奔头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奔头

    开张第一天的生意其实很不错, 姜锦之前也是打了一圈儿广告, 她做的包子又好吃, 都觉得捧个场无碍。人一多了, 路人瞅见了, 也有进来吃, 也有带走吃的, 还不到中午,姜锦准备的食材都卖光了,再有来的客人, 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饶是只忙了一上午,姜锦和柳叶也累的够呛,素菜包子卖掉了八十个, 肉菜包子卖掉了一百个, 纯肉馅大包子和灌汤包分别卖掉了五十个和三十五个,骨汤卖了一大锅, 鸡蛋汤也卖了二十碗。

    姜锦这一天赚了差不多有五百文, 这可出乎姜锦的意料之外了。当然, 人也快累趴下来了。柳叶腿脚受了伤, 只能在后厨帮忙,只姜锦一个人, 关照前面和后厨确实是忙不过来。

    柳叶一边数那一匣子钱, 一面看着姜锦累的捶腿, 忍不住心疼的道,“要不咱再找个人帮忙吧, 或雇个伙计,或者再买个全灶或者丫环,你省些力气。”

    姜锦笑道,“等明儿就没那么累了,这头一日街坊邻居捧个场,自然生意好些,等过几日稳当下来了,也就没那么多人了。不过,就咱们俩,人手也确实紧张了些,有那老成的或者勤快些的丫环媳妇买个也成,雇人的话,须得细细寻个妥当的。”

    “说的也是,还是姑娘考虑的周到,我去做饭。”

    “煮个面吧,也省事些”

    忙了一上午,两人也都累坏了,中午便拿剩的大骨汤下了两碗面条,放了几片白菜叶,打了个荷包蛋,配着店里拌的花生米海带丝,也是颇饱足的一顿。

    用过了饭,姜锦关了门睡了一觉,也没敢睡踏实,下午还有事要做呢。

    她先去了市场,她本来准备了足够两天的萝卜,再多了,怕萝卜不新鲜了,吃着不好吃,不想今儿生意太好,之前买的萝卜都用完了。

    不想去了市场上,却也没碰到好萝卜,要不是不够新鲜,要不就是那种水萝卜,水萝卜生吃凉拌做汤都好,唯独这做馅子不好。

    姜锦不想在这方面放弃自己的准则,就有些无奈,寻思着要不明儿就做韭菜肉的包子。毕竟秋冬的韭菜鲜嫩好吃,倒是也不错,只是素馅也做韭菜的,显着有点品种不够齐全啊。

    姜锦一面遗憾,一面路上又买了些大葱,要不明儿做猪肉大葱馅的,路上却碰见了卖酸菜的,还是之前她买过酸菜的那个年轻媳妇。她还认得姜锦,便招呼姜锦要不要买酸菜。

    这倒是提醒了姜锦,酸菜包子也是很好吃的嘛!而且酸菜耐放,起码比新鲜蔬菜耐放,除了做馅子烧汤做火锅都好吃。

    姜锦一气儿把这媳妇剩下的酸菜都给买了,正好让这媳妇送个货。

    买完了食材,姜锦又去了趟赵二家,她有两件事托赵二帮忙,一个是她手头还有四百多两,白放着也没法子生息,或是有合适的田地置办或是有方便出租的屋子买几间,第二个也是柳叶说的,她得寻个人手帮忙。

    其实也是姜锦想的简单了些,现代社会许多不是问题的地方搁在古代就是麻烦事,比如这采购,她是要亲自把关的,还有包子馅的调制,她也不打算放给别人,毕竟卖吃食的,味道才是最重要的。

    要搁在现代社会,食材,尤其是常见食材的采购根本不是问题,就算不打电话叫人送货上门,自己开个小货车,去农贸市场逛一圈,也就什么都有了。现在么,光想买些合适的萝卜就废了她老大的事。

