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小说网 > 我的姐姐是天尊 > 第891章 敖轻拜师

第891章 敖轻拜师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的姐姐是天尊最新章节!

    三大部族的少辈们参战,让战场更加向一面倾斜。

    这边冬佐动人见后也是吃惊,他们虽然很清楚自己与部族少辈之间有差距,却没想到这些人的修为竟然如此强大。

    随便一个都是天象境的修为,而且都修有强大的仙经,哪怕是不用伪道器,竟然也有斩杀铜尸的能力,这份强大至少在浑河里畔无人能够做到。

    咔嚓!

    镂元将一具浊尸震碎,终于冲到了洛仙儿的身边,笑道:“你是修为不错,可愿意做本公子的侍女?”

    洛仙儿微微皱眉,突然一个转身,将身后一具偷袭而来的浊尸让给了镂元。

    镂元嘴角一弯,甩手便是一掌将这具浊尸震碎,再寻找洛仙儿时竟然已经不见踪迹,“好有个性,但本公子看中的人还没有能逃得掉的。”

    上岸的浊尸很快被肃清,这方三大部族的长者们在周沐两人的引领下回到联盟驻地,进入仙殿。

    陈泽这时候跟敖轻他们坐在小院里,见洛仙儿等人归来不由得笑道:“怎么样?这脸露的咋样?”

    洛仙儿不说话,只转身回房去参悟阙天掌法。冬佐却是叹息,“差距,太大了。”

    陈泽不是很理解,“他怎么了?”

    苏澜微笑回应:“冬老大受挫了。那些三部族的少辈们强的离谱,同样是天象境,竟然能徒手镇杀铜尸。”

    呃……

    陈泽看冬佐郁闷的样子也只是咧咧嘴,浊尸的强大他很清楚。若是他到达天象境怕是也很难徒手干掉铜尸,而冬佐他们想要斩杀浊尸竟然还需要借助伪道器。

    “看来佐哥想要混个好印象的愿望落空了。”陈泽揶揄他。

    “我现在有些犹豫了,要不要跟随他们渡河,我觉得再等两年的好。”冬佐依旧郁闷。

    “无妨,毕竟他们从小实在部族里长大,得到的修炼资源跟功法都是普通人没法比的。能跟随长辈们渡浑河的人应该都是天才,怕是在浑河对岸也少有,所以你也无需气馁。”陈泽安慰他。

    嗡!

    这是冬佐的传讯玉符响动,他赶紧读取,随后起身:“陈泽,族老他们让我带你跟敖轻过去。”

    “这么着急?”陈泽诧异。

    冬佐道:“都一万多年的恩怨了,就算是修仙者也过去几代人了,他们当然着急。”

    “其实我就是个说故事的,互相干了这么久的架,不是一个真相就能消除他们之间恩怨的。”陈泽摇摇头:“关键就是敖轻的生死剑意,我总觉得她很危险。”

    “她若是得到瀚洪前辈完整的传承,慑岩部族的人应该会全力培养才是。”冬佐说。

    陈泽没有回答他,毕竟有些事他隐瞒了,也没有说。如果只是生死剑意,想必瀚洪在慑岩部族里一定还有传人。可关键就在与这厮当初是想要夺舍敖轻,不仅仅是让敖轻炼化自己的精血,更是在引导敖轻修炼生死剑意的时候封入了一颗剑种。

    如果给慑岩部族的人发觉了这个秘密,恐怕对敖轻来说就会很麻烦。

    若他们只是想要拿走生死剑意的剑种也就罢了,就怕他们打敖轻体内那滴还未完全炼化的精血主意。

    可现在这种情况他们必须得过去,否则大家都会很麻烦。

    冬佐带着两人来到仙殿,这时候气氛很不一样。过去的仙殿也很清冷,可最起码没有那股子让人心底紧张的气氛,两位族老也都很和善。

    三人在仙殿门口,冬佐抱拳大声说道:“族老,陈泽跟敖轻已经带到。”

    周沐听后点点头,“冬佐啊,你也跟着进来吧,三个部族的大人们也想见见你。”

    冬佐诧异,这种场合按理说他应该没资格参与。陈泽在一侧笑道:“还郁闷不?这明显就是三大部族的前辈们瞧中了你。”

    “但愿如此。”

    冬佐三人进入,大殿里的人不少,三大部族派来的族老不止一人。瀚洪生死的秘密重大,慑岩部还来了一位瀚洪的直系传承者,乃是他的曾孙。还有几位玄孙,修为全都在天象境。

    而火涸部族为了双方实力均匀,也派出了多位族老。不过萨辕一族的人作为调解,只来了两位族老,但实力却是所有族老之中最强的存在。

    “见过各位前辈。”陈泽他们不认识这些人,只能恭敬请礼。好在仙界的礼节不是那么繁琐,不需要三拜九叩的。

    这时一个男子的声音响起,“我认识你,一刀斩杀四个浊尸的巡察使对吧,你原来叫冬佐。”

    三人目光看去,镂元一身银衣,笑呵呵地站在一侧。

    冬佐也认得他,也正是这个男子给了他第一次的打击。看其血气应该不到三百岁,却能徒手干掉铜尸,这份修为他万万不及:“冬佐见过公子。”

    “我慑岩部族若是邀请你加入,你同意吗?”镂元突然开口。

    这……

    冬佐听着心头一紧,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镂元,你也忒不要脸了,现在又不是招纳的时候。难道瀚洪前辈的事儿不重要吗?”那个跟他一直对掐的少辈开口。

    “秩烊,我怎么做是我的事。你若觉得他值得招揽,只管开口便是。不过我慑岩部族如此强大,必然是他的不二选择。”镂元道。

    “行了,你们两个都给我安静点儿。”肃恪冷着脸:“谁是敖轻?”

