头发长见识短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头发长见识短

    这事说来也确实是姜锦疏忽了, 这包子铺都开了半年了连个名字都没有。

    不过也是因为姜锦一开始开包子铺的时候可没想到这样的发展, 最初的时候, 她也就是想挣点日常开销, 徐徐而图之么。

    外界里称呼就很混乱了, 姜家包子铺?姜氏包子铺, 城南那个包子铺什么乱七八糟的都有, 倒也不妨碍众人知道是哪家铺子。

    可是要到正式场合,可不是得有个正是名字了么,被人这么一催问, 姜锦一时真想不出个名字了。

    姜家?姜氏?姜锦?

    自己也是立志要开个大酒楼的人,叫这个是不是有点俗了?

    等等,姜锦?锦姜?晋江?

    姜锦顿时有了个灵感, 自己前世还是某个文学网站的扑街写手呢, 晋江楼听着也是有那么点逼格的,至少比姜家包子铺更有逼格呢。

    于是姜锦现在就有了新头衔——晋江包子楼老板姜锦。

    开了分店后, 大约会变成晋江楼老板姜锦?

    她摸了摸下巴, 对这个名字越想越满意, 于是便把名字报了上去。

    送走了七皇子府上的管事, 姜锦还去找人给自己做了个牌匾,准备等会回头挂上。

    然而面对她这么积极的举动, 柳叶有点小嘀咕, “咱们一个卖包子的, 起这么高大上的名字是不是不太好啊。”

    她还没说话,一张严肃沉静脸的魏辛红就小声开了口, “柳叶姐姐,我觉得,我们要立足于当下,放眼于未来啊,总不能一直开个小铺子卖包子吧。”

    姜锦听到她这么说,先是汗了一下,立足当下,着眼未来都出来了,要不是小姑娘很多时候还是个小姑娘的稚气,姜锦真怀疑这位也是穿的了。

    不过,说真的,她这个人不是野心特别大的人,性格也偏向保守,还真不如人家小姑娘锐意进取。

    柳叶就更不用说了,她是完全不会考虑那么多的,此时被魏辛红一说,摸了摸脑袋,想了想,竟也觉得挺有道理,便不说话了。

    定了店名,姜锦心里倒是挺高兴的,不管怎么说,也是小小的往前进了一步。

    店里的生意虽然非常不错,但是一个店的盈利毕竟是有限的,回头自己开了酒楼分店,生意还会进一步扩大,到时候自己就是连锁餐饮店老板了。前世自己有三家分店,这辈子争取开十家吧。

    当然,首先还是要把包子店经营好。姜锦又去厨房巡视了一圈儿,然后看后厨宋大嫂把奶油制作出来,亲自调好了奶黄包的馅儿,想了想,还是先蒸了几笼,让人送到早晨那个叫薛珍珠的姑娘的住处。

    大约一个时辰后,送货的老苍头回来了,给了姜锦二十两银子,说是对方给的,又拿了一小块散碎银子给姜锦看,说是对方赏他吃酒的。

    姜锦倒不至于贪这散碎银子,让老苍头自己收着了,然后笑道,“酒是不能多吃的,毕竟喝多了误事。”

    老苍头笑道,“不需主人吩咐,我自然晓得。”

    “对了,那薛家出手挺大方,是什么人家”在店里面买,送去的包子也就是一两银子的价钱,就是加上华夫饼的价钱,也绝对不到二十两银子。

    “好像是齐地什么养珠子的人家,反正十分豪气,那宅子怎么瞧着也有四五进,家里下人穿的也是十分齐整。”

    姜锦对这古代了解有限,也不知道是什么人家,倒是跟着桐花过来学着伺候倒茶的魏辛红听了道,“姑娘,这薛家我知道呢。”

    “真的?说来听听?”

