耍赖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耍赖

    王氏其实不怕原来的姜氏,她甚至从来没有正眼瞧过姜氏,不过一个畏畏缩缩,从不抬头的丑丫头。

    然而姜氏自从去年冬日自杀过一次后,她却多少有点忌惮。

    一方面,人都敢不要命了,自是不怕死之人,另一方面,醒来的姜氏,性情明显强硬了不少。

    所以在一定范围内,王氏也就对她稍稍宽裕了一点。

    但是今儿,姜氏竟然胆大闹到正院里来了,王氏心里虽然被姜锦那双凌厉的眼睛吓了一下,到底过往印象还在呢。

    加上她早就看着姜锦不顺眼,近日更是深恨姜锦以退为进,勾搭自己儿子。

    只略犹豫了一下,她就高声道,“你胆子越发大了,长得这个丑样子,竟然还去勾搭我儿!”

    姜锦似乎听见什么好笑的事情,抬起头来,冷笑,“勾搭你儿子?放心,我眼还没瞎!”

    “你!”

    “我这话先放在这里,这天下死光了男人,我也不会和你儿子再有什么瓜葛!”

    姜锦看着王氏,一双眼睛里几乎漏出寒芒,冷笑,“真以为是什么阿物么!老子现在就写了休书给你那儿子,脑子搞清楚点,真当我想嫁进定南侯府不成!”

    “你,你个贱人!”

    王氏被她气的嘴皮子都哆嗦了,她其实不擅长斗嘴,更擅长动手,伸手就要扇姜锦的巴掌,这也是当年她经常对付姜锦娘的手段。

    “看我怎么教训你!”

    王氏是准备先扇姜锦几个巴掌,然后抓着她头发,叫人发落了王氏。

    然而姜锦毕竟不是姜锦娘,她一抬手就捏住了王氏的手腕,然后反手一转,擒拿住了王氏。

    这下王氏可傻眼了,堂上众人也傻眼了。

    陆紫玉急急忙忙跑过来,正好瞧见了这一幕,顿时惊叫起来,“姜氏你在干什么!你怎么挟持了我娘!”

    姜锦一开始还真没这个意思,然而陆紫玉这一句话却提醒了她。

    “真是多谢陆三小姐了,我本来还没这个打算呢,如今就委屈王夫人陪我一会儿了,陆三小姐要不要过来陪陪你娘?”

    陆紫玉听了这话,顿时倒吸了一口冷气,惊得手足无措,“我,我不过去。”

    王氏听了陆紫玉这话,本就惊惧,更有一分伤心。

    姜锦却笑道,“不来就不来吧,反正我呢,是死过一次的人了,也不怕死,再带上一个,更不赔本。”

    王氏一听姜锦这话,更吓得哆嗦了,“别杀我,你要做什么,我都答应你,婚事也可以坐实了,我让我儿子娶你。”

    “你是不是傻啊,我不是说了么,天下男人死光了,我也不嫁他。”姜锦冷笑,皱眉头,“先去找人给柳叶治伤,要是柳叶有什么事,咱们就一起去阎王爷那里说道说道吧。”

    一个丫环忙跑去找人,迎头却撞上了陆齐林,抬头看着冷峻的俊美男人,心跳乱了一下,正要说话,却被陆齐林一把甩到地上,疼的眼泪都出来了。

    原来还是珍珠灵性点,叫人去叫了定南侯和定南侯世子,如今人已经到了。

    “娘!”

    王氏见了自己儿子,立刻就有了底气,在她心里,她儿子可是大英雄!

    “快杀了她!”

    姜氏听见王氏叫嚣,却冷笑起来,“我是不是死,不好说,但是你死在我前面,这点我还是能肯定的。”

    陆齐林见姜氏这是玩真的,眼里杀意翻动,又惊又气,对姜锦道,“下午我们不是说好了么?你怎么又害我娘?”

    “害她?”姜锦冷笑,“根本就是你娘害我!我倒是想安安生生解决此事,但她不给我活路,我当然要拉着她一起死!”

    “你,你好样的!”

    陆齐林眼里寒光内敛,也动了杀心,只是他摸不清姜锦的底细,只怕到时候杀了姜锦,姜锦却伤了他娘。

    “好了。”

    一直没说话的定南侯突然开口了,他是个稳重硬朗的中年人,声音浑厚。

    “这件事,也算是阴差阳错,大家各退一步吧。我想,姜姑娘也无意于我儿,对不对?”

