骂人不揭短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骂人不揭短

    “表哥, 我疼。”

    被捏疼了的宝姑娘泪眼汪汪的, 娇怯怯的道。

    她可是养在闺阁的娇小姐, 定南侯夫人王氏十分喜欢沈宝珠, 虽然外甥女, 对待她可是拿着侯府嫡女的态度来的。陆齐林一个武将, 手劲儿大, 这会儿又情急,顿时把这表妹宝姑娘捏的眼泪汪汪,十分的楚楚可怜。

    眼看着美貌的表妹梨花带雨, 陆齐林也有些觉得自己太不小心了,便放开了他,问了她一句。

    “没事吧?要不叫个大夫过来?”

    “表哥, 我没事的, 关键是姨母。”宝姑娘眨了眨眼睛,眼眶微红, 长长的睫毛上沾了泪珠, 抬眼看着对面的英俊少年。

    “姨母, 姨母, 她不知道怎样了啊,那姜氏怎么会对姨母存有好心?”

    她这一下, 提醒了陆齐林, 顿时着急了起来, “你把这事从头到尾跟我说一遍。”

    当丈夫休弃老婆的,总比当儿子的背弃母亲的要多的多, 尤其现在以孝治天下,谁也不敢背上不孝的罪名是。更何况王氏不管为人如何,对于陆齐林,也算是一片慈母心了。

    因此,陆齐林对于联合父亲劝说让王氏去庵里暂住这事,他是稍微有些愧疚的,此时听见宝姑娘说了这样的大事,顿时就坐不住了,追问宝姑娘到底怎么回事。

    宝姑娘便说今儿惠宁师父和伺候王氏的丫环来了,来见了定南侯,她是凑巧听见两人聊天,说王氏吃了姜锦做的饭,晕倒了,可能是中了毒。

    陆齐林这一听,哪里还坐得住,马上去找他爹定南侯核实情况了。

    宝姑娘其实还想说两句别的,然而陆齐林走的利索,只能看着表哥的背影,轻咬樱唇,心中暗恨表哥无情。

    不过她倒不是个能被轻易打倒的人,很快又鼓起心气儿来。就拿今儿这事说吧,宝姑娘还真不是偶尔听到的,她这几年在府里也没少笼络人,定南侯处插进手里去,定南侯夫人处可有不少她的眼线。

    消息是定南侯夫人那个丫环传出来的,传递的是真实消息,但是宝姑娘筹划了半天,跟表哥陆齐林说的时候,就含含糊糊了。

    宝姑娘其实也是没办法了。她从小儿也是心念这个表哥,而且父母双亡不说,她生父家地位也低。陆齐林回来了,她好容易想法子撺掇着王氏逼迫了姜锦自请和离,长宁郡主又要嫁进来了。

    本来秦王府那边说要悔婚,姨母也暗示了要把她嫁给表哥,没想到定南侯和贵妃一系不死心,那长宁郡主也死乞白赖的非要嫁给表哥,闹的王妃徐氏松了口。

    想比她一个孤女,那长宁郡主有她爹秦王这个皇帝的亲弟弟,她外家汝阳徐氏做后盾,连定南侯夫人王氏都改了主意。

    然而,宝姑娘还真没有别的办法,如果不想把王氏给弄回府,她唯一的半个支持者都没有了。

    何况,还能就手黑下姜氏,她可听了姨母说了,之前不仅表哥,连姨夫定南侯都夸过姜氏聪明。

    姜氏如果知道宝姑娘的想法,肯定要欲哭无泪了,不错,定南侯是夸过自己聪明,可那现在早已经撕破脸了,那除了增加对自己的忌惮还有什么好处吗?

    她还不知道,就因为她一开始很审时度势,不卑不亢,定南侯觉得她不似寻常女子,才放纵王氏克扣她和离银子。

    消息不灵通总是比较吃亏的,姜锦现在还不知道王氏知道了饭是自己做的,坚持不吃饭饿晕了,然后怀疑自己给她下毒了呢。

    姜锦今儿一天都很忙,与卖地的那家签了契约后,请几人吃饭后,又付清了给中人赵二的银子,又托他帮忙换成红契,也就是在官府备案,日后地契就算是丢了,也不怕。姜锦自己身后没有宗族亲人,还是花点钱,稳妥点儿好。

    办完了这一切,眼看着不早了,姜锦便与孙老大夫告辞准备回村里,上次毛大的事情,姜锦也是吓了一跳,这段时间也谨慎了不少。

    说到底,还是手头钱少,再赚了钱,姜锦便准备在城里典个房子先住着,好歹安全点。

    至于眼下,姜锦手里真没多少钱了,买地花了九十七两,给赵二三两,换契约在官府登记又是三两多,合计了一百多两。再加上请客吃饭,以及最近的花销。她手头的银子也花的差不多了,也就剩了十两银子不到,马上就十月末了,冬天棉衣柴炭花钱更多。

    不过姜锦也不是很担心钱的问题,这不是还有王氏么?

