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皇后

    人生在世, 全靠演技。

    在皇宫里, 对演技的需要就更高了, 哭的时要会哭, 笑的时候要会笑, 该义愤填膺的时候就要义愤填膺该谦虚的时候要谦虚, 该吹牛的时候要吹牛。

    萧颜能够成功混下来, 这些基本功自然还是很娴熟的。加上之前他一直刷脸刷的挺有效果的,虽然梁帝现在还未属意他做太子,对萧颜的印象还是极好。

    萧颜也是抓准了他爹的心理, 一方面间或表现一下在平定齐王叛乱中自己的功劳,一面给他爹洗脑姜锦这样有勇有谋的是应该加以封赏。

    废了半下午口舌后,梁帝竟然也深以为然, “你说的也是, 若是我朝能出个花木兰,也是个青史留名的事儿。这姜氏, 也的确是有勇有谋, 堪称侠肝义胆。”

    萧颜松了口气, 道, “那我的婚事——”

    不想梁帝却道,“别的也就罢了, 姜氏虽然不错, 但毕竟是二婚, 出身也低。”

    “不都说了么,英雄不问出处, 父皇您刚刚也说了,姜锦有勇有谋。”萧颜没想到梁帝在此事上这么坚持,饶是从来沉稳腹黑,此时也有些紧张了起来。

    “若是他前夫是寻常人家就罢了,毕竟定南侯府也不是小户。”梁帝其实也知道萧颜的心思,然而他还是表示犹疑不决,“你的婚事,我得再想想。时候也不早了,你去歇息吧。”

    萧颜见梁帝开始大哈欠,也知道自己今儿是没什么收获了,虽然心里有些失望,还是自去休息。

    而梁帝也并没有歇息,而是摆架去了皇后宫中。

    太子去世的时候已经有二十六了,皇后年纪也快五十了,论美貌还真比不得那些年轻的宫人,便是年轻时候,她也不是以美貌获得宠爱的。

    太子去世后,原本还算是保养不错的皇后瞬间老了好几岁,连头发都花白了不少。

    梁帝虽然也痛苦,但是这种痛苦对他来说,还是比较好打发的,毕竟他可以看年轻娇嫩的美人来缓解。

    他也不是只有一个儿子。

    然而皇后不一样。

    皇帝来的越发少了,儿子也没有了,最大的孙儿也只三岁,继位是不用想的,她在宫里越发不怎么露面了。

    如今跳的最欢的是刘妃和王贵妃,尤其王贵妃生的美貌,四十岁上年纪虽然不小了,但正是有风情的时候,儿子又是夺位的热门人选,在宫中差不多是横着走了。

    刘妃虽然年纪比皇后还大上一岁,人保养的却是不错,且她儿子是长子,刘家又是关中世家,比起湘地豪族出身的王贵妃的又根深蒂固厚的多了。

    且她宫里很有几个美貌的嫔妃,虽然皇帝基本上不临幸宠爱她了,到她宫中的时候倒是不算少。

    唯独皇后宫中,如今又是冬夜,寒风凛冽,树木叶子也掉落个干净,寂寥清冷自不用说。

    梁帝这样没什么心肺的都有些难过了,等见了皇后已经不止是沧桑,而是苍老的表情,心中更觉得哀伤。

    本来他就对皇后更温柔敬重些,此时声音更加温和低沉。

    倒是皇后,颇有点波澜不惊,看她穿着便服,头发也只是匆匆梳了下,想来已经准备歇息了。

    命宫女上了参茶,皇后方才问道。

    “陛下怎么想起来来臣妾宫中?”

    其实梁帝是想问问她萧颜的婚事,他虽然现在不怎么询问皇后的意见了,但是他也承认皇后远比一般的嫔妃更聪明,当初若不是因为皇后,他真未必能登上皇位。

    然而此刻看着皇后苍老的面容和静默的双眼,他又觉得这话时候不出来了。

    上次他来皇后宫中,还是太子下葬时候吧?

    因此,他只勉强笑了笑,“朕只是想过来看看你。”

    皇后也不知道他是真的临时起意,突然想起来自己这个老妻,还是有什么别的事情。

    犹豫了一下,她还是带着浅淡而温婉的微笑道,“皇上真是念旧重情,只是夜深露重,陛下还是要多保重龙体啊。”

    皇后和梁帝三十年夫妻,如何不知道他的脾性,这话一说,皇帝心里更熨帖了,“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念着你,念着谁,也只有你,跟挂念我的身体。”

    皇后微微笑,眼里闪过一丝嘲讽,面上倒是没露出什么端倪,什么妻子,一月都不见面的夫妻,还有什么味儿?