    “自然。”姜锦看着定南侯,神色郑重,“但是尊夫人不信,连条活路都不给我,蝼蚁尚且偷生,何况我。不过,说到底,我也不想鱼死网破。”

    这会儿陆齐林也反应过来了,傍晚的时候,姜锦还十分冷静,也没有什么情绪上的异样。多半是他娘做了什么事情,让姜氏发疯了。

    “爹……”

    定南侯看了他一眼,“你现在不要说话,我和姜姑娘聊一聊。”

    陆齐林闭嘴了,他爹那一眼,还是威严十足。

    定南侯又一次看着姜锦,淡淡的道,“现在,我们来谈一谈,你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

    想要回家可以吗?姜锦心中一叹,到底还是回归现实,细想了一下,开口道。

    “其实昨儿晚上说的话,就是我的真心话。写个和离书,各自嫁娶吧,日后侯府不许找我麻烦,我也对侯府之事闭口不提。另外,柳叶那个丫头,我要带走,再给我准备一千两银子。”

    “没问题。”

    定南侯还没说话,陆齐林抢先答应了下来。本来他就答应了给姜氏赡养之资。侯府虽然不敢称豪富,也确实不缺钱,一千两银子真不算什么。

    定南侯本来还想砍个价的,他对自己老婆早就没多少感情了,不过总要看在儿子的面上。

    “侯爷,您说句话吧。”

    姜锦早看出来这里面说话算数的,还是定南侯,因此虽然陆齐林应了下来,定南侯没说话,她还是有些犹疑。

    “就这样吧。”

    定南侯看着姜锦,点了点头,“早点了结了这个麻烦,早利索。”

    姜锦见他应了,也松了口气,“我信侯爷,也望侯爷莫要食言,人,我先放了,写了和离书与我,明早我就离府。”

    说完,姜锦就松开了王氏,她也到了极限了,她那三拳两腿的,也就是王氏整日养尊处优,不然早就挣扎开了。

    其实,姜锦心里也明白,定南侯父子俩这也是投鼠忌器,不然他们武将出身,要是真想弄死自己,也很容易。

    见姜锦识相,定南侯果然露出一丝微微赞许,王氏倒是嚷嚷了两句,然而却被定南侯训斥了。

    “你还有脸嚷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

    也是,如果不是王氏节外生枝,把姜锦的丫头柳叶弄来毒打折磨,姜锦也不会鱼死网破,自然也不会这么大半夜的折腾。

    定南侯本来正在和儿子一起研究朝中局势,被硬生生的拉来处理这烂摊子。

    就连陆齐林,心里也有点说不清的滋味,本来傍晚时候,他和姜锦聊得挺好的,姜锦也很为他打算。本来不生不响就能处理好的,他娘来的这一出,确实横生枝节,还和姜氏彻底翻了脸。

    好在姜氏是个聪明人,聪明人自然知道怎么做好,想来也不会做以卵击石的事情。

    姜锦此时却淡淡的了,横竖都撕破脸了,还装什么。

    纸笔是现成的,让陆齐林写了和离书,两人都签字摁了手印,一式两份,两人各自收好。

    只是银子却没有现成的,要去账房支钱。因此姜锦收好和离书后便与定南侯约定了,拿婚书交换这一千两银子。

    闹腾了这许久,也到了五更时分,姜锦自然无心睡眠,只去守着柳叶。

    定南侯和世子陆齐林两人都要上朝,却去小憩了一下。王氏恨恨地瞪了姜锦一眼,也走了。

    留着姜锦守着柳叶,然而柳叶中间醒过来几次,身上伤口疼厉害,也睡不太着。

    主仆二人好容易挨到了天亮,不想事情又生变!

    “和离书都签了,你还想要那一千两银子?”

    王氏也半宿没睡,想了小半夜,终于想出了个法子折腾姜锦。姜氏不是想要钱吗?想的美,和离书都签了,婚书还有什么用?何况天下当官的是一家,就算姜氏去告,也没什么凭证。

    不过王氏也吸取了教训,这会不亲身上阵,而是带着一大堆人,堵在门口,嘲讽的道。

    “我也不是那等刻薄人,利索的拿着你的陪嫁滚吧!”

    “你们侯府是打定主意要耍赖了?”

    姜锦没想到都已经在和离书上签字了,堂堂侯府还因为一千两银子赖账!

    “就是耍赖,你还能怎么着我不成?”王氏见姜锦脸上变色,终于觉得扬眉吐气了,也顾不得形象,哈哈大笑起来,“谁让你那么早就签字的?”

    这确实姜锦的疏忽了,昨夜那样的慌乱情况,她对古代的离婚协议也不了解,也觉得定南侯那么个侯爷,应该是不会食言。

    想到这里,姜锦按捺下怒火,问道。

    “侯爷已经答应了我,你这么做,他知道吗?”

    “他是没点头,但是也没摇头啊。”当了那么多年夫妻,王氏对定南侯的还是很了解的,这基本上就是默许了。

    姜锦看王氏得意洋洋的神情,心下就是一沉。

    王氏没多少脑子,但是定南侯不一样。如果定南侯真的准备不要脸的耍赖了。

    这钱,自己还是要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