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9章 你的铡刀我的铡刀大家不一样

出走八万里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用闲书成圣人最新章节!

    将写完的文稿交给了獒灵灵,陈洛自己坐上车,前往开封府总部大堂。

    就如同当初写《西游记》时立下的东海剐龙台出现在东海之上一样,这一次凝聚出的青天三铡并不是出现在陈洛的面前,而是直接在开封府总部大堂凝聚成形。

    从此以后,这三口铡刀将成为开封府总部大堂的配套设施。

    也就是说,如果日后开封府总部大堂要搬迁的话,需要皇帝下旨废弃原址,而在圣旨盖下印章的同时,这三口铡刀也将消散,直到认定新的开封府总部大堂,这三口铡刀才会在新址重新显现出来。

    除此之外,这三口铡刀也和剐龙台一样,作为召唤他们的道主,陈洛是可以驱使的。而除了陈洛之外,只有持法相印的大玄法相才有资格驱使。

    这是——天道刑器!

    哒哒哒,哒哒哒。

    马车停在了开封府门口,陈洛走下马车,径直走了进去。

    “柱国来了,柱国来了……”见到陈洛,开封府的官员都开心坏了。

    自从《窦娥冤》问世一来,陈柱国可从来没有来过开封府啊!

    此时正在开封府的公孙博闻言连忙冲了出来,见到陈洛后躬身一礼,说道:“见过柱国。”

    “方才自皇宫飞来三道七彩光芒,落地化为獬豸虚影,随后又凝成三口铡刀。下官曾施展神通与官术,都无法搬动分毫,也无法使用。不知是何故?”

    “哦,没事,是我的快递。”陈洛随口轻松调侃了一句,径直往大堂走,“拜托陛下发货而已。”

    说话间,陈洛已经来到了威严的开封府大堂,果然就看到三柄铡刀一字排开。

    此时的三口铡刀,都是獬豸的底座,看上去像是獬豸背负着铡刀一样,而铡刀上还是光秃秃的。

    还是需要装饰一下啊。

    龙头……虎头……狗……

    艹!

