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喱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咖喱

    很多事情做的时候是没怎么思考的, 完全是第一反应。

    至少姜锦是这样, 她把小姑娘救上来后才反应过来自己救的是谁。

    好在她跳下水跳的也很果断及时, 丹阳公主只是被呛了几口水, 很快就清醒过来, 就是状态还是很不好。

    另一边陈氏的一双儿女已经吓傻了。

    姜锦也不知道这事该怎么处置, 便准备还是把这几个孩子带到皇后宫中去。不过丹阳公主的情况不太好, 毕竟浑身衣服都湿了,姜锦用自己的斗篷把她裹着,让人小跑着抱着往皇后宫里去了。

    而这会儿宫里侍卫等方才姗姗来迟, 围了上来,姜锦正要说话,却先打了个大喷嚏。

    她跳下水的那会儿也来不及换衣服, 身上的锦袄都湿透了, 被风一吹,冷的打哆嗦, 而且头发也湿透了, 看着十分狼狈。

    也幸亏她没有化妆的习惯, 不然脂粉都花了只怕看着更难看。

    侍卫首领见姜锦实在冷的厉害, 犹豫了一下还是问姜锦要不要借一下他的斗篷。

    姜锦其实挺想拒绝他的好意的,然而实在是太冷了, 而且越来月冷。

    一身棉衣被湿透了本来就又冷又沉, 被初春的寒风一吹, 更是冷的姜锦直打哆嗦,咬着牙嘴唇还在颤抖。

    有个斗篷好歹挡挡风啊。

    身后的宫女嬷嬷地位低, 想借都没得借,姜锦也只能借了这位侍卫的斗篷,然后也不顾及形象一路狂奔往皇后宫中跑了——皇后宫中总有可以换的衣服。

    到了皇后宫中,还没进门,一个嬷嬷就悄悄地过来跟姜锦说皇后大怒。

    这也是在姜锦预料之内,皇后儿子没了,只留下这几个孙子孙女,谁要伸手,皇后只怕拼了命,也饶不了那人的。

    不过嬷嬷是好意,姜锦道了谢,便道,“既然如此,我就不先进去惊扰娘娘了,我这样狼狈,也得先梳洗过来再去觐见。”

    嬷嬷这才注意到姜锦的狼狈,这会儿青梅也急急出来了,手里还拿着衣服,是要找姜锦的。

    此时她见姜锦已经站在门口,也忍不住嗔怒道,“还说去找你呢,来都来了,还不快进来把衣服换了,万一真是得了风寒怎么办?”

    私下却传音入秘道,“你是不是傻啊,你自己的斗篷也借出去?”

    姜锦笑了两声没说话,却乖乖的跟着柳叶去换衣服了。

    她今儿下了水,浑身上下都湿透,也顾不得那么多先换了干衣服,然后才等着洗个热水澡。皇后也传了话让姜锦换了衣服梳洗过了后让太医把个脉,再过去说话,不必心急。

    过来传话的是皇后身边一个伺候挺久的大宫女,姜锦便多问一句丹阳公主的情况。

    那宫女笑道,“今儿多亏了县主了,不然我们公主是个什么情况还真是挺难说的。公主且略歇息一下,再过去就是了,我们娘娘心里感激县主,这个是不必说的。”

    姜锦笑,“不敢当,也是丹阳公主福大命大,我又正好碰上了。”

    “事儿我都听说了,您就别推辞了,横竖娘娘心里有数,总亏待不了县主。”那宫女说完,又轻轻笑道,“就是不知道这事谁倒霉了。”

    这话倒是不好说,或许是意外或许是人为,也未必是三皇子那两个孩子的锅,这样的地方眼睛看到的都不一定能信。

    不过这话就是她该说的了,一时热水到了,姜锦自去沐浴洗澡,皇后身边那个宫女也告辞了去皇后身边伺候了。

    此时殿里气氛却很有些紧张。

    丹阳公主虽然没什么大事,但是这事皇后也不可能当没发生过,听太医说完脉案后,皇后便开始处理后续了。

    三皇子妃陈氏跪在地上,心里是一阵发寒,脊背上冷汗都出来了。

    她这会儿都还没有接触到她的两个孩子,人带来后,皇后直接让人领到另一个屋子里了,显然是防着她教唆串供了。

    然而,这个事,顶多是个意外,最多的可能是她被人算计了。

    哪里那么巧,三个孩子身边伺候的人都不在?如果昭平县主没有正好过去,又会游泳,丹阳公主真出了什么事,这一次就够她家彻底不能翻身了。

    然而,她也没发表白撇清,毕竟当时只有她的孩子,眼见着皇后这么做,估计自己身上的嫌疑是洗不干净了。

    其实皇后的确是防止串供,但是也不仅仅是防着她。

    在这个事上,的确三皇子一系的嫌疑看起来最大,但是皇后最怀疑的并不是他。

    作为一个在宫里混了很长时间的人,她考虑事情一向是非常周全的,皇后甚至怀疑过姜锦和萧颜自导自演。

    不过很快她就把姜锦和萧颜的嫌疑给排除了,倒不是因为她觉得萧颜对姜锦多情深,不舍得姜锦搀和其中。

    而是因为姜锦是她今儿早上才临时起意召进宫里的。不管是姜锦还是萧颜,都事先不知情,也就是说事先很难做好安排,萧颜生母去世的太早,地位还低,也没有足够的能力在宫里安排个那么周密的陷阱。

