方,顺着虎妞的手指,看到了“当自在”商铺动了身,快速离去,去向正是之前大群千里郎飞去的方向。

    虎妞:“应该是在赶去万壑池。”

    连鱼思索着问了句,“这次的考题是什么?”

    虎妞:“说是万壑池的一只玉翅金蟾王修成了不妖怪,城主的一颗‘润阳宝珠’被蟾王给吞了,考题就是找到宝珠。”

    “究竟是巧合,还是故意的,若是故意的…”连鱼脸上渐渐浮现出焦虑神色,来回踱步了一阵,焦虑难安道:“朱庆和张随的背后肯定不简单,我们对城主隐瞒了许多情况,真要是故意做什么角力的话,城主不知情,恐会吃亏。不行,我得赶快通知他一声。”

    说罢一个闪身而出,直接在块垒城的外体上飞掠,有些人自然是能无视块垒城规矩的。

    “老板娘…”虎妞喊了一声,也未能把连鱼给喊回来。

    不过连鱼并没有去多久,连天色都没有暗下来,便又从天而降落回了露台上。

    等候的虎妞忙问:“怎样?”

    连鱼叹声摇头,“城主不在,旁人说是亲自去了竞夺点。”

    见她忧虑难消,虎妞提醒道:“老板娘,真的不用担心,论对这块垒城的掌控,城主远胜过我们,我们能掌握的情况,城主未必不知道,也许比我们知道的更清晰。城主真若是有意这样做的话,必有原因,轮不到我们担心。”

    连鱼想想也是,发现自己有些关心则乱了,然话虽这样说,她却还是有些忐忑,因为她深知有些力量根本不是聂日伏能挡的,一旦玩砸了,一个不测,那就是一道惊涛骇浪轰来,瞬间就能将这块垒城的犄角旮旯给冲洗个干净,什么人啊规则啊都要随流散尽。

    所以她想找聂日伏问清楚,她宁愿是个巧合,天际的赤霞之光也冲不淡她脸上此刻的哀愁。

    万壑池,地势诡谲多变,与天地同沐赤海云霞之辉。

    各帮派基本上都在根据下面人手查探后反馈的实地情况进行磋商,商量应对之策,如何应对那些毒物,基本是各派的重点话题。

    唯独蝎子帮上下闲得蛋疼的样子,颇引人注目。

    站在池畔,负手在深渊前欣赏晚霞的庾庆回了头,发现貌似看热闹的梁般还在,在与贡山堂的祁月郎等人闲聊着,同在一个棚子里享用人家的吃喝,面子确实不小。

    再看看天色,估计要不了多久就得天黑了,庾庆转了身,一路不时摸摸能让他自己感觉成熟稳重,能增加自信的小胡子,溜溜达达着就过去了。

    他本想找机会单独跟梁般见一面的,奈何一直找不到机会,只好当众行事了。

    祁月郎等人瞅着这位不速之客,有贡山堂人员不满了一句,“朱帮主,你不带领人手去竞夺,跑这里来干嘛?规则都是一样的,一视同仁,这里没什么多话给你。”

    不停朝众人谄媚拱手的庾庆,几乎把所有人都给客气了遍,回应道:“没别的意思,就是想请梁公子借一步说话。”

    坐在椅子上冷眼旁观的梁般冷笑一声,“你算个什么东西,也配跟我说话?哪凉快哪呆着去。”

    庾庆一点都不生气,呵呵道:“梁公子,其实咱们以前就认识,在下对海市很熟悉的,在梁家进出时,就曾和梁公子你有过来往,你真的一点都不记得了?”

    贡山堂众人闻言齐刷刷看向梁般。

    摇着折扇自诩风雅的梁般也愣住了,瞬间就联想到了对方敢打自己的事件上,心里不由咯噔,语气不那么生硬了,“是吗?我怎么不记得我们见过。”

    “您是贵人多忘事。”庾庆奉承了一句,又再次伸手邀请状,借一步说话的意思很明显。

    梁般犹豫了一下,但看出了对方眼神里那一丝咄咄逼人的意味,最终还是装模作样的起身了,跟了庾庆一起离开。

    各大帮派的人,尤其是那些个帮主,都在注意这一幕。

    一向满脸笑的魏约,更是皱了眉头,不知是个什么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