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皮虾包子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皮皮虾包子

    萧颜和殷飞虹之间眼神厮杀, 姜锦却没察觉那么多, 只对殷飞虹笑道。

    “好啊, 没想到你是这样的殷飞虹, 说吧, 想要我怎么表示?”

    殷飞虹微笑的看了一眼萧颜, “我生平也没个别的爱好,只爱吃点儿,听说你调包子馅儿好手艺, 不如露两手?我们也是有口福了。”

    “这倒也不是什么难事。”只是蒸个包子调个馅儿,还真难不倒她,“但是, 如今城里情况这个样, 少说还要几日才能恢复了秩序,也不知道有没有什么好食材。”

    姜锦想来认为, 一道菜好吃不好吃, 七分材料, 三分厨艺, 若是食材不好,厨师也是望洋兴叹的。

    “这不妨事。”殷飞虹笑道, “明儿总给你机会露一手。”

    一时说定了, 姜锦也没很在意, 转头看见萧颜脸色不怎么愉快,忍不住笑着碰碰他, “你这是怎么了,刚刚打了胜仗,明儿有好吃的都不能让人开心?”

    姜锦倒真没想到萧颜不痛快,是殷飞虹的缘故,毕竟殷飞虹这样的大美人,正常男人就算看见不神魂颠倒,也绝难对他产生恶感。

    比如说于守备,姜锦就瞅见他忍不住多瞄了殷飞虹好几眼。

    于守备还是很洁身自好的男人呢。

    萧颜见姜锦心里倒是光明磊落,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泛酸,半响才轻声道。

    “你不是先头答应了我吗?现在又答应殷飞虹。”

    虽然极力掩饰,到底还是有点酸溜溜的。

    姜锦还罢了,殷飞虹是什么人啊,那张嘴可比姜锦毒多了,当下就嗤笑道,“这又不冲突,何况,我出钱,你吃,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我又不是出不起。”萧颜瞪了殷飞虹一眼。

    眼见着殷飞虹挑眉,还是于守备上前打了个圆场,道,“咱们站在这门口做什么,快进去吧,还有不少正事呢。”

    一说到正事,几个人也不再争吵了,都收敛了颜色。虽然眼下局势大好,但是淄州还没收复,齐王人也不知道在哪里,到底还不算了结。

    且历史上也有局势一片大好,最后阴沟翻船的,还是要谨慎处事。

    这几个人去商量正事,姜锦自回去休息,她那日里累狠了,现在走路,腿还打晃呢。

    这也到了吃饭的点儿,姜锦略用了一点午膳,便回去午睡了,等睡醒了听说这些人还在商讨什么。

    “午饭也都没怎么吃。”荣夫人叹气,“也是没办法的事情,只望早日能够天下太平了。”

    “是啊,希望早日能够天下太平吧。”姜锦也点头道,“我看时间还早,去厨房看下,能做点什么去。”

    厨房里食材也不是很丰盛,毕竟城里才刚开始恢复秩序,不过猪肉是能买到了,另外还有鱼虾,总是有的。

    姜锦想着这些人这几日都连日在外面奔波作战,饮食极其不规律,若做些大鱼大肉的,虽然解馋,但也太油腻了,对肠胃不好,清粥小菜虽然对肠胃好,但是也亏待功臣了,便准备做面食。