    魏辛红见姜锦感兴趣,就道,“我父亲先前在齐地当过几年官儿,这薛家在齐地也是数得着的豪富了,而且红白两道都吃的开,绿林里也有势力。他家不仅往京城和各处贩卖各样的海鲜干货,听说还有什么养珍珠的秘法,养出来的珠子虽然不比海里捞的,却也不错,听说他家还有私盐的买卖,那就更是豪富了。”

    姜锦也知道古代盐铁十分重要,若是真鼓捣盐,肯定不是一般的豪富,不过从那薛珍珠的身上,还真看不出来,瞧着倒是寻常小富人家的姑娘,只有最后说拿珍珠付账的时候显出几分家世来。

    不过她也不以为意,这种大家族都枝繁叶茂的,兴许是哪个旁支的姑娘也说不定,薛家本家应该还在齐地。

    见姜锦沉默不语,魏辛红犹豫了一下,道,“姑娘,那薛家家大业大,咱们一时半会儿是难搭上线的。而且我家先头就是因为搅合进齐地的那一摊子事里面,落到这个下场。”

    “我知道的,不过问问。”姜锦笑笑。

    姜锦也不过是八卦一下而已,那薛姑娘长得有几分像她前世的好友,难免多关心点,但人家若是并非京城人氏,在这个交通和通信都不方便的时代,姜锦也没法子和她建立多深的友谊。

    倒是魏辛红给她自己的定位,倒是让姜锦有点惊喜。姜锦不缺端茶倒水的小丫头,她需要个出谋划策或者说至少一起商量事情的人,魏辛红年纪虽然小,但是性格成熟,家教好,知书达理,还真是个好苗子。

    姜锦也不怕魏辛红翻天,一方面魏辛红为人还算是聪明沉稳,这样的人一般不会做啥事,二么,魏辛红毕竟是官奴,不太可能独立,想要翻身太难,姜锦自知自己虽然不是什么聪明人,但也是个不错的上司。

    当然,这也不代表姜锦没戒心。

    等到傍晚时候,陈三嫂回来,母女俩先抱头哭了一场,然后来给姜锦磕头,姜锦虽然不喜欢陈三嫂,但是看在魏辛红是个好苗子的面上,倒给了陈三嫂一个好脸色。

    当然,姜锦也不会留着陈三嫂在这边的,她还是被分派出去开店,就是魏辛红,姜锦也不让她做厨房的事,厨房那边姜锦交给了柳叶和宋大嫂。

    现在也算是三足鼎立的架势了,姜锦也可以稍微抽身做些别的,比如说,新品种的包子什么的,还有分店的设计,菜谱的准备,都可以考虑起来了。

    就算是定南侯府不同意开出的价码,以当下的生意情况来说,再过一两个月姜锦也能凑够银子了。

    姜锦本来以为这样也算是安生了,不想等到晚上,魏辛红陈三嫂母女俩自己先闹了起来。

    姜锦看着气冲冲的陈三嫂和顶着一张巴掌印的脸一脸不忿郁闷的魏辛红,对陈三嫂也有些恼了。

    “这是你教训孩子的地方吗?”姜锦皱着眉头,冷冷的看着陈三嫂道。

    “可是,姑娘您听听她说的话!岂不是认仇当母?”陈三嫂忍不住哭道,“我费了那么大心思把她捞出来,她倒是只记着那个贱人!”

    这话一说,魏辛红本来红的眼眶,眼泪如珠儿滚滚落下来,毕竟是还不到十三岁的小丫头,步步筹划,眼下其实已经是在强撑着了。

    姜锦听着这话实在是扎耳朵,当即厉声打断了她,“小红是你费了心思么?是我真金白银出钱买了回来的,别说她也没什么不好,便是有什么不好,也论不着你管教。还是说,你真想让我使点厉害手段?”

    陈三嫂张了张嘴,见姜锦神色冷厉,到底不说话了,跪下来哭了起来。

    姜锦没什么好气的道,“好好的母女团聚,闹成这样,小红是个孩子,你也不懂事吗?明儿你就去那边铺子吧,我虽然乐意做个好事,也不是老好人,提醒下,你们俩的身契可都在我手上。”

    训完了陈三嫂,姜锦又安抚了魏辛红两句,然后让魏辛红跟着桐花去睡了。

    第二天一早,陈三嫂来跟姜锦道了歉,魏辛红则是来道了谢,姜锦也不很以为意。

    她今儿还有正事,今儿要去七皇子府上,拜访七皇子的大管事。

    为表郑重,也为了万一被七皇子瞅见了,不至于太跌份儿,姜锦一早起来就开始梳头装束,还涂了一层薄薄的脂粉,唇上赏了点胭脂,显得气色更好点。

    柳叶见她这么郑重其事,忍不住笑她,“姑娘你这也真是的,知道的明白您这是找靠山,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要去相亲呢。”

    姜锦白了一眼柳叶,“胡说什么呢,我难道和七皇子去相亲不成?”

