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示一下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表示一下

    兵贵神速, 很多时候战场的时机往往是胜利与否决定因素。

    殷飞虹红衣飞马, 一箭射杀了齐王叛军中的神射手, 瞬间减轻了东平守城的压力不说, 无论是东平守军和于守备所带的援军都精神大振, 随后东平守军出城追击, 和于守备所带回来的援军一起夹击叛军。

    姜锦正在阵地后方帮忙, 在得知援军来到后本来松了口气,然而听说萧颜也出城作战后,这口气又提起来了。

    不过她也没太多空闲想那么多, 就被拉入另一场紧张的战斗中。

    东平守军这次伤亡不少,姜锦虽然不是大夫,但是既然略懂医术, 也在阵地后方帮忙包扎, 等伤员都处理好了,她缓过劲儿来, 已经是下午时分, 夕阳西斜了。

    雪倒是早就停了, 但下了一夜, 地面还有些积雪,十分湿滑, 姜锦整个人累的快直不起腰来, 一路强撑着走到知府衙门前的街道上, 还不小心滑了一跤,扶了墙才没摔狠了。

    实在太累了, 姜锦也确实抬不开腿,便索性先靠着墙闭着眼歇一会儿。

    休息了一会儿,觉得有了点力气,她准备再歇下,准备扶着墙继续走的时候,突然传来一阵马蹄的疾驰的声音。

    来的人是萧颜。

    萧颜虽然在马上,远远的就看见姜锦软软的靠在墙边的样子,十分脆弱,脸色极白。

    他还记得,她累了的时候,脸色就发白,之前在孙家医馆里做杂活学徒,住在城郊之外,走十几里地回去,她晚上的脸总是白的有些过分。

    萧颜紧盯着姜锦,姜锦却闭着眼睛,没有抬头,她真的太累了,连多一个举动都不想。

    直到突然伸出的一双手把她拦腰抱起,放在胸前,共骑一马。

    姜锦吓了一跳,方抬头看过去,果然是萧颜。

    按理说,这样的举动也有点过分了,毕竟后面还有那么多人,他们也不是夫妻。

    然而看着他带着血污的脸,姜锦又是心疼又是欢喜,加上实在是累的够呛,到底还没有强行跳下马。

    沉默了一下,姜锦方才开口。

    “我们会赢吧?”

    “是的。”

    叛军大败之下一溃千里,被于守备领兵追击出几十里地,这一战大胜,俘虏叛军上千人。

    而登州之围已解,东平守军大胜,这一场战争,只要领兵主帅不是智障,赢是稳赢了。

    到了东平知府衙门,萧颜方才把姜锦给放下来,其实看着姜锦路都走不稳了,他还挺想抱着姜锦进屋的。

    不过,两人关系还没过明路,很多事情还是要收敛点。萧颜也不舍得姜锦被人指指点点的说什么。

    倒是荣大人在府门口已经等着萧颜了,然而却见姜锦和他并肩进来,姜锦还扶着他的手,震惊的差点忘了自己要干什么。

    “见过七殿下。”顿了顿,他方才道,“姜姑娘?”

    姜锦见他表情纠结成那样,忍不住笑着对萧颜道,“我先进去休息了。”

    “荣大人也辛苦了,就不打扰你和七殿下说话了。”