    想到这个,突然又想到了六师姐和风南止。

    她们是龙是虎,那自己难道是……

    呸呸呸,先不想这个。

    陈洛收回心思,重新将目光落在三口天道铡刀之上。

    在书中,三口青天铡刀,各有作用。

    龙头铡,铡皇亲国戚、凤子龙孙。

    虎头铡,铡贪官污吏、祸国奸臣。

    狗头铡,铡土豪劣绅、地痞恶霸。

    但是眼前的三口铡刀,却有着完全不同的作用。

    毕竟在文章中,龙、虎、狗都有特殊的指向对象,而在这个世界,这些指向意义并不明显。

    陈洛从左向右依次看着这三口铡刀。

    心念一动,最左边的第一口铡刀下,獬豸像睁开双眼,眼童呈现白色。

    白童獬豸铡,铡受刑者气运。

    一铡之后,身上气运全消,无家运护佑,无族运关联。

    这意味着不仅仅是身上的家族气运回归家族,就连身为人族的气运也会一起收回。从此不受大玄律法的保护,同时也不享受天道赋予人族的特权。

    举个直白一点的例子,除方家外,人人可修的武道,也无法修行。

    毕竟这是人族的特权。

    也再无资格说“生而为人”这句话。

    用陈洛的理解,这应该叫做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随后,陈洛看向中间第二口铡刀。

    那獬豸像睁开双眼,眼童乃是血红之色。

    血童獬豸铡,铡受刑者血脉。

    一铡之后,父精母血尽数消散,与父祖血脉再无关联,天道将从血脉源头上不承认受刑者与原家族的所有亲源关系。

    这比如今世家圣族内部最高家法——剔除家谱还要再上一个层次。

    人族虽然不如妖族那般重视血脉,但是圣人血脉还是存在许多好处的。

    比如血脉上限更高,比如后代比普通人的后代更容易出现天才。又比如血脉相连,终归血浓于水,会受一些大义的影响。

    之前一些世家圣族虽然会将人剔除家谱,但是却不乏再收其回归或者收其子女后代回归的事情。

    而这一铡,直接从物理上断绝了这种可能。

    因为这铡刀落下后,受刑人和原家族将是两种血脉。

    用陈洛的理解,这就是威力加强版的褫夺尊荣,贬为庶民。

    陈落再看向第三口铡刀,此时那第三尊獬豸像睁开双眼,眼童呈现青色。

    这铡刀作用就回归了本质,斩神魂。

    铡刀起,一切护身术法神通皆作浮云,除非能挡住铡刀之上的天道之威,否则阻挡不了。

    铡刀落,尸首分离,就连生灵灵光也被天道厌弃,不再收回,而是直接铡碎。日后阴阳两界相连,轮回运转,或许能研究出神魂转世的法子,但是即便到了那个时候,在青童铡刀之下,也只有一个结果——魂飞魄散!

    这便是开封府新的獬豸三铡:白童、血童、青童。

    斩气运、斩血脉、斩神魂!

    三口铡刀,各是一道刑罚。既可以单独使用,又可以成套出现。若是真有惹天怒人怨之人,那就怪不得陈洛一键三连了。

    陈洛摸了摸下巴,陷入了思索。

    这獬豸三铡,就是冲着世家圣族中作奸犯科之人来的啊。

    你不是和人族气运相连吗?斩断你的气运!

    世家圣族不是讲究亲亲相隐的圣道吗?斩断你的血脉!

    啧啧啧。

    针对性过于明显。

    好耶!

    陈洛心中感叹了一声。

    不过这三口獬豸铡刀,乃是天道刑器,只能斩触犯律法,罪有应得之人,算不得斗法宝物。而且想要催动的话,也需要法相的借律法中蕴含的万民民意才行。若是律法不得人心,或者法相肆意妄为,将得不到民意支持,也同样无法催动铡刀。

    专宝专用啊,不愧是包青天!

    刑不上世家,法不责圣族?

    哼哼,各位家主们,时代变了!

    当然,陈洛可没有幻想仅仅凭这门三口铡刀就能彻底打碎这条禁忌。獬豸铡刀的出现,最多也只是拥有了可以处罚世家圣族中犯罪之人的手段。

    想要施行,恐怕还要面对诸多阻力。

    而要改变这个观念,则是任重道远的考验。

    人心这东西啊,最是奇怪。有时候像墙头草,风一吹就变了方向;有的时候又像那万仞山,压在众人的心头,却无法挪移一分。

    “柱国?”公孙博的声音传来,打断了陈洛的思绪,“这三口铡刀到底是怎么回事?”

    陈洛偏过头,看向公孙博,笑道:“好事!”

    “具体作用暂时保密,另外下封口令,开封府大堂凝聚三口獬豸铡刀的事情不许外传!”陈洛严肃说道。

    有些观念,想要春风化雨,润物无声,不是说不行,但需要的时间太长,遇到的牛鬼蛇蛇太多。

    这个时候,就需要雷霆手段,从一开始就给人最大的震撼,后续的路才会好走一些。

    所以,陈洛打算抓个典型,先一键三连,杀鸡儆猴!

    那才是开封府獬豸三铡名扬天下的时候。

    公孙博听到陈洛的命令,先是招来侍郎将命令传达下去,随后才一脸忧色地看向陈洛。

    他虽然没有从陈洛口中问出想要的答桉,但是他猜也能猜到,铡刀嘛,能有什么用?无非就是铡人!

    这可是死刑刑器!

    公孙博想了想,还是劝谏道:“柱国,不教而诛乃是法家大忌,势必会被众世家圣族抓住把柄……”

    “谁说我不教了?”陈洛打断公孙博的话,“我一定会教的清清楚楚的。”

    陈洛心中补了一句:文章里、戏曲里,都会说明白的。

    至于你们不信,本相就没有办法了!

    ……

    中京,一处偏僻的宅院。

    外面阳光明媚,而宅院的大厅中,门窗紧闭,内里光线昏暗,几道模湖的身影坐在大厅之中。

    “看来程南松对我等早有防备!”那坐在首位的苍老声音响起,“这几日老夫出手打算安插入都察院的人手,全部被否决了。”

    “诸位有什么进展吗?”

