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厨后人姜锦娘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御厨后人姜锦娘

    虽然不知道毛大为何突然脚软摔倒。但姜锦却不是个傻的, 见此时机, 哪有不抓住的, 马上擒住了毛大。

    而这会儿柳叶和阿容也都跑过来了, 见这个情况哪里会不明白毛大要干什么, 逮着毛大一顿揍, 阿容尤其阴狠, 在某些地方踢了狠狠几脚,毛大的眼泪都出来了。

    狠狠教训了一通毛大,眼见着毛大跪地求饶, 三人这才回家。

    看着毛大跑了,而村子也越来越近,姜锦长长出了口气, “幸亏你们来了, 不然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呢。”

    讲姜锦似乎真是吓到了,柳叶正要安慰姜锦, 萧颜却抢先开了口——没有安慰姜锦, 却训了姜锦一顿。

    “你是真傻啊, 天色晚了, 就别回来了,在孙老大夫处住一晚上又如何?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 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你一个女子, 逞的什么能?”

    他也是吓了一跳, 如果不是自己和柳叶赶过来的及时,扔那石头也扔的及时。万一真让那毛大得逞, 姜氏该怎么办?

    真嫁给那等地痞?

    因此他也顾不得之前的乖巧的掩饰,反而严厉了起来。

    姜锦还没见过他说过这么多话呢,因此不觉得生气,心里一时熨帖感动,一时也觉得他这样有趣。

    阿容还不到她肩膀高,小小的人儿,倒像是个小大人一样管着自己,确实有趣的很。

    眼见着进了屋,阿容还说个不停,小小的俊秀的脸上一片严肃,姜锦忍不住笑了起来,伸手捏了一下他的脸颊。

    “好了好了,我知道教训了,日后不走路回来了,每日傍晚,村里赵大叔从城里拉客人回来,我坐他的牛车总成了吧。”

    萧颜本来还想说点什么,结果被姜锦一捏脸颊,瞬间脸红,思路被打断,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愣了一下,方才反应过来,很是恼火,“你怎么能捏我的脸。”

    “怎么不能捏你脸啊,你还是个小豆丁呢,都不到我肩膀高,”看着萧颜恼羞成怒的样子,姜锦却笑得很欢快,“小孩子不要皱眉头啦,会长不高的,其实你也不要担心我吃亏,我随身带着刀呢。”

    “带着刀的?这还差不多。还有,我一定会长很高的,别小瞧了人。”

    他本人,哼哼,这傻女人这么矮,也不过就到他肩膀而已,早晚有一天,会让她大跌眼镜的。

    “好的,好的,我们阿容一定会长的很高的。”姜锦只当他是小孩子赌气,随口笑道。

    然而看着油灯映照下姜锦清秀的面庞,萧颜的心情确实稍微有点复杂。

    刚刚,他的心确实乱了,一直装着乖巧,却突然严厉起来,如果姜锦是个精明的,是不是会生出怀疑?

    在这样的温柔乡里,他的心容易乱了,他甚至有那么几次觉得,现在的生活就挺好的。虽然没多少钱,但是也没什么烦恼,不要揣摩父皇的意思,提防一大堆兄弟和他们的母亲老婆。每天看着姜锦明朗乐观的笑容,每天都会觉得很开心。

    萧颜觉得自己不能在这里呆下去了,这样的生活再这样下去,这个女人一定会成为自己的软肋。

    姜锦不知道他心中所想,只见阿容不说话了,便看了过去,这孩子性格有点别扭傲娇,别生气了吧。

    然而萧颜也正好抬头,对上她明亮的目光,不知道为何,心突然乱了一拍。

    那种一样的感觉只是一闪而过,因为那边柳叶早快手去煮了饭端了上来,高声招呼这两人吃饭。

    看着桌上的饭菜,姜锦才想起来,她还有个要紧事没做呢,王氏今晚上还没饭吃——反正一顿饭不吃也饿不死,庵里也不会让王氏饿死的,自己还是先吃饭吧。

    泉水庵里,王氏却没有那么惬意,她这会儿闹累了,看着空落落的屋子,一种说不出的恐慌冒出来。

    自己这日子还要过多久?

    如果每天吃那些尼姑吃的东西,守着这小小的屋子,这日子还有什么过头?

    想到可悲处,她忍不住呜呜呜的哭了起来,觉得自己简直是世界上最悲惨的人了。

    可是她也从来没想过,姜锦娘就是这么过了三年的,被人关在小院里,苛刻物质,折磨精神,还坚持了三年。

    王氏这样的人,再可怜也不怎么值得同情,因为说到底,她也不是会想到别人的艰难。

    那边姜锦今天一天惊吓了半天,本来不想给她做饭了,但是想想银子收了,还是尽职尽责一点吧,便用菌汤提鲜,煮了一碗蘑菇疙瘩汤,又做了几个鸡蛋灌饼,爆炒了个酸辣豆芽,然后凉拌了个海带丝。

    本来柳叶说要去送饭。但因今儿出了毛大的事情,姜锦也不放心大黑天柳叶前去送饭,便说要和柳叶一起去泉水庵。

    然而萧颜也不放心她们两个,也说要一起去。姜锦想了想,就当一家子去散步了,便锁了门,带着柳叶和萧颜一道去送饭。

    十月的夜晚已经很凉了,然而天空却很清澈,即使是夜晚,也能清晰的看得见星星。

    尤其爬到半山腰上后,更觉得天空离自己近了不少。

    也不知道为何,看着这一片星光璀璨的夜空,姜锦的心情突然沉静了不少。这一年,她不停的汲汲营营,想法活下去,已经好久没有抬头看看天上的星空了。

    萧颜见她出神,忍不住轻声问道,“你在想什么?”