    萧颜其实还是挺想握着心上人的手的,然而还有正事要商讨,也只好目送着姜锦进了衙门。

    姜锦其实也没马上休息,而是吩咐人去多多烧了热水,萧颜那一身血污,怎么也得洗个澡了,就是她自己,身上也有血迹,不是她的,是那些伤员的。

    连她脸上也有溅的血点子,姜锦娘也只胡乱拿了个帕子用冷水抹了抹,吩咐人烧水准备饭食,就方才瘫软的往床上一躺。

    也实在是累极了,只往床上一躺,闭上眼睛,本准备小憩的,没过两秒,就睡的人事不省了。

    萧颜和荣知府这次要说的话很多,除了扫尾战斗,城内秩序之类的事情,还有功绩分配,又有萧颜出现在这里的消息从哪里走漏的。

    很多事情是要先对好口词的,方便向朝上怎么谋取更大的利益。

    萧颜还记挂着另一件事。

    姜锦终于松了口,愿意接近他,表露了心迹,但是以姜锦的性格,是不可能给他当侧妃的,他也不可能这么委屈姜锦。

    但是姜锦的地位出身,也是实打实的在那里的,萧颜前阵子没有争着出头也有这方面的考虑。饶是如此,若想成为夫妻,都几乎不可能,更何况他要是争出风头,阻力只怕更大。

    但是现在,姜锦立功了。

    说起来,真也不知道该说是英雄造时势,还是时势造英雄。

    姜锦这次立的功绩真不小。

    首先是她先发现了登州府被袭击,登州府被守住,跟薛珍珠带着人烧了攻城叛军的军备营有关系,而这个主意是姜锦出的。

    接着姜锦冒死星夜送信,一方面帮助于守备抓出军中叛徒奸细,一方面让东平府提前做了准备,不然的话,被突袭之下,东平府若是守不住,叛军直入腹地,京城就危险了。

    京城离东平府可不算很远。

    这要是个男子,差不多也够封爵了。

    萧颜心中便盘算着,如果突出姜锦的功绩,然后好把姜锦的身份提一提,一方面帮姜锦正名,也谋个光明正大,风光的赐婚。

    他不喜欢搞什么苦情剧,也看不上定南侯府当初搞得那一出出的。就不提当初对付姜锦了,就说定南侯府撺掇的长宁郡主名声坏了,定南侯世子难道面上就好看?

    反正萧颜觉得,他老婆要是有颜面,他也面上有光不是?

    但是女子不比男子,想要争这个功绩,比男子还要困难些,萧颜不得不得给荣知府先通气儿,不然若是请功折子上没有姜锦的名字,事情就不好操作了。

    不过好在荣知府也对姜锦印象极好,简直当半个闺女,别的不说,这一阵子,光姜锦亲手做的饭,他都不知道吃了多少了,吃人嘴短,自然没有不同意的。

    反正,姜锦的功绩他也抢不过来。

    而且犹豫了一下后,荣知府还是跟七皇子道,“七殿下,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萧颜笑道,“荣大人直说就是了,咱们这也是生死之交了,有什么不可说的?”

    “那我就冒昧直言了。”荣知府看一眼萧颜俊美的外表,方才道,“殿下天潢贵胃,看上姜姑娘也是她的福分,只是姜姑娘那性格,却不适合与人做小。”

    萧颜又是好气又是好笑,他看荣知府犹犹豫豫的不知道要说什么,还以为他要说什么呢,结果竟然是破媒。

    不过另一方面,他也替姜锦高兴。

    姜锦的性格,平日里也的确是太过实心待人,萧颜有时候真的觉得她挺傻的。

    但是现在开来,她傻也有傻的好处,总还有念着她好的。

    他可听说了,这傻丫头在东平知府衙门里,又当厨娘又当大夫又帮忙管事,忙乎着呢。

    荣知府见萧颜沉吟,还以为他在思考,忙道,“其实,我主要是觉得殿下姿容非凡,也是不那么般配。”

    萧颜终于忍不住呸了一声,“我看般配的很,荣知府你操心操的太多了,我们很有夫妻相,是要白头偕老一辈子的。”

    这话说的虽然不是特别直白,但是也挺明白了,再想想刚刚萧颜极力要夸大姜锦的功绩,荣知府松了口气。

    不过同时,他也想起姜锦那张也就是清秀有余的脸,再看看即使是一身铠甲,身上血污,依旧俊美仿佛战神的七皇子,忍不住在心里嘀咕,这相貌,一个天上,一个地下,能有什么夫妻相。