    “哼,能有什么进展。”之前曾设计“腾笼换鸟”的邓姓大儒没好气地说道,“翻遍了朝中有可能接任都察院督院之职的官员,花费大代价都做出了应对安排。谁能想到程南松竟然将隐退了三十年的陈希亮请了回来。”

    “那陈希亮,早年在偏倚处任职时,就号称‘明见万里’,一双眼睛最是毒辣。老夫动用了门生故旧的关系,转了十七八道弯送上去的人选,也被他一笔否决。”

    “不止那些四五品的官员。”此时坐在邓姓大儒身边的华夫人再次开口道,“那些七八品小官,也受到了严密的审查。但凡之前受过拉拢的,一律不要。”

    “审查之人是谁,能不能走走门路?”一名大儒问道。

    华夫人摇了摇头:“审查人中以陈希亮的两名弟子为主。诸位若是有印象的话,应当记得,三年前的科举,这两名弟子,那海瑞乃是二甲第四名,况钟也不差,是二甲第八名。”

    “若不是专攻法家,恐怕都有一甲之才!”

    “这两人,真的是针扎不进,水泼不进。这二人完全不接受任何好意,尤其是那海瑞,体内隐隐凝聚一柄正气之剑,险些将老身派去拉拢的说客刺伤!”

    “这也不要,那也不要,他这都察院难道不收人了吗?”又一名世家大儒皱眉道。

    “你有所不知。”坐在华夫人对面的宁姓大儒开口道,“陈希亮广发复官贴,向这些年来辞官归隐的那些偏倚处臭石头发出了邀请。”

    “要收他们入都察院!”

    听到这,大厅中响起道道叹息声。

    如果是陈希亮的话,确实能做到!

    当初为了搬走那些臭石头,各大世家圣族不知道花费了多少力气,付出了多少代价,如今那些臭石头真的都要回来了?

    还是组团归来?

    “按上次商谈的备用计划,先笼络民心吧。”一名大儒轻声说道,“腾笼换鸟之计,要从长计议。”

    那坐在首位的大儒点了点头:“都回去和各自的姻亲故旧联络一二,该给自家的花园除除草,换点肥料了。”

    “毕竟刑不上世家,法不责圣族。都察院总归有他的局限。”

    “优势在我!”

    厅中众大儒纷纷点头。

    说完了正事,那主导的大儒又低声问道:“今日,怎么刘家未来参与会议?老夫发出的传信也并未回复。”

    “说起来,黎阳府周家回信了。”一名大儒说道,“回复说周养由大儒及其他在中京的周家人并未返回黎阳府!如今周家家主正在寻找。”

    此言一出,众大儒都是一愣,都望向那名说话的大儒。

    这么重要的事情你怎么现在才说。

    “散会后,派出人手,联络刘家。”那首位的大儒低声道,“若是依然下落不明,看来是那股势力下场了。”

    在场的几名大儒眼神闪烁。

    能在中京对他们这样的身份下手,还神鬼不觉的,只有一股势力。

    皇家!

    难道因为陈洛这个法相职位,皇家会如同当年的武帝在位时一般,再一次下场对抗世家圣族吗?

    当年皇权与世家之争,可是圣堂亲自出面才调停的。

    回京争斗消耗的,可是人族的气运啊!

    做了四十年太平皇帝的叶恒,能有这个魄力?

    众大儒心事重重地离开了宅邸。

    ……

    “唉,看样子要惹来世家圣族的误会了。”中京城外,高空之上,一身滚龙袍的皇族半圣叶开叹了一口气,看着下方凌楚楚正认认真真地埋人,无奈苦笑道。

    “算什么误会。”叶开身边,苏坡仙凝聚云彩化作桌椅,大咧咧地坐在上面,云桌上,一颗半人高的荔枝树妖正努力催生新的荔枝,每当一颗荔枝成熟,就用枝条扭下来,拨开荔枝壳,露出洁白晶莹的果肉,送入苏坡仙的嘴中。

    “老叶,楚楚虽然是朱雀转世,虽然拜入竹林,但那也是从麟皇肚子里出来的。”

    “难道不是皇家公主吗?”

    “你要是敢不认,小心麟皇大道有成,你们叶家死了都没地方去。”

    叶开嫌弃地看了一眼苏坡仙:“你怎么还在这里?本圣看自家孙女玩游戏,你干嘛呢?镇玄司没事干吗?”