    想了想,姜锦准备做个不怎么正宗的云吞面,也就是馄饨面。

    她先让厨子把猪肉细细的剁了做馅儿,然后她亲自加了盐顺时针搅拌,然后稍微放了一点生抽,糖,生鸡蛋继续搅拌,调成肉馅儿。

    另一边鲜虾去皮和虾线,剥成虾仁待用。包馄饨的时候,便用肉馅儿包虾仁,把馄饨捏成元宝形状。

    把包好的馄饨放在一边后,姜锦开始准备面。

    面是知府府里厨子先和好的,姜锦做面条水平着实一般,横竖这厨子炒别的菜的水平一般,做面条的水平还真不错。姜锦便让他把面拉得细一点,就没怎么管了。

    煮面,除了浇头和面条,还有汤,姜锦用大骨炖出了汤底。

    再想想有人口味可能重些,又用肉臊子黄酱等做了一大锅炸酱,不仅拌面,吃馒头夹肉酱,甚至吃米饭也能做炸酱面。

    做好了后,看着时间差不多了,方才开始煮面煮馄饨。

    等到傍晚时候,这些人方才商讨完,姜锦早带着人饭准备好了,而且还热腾腾的。

    端上来的馄饨面上面虾仁馄饨半透明,红色的虾仁和肉从馄饨皮里透出来,面条细但是有嚼劲儿,面汤鲜美清爽,除了烫的小青菜,上面还撒了一点虾皮和紫菜碎儿。

    让人即使不吃,看在心里也觉得熨帖。

    于守备忍不住看了一眼萧颜,心中竟有些替姜锦不值得。

    要说姜锦的身份跟了皇子,也是高攀了,然而这么好的姑娘,虽然说是身份差了一点,但相处起来真的很让人舒服,若是真一入侯门深似海,也实在是可惜了。

    姜姑娘怎么就看不穿呢?

    殷飞虹倒没有那么多内心想法,而是把话说在明处了。

    “阿锦这样的手艺心性,我要是男子,必要和你争的,你可别觉得阿锦没后台,就欺负了她。”

    “我哪里舍得欺负她。”捧在手上放在心里尚且不够。

    “那就好,反正,我要是听说你对她不好,就带她走,想来你也拦不住我。”殷飞虹咬开一个虾仁馄饨,面上露出陶醉之色,“每天都有这样的美食吃,多好啊。”

    萧颜没说话,把一个馄饨一口吞了,心下却吐槽殷飞虹,你就算是个女子,也没少跟我争啊。

    说起来,阿锦朋友还真是不少,除了殷飞虹,登州城还有薛珍珠,京城里还有个严六呢,柳叶等人就更不用说了。

    连林大公子那个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这次还专门在他出京前来拜访他,还真当自己看不出他想挖自己墙角。

    萧颜顿时觉得自己充满了危机感。

    吃过了饭,就去找姜锦表示感谢,顺便剖白心迹了。

    姜锦被他给逗笑了,还以为他是没吃饱呢,便道,“突然这么殷勤,难道是没吃饱?厨房里还有炸的肉酱呢,我给你摊个面饼卷肉酱?”

    面饼卷肉酱也很好吃,但是最好的还是她亲手做的,只属于他一个人的。

    萧颜吃了三个面饼卷肉酱后,姜锦一个面饼还没吃完呢。

    她不是萧颜这种大胃王,晚上已经吃了一大碗虾仁馄饨面了,此时就有些吃不下了。然而粮食紧缺,就是不紧缺,浪费粮食也不是姜锦的做风。

    萧颜借着灯光看她脸上有些为难,便猜到她有些吃不下了。

    “若吃不下,就不要硬撑了。”

    “总不能浪费粮食吧,尤其现在还是在战时呢。”

    “这还不好办?”萧颜劈手从姜锦梳手里抢过半个面饼。“我替你吃了就是了。”

    “这怎么可以。”且不说这个面饼她已经啃了一半儿了,就说两人关系,她也没觉得好到可以吃对方的剩饭的地步。

    然而她哪里夺得过萧颜这个高手,只看萧颜轻轻一纵,上了墙头,然后三两口把这半个面饼吃了,大约是怕姜锦生气,笑眯眯的道。

    “你不也说了,不要浪费粮食嘛。”

    姜锦被他这流氓举动气的直跺脚,恼火的道,“没想到你倒是这么油嘴滑舌。”

    萧颜却从城墙上跳下来,眼睛微微上挑,一双琥珀色的凤目认真又深情看着姜锦,话却说的挺轻快。

    “油嘴滑舌也不能退货了,反正你也说了,我是你的了。”

    “哼。”姜锦到底也没说退货什么的事情,只道,“那你要好好表现。”

    “放心吧。”