    吐槽归吐槽,眼见着萧颜都有些恼了,他也不说那些废话了,只管请七殿下先去休息。

    萧颜自然也是累极了,本来就是夜里来的,这又打了一天仗,整个人的精神也很紧绷。不过他倒还挂念着姜锦累的厉害,也不知道是什么样了,便先去看姜锦什么情况。

    等他见着姜锦时候,姜锦已经睡得很熟了。

    衣服还没换,头发也没有梳,脸上还算是干净,但是下巴上还有一点泥,也不知道哪里蹭了来的。

    可是看在他眼里,也不知道有多么可怜可爱。

    他忍不住轻轻的擦了擦她下巴上的泥点,然后那下巴也很可爱,他低下头,正想偷偷亲一下,然而姜锦却醒了。

    对着那双还带着几分糊涂,焦距有点散的黑眼睛,萧颜有些羞赧,微微侧了侧脸,道。

    “你醒了?”

    然而姜锦却答非所问的道,“我叫人烧了热水,你去洗澡,然后赶快休息。”

    萧颜还没从这份体贴中回过神来,正要搂着心上人,亲近一下,却发现姜锦竟然又睡着了,发出了细细的呼声。

    “真是拿你没办法。”

    萧颜犹豫了一下,还是舍不得叫醒姜锦,本想捏捏他的小脸的,最后只是指尖擦过她的面颊,然后就恋恋不舍的去洗澡了。

    姜锦吩咐人烧的热水倒是已经烧好了。

    等姜锦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天黑了,看着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她犹豫了一下,正准备要不要继续睡过去,门却被人推开了。

    “谁啊?”

    姜锦知道应该不会有什么坏人,但是还是警醒的坐起来。

    “看来睡的差不多了。”

    走进门来的是萧颜,他手里还拿着个烛台,另一个手上拿着个食盒。

    姜锦看到他已经换了一身青色的锦袍,便知道他已经洗漱过了,倒是反应过来自己还没洗澡呢。

    不过,她还是有些奇怪的,萧颜这个监军,不要回去吗?

    “你没回去?”

    “没多少必要了,我已经派人送信过去。”萧颜还是比较清醒,自己虽然是偷偷来东平城,却是过了明路的,“先头军已经来了,正在收尾,大军估计一两日就到。”

    主要是这次他有守城追击的实在功绩,可比监军什么的有意义多了。

    “那就好。”姜锦松了口气。

    “吃点东西吧。”萧颜把食盒放在桌上,“厨房里煮的粥,还说是跟你做的什么好运包子。”

    姜锦忍不住笑,“其实就是攒馅儿包子,估计也是没有什么好东西了,东平府这被围了那么久,东西还是比较匮乏的。荣知府也是个好官儿,很以身作则。”

    萧颜微笑着听她说完,把碗筷等放到桌上,方才笑道,“别说那些了,快来吃点东西,我听说,你中午晚饭都没吃。”

    粥就是普通的米粥 ,包子倒是姜锦教了厨子调的馅儿,当然没有姜锦五味调和的本事,不过也不难吃。

    萧颜其实晚上已经吃了些东西了,不过没有放开量吃。他可是个大胃王,一次吃一桌子饭都没什么压力,今天体力消耗又特别厉害,便又忍不住拿了个包子吃。

    “还是你包的包子好吃。”

    姜锦见他明明三口吃完了,还要跟自己抱怨,忍不住笑道,“一面吃一面嫌弃好吗?”

    “我说的实话啊。”萧颜小委屈的道,“你摸着良心讲,这个包子比你包的好吃吗?”

    恩,不摸着良心,姜锦也说不出来这话。

    姜锦的手艺虽然不是最顶级的,也是一等一的。

    见萧颜真有点委屈了,姜锦便哄他道,“你这次在齐地应该还会待挺久的,等回头有机会,我给做海鲜包子吃?”