    更不用说还有洗碗刷盘子的事,姜锦承认自己还是有点小矫情的,古代连洗洁精都没有,都要用热水纯碱刷洗,姜锦还是有点舍不得她的手。

    因此姜锦想买个粗使婆子媳妇,如果可以的话,再买个会点厨艺的丫头。

    姜锦把自己的需求一说,前者倒是好办,后者赵二就有些为难。

    赵二平日主要做的是房产经纪,不做人伢子,姜锦也是知道的,便笑道,“这事说来确实是麻烦赵二哥了,只是赵二哥也是知道我的,这附近的人面上还是生疏些,倒请二哥介绍个靠谱的牙婆。”

    “这倒不是难事。”赵二哥心里也知道姜锦的顾虑,这买人不比买地买宅子,后者顶多亏些银子,前者却很有可能引来麻烦,尤其姜锦只主仆两个,自然分外谨慎些。

    赵二想了想,好人做到底,带着姜锦去了附近一家口碑稍微好的牙婆家。

    要说这人牙子不比别的中人买卖,都是心狠的,不然一般人干不来,毕竟是生离骨肉的活计。

    赵二介绍的这一家倒是相对的没那么毒,姓吴,这吴牙婆见赵二带着个年轻姑娘来,开始还以为是要卖人,不过再抬眼一看,着浑身气质眼神瞧着又觉得不像。

    等姜锦把要求一说,吴牙婆满脸堆笑,忙沏茶端了果盘来,又领出两个女人来,年纪都在三十上了。

    姜锦看其中一个畏畏缩缩的,偷眼看人,一个倒是抬着头,白脸盘子,眉眼间有点风流,涂脂抹粉,都瞅不中,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被原来的主家发卖的,便冷笑了两声,“我要得能干活的,吴大娘你也是这么做事,这生意可成不了。”

    赵二也笑道,“吴大姐,我这姜家妹妹最精明的,你可别把她当那种冤大头糊弄,不然后头错过了大生意,有你后悔的。”

    吴婆子见姜锦冷了脸,也有两份后悔,她看姜锦年轻面嫩,便存了轻视的心,这两个人,的确也不是那么妥当,其中一个是偷了东西被撵出来发卖的,一个则是勾搭主人,被女主人发现了,撵出来发卖的。

    想了想,平白来的生意,错过了也可惜,便忙赔笑道,“这不是以为姑娘要的急吗?要合适的使唤的,只怕一时没有,不如姑娘和我说说,要个什么样的,有合适的,我好送到府上去。”

    姜锦虽然恼了这吴牙婆,想着自家到底人手单薄,柳叶还有伤,确实需要个帮手,便把要求说了一遍。

    出了这吴牙婆的门,赵二又带着姜锦去了两家人牙子的门,做的十分仗义。姜锦也没亏待了赵二,路上买了两只烧鸡,与赵二一只,自己一只,拎着回家了。

    要说这古代的烧鸡和现代的那种从养到做法都充满了添加剂的烧鸡可不一样,都是真材实料,做的色泽红润,骨酥肉香。

    她回了家,柳叶又煮了酸菜棒骨汤,蒸了米饭,把烧鸡一切,姜锦也是累了,这只烧鸡有差不多二斤重,她一个人就吃了一大半,还吃了一碗米饭。

    吃完了还没忙完呢,面要提前发好,而且如今天冷,有些馅料就可以提前准备好,更入味些,还有灌汤包里放的皮冻也要提前做好,素馅却是要等明儿早上再调好的。

    忙活到快三更,柳叶和姜锦才睡下,等到天刚刚亮又要起来了,不过这一日早上果然没有昨天的火爆。

    一早上素菜包子卖了六十个,荤菜包子却只卖了四十个,昨儿吃上姜锦做的萝卜馅儿的包子的那几位听说今儿没有,也就没再买,灌汤包和肉馅包子反而受影响最小,各自都卖了四十个。大概是酸菜包子毕竟小众些,不是京城本地口味,有人喜欢尝鲜,倒是吃的喜欢,有人讲究个老味儿,便尝也不尝。

