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亲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提亲

    “你!”

    被姜锦这么一通说, 那管闲事的故老脸白了。

    姜锦杏眼含笑, 声音倒是极冷的, “我怎么了?反正我上面没有亲长, 只要不犯法, 还真没人管的着我!”

    说完了, 姜锦就抬抬下巴, 指了指门口。

    “至于您呐,哪来的回哪里去吧?”

    那故老本还想冲着姜锦嚷嚷,却不想门口早有人虎视眈眈的等着他了。

    这故老倒不真傻, 心知万一真是被人拖出去的,这颜面可就丢的大了,因此他虽然气的半死, 到底还是忍气吞声的走了。

    见这故老走了, 姜锦方出了口气,她刚刚挺有冲动去卫三郎家打上门的, 闹的是什么事!

    还真当她是软柿子, 随便捏着玩呢?

    不过姜锦性格谨慎, 又有几分顾虑卫三郎那未来岳家, 想了想,她叫人套了车, 直奔了严家。

    严六小姐今儿倒不怎么忙, 正在看账本, 见姜锦来了很有几分诧异,“你倒是稀客了, 怎么想着来看我?”

    说了一句后,她自先笑了,道,“想也知道你估计不是来找我喝茶的,有什么事?”

    “慧娘你果真是聪明非凡。”姜锦也不对她客套,笑道“还真有事找你。这个事,如何做我有点拿不定主意。”

    姜锦因把王氏让送聘礼的人专门从自己门口过,说话还含沙射影的事情说了一遍。

    严六听了这事,自然极生气,脸上笑容都散了,“也难为你这会儿还能笑出来,没去把卫三郎母子拖出来打死。”

    姜锦笑,“主要是刚已经把怒火发泄的差不多了,准备明天继续把场子找回去。只是,这事我有点想不明白,卫三郎他娘应该没胆子再找茬了啊,谁给了她那胆子?新亲家吗?”

    “这还真不知道。”严六小姐想了想道,“那家,说实话倒不是我这边儿的,但是媒婆是我安排的。这里面有个缘故,我却不好明言。总之卫家这暗亏是吃定了,他那岳家是不会给他机会起来的。”

    “那真挺难说谁给了齐氏底气的。”姜锦想了想道,“既然如此,这道理,我还是要说一说的,行事上倒是稍微收敛些好。”

    “也是这个道理。”严六小姐笑道,“再说,就算是有别人,以卫家的地位,还能找个比七皇子更尊贵的靠山?”

    姜锦笑,“七皇子身份在那里,倒不是不能请他帮忙,但是动静也太大了。”

    “我还有个好法子。”严六小姐挑了挑眉,似笑非笑道,“那卫家不是说,你因为没嫁给卫三郎所以心怀不忿么?我给你找个比卫三郎身份尊贵十倍百倍的夫婿不就成了。”

    姜锦闻言,哈哈大笑,“你倒真会开玩笑,我有什么?高攀不起的还是算了。”

    严六小姐细长的眼睛微微弯起,看着姜锦娇俏的脸庞,“你虽然不出挑,但是也不缺什么,人也长得挺讨喜的。如果你听我的安排,找个比卫三郎强十倍的还是容易的。”

    这姜锦倒是不怀疑,严六这姑娘的心智魄力都非同一般。

    而很多时候,男人是挺经不起女人套路的,不然怎么会有那么多宫斗宅斗争宠?比的其实也不是谁的容貌美,还是谁的手段高。

    当然,女人也一样经不起男人的套路。

    可惜姜锦的目标不是嫁个金龟婿,而是不嫁个金龟婿,也过上嫁个金龟婿一样的生活,当然对严六的提议敬谢不敏了。

    “我说,我怎么觉得你有点小失望啊?”姜锦拒绝严六后,看着严六的表情,有点小怀疑的道。

    “不,我那不是一点失望,明明是很失望。”

    “你的心黑了,严六!”

    “呸,说的跟你多良善似得。”

    严家姜锦和严六小姐开着玩笑,定南侯府里王氏却有些厌烦的看着齐氏。

    “我是说了,给你撑腰,但是你也搞清楚,那是你找姜氏的麻烦我才给你撑腰。现如今你也没吃亏,那宋家也没退了你的婚事,你还想要我怎么给你撑腰?”

