衣锦还乡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衣锦还乡

    “你才是挨千刀的呢!就冲你当初闹的那些事, 你还有脸来找上门帮亲戚来提亲。”

    “我呸!真当老娘这么傻的?”

    还没等姜锦过去, 柳叶的喝骂声就高声传来。

    姜锦听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忙叫马车行驶过去, 自己掀了帘子一看, 好家伙, 还是老熟人呢。

    原来在那里咒自己被千刀万剐的人竟然是卫三郎的母亲齐氏和一个不知名的妇人。

    齐氏掐着腰没说话, 那妇人和柳叶正在对骂,大致上就是柳叶不过是个丫环出身,她能看上柳叶, 那是柳叶的荣幸,还不赶快把姜锦的家业做陪嫁连人带钱一道儿送过来。

    柳叶口拙,气的脸涨红, 哪里是这市井泼妇的对手?

    其实这家也是来欺负人, 因为是腊月二十八,柳叶歇了生意, 若是食客不少, 这妇人也不敢这么嚣张。

    柳叶气的发疯, 姜锦也顾不得让马车停稳, 就从马车上跳下来,冷笑道。

    “我这阵子不在, 没想到还有这么多人想我死在外头啊?”

    这些人包括柳叶在内也是万万想不到, 她会突然出现的, 一时都看了过来。

    柳叶几乎是立刻哭了出来,“姑娘!”

    “是我。”

    接过扑了过来的柳叶, 姜锦拍了拍她的背,柳叶本来就眼泪滚滚h而下,如今紧抱着姜锦不放,简直是嚎啕起来。

    虽然严六也送了信来说姜锦无事,但是并没见着真人,她心里不知道提心吊胆了多少夜晚。

    她和姜锦一样,都是个孤寡人,又是相依为命的情分,便是许多亲姐妹,也比不得两人之间感情深厚。

    姜锦被她哭的心里也是一酸,不过眼下还有麻烦要解决,因此还是安抚了拍了拍柳叶,然后道。

    “别哭了,咱们还有事没办完呢。”

    这一下提醒了柳叶,柳叶顿时跳起来,指着齐氏和骂起来,“瞎了你们的狗眼,看看这是谁!”

    她脸上还带着眼泪呢,现在有精气神十足的斥骂那几人起来。

    姜锦虽然也挺欣慰柳叶精气神十足,但看她这几乎是一秒变脸,也忍不住笑起来。

    不过齐氏等人的狗眼这回是真有点瞎了,被姜锦穿着打扮闪瞎的。

    姜锦这次回京虽然仓促,但是毕竟也是衣锦还乡,虽然身边跟着的还是那几个人,但是穿着打扮气势又不是一个档次了。

    先头的马车是姜锦问严六借的,姜锦自己用的是个青毡布小马车,然而因为当初登州城一站,那辆马车被用来运送伤员,一时半会儿也用不得了。

    姜锦现在她乘坐的是萧颜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一辆马车,比起严六之前借给姜锦的那辆又宽敞气派多了。

    也正因为如何,这马车一路行驶过来,这些人才没有怀疑是姜锦回来了。

    而姜锦人虽然瘦了些,那双眼看着更加明亮,但是穿着却不似之前那般随意,外面罩着银鼠皮薄荷色缎子面的大毛斗篷,风毛则是白狐狸毛,内里穿着绛紫色锦裙,鹅黄色锦缎上袄,外面罩着个浅紫色褂子,滚着浅红缎面边儿。

    跟着齐氏的那妇人家里就是开布庄的,上下一看,便知道这浑身的衣裳,不算毛皮和手工刺绣等,便是光那绸缎料子,也能值个百两往上。

    头上首饰就更不用说了,因为姜锦也是变相救了薛家人,薛家豪富,那不是一般的舍得,送了一大箱子。

    姜锦这身上的绫罗衣裳,头上的金银珠宝,手腕上玉镯,裙上玉佩,基本上都是薛家所送。

    姜锦本来没准备要,不想薛家很是坚定,直接跟萧颜说了一声,放到了马车上。

    姜锦等发现的时候,都不知道走出多远了,便也没再坚持拒绝。

    倒是萧颜想要送东西,被姜锦给拒绝了,还没成亲,也就是刚刚建立了男女朋友关系,倒让萧颜沮丧了两天,然后打定主意要赶快把心上人娶回家了。

    饶是这些在萧颜看来十分寻常的东西,也足以闪花了那些人的眼,齐氏带来的那妇人并不认识姜锦,忍不住喃喃。

    “这该不是把全副身家都穿身上了吧,得多少银子啊。”

    然而齐氏却被姜锦那双眼睛冷冷的一看,想起前事,顿时后悔,拉着她那个开布庄的亲戚就要走。

    姜锦那里肯轻易放过她,这大过年的就来闹,平日里还不知道怎么上蹿下跳呢。

    另一边魏辛红也正带着几个人出来,拿枪拿棍子的,看着这样是准备要动手驱赶的。

    然而一抬眼,她就看见站在柳叶身后的姜锦,顿时也是又惊又喜。

    “姑娘您回来了?”