    柳叶有点着急,要她觉得,还是酸菜包子好吃,酸菜清爽的口感和猪肉的香味融合在一起,咬一口酸菜肉汁和面香混合,当初姜锦尝试馅料的时候,她一口气能吃三个都不带喝水的。

    姜锦倒是不急,这生意又不是一锤子买卖的生意,横竖是个长久生意,只要做的好吃,自会有客人来吃。

    果然不出姜锦所料,等到中午下午的时候,酸菜包子销量反而上来了,下午一共卖了一百多个包子,其中有三十多个酸菜包子。

    等到傍晚时分饭点还没过去,这一日准备的面都卖完了,姜锦准备收了生意,不想还陆陆续续来的好几拨人都失望而归了,还有一波没吃上包子,倒是各喝了一碗汤才走,说是不能走空,惹得姜锦哭笑不得。

    不得不说,这一日的生意其实是出乎姜锦的预料的,等到晚上盘账的时候,虽然赚的不如第一天多,也有四百多文,也就是开张这两日赚了有一两银子了。

    柳叶十分开心,“虽然不如跟王氏做饭多,可这钱咱挣得还安心,两天一两,一年可不得一百多两,等过几年,姑娘也是个小地主了。”

    姜锦看她财迷的样子,忍不住道,“你倒是乐观。”

    不过柳叶说的也没错,寻常人家谁要是有百八十亩地,绝对是富庶日子了,一个现代人来古代,估计没几个不想当地主的,姜锦也不例外。

    只是她和柳叶虽然现银不少,其实家底也不厚,别人家入账可能没她多,但是人世代积累在那里,比如赵二家,他这房产经纪挣得不少,城里有六七间小宅子房租,城外还一百多亩地呢,他就算不做事,也能过的不错。

    姜锦虽然羡慕,可这也是没办法的事,要想挣得多,还是得想法子扩大经营啊。可这才开了个小小的包子店,她已经累得狠了,更不用说扩大经营了。因此这人手的事,还少不得赶快解决了。

    姜锦现在几乎全心全意的放在自己的小生活上,虽然辛苦,但也觉得日子颇有奔头,除了柳叶提起了定南侯夫人王氏,几乎都快想不起定南侯府的事情了。

    可惜定南侯府还是颇有几个惦记她的,至少不少人颇期待姜锦出头来搅合定南侯世子和长宁郡主的婚事。可惜姜锦不走寻常路,竟然去做小生意去了。偏万寿节即将到来,七皇子还就京城的两起火灾上书皇帝,要求严查,再想做点什么小动作就不容易了。

    最近朝上呢,也确实是比较消停,皇帝万寿前,不仅病了一场的七皇子也好了,还能在朝上活蹦乱跳的参人,太子的身体似乎也有些起色。

    见太子竟然又出现在朝上,大皇子心里颇有些焦躁,太子是嫡,他也是长啊,可惜前朝那些老学究却是还是支持太子这个所谓的正统。

    对此,大皇子也没什么好办法,他娘萧德妃却有个好主意,让他把七皇子给拉拢住了,大皇子日后是要登基的,自然不能当那个刀,可不得让七皇子这个刀替他干那等被人唾骂的事了么。

    话是这么说,可大皇子其实心里总有点鬼祟事,并不敢很倚重这个弟弟。

    萧德妃却心狠手辣的多,恨铁不成钢的道。

    “你真是糊涂,这次如果不是他上书京城治安的问题,那京城司马还被老三的人把持着呢。他又没有母族扶持,你父皇也不喜欢他,还不只能靠着你,横竖只要你坐上那个位子,日后如何,还不是你说的算?”