    不过她却还是担心梁帝此时来的目的,是不是宫里有人进了谗言?毕竟太子已经去世了,却还留下了两女一子。

    她那孙儿虽然只得三岁,却是最正统的嫡子嫡孙,那些嫔妃虽然觉得皇孙上位希望缥缈,却也还是一只眼睛盯着这边的。

    皇后如今弱势,却还有三个孙辈儿要保住,是不敢掉以轻心的。

    想了想,她笑道,“既然皇上说我关心您的龙体,我可真要表现一下,不若我帮皇上捏捏肩膀”

    年轻的时候,夫妻俩之间还没有那么多的人,相互之间亲密举动不少,那时候梁帝也不似如今破罐子破摔,还是很有些抱负的,那会儿经常在书房里挑灯夜读,她见他乏了,便亲自给他送参汤夜宵,然后帮他捏肩膀。

    不过等他真登了基,想要替他捏捏肩膀的人也太多了,也轮不到她这个人老珠黄的老皇后罢了。

    皇后的心早就化成灰,被吹散了,如今说起来当年事情,也不过是刻意打个感情牌。

    梁帝却很吃这一套,年少时候的温馨现在上了心头,带着一层回忆的柔光,反而更加美好了。

    老两口你一言我一语的话了话当年事情,又说了说家常和最近的事情,皇后很容易从梁帝的话中得到她想要的信息。

    原来,什么突然想起来还是假的,他只是有事想要和她商量。

    想起七皇子上午过来请安时候的请托,皇后很是恰如其分的帮他说了几句话。

    “要说起来,其实这姜氏也不错,人虽然没见过,但是看这事做的还是挺靠谱。娶媳妇也得娶个贤良的,不然闹的家宅不宁不说,还影响下一代呢。”

    “我只是想着这面子上不是很好看。”梁帝被萧颜翻来覆去的劝说了一下午,其实也很动摇了,“定南侯府不要的儿媳妇,让我们捡了来,岂不是丢份儿。”

    皇后轻笑,“那定南侯是什么眼光啊,倒把宝珠当砂砾。且面子这东西,有自然好,真差点也没什么,只要够实在,过上三五年,谁还记得这事?”

    皇后的话,梁帝本来就更能听得进去,而且皇后也说得很有道理,真过两年,谁还记得谁?

    “而且,小七又喜欢她喜欢的不行,当父母的哪里拧得过儿子,他又没了三任未婚妻了,名声也受影响,既然他喜欢,姑娘又不差,成全了他又何妨。”

    梁帝想想也是,点头道,“那好,等把人宣进来看看。”

    皇后松了口气,她帮萧颜,一方面是为了结个善缘,毕竟太子去世,她在宫中十分弱势,另一方面,萧颜让她想起来当年的太子,只是太子的这个弟弟比起太子更坚定。

    当年她也是极力阻拦那一场姻缘,如今看来,早知道什么皇权霸业都成空,还不若让他们两情相悦一回。

    梁帝睡了,皇后倒是想了半宿的往事,说不清感慨忧伤。

    第二天一早梁帝上朝后,伺候皇后的嬷嬷要给她上脂粉遮盖眼下的青黑,却被皇后给拒绝了。

    “上了脂粉还得洗,我都这把年纪,这般容貌了,还做那些虚的做什么?”

    她自太子病后就免了嫔妃日常请安,五日过来报道点卯一次就成了,更不需要那些虚的。

    那嬷嬷跟了皇后也有二十年了,见皇后淡淡的说话,心里反而苦涩。

    见没别人,她便不顾身份之别,劝道,“娘娘怎么还帮着七皇子和姜氏之事?眼下这情况,不论是大皇子上位还是三皇子上位,都有生母,这两位生母还不怎么恭敬您,七皇子倒不是不可以扶持一下的,若娶了您娘家的姑娘,岂不是拉近了关系。”