    “是啊,我回来了。”姜锦微微笑着点头,招手让魏辛红过来。

    魏辛红也是十分激动,一路小跑的跑过来,看起来想冲到姜锦怀里,然而还是止住了,站在姜锦面前,一双眼睛闪啊闪的看着姜锦,微微有些红。

    “这可太好了。”

    姜锦伸手把她拉过来,细细打量了一下她,见她神色也不算很精神。

    大概这一阵日子过得不是很好,她虽然年纪轻,看着有些憔悴的样子。

    她倒没因为见了姜锦就彻底失了理智了,巴巴的看了姜锦半天便道,“这齐氏咱们还揍不揍?”

    不是魏辛红心狠,主要是这一阵子,齐氏儿媳刚进门就怀孕本来就很得瑟。

    等自从从他那儿子那里知道了姜锦陷在齐地回不来了,齐氏更是上蹿下跳,明里暗里说了不少姜锦的风凉话。

    平日食客虽然不比当时姜锦一直推陈出新的时候趋之若鹜,也还还是多的每日排队,齐氏也只是说点风凉话。

    等腊月二十七,铺子歇业,齐氏就伙同她一个远方亲戚,上门提亲说要娶柳叶做续弦,还要这包子铺做陪嫁!

    柳叶头一天一开始还不知道背后有齐氏的事呢,直接拒绝了,态度就很严厉了,第二天齐氏就和她那亲戚上门喝骂了。

    然而哪里想的道那么巧?

    姜锦正好回京了。

    不过见魏辛红这个素来都很理智的小姑娘,都是蠢蠢欲动的想要动手教训齐氏,想来齐氏这一阵子,又故态重萌的犯贱了。

    姜锦犹豫了一下,还是没动手,主要是众目睽睽之下,真揍了人,齐氏那边要是告了官府,未免麻烦。

    想要对付人,办法多的很,尤其姜锦现在也是有后台的人了。

    魏辛红虽然稍微有点失望,但是街坊邻居都瞅着,真打了人,难免落下个仗势欺人的名头,传出去也不好听。

    姜锦混到现在,日子过的不错,一方面是凭借心地善良,运气也不算很坏,还有门小手艺,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做事基本上还是比较理智讲究身份的。

    不管不顾一时爽了,过后后患无穷,也殊为不智。

    齐氏本来还以为真要挨一顿呢,没想到姜锦竟放过了她,心里也油然而生庆幸之情,不再纠缠,灰溜溜的走了。

    姜锦这方才和柳叶等人回了铺子。

    柳叶倒没有像魏辛红那样想那么多,她现在见了姜锦,眼里其实也只有姜锦一个人了。

    一时进了屋里,说不几句话又开始哭起来。

    姜锦柔声安慰她道,“你哭什么?我是真没吃什么苦头,不仅如此,你看我这穿着打扮气度,像是过的差吗?”

    魏辛红也跟着点头,虽然严六小姐那边送来的信只说自家姑娘平安,但是看姜锦这样,应该是过的不错的。

    然而柳叶却不这样认为,虽然用帕子一个劲儿擦,眼泪却一直从她眼睛里往外冒。

    “可是姑娘你瘦了啊,之前好容易长得那点肉又都下去了,肯定是吃苦了。”

    姜锦瘦是肯定瘦了,但是这也不奇怪,登州之围,东平大战,本来城中物资就紧缺,姜锦又操心费力的,还病了一场,不瘦才怪。

    不过因为这场战争开始之前,姜锦那小日子过得不是一般的美,战争结束之后也涨了点肉,姜锦还真没比离京的时候瘦多少,也不知道柳叶是真发现姜锦瘦了,还是心理作用觉得姜锦瘦了。