    这话倒也是有几分道理,只是人还没登基,连太子都没捞着,就开始想着卸磨杀驴,也是棒棒哒。

    大皇子得了他娘萧德妃的金玉良言,出了宫便往七皇子萧颜的王府去了。当初老七不得宠,他分的王府不仅地理位置偏僻还陈旧,唯一的好处倒是面积够大,也算是面上的补偿了。

    除此之外,他分的皇庄铺子什么的也大抵如此,总是在皇子中下下等的,萧颜也不争,别的兄弟挑剩了,他都受了,倒也得了皇帝一个友爱的夸奖。

    当然夸奖也没啥用,皇帝还经常夸他后宫的各色美人呢。反正大皇子到的时候,就见萧颜的晚膳极简单,酸菜猪肉包子,一碟子凉拌豆芽,一碟子凉拌豆腐,一碟子酥鲫鱼,一碗白菜炒肉片,一碗海米鸡蛋汤。

    比寻常富户还磕碜。

    大梁皇帝好奢侈,上行下效,下面人也好奢侈奢靡之风,大皇子这个大千岁自不用说,他在府中用餐,何时少过十几个山珍海味?还有华服的丽人在旁边侍立,连夹菜都不用自己夹,又有美人弹琴助兴。

    大皇子难得的良心发现了一回,伸手去拉这个七弟,“走,跟哥哥我去吃点好的。”

    不想萧颜却淡淡的道,“我觉得我这也没什么不好的,好歹也是四菜一汤呢。”

    “四样菜有三样凉菜,还都是豆腐豆芽这样的小菜,你也好意思说是四菜一汤?”大皇子有心好好拉拢这个弟弟,如今觉得这个活计颇容易,就萧颜这个生活水平,给个肉骨头,只怕就够了。

    萧颜顶不住大皇子的拉扯,到底还是起身了,临走还转头命人把这饭菜好好收着,被大皇子嘲笑简直不像是个皇子。

    萧颜笑道,“一粥一饭都来不之易,还是莫要浪费了。”

    何况,再是山珍海味,也不是那个味儿。

    权贵高门通宵灯火达旦,宴饮取乐,何况那等人,虽然平日看起来衣冠楚楚的君子模样,喝多了一个个都放浪形骸了起来,拽着华服的美貌侍女,扯了衣服搂在怀里就做那不轨之事。

    这也是大皇子拉拢人的手段,一方面给那些人甜头,一方面也是捏住了这些人的把柄,偶尔还能送几个美人打探消息。

    萧颜心里厌恶,便走出来透透气,抬头就见满天星星,在夜幕上闪烁,这也是月末了,想起之前在泉水村山上的事情,又忍不住浅浅笑了起来。

    他本就堪称风姿绝代容貌殊丽,此时夜幕映衬下,轻轻浅笑的模样是更人勾人魂魄。

    藏在回廊那头的那人看见他眼里仿佛有星空倒映一样闪烁,顿时控制不住心里的感情,走出来,一双剪水双瞳里仿佛含着千言万语。

    “阿颜,我……”

    萧颜没想到她竟然有胆量走出来,脸上露出了一丝冷笑,嘲讽的道“婉侧妃是来找大哥的?真可惜呢,我大哥左右各抱着个美人,怕没有手再搂着侧妃娘娘深情安慰呢。”

    那美人被他这一句话说的脸色苍白,可是看着面前之人的风姿,还是忍不住含泪看他,“阿颜,你还怪我吗?当年我……”

    萧颜真是被她这个做派给恶心坏了,“就凭你?侧妃好大的脸!”