    苏坡仙吐出一颗荔枝核,笑道:“镇玄司那些破事,哪有看水灵灵的小姑娘埋人好玩。”

    “你看楚楚,手法越发熟练了。现在埋一个人,只要八息!”

    “陈洛那小子真有福气啊,碰上了这么一帮师兄师姐!”

    叶开闻言,也是点了点头,偏过目光,望向偏倚处的方向。

    “方才天地异象,不知道那小子又憋着什么手段。”

    苏坡仙赞同道:“本圣看到有天道之威从皇宫射入开封府,但是至今开封府没有消息传出来,连我镇玄司都不知道,估计是以官术下了三缄其口的神通。”

    “偷偷摸摸的,肯定憋着算计人呢。”

    “那小子,儒门真传啊!”、

    “不管那小子憋着什么手段。”叶开轻声道,“只要对天下有利,我皇家都一力支持!”

    ……

    “陛下,你真的支持我?”皇宫内,陈洛一脸认真地看着叶恒。

    叶恒谨慎地望了一眼陈洛,仔细回忆了一下之前的对话,点了点头,说道:“只要对天下有利,朕自然支持你。”

    “说吧,你到底想做什么?”

    陈洛挤出了一副笑脸。

    从开封府出来,陈洛就直奔皇宫。

    没办法,既然打算好好宣扬一下獬豸三铡刀的威名,总要一个好靶子才行。

    《三侠五义》已经安排好了,回去就拿庞昱开铡。

    但是那毕竟是故事,也都是大部分豪门世家都会犯的罪,虽然气愤,但卖点还是不够。

    陈洛想来想去,还是得借皇家的名号用一下。

    “没什么,就是微臣安排了一出新戏上演。”陈洛小心说道,“里面的反派可能和皇家有一点点关系。”

    说完,不等叶恒说话,继续道:“陛下放心,皇家也是受害者,只是被恶人拉做大旗而已!”

    叶恒闻言,脸色古怪。

    “就这?”

    陈洛连忙点头,毕竟要用到皇家的名义,这事还是先报备一下比较好。

    叶恒轻笑一声:“朕以为是什么大事呢。”

    “皇家也不是没有出过败类。”

    “你放心去写就好!”

    陈洛闻言,连忙从怀里掏出自己在路上画好的戏票,递给叶恒:“对了,陛下,这是三日后开演的戏目门票。”

    叶恒接过门票,好笑道:“朕去看戏难道还需要门票?”

    “不是不是。”陈洛连忙摇头,“微臣的意思,是陛下能不能在票上写几个字,当做戏票模板。”

    “什么字?”叶恒微微皱眉,只写字,不盖章吗?

    “就写皇家倾情推荐好了!”

    叶恒闻言,点了点头,拿起手边的毛笔,这才仔细看了看戏票,只见戏票正中写着戏目的名字——《铡美桉》!

    “铡美桉?”叶恒心情一松,“这出戏是不是要写有绝世美人犯法,皇家什么败类要护着这美人,但是仍然被包拯给斩了?”

    “无论美丑,律法面前一律平等,对不对?”

    陈洛闻言一愣。

    你这个解释,我都不知道从哪吐槽啊!

    “写好了!”叶恒写好推荐语,将戏票递给陈洛,见陈洛还要解释,摆手道,“不要说!让朕自己去看。”

    “提前知道剧情就没有意思了。”

    陈洛:( ̄ー ̄)

    好吧,你就按你那个绝世美人的思路想下去吧。

    ……

    于此同时,安国公府,正在院中纳凉的獒灵灵突然睁开双眼,看向一个方向:“谁?”

    一道玉简射来,被獒灵灵抓住。

    “告诉小……咳咳,告诉你们国公,嘞四……咳咳……这是世家圣族新的计划。”

    一道没有起伏,男女不辨的声音在獒灵灵耳边响起,獒灵灵第一时间释放出神魂之力探查,想要找到说话之人,却毫无收获。

    獒灵灵低头看着手中的玉简,微微皱眉。

    这安国公府外围,可是阴阳道君亲自布置的阵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