    不过柳叶这么哭着,姜锦心里还是温柔柔软了不少,好容易安慰好了她,把在齐地的事情说了说,又拿出来礼物给众人分。

    柳叶这个不说,另有准备,魏辛红姜锦给了一套金镶嵌珍珠的头面,其他人女子都是珍珠手钏,虽然是海水珠,但是古代珍珠还是比较贵重的,大家都很高兴。

    厨下也准备好了餐饭,姜锦这一阵子舟车疲劳,也是累极了,因此只吃了一碗热腾腾的鸡汤面就去睡了。

    这一觉,姜锦足睡到下午才醒,醒来了,她先带着柳叶亲往孙老大夫家一趟。

    她睡着的那会儿,孙老大夫夫妻听说姜锦回来了,就过来看过一回儿了。不过因为听说姜锦在睡觉,孙老大夫夫妻制止了柳叶喊醒姜锦,让姜锦好好休息,夫妻两个便先回去了。

    姜锦醒来了听说了这事,心里也很感动,何况古人从来讲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孙老大夫夫妻对姜锦当年也是雪中送炭之恩。

    于情于理,姜锦都该先去他家。

    因到了下午起了风,天气挺冷,又要带礼物,姜锦就让人赶了车过去孙家。

    一时到了孙家,孙老爷子和孙老太太都迎出来,孙老太太见了姜锦就开始抹眼泪,孙老爷子也唏嘘了半天。

    姜锦和两人也是许久没见了,说话说了半天才想着叫人把礼物拿上来。

    给孙老爷子的礼物是一棵半尺高的珊瑚树,虽然不是很高,但是在古代,这东西可不是一般的珍贵,在京中最少五百两往上,就是在齐地也值个三四百两。

    给孙老太太的礼物是一整套的珍珠首饰,比起给了魏辛红的那一套又精致许多。给孙家的一对孙子孙女的是水晶和贝壳的制品,不算很便宜,但是也不会贵重的过分。

    孙老爷子虽然嘴上说着使不得,但真收下了的时候,脸上还是带着笑意的。

    倒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关键是那份心意。

    本来姜锦来的时间也不早了,说了会儿话眼看着到了晚饭时候,便留在孙家吃了晚饭。

    眼下到了年底,孙家也买了许多年货,或者买或者做了好多应景的食物,虽然孙老太太的厨艺不咋的,但是有柳叶和姜锦帮忙,等晚上端上桌的,还是一桌子好菜。

    姜锦也是好久没有吃到地道的京城风味家常菜了,一时也吃得很开心。吃完了,又抱了孙老大夫给的两瓶药酒回家了,后面跟着的柳叶手里则是拿着新配置的成药。

    等回了家,姜锦略看了一下铺子里的账目,然后又翻了一下酒楼那边送来的账本,大致上没看出来什么纰漏。

    不过倒是有个好消息。

    离京这几个月,姜锦的小目标总算是完成啦!

    包子铺子这边的生意这几个月净收益大概两千两不到,一千九百七,分店那边收益是二千三百两,合起来大概是四千三百多两,关键是晋江酒楼那边。

    姜锦的食谱选材好,让去吃过的食客都念念不忘,她离京后,酒楼的生意也一直秉持着她之前的原则,经营也很给力,因此生意一直呈现稳定上升的趋势,九月且不提,十月十一月一月里毛利也有六七千两。

    姜锦分成后大概能拿到五千两左右一个月,两个月就上万了。

    关键是腊月里,年底的生意实在是太好了!

    各个衙门年底聚一聚吃一顿请客那是惯例,官家掏钱的那次,吃的那肯定是不惜血本的,反正不是自己掏钱。

    各家吃年酒不能丢份儿吧,吃的太差了,明年多难看,因此就是打肿脸充胖子也不能在这上面露了怯。

    再有京外官员进京请客吃饭,官宦富豪人家的纨绔轮流吃酒什么的。

    光腊月这一个月,铺子收益简直高的吓人,分到姜锦手里也有三万两,惊得姜锦都直咂舌,还是有钱人的生意好赚钱。

    就是正月里,想来生意还是要受影响的,毕竟小半月不做生意,不过因为衙门开衙也要惯例聚餐一次,估计还是有一波小高峰的。

    不管如何,也足以让姜锦惊喜了。

    除此之外,姜锦还有经营的田宅地产等,零碎加起来收益也有一千两,本来也不少了,但是庞大的酒楼收益面前,就有些找不见了。

    姜锦把账目等都看完了,又看了看现银,主要还是包子铺这边的生意收入和田宅地产的生意收入,加上她身上剩的千把两,也有五六千两。

    晋江酒楼那边的钱虽然多,姜锦没有让那边交给柳叶,倒不是不相信柳叶,而是那边的生意本来就特别好,姜锦预计也有个一万多两,以柳叶的性格,这又是小门小户的,只怕反而怀璧其罪。

    一时清点完了,姜锦收起了银匣子,准备休息了。

    因姜锦和柳叶许久没见了,这一晚上就一处睡的,躺在床上姜锦与柳叶商量,盘算着得换个宅子了。

    “我想着年后这个钱暂时不动,咱们再换个宅子。”

    要说小户人家,前铺后住人,其实也没什么,又方便照看生意又节约空间,就是吵嚷些。

    柳叶其实觉得也没多少必要换,便道,“我觉得与其买宅子,不如买地,地里出息虽然不高,但是咱们开店卖包子,又还有酒楼,不论是种粮食还是种蔬菜,都正好省了去外面买的钱了。新鲜不说,一来一去,可节省了不少。”

    “道理是这个道理。”姜锦其实顾虑的是另外一件事,“我只是想着七皇子那边,我若是太寒酸了,岂不是让他难看?”