    齐氏没想到王氏这么翻脸不认人,脸色一下子白了。

    “您先头可不是这么说的啊。”

    王氏听得腻歪,因为上一分钟,齐氏也是这么说的。这么车轱辘的说话,怪不得不仅没把姜氏的脸彻底踩到脚下,还丢了自己的脸。

    看来想要姜氏难堪,还是得她出场。

    想了想,王氏靠在软毯上懒洋洋的道,“我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的人,你都找上门了,我也不是不可以帮你一把。你不是对外放风出去,说姜氏是因为没嫁给你儿子心里不忿么,明儿你就上门提亲,说给你儿子做妾,问她愿意不愿意。”

    给个小举人做妾,恶心也恶心死姜氏!

    “那姜氏要是答应了怎么办?”

    齐氏心里,还真觉得,姜锦是没能嫁给自己儿子才恼火的。

    王氏一时不防,被齐氏这异想天开的话给呛着了,咳嗽的连脸都红了。

    那姜氏连自己儿子的妾都不愿意,怎么可能当个举人的妾?而且自己儿子那可是正经的侯府世子,人生的龙章凤质,英俊不凡。侯府的地位家底,即使当个妾在侯府里也是锦衣玉食的。

    这齐氏儿子不过是个小举人,家境相貌才学都寻常,让姜氏给他当妾,杀了她都不可能!以姜氏那性格,只可能气炸了。

    当然王氏也不会对齐氏这么说,毕竟她是想看姜锦气炸,于是只鼓动齐氏道。

    “她要是答应了,你不更赚了么,姜氏那家财,可不少啊。”

    一句话说的齐氏心热起来。

    光那铺子,虽然是卖包子,但是生意好啊,一日里也确实挣不少。而且听说姜氏还有开的分店,若她给自己儿子当了小,这摇钱树一样的铺子可不就是归她了么……

    齐氏越想越美,只恨不得马上就去提亲。说起来,还是人家高门大户的夫人有经验啊,她儿子如今也是举人了,也算是官身了,和街坊邻居那些平头百姓不一样,当然可以娶个小的。

    齐氏心不在焉,王氏看着齐氏也觉得腻歪恶心,说完了要紧的的事情就把她给打发走了。

    等齐氏走了,王氏才忍不住微笑起来,吩咐丫环道,“明儿我要出门,叫人准备车子。”

    有热闹不瞧,不是傻瓜么。

    不过王氏也没来得及乐多长时间,就听说后面又闹起来。小丫头来报,说长宁郡主不知道怎么又看着沈宝珠不顺眼,非要罚沈宝珠跪不行。

    沈宝珠那肚子都有九个多月了,都不知道会不会马上临盆,王氏哪里能看着长宁郡主使性子害她的外甥女和孙子,当即起身去镇压长宁郡主。

    而长宁郡主呢,虽然娘家没给她撑腰,没把那沈宝珠给拿住打死,却也敲打了陆齐林一番,她这会儿正嚣张呢。

    何况长宁郡主虽然傻,这会儿也看明白了,无论怎样王氏也不会向着自己,那还当什么贤良孝顺的儿媳妇,便和王氏顶起来了。

    她身为郡主,娇养长大,那也是有个蛮横脾气的,一时使起性子来,把王氏气的直道翻了天,却也不敢真像当初对姜锦娘那样动手。

    长宁郡主和王氏婆媳两人闹的不可开交,沈宝珠倒是寻了机会站在一边,一边看热闹,一边用嘴嘤嘤嘤的劝解。

    她是个聪明的,嘴上虽然劝解,人呢,是站的八丈远,绝对不靠近那两人的。

    定南侯府的热闹隔三差五上演,另一边姜锦不知道齐氏突然嚣张起来还有定南侯夫人王氏插手呢,还以为卫家只是仗着未来亲家的势,倒是没很担心卫家。

    严六的意思还是挺明显的,何况,真不行就去求七皇子,看在自己做了那么多好吃的份上,他应该会出手帮自己吧?