    萧颜知道她其实多少还有些疑虑,但是他有多少真心,会让姜锦看得到的。

    姜锦却看时间不早了,催促他去睡了,“今天累了一天了,明天还不知道忙什么,早点去休息吧。”

    萧颜也知道这时候保存体力很重要,也没再和姜锦一道玩笑,两人一起走了几步,在甬道上分开了,姜锦住在后院客房,萧颜住的是前院正房。

    虽然有点嫌弃萧颜油嘴滑舌不正经,姜锦心里还是欢喜的,连晚上入睡的时候,脸上都带了一点笑意。

    第二天也殷飞虹果然没食言,不知道从哪里弄了极其新鲜的肉蛋菜,又有一大堆海鲜,看那鲜活程度,大概是刚刚从海里捞上来没多久。

    猪肉鸡蛋蔬菜什么自不用说,倒是那堆海鲜,种类不少,有鲅鱼之类的海鱼,也有各种贝类,还有乌贼鱿鱼这样,以及各种虾。

    姜锦瞧着里面还真有不少虾蛄,也就是俗称的皮皮虾,倒是想起来上次说要给萧颜包个皮皮虾的包子。想想他吃到皮皮虾包子的表情,忍不住微笑起来。

    皮皮虾包子自然是有的,不过包的最多的还是鱼肉馅儿包子和虾仁包子,姜锦还做了鱿鱼包子和贝肉包子,不过都没做多少,因为稍微有点猎奇,姜锦也不敢肯定包出来的包子是什么样的口味。

    不过鲅鱼包子是姜锦早就已经包过的,猪肉三,鲅鱼肉七,一起剁成肉馅儿,然后葱姜盐外加少量的蚝油料酒调味,稍微放一点韭黄提鲜。

    皮皮虾则是用一根筷子把皮皮虾肉取出来,也是猪肉三,虾肉七。鱿鱼和蛤蜊肉包子里面则是用的肉丁儿,不是肉馅儿,里面放的配菜也是比一般的韭菜馅儿里切得稍微粗一点的韭菜。

    除此之外,姜锦还调了猪肉馅儿,酱肉大葱,白菜猪肉,韭菜鸡蛋蛤蜊肉包子。

    另一边等发好了面,便把各种馅儿填入其中,上笼蒸了。

    蒸出来的包子个头不很大,皮也不算很薄,大概和肉馅的比例也是三七。

    姜锦先拿的那个是鲅鱼包子,咬一口,松软可口的包子皮里面是带着鲜美汁水的鱼肉馅儿。鲅鱼肉本来稍微柴,然而猪肉丰腴的口感让鲅鱼馅儿也变得柔润起来。

    姜锦又拿了个皮皮虾馅儿的包子,皮皮虾肉比起海虾的肉更细嫩一些,比起鱼肉则更有韧劲儿,因此做出来的包子,鲜美之外,比起鲅鱼包子更多了一些柔韧Q弹。

    不过要说起来,还是鱿鱼包子更弹牙,里面肉粒和带着弹性的鱿鱼肉口感非常丰富。

    倒是蛤蜊肉包子,姜锦觉得稍微有点失败,虽然也很好吃,却不如韭菜鸡蛋蛤蜊肉的包子更好吃。

    除此之外,还有剩下的海鲜,姜锦少部分做菜,大部分都用清水焯水烫熟。

    海鲜海鲜,又是刚刚打捞上来的,这个时候,只有这种最单纯的吃饭才能体现出海鲜的美味。

    比如说新鲜的小鱿鱼,不少人喜欢用韭菜炒鲜鱿,但是这种刚捞上来没多久的小鱿鱼煮熟后沾点儿酱醋,才是最鲜美的呢。

    不过姜锦也没全部水煮,也做了点清蒸海鱼之类的菜。

    荣夫人看她忙活了半天还没出来,便过去厨房看看,没想到被姜锦给惊着了。

    这边蒸笼上,蒸了有六七笼包子,那边大锅里煮着一大锅海鲜,另一个锅里在红烧海鱼,保守估计也有七八斤。

    “你这饭菜预备的,吃的完吗?”