    姜锦是真情实感的考虑过这个,虾仁鲅鱼就不用说了,蟹肉也不错,还有皮皮虾包子,也很好吃啊。

    萧颜只怕连皮皮虾也没见过呢,啧啧,现在想想,他虽然是皇子,其实也是个土包子嘛。

    萧颜不知道姜锦还在吐槽自己是个土包子,倒是被姜锦所说的海鲜包子给吸引了。

    “你说真的吗?”

    喜欢吃鱼的人多半喜欢吃海鲜。

    姜锦笑,“又不麻烦,不就是海鲜馅儿包子么。说起来,我也挺喜欢吃海鲜的,你日后要是封王的话,不如就请求在齐地吧,鲁地也不错,齐王就算了,不吉利。”

    萧颜还真被她这话给引导的畅想了一下,不过畅想归畅想,都到了这个时候,退一步,也不怎么甘心。

    而且最关键的是,无论是大皇子还是三皇子上位,对他都是个大灾难。

    老五那是扶不起的阿斗,长得虽然好看,草包一个,太子虽好,却早夭了,膝下一个儿子都没有,也指望不上。其他剩下几个小的小,脾气不好的脾气不好,都没有成器的。

    更何况,当年的事情,他也想要查个究竟,殷飞虹这次这样帮他,也是为了她家的血仇。

    萧颜要是半路撂挑子不干了,那个女人发起疯来,是不是对姜锦下手,他都不敢肯定的。

    毕竟血海深仇,友情什么的,还是要退一退的,就是他自己,对他生母的死,也耿耿于怀。

    某些欺辱了他整个童年的人,他也不希望那些人踩在他头顶上。

    姜锦见他沉默了一下,也觉得有些失言,低头喝粥。

    后悔之余,又觉得稍微有点无趣,虽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皇帝的皇子不是好皇子。

    但是就她个人来言,她也不是那么信任萧颜日后能对她忠贞如一的,他能不能娶自己,都是个问题?

    此时情深似海,日后仇人反目的都多了去呢。

    不过,她这个人,倒不也想那么多,人呢,谁知道明天如何,还是活在当下牢靠些。

    最多,他不好了,就换个男人罢了。

    何况,想那么多就没意思了,萧颜还没做什么不好的事情,就给他打了个印记,也是对他的不公平。

    姜锦不说话了,萧颜却有些不安了,姜锦的心,其实他是明白的,但是这里面牵扯那么多,那么多人,他已经退却不得了。

    张了张口,萧颜想极力解释一下,却被姜锦给打断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己,我懂。我只要你心真,若你生了二心,一刀两断就是。”

    姜锦犹豫了一下,叹道,“到时候我还是想去峨眉山学武。”

    “这个你不要怀疑。”萧颜叹道,“我对你的心如何,你还感觉不出来吗?”

    姜锦白了他一眼,“我要是感觉不出来,你能坐在这里陪我吃饭?”

    早被踹出门去了好不好?真当她什么男人都看得上的?

    “只是,很多话先说在前面,也没什么坏处。”姜锦见他不安,反而心情平和了下来。

    “我离开京城的时候,是想着避避风头不假,不过也想学点武艺,等以后有了钱游历天下的时候,能够保证安全。”

    不过这天下也不少那么好游历的就是了,古代的治安比现代差远了,这才到了齐地,就碰上了叛乱,结结实实的见识到了一回十室九空,白骨露于野的残酷。

    “学武?”萧颜被姜锦的话给诧异了一下,“那你为什么要去峨眉山?”

    “我看薛珍珠的武艺就挺好,她就是峨眉山下来的,所以想着走走她的门路,去峨眉山学啊。”姜锦如实说道,“要不是我手头钱没那么多,这次我就直接奔峨眉了。”

    万幸,她手里没那么多钱!

