倒霉蛋姜锦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倒霉蛋姜锦

    姜锦确实是该糊涂的。

    她并不是这身体的原主,而是心不甘情不愿的捡了个烂摊子。

    前世里她日子过得挺舒坦,开了三家连锁包子店,大小也是个老板,好容易找了个符合她颜值要求的小鲜肉,都准备结婚了,对方跟了个更有钱的白富美跑了。

    姜锦一气之下出去旅游散心,没想到出了意外,穿越到了这也不知道在历史上是否存在过的大梁。

    相较于倒霉催的姜锦,原主更惨。

    原主和姜锦同名,不过时人习惯,小名叫锦娘。本来也是殷实人家的姑娘,虽然不说锦衣玉食,也是衣食无忧,偏生母去世了,她爹给她娶了个后娘。

    有了后娘就有后爹,当初都说定南侯世子在战场上没了,定南侯夫人王氏想花点钱买个人给他儿子守活寡,民间俗称结阴亲。不过一般结阴亲都是双方亡故,也有这等豪门才有资本买个活人媳妇替死人守活寡。

    一方面,为了牵住儿子的魂魄归来,免得他在外漂泊有家不得回,另一方面,也为了她孙子,定南侯世子的庶长子守着继承人的位子。

    姜锦娘她爹在她继母的撺掇下,把姜锦娘的一辈子变相的卖了二百两银子。

    王氏并不是什么慈善人,把丧子之痛发泄在名义的儿媳姜锦娘身上。不仅常念叨姜锦娘是花了二百两买了来给儿子守孝的,逼着才十三岁的姜锦娘天天咸菜干饼,烧香念佛,更动不动对姜锦娘发泄怒火,非打即骂。

    如是熬了三年,姜锦娘实在绝望了,实在是受不得定南侯夫人王氏磋磨,在一个寒冷的冬夜把挂在了房梁上。

    姜锦娘死了,姜锦却穿了过来,被迫接手了这个烂摊子。

    姜锦毕竟是成年人,还是能想点法子改善生活环境的,至少有了柳叶这个丑丫头,也把咸菜干饼升级成了青菜豆腐。

    不过,即使如此,这日子也真是一日日捱的,十分难熬。

    可想而知,原主的日子有多难过。

    在陌生冰冷的环境下,物质苛待和精神虐待一起,无望的条件下还坚持了三年。姜锦自忖自己这个成年人都未必做到。

    因此姜锦对定南侯府上上下下这一家不说深恨吧,也是十分厌恶。

    就她这一年中接触的情况来,这一家子从上到下还真都是,不把出身低微的姜锦娘当人,不知道多少次姜锦都很想胖揍他们一顿。

    如今,定南侯世子陆齐林回来了,还立了大功,别说定南侯夫人王氏,就是定南侯也容不下自己。

    然而本以为自己能当上侯爷的,定南侯的几个庶子心有不甘,怎么也想法子给嫡兄添堵,自己一不小心可能还会像是今天这样被当了枪使。

    这滩浑水,姜锦可不想继续淌了。

    于她个人生活来说,眼下有机会离开这里,别管是休妻还是和离还是直接翻脸不认账,其实也未必是个坏事。

    因此,犹豫过后,姜锦先问柳叶,“若是我出府,你是跟我走不跟我走?要说留在这府里也不错,四时衣服,每月月钱,吃穿无忧。”

    柳叶回答的毫不迟疑,“自然是夫人去哪里,我去哪里!夫人别担心,我有一把子力气,到哪里咱们都不愁吃饭!”

    姜锦闻言笑了,伸手摸了摸柳叶的脸,“你也真是实心。”

    别管到时候,柳叶是不是跟着自己走,到底她心里熨帖了不少。

    没人希望在这世上,自己是孤零零的一个。

    “哦,对了,日后别叫我夫人或者大奶奶了,叫我姑娘就行。”姜锦叹了口气,“我已经说清楚了,这世子夫人,我担当不起。”

    柳叶不解,“怎么就不能叫大奶奶?”

    “世子回来了,定南侯府当然不会留着我一个小商户之女当大奶奶。”姜锦叹气。

    从来地位之差,犹如云泥之别。别说是等级森严的古代,就算是现代也真没几个二代会娶普通人家的女儿,更何况姜锦既没有过人才能,也没有出众美貌。

    再者,自己也不是真正的定南侯世子夫人。

    柳叶不是很懂,姜锦与她掰碎了讲了一遍。

    不想姜锦说清楚后,柳叶先不平了,“就算您出身低点,您可替世子吃斋念佛四年整,侯府哪能说不要就不要?就是到玉皇大帝面前,咱们也能说道说道。”

    姜锦笑,“我只怕,侯爷真送我见玉皇大帝。”

    她生的寻常,又年少,从十三岁开始,这四年吃斋念佛下来,头发枯黄,皮肤暗淡,并不美貌,甚至有几分丑陋,不过这一笑起来,眼睛明亮倒是添了几分动人光彩。

    柳叶也不是傻瓜,姜锦这一说,她想起这府里丫环媳妇还真有几个死的不明不白的,叹口气道。

    “也是,现在去见玉皇大帝如来佛祖还是太早了,村头癞皮狗还好死不如赖活着呢。”