    “放心,肯定吃的完。”姜锦信心满满。

    这信心倒不是来自于她的厨艺,而是来自于姜锦对殷飞虹萧颜饭量的了解。

    当然,她的厨艺也是很棒的。

    一时饭菜准备的差不多了,姜锦让人端上去,瞬间被哄抢,萧颜和殷飞虹两人简直快为了最后一个皮皮虾包子决战了。

    而荣夫人这种本来还有点矜持的,在吃了一个鲅鱼包子后,矜持荡然无存了。

    这倒不是姜锦的厨艺有多逆天,主要还是材料好,这年头的猪肉不是现代那种速成猪肉,是真的很香,海鲜也是海里现捞出来的海鲜。

    这么好的材料,要想做的难吃其实都很难困难的。再加上姜锦的调味水平还是非常不错的,做出来的包子吃食,那真是不折不扣的美味。

    姜锦这个活了两辈子的吃货都被这种鲜美给折服,更别说其他人了。

    尤其前阵子大家一面提心吊胆,一面城中物资也紧缺,都是凑活着吃一口,有口热的也不错了。

    姜锦又和殷飞虹说了一声,叫人给荣知府收养的孤儿送去了一笼屉包子。

    结果根本不像荣夫人收的吃不完,而是不够吃。

    殷飞虹凭借着功夫过人,抢夺走了最后一只海蟹,萧颜不服气的道,“你不过是因为比我年长罢了。”

    “那可没办法,谁让我比你早出生五年。”殷飞虹很得瑟的看了一样萧颜。

    他们两人都是半路出家,学武的时候都是十岁往上了,殷飞虹二十五,练武十三年,萧颜二十,练武才八年。若过个三五年,说不准两人还有机会平手。

    但是眼下,两人还是有那么点差距的。

    倒是姜锦稍微有点吃惊。

    殷飞虹实在是美的看不出年龄,还带着一点少女的清冷,饶是薛珍珠的表姐,姜锦还以为她就二十岁最多了,没想到已经二十五岁了。

    不过二十五岁本来也不大,搁在现代还是风华正茂,古代的话,可能也是因为结婚生孩子太早的缘故,大部分二十五岁的女子看起来就很成熟了。

    殷飞虹没有嫁人,又是练武之人,内功深厚,看着二十许倒也是正常。

    就是萧颜比较郁闷了,殷飞虹切切实实的压了他一帽子。本来,压就压吧,可是在姜锦面前,这个女人也老争抢姜锦的注意力,这就让萧颜比较不能忍受了。

    一时等吃完饭,大家散了,萧颜就忍不住跟姜锦抱怨殷飞虹了。

    “今天被殷飞虹抢了好多菜。”萧颜有点小委屈的道,眼睛巴巴的看着姜锦,还真有点可怜样子呢。

    “你委屈什么啊?”姜锦看他这样,笑眯眯的道,“其实,我偷偷给你留了一点好吃的。”

    姜锦调制的皮皮虾馅儿还剩了一点,发的面倒是用完了,她等包子蒸好的时候,索性用这皮皮虾馅儿做了一点儿烫面蒸饺。

    因为太少,只有一小笼,拿出来也不够吃,姜锦就没有端出来,此时见萧颜这么会卖可怜,她便把他喊到厨房里。

    萧颜这也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了,他当阿容的时候就发现了,姜锦心还是比较软的,只要他可怜巴巴的望她一眼,她的心就会软化不少。

    不过,作为阿容的时候,因为是幼年体,姜锦会格外有耐心一点,现在他就要更声情并茂了。

    咬了一口烫面蒸饺,柔韧的面皮和虾肉鲜美的汁水同时在口腔里绽放开,萧颜那点小失落瞬间一扫而空了。

    反正,吃到烫面蒸饺了的是他,想那么多做什么?