    同理三皇子一系,陈氏很明显是得到消息后才赶来的,如果不是意外,是很难在短时间呢设计出这么一个陷阱的,而且拿着自己的嫡子嫡女冒险,可能性就更低了。

    皇后怀疑的还是大皇子一系,她甚至没有怀疑是意外。

    这宫里意外是有,但是少到可以忽略不计,何况如果落水是意外,那身边伺候的人呢,都死哪里去了?

    丹阳公主身边伺候的人说是得了自己的命令临时离开,却说不出是谁传的命令,陈氏那双儿女身边贴身伺候的人到现在都没见影子。

    这可太玄妙了,人呢?大白天的活不见人死不见尸?

    皇后下令彻查,却对那几个人的幸存不抱有希望。

    不过她心里虽然排除了三皇子一系的大部分嫌疑,面上也没放过陈氏,陈氏还在当地跪着呢。

    相较于倒霉的陈氏,三皇子就更倒霉了,梁帝这会儿得知了消息,把还没得知消息的三皇子叫过来,也没骂他,抬手就是一巴掌扇了上去。

    “你养的好孩子!”

    三皇子还一头雾水呢,结果被梁帝这一巴掌给打蒙了,然而他还没有本事和梁帝硬气,只好跪地请罪。

    “儿子真不知道怎么回事。”

    梁帝看着三皇子,眼里厌恶神色难以掩饰,“你那儿子女儿把丹阳推到水里了,我知道你一直盯着太子之位,但是先太子也是你二哥,如今人都已经去世了,你还不容不下个孩子?”

    三皇子一听知道梁帝这气大了,然而这事他是真不知道,他冤啊。

    太子已经死了,只留下三个孩子,其中两个还是女儿,唯一一个儿子五岁都不到,毫无竞争力。三皇子虽然不算是特别英明圣武的人物,但是也不像他娘一样做好处不多,还会把自己陷进去的事情。

    但是他又没证据证明自己的清白,或者顶嘴强辩,略迟疑了一下,只好跪在地上,叩头发了毒誓,“儿子发誓,儿子真要谋害过二哥的子嗣,天打五雷轰,粉身碎骨,永世不得超生。”

    这誓言确实是很毒了,梁帝饶是在暴怒中,也有去了几分怀疑,当然皇家的人,誓言这东西听听就好。

    梁帝当年还对皇后说一生一世一双人呢,恩,结果如何大家都已经看到。

    不过一般来说毒誓大家也还不是随便发的,万一灵验了呢。

    梁帝开始怀疑可能事情真是的是意外了。

    而三皇子见梁帝恨不得把自己撕了的表情退去,也暗暗松了口气,这一关暂时是过了,但是后面怎么洗白,也是个难事。

    另一方面,他心中也有几分灰心,万事都是先太子在头里,他也是儿子,先太子也是儿子,差距也太巨大了。

    而且梁帝对自己这个样子,别说太子之位了,能不能混个王爷都难说。

    一时父子之间互相戒备甚至怨恨,那边皇后也送了消息来让梁帝下旨彻查宫廷,毕竟失踪的那几个人总要找出来吧。

    宫里气氛又紧张起来。

    姜锦也没在宫里呆多久,洗了个澡换了身衣服就走了,这事牵扯不小,她再在宫里混着,岂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

    不过姜锦也是唯一一个走了的人,大皇子妃本阿里也说要走,被皇后给留下了。

    姜锦本来就对这事心生怀疑,颇觉扑朔迷离,等见着皇后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和眼底的冷意,心中怀疑更多了。

    然而此事也不是她能掺合的,反正她见着什么,当时什么情况都是照实说的,便老老实实出宫了。

    出了皇宫门口,姜锦发现萧颜已经在门口等着了,他穿着一身玄青色锦袍,趁着肤白俊秀,本来就玉树临风,玉冠黑发更有几分谪仙人的气质,实在招眼。

    不过他出现在这里,姜锦还是有些诧异的。

    “你知道消息了?”

    “哪里能不知道,父皇把三哥打了。”萧颜只说了一句话,便不再多说,神色有些担心的上下看了一下姜锦,方才长出了口气。

    “你没事就好。”

    姜锦这会儿已经换了一身衣服,宫中宫装比她进宫来穿的那一身要华贵的多了,头发也巧手的宫女另外梳洗过的,头上发饰等都是宫中精品首饰。俗话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这一身衣服换下来,照着镜子的时候姜锦都觉得自己好看了不少。

    此时,她便笑道,“我能有什么事啊,脸还挺红润呢。”

    然而,刚说完,姜锦就打了个喷嚏。

    萧颜一把拉起来她的手,摸了下脉搏,果然有些快了,这是风寒发热的前期症状,有些恼火的道。

    “太医没给你把脉吗?”