    姜锦与七皇子的事情没告诉别人,连孙老大夫都没说,毕竟姜锦自己心里也没多少信心能真成就姻缘,不过走一步看一步罢了。

    不过柳叶是她最贴心的,姜锦也没有瞒着她。

    柳叶其实对这个事没多少真实感,想了想笑道,“也是这个道理,我以为姑娘您不是真心喜欢他,看来还是很看重这份情谊啊。”

    “不过,姑娘,不是我说,七殿下就算是顶着克妻的名头,那也是皇子啊,这事能成吗?”

    “谁知道啊。”姜锦的声音有那么一点儿低沉,不过倒是很平静,“如果他不先放手,我也不想对不起他。”

    姜锦也说不上来心里什么感受,要说她觉得她爱萧颜不顾一切?那绝对是没有的。

    她和萧颜互换身份的话,大概是不会出现在东平城的。

    然而喜欢?她宁可去赌一把,也不理智的选择拒绝,或者选择于守备这样的传统封建社会里不错的男人,显然比喜欢要多的多。

    她只是看着他的时候有时候心跳的快,想起来他的时候,心里暖暖的。

    萧颜不是什么情场老手,有时候连讨好也不太会讨好,有些弄巧成拙。明明是个精明有城府的人,在她面前有时候真是有点束手束脚不知道怎么做好。

    但是这是真的把一个人放在心里。

    姜锦不忍心,也不舍得拒绝。

    因此,虽然可能起到的作用不是那么大,姜锦也想努力一下。

    如果说姜锦是想努力一下,萧颜那就是十分尽力了。

    他回京之后,先回了王府处置他这一阵子不在京中积压,但是比较紧急的事情。

    然后就开始和谋士们谋划怎么和皇帝说,怎么请动皇后敲边鼓来成就婚事。

    比商量他如何请功,如何挣表现,如何不动声色的把想要踩他的人踩下去再踹一脚来的认真多了。

    毕竟后者早已经驾轻就熟,而前者,错过这次机会,想要再有这样的机会也不多了。

    他的谋士里也有人不解,终于忍不住道,“那姜氏虽然也不错,但是比起大位,又算什么?娶了她,殿下少了妻族不说,在外面说着也不好听。好容易也是浴血奋战立下大功,殿下不想着自己争功,倒为个妇人筹划,这岂不是本末倒置?”

    “妇人?”萧颜挑了挑眉,冷冷的看了那说话的中年文士一眼,“你称呼我未来的王妃为一个妇人?”

    被那双带着寒意的眼睛一扫视,那文士打了个哆嗦,忙跪下扣头道。

    “臣不敢,是臣失言了。”

    萧颜冷笑了两声,道,“于先生看来是想要休息一下了。”

    说完这话,他一抬眉毛,突然闪出来两个暗卫把吓瘫了的于先生给拉了出去。

    萧颜脸上带着笑,看着剩下的其他人,“几位先生不要惶恐,我还是非常重士人智者的,只是于先生想管的实在是有点宽了。”

    萧颜去年刚清洗了一波,他在自己手下中的权威不是一般的深重。

    而此时萧颜声音虽然很柔和,那眼神的冷意可不是一般深沉。

    虽然于先生说了那几句话,到不至于丢了性命,但是想要再混成七殿下身边的近臣可就难了。

    那几个谋士被萧颜一看,都跟小鸡琢米一样的点头,“殿下说的甚是,这世上啊,易求千金宝,难求有情人,这功绩什么时候都能挣,错过花不来啊。”

    这话说的萧颜的心情好多了,虽然他也有些别的办法促成婚事。

    但如果可以,他还是希望能光明正大的,给她荣耀,名正言顺,娶她进门。

    毕竟成亲这事是一辈子的事,萧颜不希望让姜锦觉得委屈,也不希望这一生一次的事情留下遗憾。

    夜色渐渐淡去,白昼到来。

    姜锦虽然想了感情问题想了半夜,不过她也不是恋爱至上的人,总要先做正事。

    第二天起来,她倒是先往严六处递了帖子,准备前去拜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