    其实姜锦心里还有那么点说不出来的小心思,大概是残存的少女心作祟?

    那日七皇子帮她捡包子时候,她穿的可不怎么好看。

    毕竟是自己那一瞬间怦然心动,现在也想起来也有点小心跳的人,姜锦也想过万一撞见的话,穿的太丑,留下个坏印象就不好了。

    虽然,第一次七皇子对自己的印象也未必好就是了。

    姜锦想起那日狼狈不堪的自己,温柔俊美的七皇子,本想打开妆匣换个簪子,突然又有点意兴阑珊。

    横竖连暗恋都没必要的事情,又何必瞎折腾呢。

    想到这里,她也定了定神,把自己那点说不出来的小心思给收起来,今儿她去七皇子府,可是找靠山的,相较于光彩照人,还是要表现的精明强干些更重要。

    何况,就自己这柴火棒一般的身材想要光彩照人还是有难度的。

    姜锦不再纠结这些后,手上速度就快多了,虽然知道管事的不可能马上见自己,还是一早儿收拾好了,带上礼物去了七皇子府。

    姜锦来过一次,柳叶却没来过,而皇子府的规制比起侯府又大的多了。在定南侯府的时候,柳叶又和姜锦一道儿被关在那小院子里,结果现在,柳叶一双眼睛都快不够用了。

    若不是顾及到形象,她还大约真有点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意思呢。

    七皇子府上的下人倒是十分规矩,柳叶虽然表现的有些村儿,也没人取笑或者轻视,而是规规矩矩的带着姜锦去了一处厅堂,然后上了茶后退下了。

    柳叶虽然知道自己的表现有些丢人,见厅堂里除了个斟茶的小丫头没旁人,还是忍不住好好打量了一下这屋子,然后轻声跟姜锦道。

    “这一屋子东西,怎么也得值个千两吧?”

    都快赶上姜锦的身家了,柳叶没见过世面,惊讶也是正常的。

    姜锦对柳叶总是稍微纵容的,即使柳叶这话说的略有几分不合适,也笑笑,正要圆过去,从门口传来个男子的声音,“呦,这是哪里乡下来的土包子?也敢这么随便说话?”

    姜锦抬头看去,就见个面相油滑精明的年轻男人带着个小厮进来,扫了一眼姜锦,鄙夷的道,“这是哪家派来的人,竟然还是个女人?怪不得眼皮子那么浅,女人么,头发长见识短,在家养养孩子就是了,竟然还抛头露面?”

    姜锦知道这大约也是想投靠七皇子的商人,应该也不是七皇子府的主子,因此迟疑了一下,还是冷笑了两声。

    “令堂知道自己儿子说她头发长见识短吗?我见过不孝的,还没见过这么不孝,到处败坏自己母亲的呢。”

    姜锦的嘴皮子能把定南侯气的形象大乱,自然也能一句话把年轻男人气的脸色扭曲,脸色又红又白,瞪着一双眼睛,指着姜锦。

    “你,你,一个小丫头片子,好牛气的!”

    姜锦也不气,看着男人,笑眯眯的道,“这可是皇子府,我劝你也收敛点,这可不是你撒野的地方。”

    那男人如何不知道这是王府,因此才强忍了脾气,不然以他的性格,早就上手了。

    他气哼哼的坐下,对旁边的小丫头道。

    “快倒杯茶给我。”

    那负责斟茶的小丫头却只做听不到,她也是被归为头发长见识短的么。再说么,也怪那男人嘴贱,这是皇子府,何必多惹事呢?

    不过那年轻男人可不觉得自己是在惹事,等见到七皇子府的大管事程管事进来,他马上跳起来指着姜锦道。

    “程大管事,您是不是搞错了,堂堂皇子府,怎么有个女人混进来了?”

    程管事被激动的年轻男子吓了一跳,皱了皱眉头看向年轻男子,又确认了一遍,“你刚刚说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