    其实皇后考虑过这个问题,她娘家虽然不若之前显赫,兄弟侄子为人低调,但是势力是有的,还不小。

    但一方面,从她自己的切身经历来看,她不认为联姻就能拴住男人的心,更何况,萧颜已经心有所属,并且感情很深,这样嫁过去个姑娘,几乎注定是悲剧。

    另一方面,她对七皇子萧颜的了解也不是很深,这样下注的事情并不是小事。

    现在太子已经去世,她对大皇子和三皇子都没有太大的威胁,若是低调,日子总能过去下去的,再把娘家扯进夺嫡这一摊子浑水里,意义不是很大。

    只是可能苦了的就是她的孙子孙女。

    不过皇后自己心里也有些盘算,最好能说动梁帝给她那个孙子提前封王,提前出局的人自然要安全的多了。

    至于萧颜那边,适当的示好当然可以,反正若他真能登基,也当念着自己这份情谊,便是不念着此事,当初太子对这个七弟还是不错,想来也不会对太子唯一的儿子下手。

    萧颜今儿一早就收到了昨晚上梁帝去了皇后宫中的消息,等到上午下了朝,皇帝封笔后,还特意跟他说了一句。

    梁帝从昨儿的摇摆不定到口头答应,变化不可谓是不快,想来其中皇后出力不少。

    事实上这个事,如果不是殷飞虹提醒,萧颜还真未必会很快想到马上找皇后帮忙。

    毕竟一直以来,他和皇后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双方几乎都当没对方这个人。

    如今经过这事,他这才发现,单纯论对梁帝对宫中诸人的了解,他这个当儿子的还真比不上殷飞虹。

    不过不管怎么说,对于萧颜来说,这也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决定出宫去告诉姜锦这个好消息。

    萧颜心中知道姜锦也是一直在担心,只是不说,不逼他,如今有了这个好消息,自然也要告诉姜锦,好一起高兴下。

    不过时间其实是挺紧的,因萧颜还没成亲,还要参加除夕宫里的大宴,然后第二天早上还有元旦大宴要参加。

    不过,这已经不重要了。

    这次殷飞虹帮了那么大的忙,萧颜暗自下定决心,若真能成事,必要践行承诺。

    在萧颜沉浸在喜悦中,十分感谢殷飞虹的时候,姜锦却也和严六小姐说起来殷飞虹。

    姜锦虽然在触底反弹的时候是有些不顾一切的风格,但是平日为人总体还是比较温和讲究分寸的。

    因此她也没怎么说殷飞虹的某些不为人知的事情,只夸了夸她的相貌,然后和严六讨论了一下京中哪家酱菜坊的酱菜最好吃正宗。

    殷飞虹这次虽然立下不小的功劳,连叛军中的神射手都是被她一箭射杀,但还是拒绝进京,也不知道是因为触景伤情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姜锦也能理解,虽然殷飞虹对她说的事情好多只是一鳞半爪,但是当年的事情有多少惊心动魄的波澜也可以猜得到,殷飞虹几乎是和梁帝皇后闹翻了走的。

    反正登州薛家人都还在,也是殷飞虹的亲人,两下一起过年,也挺好的。

    不过殷飞虹倒是跟姜锦提起了一个事,说是想吃京中的酱菜,让她多多送些过来。

    姜锦这就和严六小姐讨论起来哪家的酱菜,哪样的酱菜好吃。

    严六小姐喜欢吃八宝金丝,姜锦却很喜欢吃一家铺子里的酱瓜,把脆脆的酱瓜切成丁儿,和白粥一起,再加上个咸鸭蛋,别提多美了。

    不过这大过年的,两人当然也不会吃白粥就咸菜。两人一起用过了早饭,用的早饭是虾仁肉馅的水晶饺子,肉蛋卷蒸好了切片,椒盐卷,红枣山药梗米粥,还有一碟凉拌木耳,一碟鸡丝炒什锦。

    姜锦前阵子在齐地吃的穿的都十分困难,也不嫌弃这严家的厨子口味太重,调味一般了,吃的极其香甜。

    严六小姐倒是还好,用过了一碗粥,用了个椒盐卷,吃了几筷子菜就放下碗筷,看着姜锦叹道,“可见这挑食不挑食,也是要看情况的,你这次在齐地,也的确是吃了苦了。”

    姜锦笑道,“人这一辈子还有不吃苦的?总比定南侯的日子好过,不说这个了,昨儿送了信过去,今儿中午咱们吃锅子,好久没吃锅子了,还怎是有些想念。”

    更想念的是辣椒,茱萸虽然有辣味,但是那个味道和辣椒的味还是不同的,作为一个吃惯了辣椒的现代人,真心怀念辣椒。

    倒是严六小姐等人没吃过辣椒,便也觉得茱萸的味道不坏了。

    两人一边说话,一边上了马车,也没多久就到了包子铺子。

    柳叶早就等着了,一见姜锦回来,就眼巴巴的迎上来,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之前以为姜锦出事被吓到了,眼下真是一日不见就有些心慌。

    别说姜锦,就是严六小姐看她这样子,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你要是个男人,娶了柳叶丫头算了,我看再难有比她对你更情真意切的了。”

    “我也觉得是这么回事,可惜我不是男人啊。”

    “白便宜了七皇子了。”严六小姐笑道,“说真的,我若是个男人,也想娶你,或者你是个男人,我嫁给你得了,我做大,柳叶做小,不知道柳叶干不干。”

