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人?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熟人?

    那地痞头子一说这话,姜锦额头便开始冒冷汗了。

    从来讲理的怕不讲理的,不讲理的怕不要命的,如果地痞头子一不讲理二不要命,自己还真没什么好办法。

    万一人家就求个念头通达,然后揍她一顿,也不管后面洪水滔天,这可怎么办?

    不过聪明人还是有的,也是姜锦还没倒霉到家。一个地痞上前与那地痞头子道,“大哥,我恍惚听说定南侯府的二管事确实是姓周,不过他是不是有那么大的内侄女,我就不知道了。”

    姜锦见那地痞头子听了这话更加意动,忙劝道,“从来和气生财,说不准日后,大哥还能和我姑父一起做个生意呢,定南侯府偌大的家业……”

    姜锦这意犹未尽的话,果然让那地痞头子点了头,姜锦又不是什么天仙玉美人,哪有白花花的银子光灿灿的金子可爱?

    因此,他犹豫了一下,就挥了挥手,让那几个兄弟让开了路。

    姜锦见此,忙道谢一次,又把那书生扶起来,转身就走。

    被个姑娘搀扶,那书生还不好意思呢,姜锦白了他一眼,低声道“有什么好矫情呢,你个读书的,岂不知事急从权。”

    也不是姜锦脾气大,对着帮自己的人发脾气。而是万一那几个地痞后悔了,两人谁都跑不了。

    那书生也不傻,见姜锦这么说,果然不说话了,虽然身上还有几处疼痛,倒也不影响行走,走的也颇快。

    另一边,赵二媳妇在几个地痞打那书生的时候,就趁机跑了。赵二媳妇的堂兄欠了人家的赌债是跑不了,这个自不用说,姜锦也不关心,她还没那么多余的同情心。

    两人走的飞快,很快从巷子出来。站在大街上,感受到深秋的阳光照在身上,姜锦才彻底松了口气,方朝那书生行礼道谢。

    “今天这事闹的,真是多谢这位大哥仗义执言了。”

    那书生却有些惭愧,白皙的脸上有点红晕,看着姜锦明亮的双眼道,脸更红了点,声音也有点低,“我是仗义执言了,可是脱身还是靠你的智计啊。”

    姜锦闻言,爽快的笑起来,“大哥真是妄自菲薄了,今儿没你帮忙,我可没那么容易脱身。毕竟我说我和定南侯府二管事是亲戚,他也未必信的,还是大哥毕竟是读书人,他也不愿意多招惹事端。”

    “唉,都说死读书读死书,我这也是脑子呆。”那书生拍了拍头,见姜锦笑的灿烂,也笑起来。

    姜锦看着这单纯可爱的小哥,心情也好了很多。

    别管是古代还是现代,坏人挺多,好人也挺多,不厚道的人挺多,善良的人也很多。赵二媳妇虽然不怎么厚道,地痞更是可恶,这书生倒真是个好人。

    突然想起来这哥们还挨了几下子,姜锦便问他名姓,“还没问这位大哥尊姓大名?我看那几个地痞也动了手,还是去大夫处看看吧?”

    那书生笑道,“我姓卫,行三,你叫我卫三哥就是了,大夫就不用看了,那几个地痞其实也是有分寸的,只是肉疼了几下,并不要紧。”

    姜锦见他执意不去,而且神色也确实没什么异样,也松了口气,她可真没多少钱了,医药费啥的,光给柳叶花的,就快把她的钱包给掏空了。

    卫三哥还说要把姜锦送回家,但是看他神色,似乎也有事要做。姜锦便善解人意的拒绝了。

    “就不麻烦卫三哥了,别耽误了三哥的事情。”

    果然卫三哥脸上少了点为难之色,冲着姜锦笑道,“那我先走了,说来,我之前约了几个朋友去茶楼喝茶,怕是要迟到了。”

    “那三哥你快去吧,别让朋友等久了。”姜锦听见他这么说,忙道,“我在街上逛逛买点东西,不妨事的。”

    “那好,不过姜妹子在路上还是要小心些。”

    姜锦点头,看着卫三郎往东边去了,方有点犹豫自己还要不要逛街。

    本来她准备去看过房子,再上街上看看物价情况,或是琢磨点小本生意做。没想到这房子还没租下来,就先生了波澜,险些闹出事来,便有些犹豫。

    一则主要目的没达成,房子没租到难免有些着急,另一则也是对在这大梁生存的艰难也多了些预计。

    然而想想,眼下这个情况,她也只能靠自己了,若她自己心里先怯了,如何在这古代立得住?

    更不要说,坚持到看到那定南侯府墙塌了。

    想到这里,她又鼓起劲儿,准备去附近的坊市去看看。她记得孙老大夫说了,往西边走到头,横向的那条路,十分热闹,做生意买卖的不知道多少。

    姜锦心里也有几个生意的盘算,一面走,一面去看两遍店面摊子。

    不过还逛几家,就听到一个有点熟悉的声音在后面喊。

    “姜夫人?”

    姜锦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后来几声连叠着喊,她反应过来,自己以前可不是个姜“夫人”么?

    不过姜锦在大梁朝可真没什么熟人,除了定南侯府那群货,差不多都算是仇家了,街上见着不翻白眼就是好的,自然不会打招呼了。

    这到底是谁在后面喊她呢?姜锦回头一看,脸上顿时是露出了惊喜。

    这个人,倒还真是个例外。

    “惠宁师父,您怎么在这里?”

    没错,姜锦的这个熟人是个尼姑。

    姜锦之前在定南侯府被逼着给陆齐林吃斋念佛,这位惠宁师父作为个出家人,也是常来往定南侯侯府,一来二去便熟识了。姜锦离了定南侯府,却想不到在大街上见到惠宁师父。

    如果说姜锦只是吃惊的话,惠宁师父看见姜锦那就是震惊了。

    她先前看见姜锦的时候,姜锦正和卫三郎说话呢。

    在街上和年少男子说话,姜锦又做未嫁女子打扮,惠宁师父一开始还以为自己认错了人。可是左看看右看看,的确是她认识的姜夫人啊?

    如今确认了看见的人就是姜锦,惠宁师傅反而更吃惊了,犹豫了半天方才问道。

    “姜夫人,你怎么在这里?不都说定南侯世子回来了吗?你怎么?”

    定南侯世子回来了,姜锦这个定南侯世子妃也不是有名无实了,境况应该改善了才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