    恩,应该可以的。

    然而,七皇子萧颜现在却不太高兴。

    作为一个皇子,他实在太忙了,姜锦这事说到底也只是损失名誉。所以他收到消息的时间不算很早,可也在下午得了信。但,同时得到的消息还有姜锦去找了严六小姐。

    严六小姐和姜锦认识的时间也不长啊,怎么姜锦会去向严六小姐求助,而不向自己求助呢?

    或许还是自己做的太少,表现的不够明显?他咨询了几个有家室的属下和谋士,拿定了主意。

    各人都有各人的心思,而这一天很快就过去了。

    姜锦第二天一早起来,就梳了个利落的发型,换了个利索的衣服,准备带着人去找卫家的麻烦,为着这个原因,今天铺子都关门歇业了。

    然而姜锦没想到的是,她还没找齐氏,齐氏竟然先上门了。

    柳叶看着齐氏那张刻薄的方脸,恨不得把齐氏打一顿,然而昨儿就是她太冲动,才把事情给闹大的,到底还是忍了气,去把姜锦喊来。

    姜锦正在吃早饭,闻言诧异,“你今儿怎么就这么好性儿了,齐氏上门,你没直接把她打出去?”

    柳叶瘪了瘪嘴道,“还不是怕再给你惹麻烦。”

    姜锦笑着道,“昨儿的事情你也没做错啊,还真让齐氏那样的泼妇在咱们头上撒泼不成?”

    “那我找人把齐氏给赶出去了?”

    魏辛红笑道,“这么赶出去了,咱们倒是亏了,怎么也不得先把她骂一通啊。”

    “也是啊。”柳叶到底老实,这才反应过来,“她傻到专门跑到咱们的地盘上,还怕她撒泼不成?”

    姜锦把碗里的粥喝完,然后又慢斯条理的吃完了一个肉包子,方才站起来道,“有人把脸送上来给我打,不打似乎真的有点亏。”

    齐氏这会儿正觉得姜锦不够讲礼节呢,竟然都没有请她进屋坐下,更别说茶水了。

    这样的女人,一点儿礼节都不懂,齐氏心里暗暗吐槽,即使给他儿子当妾也得好好一下,说不得,这铺子可不能给她管了。

    一时见了姜锦,她心里倒是一时忘了别的,便先嚷嚷道,“你是个什么待客之道,竟然连座椅茶水都没准备。”

    不的不说,姜锦即使做好了某些心理准备,听了齐氏嚷嚷的话,也被自己的口水呛着了。

    除了姜锦,其他人的表情也都很精彩,连青梅这见惯了市面的脸上表情都直抽抽。

    这齐氏好大的脸,自己没找人把她给打断腿,已经是很大度了,她竟然还想着茶水伺候,她以为自己是谁啊?

    真等着齐氏嚷着她是个大度的人,能允许姜锦进门做小的时候,姜锦简直已经无力生气了。

    你跟个恶棍生气还好说,跟个智障脑残怎么计较?

    跟智障讲理,只能被智障拉到同一水平,然后对方用丰富的经验战胜你。

    “我觉得,你最好找个大夫看看脑子。”姜锦是真心这么想的,“真不行,找个大镜子照照自己个儿的脸也成!”

    齐氏一听,姜锦这不是骂自己吗?当即跳着脚道,“你这样对我不礼貌,休想进我家的门。”

    柳叶实在忍不住了,当着齐氏的面呸了一声,“你真当你儿子什么阿物儿啊,我家小姐就是嫁一百个,也轮不到他卫三郎!上回六小姐说的话你是全忘了?”

    齐氏还真忘了。

    她最近真是春风得意,儿子中举,结了一门当官儿的亲家,又有定南侯府撑腰,正烧包的不知道自己是谁,脸大的连定南侯夫人王氏那样的都吐槽。

    此时柳叶对她这么不敬,她当即就恼怒的要伸手去抓柳叶的脸和头发。

    然后她就被姜锦给一脚踹开了。

    齐氏那一双眼睛简直满是不敢置信,一方面不敢置信姜锦敢这么对她,一方面不敢置信的是他儿子竟然看上这么凶悍的女人。

    偏她还疼的说不出来话。

    姜锦那一脚力道可是十足,她虽然不会武功,却练过一点拳脚,现在每天早上还锻炼呢。

    打女人她或许有点心理负担,可打贱人她是一点负担都没有的。

    “看来,还是上次我太温和了,我就该亲自动手的。”