    柳叶笑着亲自端了茶来,正好听见严六小姐这话,啐了一口道,“您还是个大家小姐呢,竟拿我开玩笑。”

    姜锦也笑,“你可被乱开玩笑了,我可是很坚定的,就娶一个。”

    严六翻了个白眼,“那是你人品正直,先头那个卫三郎,什么阿物儿,娶老婆了还想纳妾,还把主意打在你头上。”

    柳叶刚倒完了茶,陪坐下,闻言笑道,“我还没来得及说呢,那卫家如今可热闹了。”

    “热闹?”姜锦本来端着杯子喝茶,此时忍不住抬起头来。

    连严六小姐都忍不住看向柳叶,笑咪咪的道,“知道有热闹,你还不赶紧的说出来。”

    柳叶昨儿可看了一场大戏,心中不是一般的称愿,喝了口茶润了润嗓子道,“昨儿卫三郎的母亲齐氏被抓了去,他还以为是咱们捣鬼,跑来求人,态度还挺横,我就没开门。因此他便垂头丧气回了家,哪里想的到,他那媳妇,趁着他不在家,勾搭了个男人上门了。”

    “真的假的?”姜锦略有些不信,“不是听说也是什么官宦人家的小姐吗,应该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吧?”

    严六小姐却蜜汁微笑了,问柳叶,“这可是捉奸成双了,打起来了吗?”

    “那必须打起来了啊,怎么能不打起来。”柳叶很有些幸灾乐祸的道,“最关键的,他老婆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他的啊。”

    这些连严六小姐都露出了一点诧异的神色,“这个,他们家是傻的,是不是自己的都不知道?”

    “这个谁知道呢?听传言说,买通了大夫的。”柳叶喝了口茶继续道,“我只是想着着那齐氏整日拿她儿媳怀孕了才踩我家姑娘,如今倒是好,这脸打的可是啪啪响。”

    姜锦听了又是解气又是感慨,半响方叹道,“要说卫三郎这个人倒是也不坏,可是他那个娘也太作了,最后混成这个样子,也不知道怎么了局。”

    “这可就真不知道了。”柳叶想了想街上的传言道,“他那妻子是官宦人家的小姐,娘家强势,那个奸夫更是个三品武官,听说最近还死了老婆,卫三郎这亏大约是吃定了。”

    姜锦也不过是白感慨一回,大年三十了,这事爆出来,卫三郎也确实挺衰。

    但是想想,若不是他纵容他娘齐氏一次次惹事生非,也不至于落到这个境地。

    反正姜锦是不会怪严六小姐推了卫三郎一把的,毕竟她也被齐氏闹的实在是心烦,还差点毁了名声。

    本来一个五品官,还是实权官儿家的女儿嫁个丧父的小举人,多少就有点蹊跷,愿者上钩的事罢了。

    严六小姐就更不关心了,在她眼里,卫三郎的事情也就只是个热闹,听完了就完了,她更关心中午吃什么。

    姜锦昨儿就吩咐人做好准备了,做的锅子锅底有三种,茱萸锅,高汤锅和酸菜锅。

    至于涮菜种类就多了去了,上脑羊肉切了片儿,五花肉也切成薄片儿,鱼片更是雪白晶莹,到时候一滚就成,除此之外还做了鱼肉丸子和猪肉丸子,又有过年时候准备的酥肉。

    酥肉在火锅里的味道那真是简直了,不论是清汤还是酸菜还是茱萸锅,姜锦喜欢吃酥肉胜过羊肉,虽然不是那么健康。

    除此之外,还有各样的蔬菜,炸丸子,冻豆腐,嫩豆腐,老豆腐,鸭血,粉丝宽粉,蘑菇等等。

    主食有拉面和肉龙,水饺就更不用说了,过年必备的,准备了两种馅儿,猪肉韭菜和三鲜虾仁。

    姜锦去看了一下厨房准备的食材,还是挺满意的,因着还有严六小姐带来的人,姜锦索性叫开了前面的大客堂,让众人团坐两桌。

    姜锦严六和柳叶三人一桌,除了火锅之外,还有凉拌的胭脂萝卜丝,老醋花生,白菜心拌海蜇,水晶肴肉,猪心猪舌猪肝等猪下水冷盘,烧的烂烂的猪蹄子等,摆了满满一桌子。

    姜锦等人正要吃饭呢,门被人敲响了。

    来的人自是萧颜,他满怀喜悦的往里一瞅,诧异了,甚至有那么一瞬间模糊了时间。

    “你们这是已经过上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