    姜锦也略吃了几个烫面蒸饺,就放下筷子不吃了,托着腮看萧颜吃饭。

    不得不说,即使听说萧颜童年生活的比较艰难,他的举止动作也是特别优雅好看,虽然有颜值的加成,良好的修养也是其中很重要的一方面。

    想想,若是能嫁给这个人也真的不错,至少每天吃饭的时候,都会有好心情吧。

    萧颜倒是不知道姜锦的想法,只是见对面姜锦的眼神温柔,他整个人早就快飘起来了,在她眼神里化了。

    她好像,除了那次在雪中,还没有那么温柔的看过他呢。

    两人正在含情脉脉,你看着我甚好,我看着你心醉的时候,殷飞虹进来了,看着萧颜正好把最后一个烫面蒸饺夹起来,简直要拔刀了。

    不过她性格还是比较爽快的,再说总要也要看着姜锦的面子,因此虽然用眼神凌迟了一下萧颜,还是开着玩笑道。

    “好啊,你们背着我在偷吃什么好吃的!”

    姜锦笑眯眯的道,“这事可不怪我,先到先得,谁让他先找上我呢。”

    殷飞虹白了一眼萧颜,不过很快就收敛了神色,“小七,我还有事要和商量,你吃过饭了,跟我去前面小书房一趟。”

    “谁是小七!”萧颜暴怒,他一个堂堂七皇子,殷飞虹也太不讲究了。

    殷飞虹才不管那么多呢,要说起来,就算不说她差点成了萧颜二嫂这样的事情,她也是梁帝的义女,还带着个郡主名头,叫一声小七也没什么。

    倒是姜锦,见他们这算是一物降一物了,忍不住笑着走了。

    等姜锦走了,殷飞虹才与萧颜讲起来正事。

    说完了正事,殷飞虹犹豫了一下,还是提醒萧颜,“虽然说,阿锦这次立了不小的功绩,但是指婚一事不是那么容易的。身份地位不说,光定南侯府的事情,就很难迈过去。”

    殷飞虹当年和太子青梅竹马,身份也足够成为皇子妃了,但是在太子妃上还是被卡了一道,最后被人横刀夺取太子妃的位置,要嫁给太子只能做良娣。

    不过她的性格,原本就是不是一就是万的,不仅对梁帝等人彻底失望,对最后退缩了的太子也很失望。

    但这里面,固然有皇帝和太子的缘故,却也有朝臣的博弈。

    “你虽然不如太子的地位高,但这次事毕,想也知道,你的声望肯定会水涨船高。而阿锦,我说实话,比起我当年又差的多了,你顶好早作准备。”

    萧颜也为此事犯愁,“我宫中无助力,朝上纵使能给阿锦提提身份,以父皇的耳根子,我怕宫中使绊子。”

    虽然有个兰妃,但是兰真和萧颜的关系明面上比较尴尬,而且年纪轻,也不好插手和她年纪相仿的皇子的婚事。

    偏刘妃算是萧颜半个养母,王贵妃出身高,都是说得上话的,其中麻烦不少。

    “你去求皇后啊。”殷飞虹见他在此事上不怎么开窍,指点他道,“宫中诸位嫔妃,新来的我不知道,年纪大些的,唯独皇后为人最是良善,且若得她青眼,于大位也有好处。”

    萧颜也知道这点,但他和皇后素无交际,因此倒没把主意打到皇后身上,但是现在想想,倒也是个路子。

    至少就算是不成,也不会把路走死。

    殷飞虹见他若有所思,便也不再多说了,毕竟她离京已经数年,对京中情况了解也不是那么深了。

    萧颜想了一会儿,便准备去找姜锦商量一下此事,不想刚走到姜锦门口,就听到有男人说话的声音。

    细细一听,发现说话的竟然是于守备,顿时眼睛都亮了,耳朵竖起来,心里警铃大震。

    恋爱中的人,总是有时候智商降低,有时候又聪明的能化身福尔摩斯。

    于守备虽然内敛,可是对姜锦那点小心思,萧颜也不是看不出来的,又是一个挖墙脚的,而且还不像殷飞虹这种,那可是有实质杀伤力的。

    这让萧颜这个还没转正,甚至刚进试用期的如何不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