    以定南侯府的尿性,王氏住不住一年不好说,至少也要等到陆齐林和长宁郡主订了亲,不然定南侯那个男人肯定不会放王氏出来的。

    而且还有长宁郡主送的那个玉镯呢,那个少说也有二三百两的。

    因为原主被虐待的太厉害,现在的姜锦也特别的瘦,那玉镯根本就带不上,一戴上就从手上往下滑脱,她索性用布条把那玉镯缠了然后绑在胳膊上,这样也比较安全不怕丢,反正天气冷了,都穿夹袄,也看不出来。

    隔着棉袄摸了摸那玉镯,姜锦心里有了点底气,正好牛车也到了,姜锦和赶车的大哥说了两句,然后下了马车,抬头。

    然后,她就看到了王氏她儿子!

    定南侯世子,陆齐林!

    讲真,姜锦对陆齐林的印象还是挺深的,因此一眼就认出来他了。原因么,也很简单,人长得好看啊。

    陆齐林的相貌,可以说继承了他娘王氏的优点,王氏当年能让定南侯忽略了他智商的劣势,娶进门,绝对也是国色天香级别的。

    加上他又是武将出身,又洗去了那点因相貌过于精致的娘气,整个人英武不凡。

    不过这么个帅哥,现在来找自己,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姜锦看着陆齐林脸上的怒气,心里瞬间提防起来。她和定南侯府早已经撕破脸,陆齐林和长宁郡主的婚事差点因此不成,陆齐林想来也不会对她有什么好感。

    姜锦不知其来意如何,横竖两人早就桥归桥,路归路了,心里虽然提防,索性当没看见他,直接就要走。

    如果说姜锦对陆齐林是提防,那陆齐林对姜锦就是仇恨了。

    他远远地就看见姜锦和人说话,有男有女,言笑晏晏,连那双眼睛里都带着笑。

    有那么好笑?不是说守了四年,怎么这才从定南侯府离开了多久,就知道勾搭男人了?

    陆齐林可是来找她麻烦的,眼见着姜锦要走,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了她,伸手就抓住了她的肩膀。这会面对的不是身娇体柔的表妹,陆齐林可没控制力气,不过姜锦极瘦,手下是一把骨头,不似抓着宝姑娘那般柔软,反而挺膈手。

    姜锦见他上来就动手,也恼了,翻了个白眼,看着陆齐林,冷笑道,“你要做什么!跑来发疯吗?发疯也回你们定南侯府疯去!”

    陆齐林就见她原本柔和的眼神瞬间犀利起来,心里更是不痛快,“没想到你还涨了本事了!不仅会下毒害人,还会勾搭男人了!”

    “你胡说什么?”姜锦很是莫名其妙,“脑子有病吧,发疯就要吃药!我什么时候下毒害人了?”

    “你还敢狡辩,难道不是你给我娘下了毒,她才不舒服的吗?”

    姜锦简直觉得好笑,“我给她下毒?我什么时候下毒了?”

    她倒是一千次一万次的想把王氏给弄死,但是肯定不会用这种把自己也搭进去的方式,何况她从哪里弄来毒药?

    “你敢说你在昨天的饭菜里没动手脚?我就不信你给我娘送饭是安了什么好心!”

    “我当然敢说!”姜锦这会儿也明白陆齐林说的是怎么回事了,感情昨天姜氏不知道怎么不太舒服,然后就说她在食物里做手脚了。

    “我真怀疑你有没有脑子?我要是下毒,还耽搁到现在,钱我都收了,为了钱,也希望这生意长长久久啊!”看着愤怒的都快冒烟的陆齐林,姜锦很是奇怪的道,“我是是真的很奇怪,当初你是怎么从战场幸存,还立下大功的,总不会是出卖了色相吧?我看你这么会忽悠长宁郡主,怎么也不像是第一次了。”

    说完,还上下看了一眼陆齐林,以一种鄙夷的眼神。

    其实要照着姜锦平时的性格,大抵是不会这么气陆齐林的,毕竟定南侯府她眼下还是得罪不起。但是坏在,她今儿请孙老大夫等人吃饭,男装打扮,多少喝了两杯酒。

    她酒量差,两小杯酒就足以激出她的真性情。

    偏陆齐林也是下朝喝了几杯,颇有几分酒意,姜锦更戳到他心中不能对外人提的点了,简直把他气的七窍生烟。

    他的眼睛通红,姜锦觉得不对,正要走开,陆齐林却突然掐住了她的脖子。

    “我出卖色相?”陆齐林眼里有了几分杀意。“你有本事再说一遍?!”

    不管陆齐林的智商如何,武功其实没话说,他此时突然出手,还是含怒,姜锦那点花拳绣腿,还真抵挡不了,顿时呼吸困难了起来。

    偏这会儿虽是村口,却没什么人经过,陆齐林也没带护卫。

    难道这次,自己还真要栽到这里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