    姜锦往前走了一步,齐氏被她吓得一个哆嗦。

    姜锦却无意再打她,毕竟真弄出人命,她也麻烦,只冷淡的吩咐人道,“去叫卫三郎来,他娘发疯了,让他领回去,要发疯,在他自己家发疯,别扰了街坊邻居。”

    齐氏见形势不好,想走,青梅却闪出来,一只手铁钳一样掐住了她的肩膀,另一手轻轻拍了拍齐氏的脸颊,似笑非笑,“想走,可没那么容易。”

    而柳叶早领了姜锦的话,做出一副惶恐的样子,冲出铺子,一路嚷嚷着齐氏发癔症说胡话说到她家里,吓死个人,引得街上众人关注。

    卫家并不远,卫三郎这阵子只做鸵鸟状,在他的房里每日看书。

    他既然管不了他娘,又不想跟着闹,也只好装作一切都没有发生过,闭上眼睛就是天黑,书房里太平就天下太平了。

    然而这天下太平的假象也维持不了多久了,听柳叶在门口喝骂的话,他是又急又气,还有几分担心,她娘最近真是喜悦过头了,别真痰迷心窍,疯了吧?

    然后他又恨她娘折腾不休,让他丢脸丢的厉害!

    可是柳叶都在外面嚷嚷出来了,卫三郎这个当儿子的,又不能不管,不然不就成了不孝子了么。

    因此卫三郎虽然忍羞含气,到底还是出来跟着柳叶去了铺子。

    等见了姜锦,他那才真个叫又羞又愧又气呢。

    姜锦今儿穿了一身枣红的紧身小袄,看着十分利索,越发衬得皮肤白皙,此时她一双眼睛寒潭一样,冷冷的看着卫三郎。

    卫三郎有些不敢看她,眼神有些闪避,低着头道歉道,“家母粗俗,也是欢喜的膨胀了,给姜姑娘你带来了不少麻烦,真个是对不住。”

    姜锦嗤笑一声,“你娘如何,我且不说,我只问你,你到底是不是个男人!”

    这一阵子一出出的,把姜锦对卫三郎仅存的那点好印象给彻底磨灭了。

    卫三郎却有些不解姜锦这话,只是解释道,“我也不想的,主要是我娘——”

    姜锦转头看向齐氏,微微扯起嘴角,“你听见你那好儿子怎么说了吗?”

    “都是你的不是呢?”

    姜锦一说这话,齐氏还有些反应不过来,卫三郎的脸却白了。

    然而姜锦叫了他来,当然也不只是让卫三郎这么简单的把他娘领走的。

    “是啊,你娘粗俗,你娘不好,你娘膨胀了,可是你在干什么?你是三岁还是七岁?你一个大男人,还是读过书的,看着你娘这样发疯?然后都推到你娘头上,一句,对不住就想了事?你可别忘了,你自己也是个男人!”

    “还是说,你也在做白日美梦?觉得我可能嫁给你当小,或者被你娘闹的受不了,就吃了这个暗亏?”

    “不要太天真了。”

    姜锦顿了顿,带了几分恶意,看着卫三郎冷笑道,“当然,你要是承认,自己确实不是个男人,我也就不说什么了。”

    魏辛红站在姜锦的背后,看着卫三郎那一瞬间的表情,突然想起她嫡母说过的,毁掉一个人的心智,比毁掉一个人的肉体更残酷。

    她突然恍惚觉得,卫三郎完了。

    卫三郎走出铺子的时候,那脸白的厉害,竟不比纸张更有血色。

    他失魂落魄走着,完全没想到姜锦那样明朗爱笑的人会那么犀利,把他内心那点见不得人的心思,全部拽出来,游街示众。

    齐氏倒是一如既往撒泼,出了铺子就开始破口大骂,“不过是个没人要的破鞋,也敢这么嚣张!”