    他询问,敖轻心里很忐忑,走上前:“会前辈,我是。”

    她走出来,作为瀚洪选择的传承者,大家自然要仔细打量。但看过后他们都很失望,毕竟敖轻的天资入不了他们的眼,镂元更是直接道:“这资质差了点儿吧,瀚洪先祖怎么就选了你当传承者。”

    这话让敖轻不知道怎么回答,秩烊却在一侧笑道:“传承是有缘者居之。葬尊岭可是死地,原本进入的人就很少,出来的人更是只有他们两人。你还想要什么样的天资?”

    肃恪作为慑岩部族的代表,挥手示意两人禁声,道:“你是如何得到我瀚洪先祖传承的?”

    敖轻这时暗中看了眼陈泽,后者微微点头,她才开口,将他们事先对好的话悉数道出。以陈泽的推演能力,故事七分真三分假,让人无可挑剔。

    “死地之中竟然还有一处极生之地,瀚洪前辈竟然在里面苦撑了万载之久,唉……”宫津他们就算身份尊贵,其实也都未曾见过瀚洪。

    不过修仙者的年岁虽然悠远,可若是不证道天尊,很少有能活过万载的。在陈泽编给他们的故事里,瀚洪在死地身受重伤的情况下还能苦撑万载,留下一缕残魂实属不易。

    “可否展示下你修炼的生死剑意,让我等确认?”火涸部族的那个青发族老开口。

    敖轻一怔,“前辈,在这里吗?”

    “出去吧,我曾祖的生死剑意强大,哪怕只是初具成型,也不是这仙殿能承受的。”瀚洪的那位曾孙开口。

    众人离开仙殿,敖轻则来到广场之中,她凝神而动,不多时头顶便凝聚出一道生死气息相逆的巨大剑意。

    “不错,这的确是我这一脉的生死剑意。”瀚洪的那个曾孙道:“傅儿,你也将修炼的剑意展示给诸位。”

    一个男子点头走出,须臾便在头顶凝聚出一道与敖轻相差无几的剑意,让人震慑。

    “你这孩子的剑意修为虽然只是入门,但很凝实。”瀚洪的那个曾孙名唤瀚沉,“既然你是我曾祖的传人,按辈分我也要叫一声师叔祖。”

    这下可把敖轻吓坏了,“前……前辈,您不要吓我,这怎么可以。”

    这边众人听了也是诧异,尤其是镂元:“沉爷爷,你别吓唬我。这么个小丫头你若是叫师叔祖,我得叫什么。”

    “烈祖呗,也就大了你六辈而已。”秩烊哈哈大笑,对敖轻说:“妹子,我见你就有缘分,不如结拜吧。”

    “胡闹。”火涸部那个青发族老气得高喝。秩烊这才注意到其他人看自己的目光很不满,按照辈分敖轻在这些人当中是最高的,他跟敖轻结拜,最小也是这些人爷爷辈分。

    镂元很爽,“该!”

    “父亲,虽然她得到了天祖的传承,毕竟只是残魂传承,我觉得并不能算是他老人家的正式传人。”

    瀚傅也不愿承认,在他们部族辈分的大小最大的相差百辈的也有。可一旦承认敖轻的身份,那么她在族中的地位将会无比崇高。

    “前辈,我也得不合适。毕竟瀚洪前辈也并未答应他入门,所以敖轻还只是个传承者,并不是弟子。”陈泽这时开口。

    “好吧,既然如此,你可愿入我门下?”瀚沉道。

    噗嗤……

    秩烊听后笑了:“镂元啊,看来你这个小辈是当定喽,”

    敖轻还在犹豫,她依旧望向陈泽,后者微微点头,让她答应。随后敖轻跪地叩首:“徒儿拜见师父。”

    “恩,起来吧。”瀚沉道:“你拜入我门,为师也没什么好东西,这块玉棱盘便送你了。”

    却见他扬手送出一块玉境,通体布满神秘纹络,冬佐见后震惊,这竟然是一件伪道器。

    敖轻恭敬手下:“谢谢师父。”

    敖轻拜师,陈泽心里暗自松了一口气。至少现在没有被发现什么,只要能撑过敖轻炼化瀚洪的精血,那么就算被发现了他们也无可奈何,只能全力培养。

    他大口出气这一幕被镂元看在眼里,目光之中闪烁着一丝怨恨。若非这人的点头,自己也不会平白多出一个长辈来,这让他很不爽。

    这个人,该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