鸿门宴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鸿门宴

    定南侯府正堂里灯火通明,天南地北来的山珍海味流水一样,被穿着绫罗绸缎的美貌丫环送上来。

    堂前,美貌的歌姬舞姬极力展现他们美妙的歌喉和妖娆的舞姿,取悦正堂里宴饮的贵人,红袖妖娆,柳腰纤细,看的人眼花缭乱,心猿意马。

    在堂上之人看来,这样觥筹交错,金碧辉煌的奢华宴席并不为过。

    毕竟这是定南侯世子回京后的第一场庆功宴。

    定南侯世子陆齐林失踪了四年,如今立下大功回京,这庆功宴怎么能不极尽奢侈?

    然而,现在一切都像是摁了暂停键一样暂停了。

    歌舞中断了,如花蝴蝶一样穿梭的丫环也停住了,正在言笑晏晏说话的贵人们也静默了。

    所有人都看着站在正堂中央的年轻女子,却没有人发出声音。

    “你来做什么!”

    还是定南侯府的女主人侯夫人王氏先开了口,看着年轻女子眼睛里快喷出火来,声色俱厉的道。

    “还不把她拉下去。”

    “母亲,这话您说的可就不对了。”定南侯右边下手的男子突然抢先开口道,“毕竟是大哥的庆功宴,大嫂怎么能不来呢。”

    “你!”

    王氏看着庶子,如果眼神能化成刀子,她早把庶子给凌迟了。也是她疏忽了,没想到这杂种发现世子之位无望后,竟然还不老实。

    那商户出身,地位卑贱的丑女,怎么可能当她儿媳!

    眼见着庶弟和亲娘眉眼间刀光剑影,今天宴席的主角,定南侯世子一脸莫名,恨不得化身咆哮马咆哮一把,谁来跟他解释一下。

    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照着他那好弟弟的说法,他这是莫名其妙多了个老婆?!

    懵逼程度仅次于他的,大概就是堂上的主角——名义上的定南侯世子夫人姜锦了。

    她是被骗来的。

    被骗来参加了这个鸿门宴!

    但是,不管怎么来的,现在她已经站在鸿门宴中,也是个事实。

    尽管她尽力想缩小自己的存在感,可是想把她枪使的自然不可能让她闲着。

    这不,定南侯府二少奶奶就开了口。

    “大嫂,你难道不说句话?别管怎么说,你也是大哥明媒正娶的妻子!”

    这话一说,定南侯夫人眼刀立刻飞到姜锦那里了。

    然而定南侯的庶子们和他们的老婆姨娘也都一脸支持的看着姜锦,十分有信心。

    毕竟,这可是定南侯世子夫人,未来的定南侯,甚至定南公夫人,多少人削尖了脑袋都够不到的。

    更何况,姜氏不过一个卑贱的商户之女,还是两百两银子买来守活寡的。

    眼见着这样的高枝儿,她怎么可能不去攀?

    堂上一时安静,姜锦却头大如麻,她现在还一头雾水,却卷入定南侯府后宅斗争之中,一时半会儿还真不知道怎么做。

    抬头看了一圈堂上众人眼神,尤其多看一眼了堂中正坐,一直没说话的定南侯,她突然冷静了下来。

    “我觉得,这个大嫂,我当不起!”

    姜锦这话一说,二少爷二少奶奶的表情瞬间炸裂,气的!

    她是不是傻!

    别管当初定南侯世子在不在场,从来婚姻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定南侯夫人把人娶进来,定南侯也默许,这婚事就不能轻易不作数!

    别管他们是不是把她当枪使了,她一个商户之女,要是能当上定南侯夫人,岂不是烧了高香了?

    王氏的神情却松快了一点,算她识相!她麒麟一样的儿子,怎能娶这样的卑贱之人!

    姜锦心里也松快了一下,趁着大家反应过来的时间,迅速组织了一下语言,抑扬顿挫的道。

    “我与定南侯世子并没拜堂,并无成亲之实,这婚事,自是做不得数的!我也无意高攀,毕竟,齐大非偶,这话我还是明白的。”

    “你倒确实是个明白的。”定南侯看着堂中站着的丑女,淡淡的道,眼里杀气总算是敛去了。

    “谢侯爷夸赞了。”姜锦面上笑着,行了个礼,“晨钟暮鼓,我还要去做功课,就不搀和这热闹了,告辞了。”

    “送送姜姑娘。”

    定南侯发了话,自有两个美貌丫环过来半搀半拉着姜锦出了正院的门。

    风里隐隐传来定南侯的怒喝声。

    姜锦听着那声音,心中冷笑。

    大约是她这个外人走了,定南侯才终于发作呢!一声声胡闹的,这胡闹的到底是谁?

    眼见着到了门口,姜锦的丫环柳叶正跟热锅的蚂蚁一样等着,眼见着姜锦被两个丫环扶着,忙抢上前来。

    “大奶奶。”

    “以后叫我姑娘吧。”

    姜锦也不理柳叶的诧异,而是微笑着对两个正院的丫环道,“劳烦两位姑娘了,我的丫头来了,让他扶我回去就是了。”

    姜锦住的素香院在定南侯府的最西边,远的很,如今十月里天气又冷,这两个丫头乐的清闲,又想着回去宴席上混个吃喝,看看歌舞,自然没有不答应的。

    “那就麻烦柳叶了。”

    姜锦的丫头柳叶虽然心里有千般的疑惑,然而见这情势不妙,到底还是没说话,只扶着姜锦往素香院走。

    差不多到了花园里,柳叶见四周无人,方才轻声道,“大奶奶,你怎么让我叫你姑娘?”

    “你大奶奶,我日后可不是什么大奶奶了。”姜锦轻叹了口气,“也说不上好事还是坏事,回去再说吧。”

    柳叶有心再问,然而见月下姜锦本来发黄的面皮都泛着白,到底还是不说了。

    也幸亏没说,等穿过花园里,隐隐有奇怪动静,柳叶本想喊人,姜锦一按她的手,摇头。

    这定南侯府水颇深,何况她本身立足不稳,何必多生事端?

    主仆二人扶持着走到了素香院门口,姜锦这心才提了下来。

    冷风一吹,姜锦突然觉得后背发冷,连打了两三个喷嚏,忙走进屋里。

    柳叶伺候她换衣服,一转身惊道,“夫人,你背上怎的湿透了?”

    姜锦这才惊觉过来,后背已经被冷汗湿透了。

    也不怪她这一副劫后余生的表现,定南侯世子归来固然是天上掉下的金馅饼。

    可是,这金馅饼,她接不住,只会砸死她。

    今天这宴席,那可是典型的鸿门宴。

    她要是不表态,只怕定南侯第一个放不过她!

    姜锦看的明白,定南侯夫人还好,只是恨意,定南侯眼里,那可是杀意。

    也是,大好前程的儿子,说不准还能联姻公主郡主,怎么可能真娶个小商户之女?

    姜锦心下一面想着,一面换好了衣服,丫环柳叶倒了热茶来,问姜锦,“大奶奶,到底怎么回事?不是说太太请你过去说话?”

    姜锦喝了口热茶,心下有点犹豫,这话该怎么说呢?讲真的,她心里还有些糊涂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