    说完,他也不看这让扫兴恶心的女人,转身进了屋里,说来屋里那一堆猪狗,都还不如这个女人让他恶心。他也真是衰,好好地一顿饭没吃成,出来透个气还碰见这个恶心的女人。

    留下个凄婉的美人对风流泪,也不是在伤感郎心如铁,还是在伤感所嫁非人,瞧着可不是一般的楚楚动人呢。

    对大部分人来说,夜晚总是很容易过去的,不管是通宵安眠还是通宵作乐。

    对于姜锦来说,最近每天都是充实的一天。第三天上生意比起第二天有少许回落,不过也在正常范围内,不过总体上慢慢的还在增长。

    等到十一月底,每日里荤素菜包固定能卖两百多个,纯肉包子和灌汤包一天能卖一百四五十左右,加上汤羹,每天纯利润固定在六百文以上,偶尔好的时候能赚个七八百文。

    姜锦实在是忙不过来,便先在吴牙婆处买了个婆子帮忙,至少厨房的粗活和洗碗擦桌子这样的活计可以交给她。

    其实说是个婆子倒不如说是个媳妇,因为其实这宋大娘才三十露头。不过被生活摧残的,看起来都快有四十岁了。

    说来也是倒霉的女人,她头先嫁了个男人,男人死了没孩子就回了娘家,被娘家兄弟再嫁了一次,收了不小的一笔彩礼,她一分没捞着。不想这后嫁的男人是个人渣,整日非打即骂,磋磨她,过了几年看她还没生孩子,说她是个不下蛋的母鸡,就想把这婆娘卖了在娶个年轻的。

    姜锦见她可怜,而且手脚勤快,干活利落,人也老实,便花了五两银子买下她。

    这宋大嫂万没想到能到这样的人家做活,能吃饱穿暖,还能吃白面,更没人打骂,十分满足,觉得自己遇上大善人了,别提多勤快了。

    姜锦知道有一等人,虽然先头吃了苦,可若是得了别人的帮助,过的好些,反而得陇望蜀的,也有一二担心,等回头见宋大嫂日日感恩,反而有些不习惯了,又安抚了她半日。

    这宋大嫂极勤快,又能干,只是可惜不识字。若说实话,姜锦和柳叶两人加一起都不及她一个,有了她帮手,姜锦顿时觉得松快了不少,柳叶也能歇歇了。

    包子铺这边上了轨道,一日虽然挣不来一两银子,但是三天能挣二两,姜锦已经非常满意了。日常生活,她和柳叶再加上宋大嫂三人也花不了五十文,已经是过的不错了,宋大嫂每天都在感谢神佛然后勤奋工作。

    赵二那边,姜锦也看好了几块地,分别花了一百二十两买了十五亩三分的中等地,又花了两百两买了二十五亩中上等的地,还花了八十两买了五十亩山地。

    这一下,不算这一阵子挣的钱,她手头就还有一百五十两了,这一百五十两姜锦就不暂时不打算动了,或有什么合适的再买,而且手头也要留个机动的钱。

    何况她心里也有个盘算,若要扩大经营,这包子馅的种类肯定要丰富下,就现在市面上能买的蔬菜,除了干货之外,也就是白菜萝卜豆芽,偶尔能见着些储存的好南瓜之类。

    姜锦虽然没种过大棚却也见过,知道是怎么回事,还有人工培育蘑菇,也是个丰富品种的好办法,而且收获了,自己用不了吃不完的,还可以拿去卖呢。

    市面上那些新鲜的蔬菜水果可不是一般的贵,姜锦去问过,那看着不错的橙子要接近两钱银子一斤,就是南瓜这样的蔬果,也要二三十文钱才能一斤呢。

    不过这也都是后话了,山地没人种,姜锦也只打算种点果木,而剩下这一共四五十亩佃出去给人种,押银就收了四十两。不过这钱回头要还给租种田地的人,也是地主为了避免租地种的人不好好种或者折腾土地,姜锦也无意搞什么创新。人性经不起挑战,随大流罢了。

    总之,就这么忙碌着,也就迈进了腊月。

    进了腊月就是年,姜锦去年倒也是在大梁过的,但是在定南侯府守活寡的日子不提也罢。定南侯府夫人王氏那样的苛刻人,姜锦和柳叶去年过年,两人合吃了一碗素饺子——因此她打定主意今年好好过。

    而且姜锦觉得今年也算是获得了新生,很有奔头,因此倒是格外重视。

    然而也有人很重视她,又有人来提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