    姜锦被她这话给逗笑了了,而柳叶很快又打起精神来,“那咱就不当这劳什子世子夫人,对了,要不要抓紧时间收拾行李?咱们还有十几两银子,要不要先缝到衣服里?还有您也有两件首饰,咱们要不要也先收拾好……”

    姜锦看着柳叶忙前忙后,靠着床闭上眼,本想休息养神,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睡了过去。

    就不说今儿这一场鸿门宴耗费精神,光抄写的那么多经书,也耗费了不少精神。

    然而,这个晚上注定不是个宁静的夜晚。

    姜锦才睡着没半个时辰,定南侯夫人王氏的“特使”就来了。

    姜锦不得不揉着眼睛,披衣服看看王氏想对自己说点什么。

    不想,特使是来重申王氏的态度的,旨意也就一点。

    绝对不许纠缠定南侯世子,不然小心性命!

    然而具体话可就难听多了,什么别妄想当狐媚子,妖精,不然剥了你的皮什么的。

    饶是姜锦自觉很能忍,此时也忍不住道。

    “放心,我也没那本事当狐媚子妖精!我没长那样的脸!更没有那样的心!”

    一句话堵得定南侯夫人的“特使”脸色青白,一句话不说,转身就走了。

    姜锦心里稍微有点后悔,毕竟人在屋檐下,至少还没离了定南侯府,到底还是该低头才是。

    然而,她总觉得,人到底还是该有点傲骨,或者说气性,到底还是顺从了自己的心。

    定南侯夫人处,吃了姜锦一顿排头的媳妇当然不会说什么好话。

    定南侯夫人王氏本来就看姜锦如眼中钉,肉中刺,此时更气的不行了,与儿子道,“你瞧瞧,就这么个性格,难道是我容不得她吗?”

    不想定南侯世子陆齐林却微微笑了下,“虽说是个糊涂账,这人倒比我想的有意思些。”

    王氏一听儿子这话,顿时大惊。

    “你可别犯糊涂,难得长宁郡主出身高贵,还对你痴心一片,你还真想娶个小商户之女不成?”

    尤其这商户之女地位没有,银子也没有,连美貌都没有,还是个丑丫头。

    陆齐林见母亲神情紧绷,轻叹,“我不糊涂,只是结了阴亲,这事外界知道的不少,我若是处置不好,名声肯定受损,明天见见姜氏,我再想想怎么处置。”

    他说的是真心话,然而定南侯夫人却疑心他其实有点对姜锦另眼相看,心中更恨姜锦了。

    毕竟在王氏当娘的看来,千错万错,绝对不是自己儿子的错,都是别人的错。

    京城的某一处宅邸,一个男子单膝跪地,轻声道。

    “主人,定南侯府的消息。”

    一只修长如玉的手拿起折子,看了一眼,轻笑一声。

    “这定南侯府,还真是热闹呢~也不知道,我那个好堂妹知道她心上人已经娶妻了吗?”

    “是。”

    男子轻声应道。

    别管夜里有多少暗潮汹涌之事,第二天依旧是晴朗的一天。

    因为定南侯立了大功世子回京,这一日破例开了大朝会。

    虽说现任大梁皇帝昏庸糊涂,别说开拓疆土了,前几年西边面对羯人连败几次,丢了数城。

    但再昏庸的皇帝,他也是要脸的呀!

    尤其梁帝沉迷于求仙问道,也会想想日后他上了天,秦皇汉武问起他有什么功绩,多尴尬啊。

    陆齐林这次立下大功,可给梁帝长了脸!他也是个开疆破土的贤明皇帝了!

    因此,在朝上,定南侯世子被梁地夸成了一朵花,就差说他是战神下凡转世了。

    然而陆齐林虽然举止正常,可是这正常的在有心人眼里看起来就有点不正常了。

    毕竟刚刚立下了那样大功,就算不得瑟一下,面对那样的封赏赞誉,怎么也挺难保持平静的吧。

    不少朝臣觉得陆齐林稳重,对他更多了不少赞誉。当然,觉得陆齐林是个狠角色,暗自警惕小心的也不少。

    然而部分熟悉陆齐林的人却知道他这是心里有事。

    等下了朝,陆齐林的表哥三皇子就把这事看在眼里,下朝时候人多招眼,也没跟陆齐林打招呼。

    他自己先回了别院花园,然后才派人送信给陆齐林,请他过来一叙。

    倒也不仅是问问陆齐林为何心神不宁,更重要的是太子之位的归属。

    太子明显不得圣心,三皇子自己颇为争气,生母虽然不是世家勋贵,也是地方豪族,如果再有陆齐林这种表弟帮忙,岂不是如虎添翼?

    不过定南侯府那边,陆齐林肯定没有心情想这个,他现在的心情不太好。

    确切的说,他现在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