    萧颜第一反应就想到这个,如果她跑到峨眉山去,他可真没那么好追出来,到时候,过几个月回京,她肯定不带搭理自己的。

    姜锦见他神色有异,问道,“你想什么呢?”

    看着似乎不是很高兴的样子。

    萧颜反应过来,忙道,“我只是想,你要学武,跟着我学不就成了?”

    “跟你?”姜锦知道萧颜的武功应该也不错,但是他适合教自己吗?

    “不仅不收学费,我还可以把整个王府连我自己送给你呢。”萧颜忙去推销自己,峨眉还好,别的门派只怕还有男人,要是有人眼光太好看上他的阿锦,岂不是给自己添麻烦?

    而且学武嘛,少不得手把手教教,挨挨碰碰什么的,萧颜偷偷瞄一眼对面人的小脸,耳尖有那么点红。

    烛火比较昏暗,姜锦倒没察觉萧颜心里的小九九,不得不说,她觉得萧颜提议的也不错。

    如果说,发展顺利的话,他们两个应该是成为夫妻的,当了夫妻,朝夕相处,若有什么疑问的,倒是可以及时请教。

    不过,就不知道萧颜所练得功法适不适合自己。

    姜锦可是听说了有的内功心法对女子不是很友好来着。

    好吧,其实姜锦还是对薛珍珠说的,把她介绍给殷飞虹比较心动。

    单纯从个人条件上,只要不是软趴趴的梦寐以求靠男人的那种,估计没几个女人不想成为殷飞虹,又美又强大。

    虽然美貌是没指望了,强大还是可以靠拢一点的。

    听姜锦说想跟着殷飞虹学武,萧颜很想昧着良心贬低一下殷飞虹的武功,然而又怕说的太过了,真要打输了又丢脸。

    因此虽然姜锦知道了他的功法也不比殷飞虹的差,却还是更憧憬殷飞虹。

    主要是萧颜在她面前,是没有那么神秘,虽然萧颜也够美貌,很强大,在她面前,总还是差了那么点意思。

    大概相当于,某个大明星是你隔壁二狗哥,你连二狗哥数学不及格被隔壁二婶打屁股之类的事情都很清楚,估计也是挺难真情实感的去粉他的。

    当然,要论起来,对隔壁家二狗哥,还是要比对大明星亲近的。

    萧颜虽然心里也明白,但还是有点酸溜溜的。

    等第二天,殷飞虹回了东平城,这点酸溜溜,酿成大陈醋。

    姜锦是个明朗善良的妹子,和殷飞虹的关系又好。

    当姜锦看到殷飞虹一身红衣,美艳不可方物,偏又背弓带刀,英姿勃发的样子,便惊喜的奔着殷飞虹去了,留下萧颜在后面吹冷风。

    偏殷飞虹对别人高冷的时候多,对姜锦就格外的温柔,下了马,与姜锦说话。

    姜锦早就听说她上战场了,便担心的问了她有没有受伤。

    殷飞虹则也柔和了神情,说了一些事。

    姜锦见她的确很精神,比萧颜昨儿回来精神多了,松了口气,又问登州城众人,“珍珠怎么样?薛家伯父伯母他们呢?”

    “珍珠挺好的,叛军被击溃,登州城之围被解,她进城看父母去了,破财是免不了了,人都还好,我还记挂着东平这边的情况,便过来了。”

    “那就好,那就好。”姜锦也松了口气,“别管钱的事了,这时活着就好。”

    殷飞虹正要表示赞同,结果一抬头萧颜正羡慕嫉妒恨的看着自己和姜锦说话,那双眼,啧啧,真的都快冒出火了。

    于是殷飞虹笑眯眯看着姜锦,声音更温柔了一个八度,“不说他们了,阿锦,我这次立了这样的大功,还救了你家的小男人,你要不要有点表示啊。”

    姜锦背后萧颜的眼神,大概是真的想杀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