    不远处一辆马车里王氏看着这母子两人的表情撇了撇嘴,看着两人一个跟掉了魂儿,一个明显吃了大亏,就知道这两人没在姜氏那里讨好。

    不过话说回来,她自己也没付什么本钱,姜氏肯定也被气的半死,自己也没吃亏,还是赚了。

    王氏在这里计较得失。

    隔着街,齐氏还在那里骂,“我看她能嫁个什么样的!保不齐连街上的流浪汉都不娶这样的!”

    “走吧,骂也不骂点新鲜的,听着惹人烦。”

    败家之犬的狂吠可没什么好听的,王氏表示有点意兴阑珊了,吩咐车夫道。

    然后还没等她的马车掉头,街那边突然传来热闹的吹打声,她一抬头,就瞧见长长的队伍从另一条街拐了进来。

    “这是怎么回事?”王氏有些惊讶。

    但是这么长的队伍,也不知道是下定迎亲还是送嫁的,一时半会儿马车还真不好过去,她便让马车往旁边避让了些。

    齐氏也被这队伍惊了一下,停了口上喝骂,这么长的送嫁队伍,这附近的谁家也没有这个架势啊。

    倒是卫三郎还有些失魂落魄的,被他娘齐氏一拽,方才在墙角站定。

    周围本来就很多来看齐氏和姜锦热闹的闲人,本都准备散了,此时见有个新热闹瞧着,便又都站回墙角,等着看新热闹。

    有人数了数那一抬抬的东西,嘴上咂舌,“这好像有二三十抬了吧?谁家嫁闺女有这样的架势?”

    这附近基本上都是一般的百姓,有些小生意小家产,最多也就是当个官儿,嫁个闺女也就是十抬八抬的嫁妆就已经很好了。

    另一人道,“你是眼瘸了啊,哪里是二三十抬,怎么也有四五十抬吧。”

    还有人道,“我瞅着倒不像是嫁妆,嫁妆不得开盖儿给人看?瞧着倒像是下聘的。”

    “浑说什么呢,谁家下聘要那么多抬的东西?”

    说话间,这好几十抬在姜锦的包子铺面前停下来了,然后从后面上来一匹白马。

    骑着这白马的是个穿着玄色滚暗红边金丝刺绣锦袍的青年,大概二十岁上下,白肤黑发,修眉凤目,琥珀眼瞳灼灼生辉。

    这些人都不识字,很难形容这青年不凡的容貌气质,只觉得那青年无一处不好看,神仙降临也不过如此了。

    马车里的王氏可把这青年给认出来了!

    七皇子萧颜!

    他怎么会来这里?!

    想到自己女儿曾经说过在七皇子府见过姜氏,王氏心里顿时有个不敢置信,可是又挥之不去的想法。

    七皇子不会真的看上姜氏那个贱人了吧!

    不,不会的,姜氏那么丑!

    她是个丑八怪!

    常年低着头不敢看人,头发像是枯草一样,脸也像是枯草一样黄,一双眼睛大的怕人。姜氏那么难看,让她看见就厌恶,让她看见她,就想起她的儿子和这样的女人绑在一起,心里就难受,七皇子怎么可能看上这样的女人?

    她的女儿陆紫玉那么美丽,那个兰真又进了宫,七皇子妃的位置应该是她女儿的才是!

    最关键的是,是谁都好,为什么是姜氏!为什么是她最厌恶的姜氏?

    然而事情似乎真的朝着王氏最不想看见的局面发展了。

    萧颜下了马,郑重其事在门口作了一揖,然后高声道,“姜姑娘,萧某前来提亲。”

    听了这话,王氏脑子里不停的回旋着两个字,完了完了完了完了……

    七皇子竟然是真的来提亲的,就算是侧妃,那是入玉碟的,姜氏的过去瞒不了人,定南侯府肯定又成为笑柄,而且她女儿也不可能嫁给七皇子了!

    齐氏和卫三郎的脸就更难看了,这样好像浑身发光的男人——

    齐氏突然嚷起来,“怪不得,她看不上你,原来是早勾搭个小白……”

    脸字还没出口,早有七皇子的侍卫上前一个巴掌把齐氏脸给打歪了。

    叽叽喳喳的围观人群瞬间静默。

    而此时,七皇子却仿佛没有注意到周围的一切。

    他端端正正的站在铺子门口,带着紧张的双眼盯着门板,忐忑的等着那扇门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