    “我在思考很深奥的问题哦。”

    萧颜不信,这傻女人会想什么深奥的问题啊。

    不想,清风却带着姜锦的声音在他耳边轻轻划过,“我在想,因为什么活?为什么活?”

    这可真是个深奥的问题。

    萧颜也是一愣,他想了想,竟也答不出来。

    柳叶更是听懵了,“姑娘,你这话说的我怎么听不明白?”

    “我自己都不明白呢,何况你。”姜锦很是释然的笑起来,“反正,我知道我不想死!”

    萧颜一怔,突然心也坚定了起来。

    是的,可不是,不就是,不想死!

    他也不想死,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会走下去。

    眼下的生活是很安逸,可是那些人会找到自己练功的时机想要杀了自己,如果他们发现了自己在这里,会放过自己吗?

    答案显而易见,不仅自己,姜锦那个傻女人和柳叶那个傻丫环也保不住命!

    人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总要付出些代价。

    萧颜看了一眼姜锦,见她神色温柔,也是一叹,日后大概像是现在这么温馨的安静的时光怕是不会有了。

    萧颜暗下决心,姜锦也若有所思,所以接下来三人没有再继续这个话题,反而是柳叶在山上发现了酸枣子,摘了一小把,一人分了点。

    萧颜这个皇子哪里吃过这个,把枣子塞到嘴里的时候被酸的脸都变色了,不过很快又吃出一丝甜的味道来。

    柳叶笑道,“酸枣酸枣,先酸后甜,我家乡俗话老说,不吃酸,哪来甜。”

    姜锦却精明许多,根本就没吃,只笑道,“回头给你们做酸枣汁,加上糖,保证甜。”

    一时说说笑笑,三人到了泉水庵门口。

    因王氏闹腾,惠宁师父不敢管,早就急的冒烟了,本来都准备下山去找姜锦了。

    眼见着姜锦终于送了饭来,简直是得了个救星,忙接过来,叹道,“今儿你怎么送到的这么晚?有什么事耽误了?”

    “可不是,别提了,今儿的事,可以说是一言难尽。”姜锦想想今儿一天发生的事情也觉得心累,颇有点后怕,“回头我再和师父你细聊,你先把饭拿进去应付那位主儿。”

    “唉,你是不知道她一晚上都没消停,又哭又闹的,在这么下去,我非得短寿不行。”

    “她就是那样的人,想把日子往安生里过也不易。”姜锦同情的看了一眼惠宁师父,王氏那个人,实在是难以相处。

    惠宁师父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我就不留你说话了,时候不早了,锦娘你赶紧回去早点休息吧。”

    这边两人在庵门口说话,却不想后面还有个偷听的。

    原来是王氏实在是等不及了,派去个丫环催惠宁师父,让惠宁师父叫人下山催饭的。

    那丫头没想惠宁师父正和人说话,还在说自家主子的坏话,便在后面躲了躲,本想看看那做饭的人是谁,竟然要一两银子的高价,没想到光线暗淡,并不能分辨,只听见个锦娘。

    姜锦的姓名那些丫环自是不知道的,因此她也不知道做饭的就是他们定南侯府的前世子夫人,然而看身形和说话声音,倒是个很年轻的女子。她记在心里,见惠宁师父和姜锦告别了,便错个身子,先回去王氏住的后院。

    王氏正在等着吃饭呢,见这丫头空着手,一脸轻松的回来,顿时来了怒火,马上就招呼了巴掌。

    “你这小贱蹄子,我叫你去催饭,你就这么回来了?”

    那丫头最近也是伺候出规律了,忙往下一跪,道,“太太息怒,我回来是因为那送饭的已经把饭送来了,我这是赶来报信的。”

    王氏这一听饭来了,才放过了这丫环。

    而很快的,一个小尼姑就拿了个食盒进来,那丫头正庆幸逃过一劫,也不敢招惹王氏,忙接过来食盒,把饭菜忙摆在桌上。

    姜锦今儿赶得匆忙,菜色难免都是些快手菜,王氏虽然知道这菜吃到嘴里都还是很美味的,可是还是觉得被怠慢了,再看一眼那还热腾腾的疙瘩汤,更加恼火。

    “这是什么玩意!看着黏黏糊糊的。”

    抬手就把碗砸到地上!

    其实那碗疙瘩汤才是姜锦今天最花功夫的。

    因庵里不能吃荤,是姜锦用五种菌菇熬的汤底,里面还放了切得细细的豆腐,海带,蔬菜,本来在碗里还好,这一打翻,汤的香味顿时四散开来,整个屋子里都是一股香气。

    王氏当时使了脾气,然而闻着味道,也有点心疼,“这汤闻着倒是不错。”

    那丫环为了怕王氏再使性子,便道,“太太也不用可惜,明儿让那个叫锦娘的厨子再做就是了。”

    王氏一开始还没反应过来,只管点头,“对,叫锦娘再做,等等,你说这汤是谁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