    简直是个庸医,连风寒都看不出来?

    姜锦怕他牵连到人家医生,忙拉着他的手笑道,“开了药方的,宫里这个情况,我还在宫里呆着做什么,找不痛快吗?”

    “这倒是真的。”萧颜的脸色方才好看了一些,又道,“你也是心大。”

    一面说帮姜锦把斗篷的帽子戴上,也顾不得那么多,牵着姜锦的手上了暖轿,等出宫后换了马车,亲自送姜锦回家。

    姜锦本来觉得其实还好,然而等到到家,却真的头昏脑涨起来,看来是真的得了风寒。

    萧颜本来想要在家里陪着她,被姜锦给赶走了,“我还没那么脆弱呢,你先去忙正事,我也想知道害我跳一次湖的罪魁祸首是谁。”

    犹豫了一下,姜锦悄悄的看了他一眼,低声道,“不是你吧?”

    萧颜没想到自己明明很尽力表现自己光辉灿烂的一面了,姜锦竟然还怀疑是不是他做的,不由又好气又好笑。

    “我是这样的人吗”萧颜捏了捏姜锦的脸颊,想了想还是微笑道。

    看你这样子就很像啊,不过姜锦其实也没真怎么怀疑萧颜,主要是问问以防万一。

    “我得确认一下吧,如果真是你的话,我在皇后面前说话也得注意点吧。”

    萧颜对姜锦这话里透漏出来的亲近心中欢喜,看她脸颊虽然发红,却依旧十分可爱的样子,忍不住又捏了一下,然后他那爪子就被姜锦给打掉了。

    “好了,不开玩笑了,真的不是我,太子对我有恩,我不会对他的子嗣做什么的,我也很讨厌拿着孩子作筏子。”

    何况,姜锦更讨厌。

    萧颜很肯定,如果真是自己做的,还被姜锦知道了,想要有这样的亲近是绝对不可能了。

    他是不会给她机会让她去实现她的小目标的。

    姜锦倒是不知道萧颜想了那么多,不过见他神色温柔坚毅,还以为他想起来了先太子。

    姜锦并没见过先太子,但是听说人是非常好的,萧颜又亲口说了太子对他有些恩惠,想来是真不错的人。

    “先太子人很好吗?”

    “很好。”萧颜罕见的柔和了一点眼神。“我见过的最好的男人。”

    这是姜锦第一次见他在提起她那些兄弟的时候眼神温柔,一般来说除了戒备厌恶嫌弃恨意和这个傻瓜(特别针对五皇子),真没有那么温柔似水。

    有那么两秒钟,姜锦甚至怀疑萧颜的真爱是他二哥了。

    不过萧颜转看向姜锦时候,姜锦正在脑补,表情略呆,让他忍不住笑的更温柔甜蜜了。

    好吧,姜锦看着那双琥珀的眼瞳,还是相信他的真爱是自己的。

    萧颜也没呆太长时间,毕竟他也想知道到底是不是大皇子做的局,到底怎么做的局。

    姜锦等他走了,肚子就开始咕咕叫了。

    今儿丹阳公主落水这事闹的,没有人还有心思替安平公主过生日了,本来说好的宴席也没影了。

    姜锦一方面挺同情安平公主,一方面又很是郁闷,她本来还对宫廷宴席上的菜色很期待呢,结果连见都没见上,还得了风寒,真是一点收获都没有。

    更郁闷的是,因为姜锦有些不适,孙老大夫让忌口,柳叶连肉包子都不给她吃了,这迟来的午饭里面只有皮蛋瘦肉粥里有点肉沫。

    作为一个吃货,还是个爱吃肉的吃货,这怎么可以。

    最让姜锦郁闷的是接下来几天她还要持续这个食谱好几天,虽然她不是一定要吃肉的那种,但是不吃和不能吃还是有区别的。

    姜锦心里暗恨,在心里狠狠的骂了间接害她得风寒的人好几天。

    她是暗骂,柳叶就明着骂了。

    姜锦本来一大早活蹦乱跳的出去,结果病病歪歪的回来,柳叶早就快气炸了,把幕后黑手骂了好几遍。

    严六知道了消息后也过来探病,她性格又要成熟的多,对姜锦道,“七殿下这明摆着要搀和进这摊子浑水里的了,真成亲后,你只怕是没有这份清闲了。”

    话中之意就有些替姜锦担心了。

    姜锦心里如何不知道,其实这几天也有些心烦,但是总不能因为这还没发生的事情就把萧颜给甩了吧。再说萧颜那样子,是想分开就能分开的吗?

    严六见她不说话,眼神却很烦躁,也觉得自己有点失言了,便笑道,“不过那话怎么说的来着,食得咸鱼抵得渴,只要熬过去了,日后前景自是不可限量。”

    “说日后谁能知道,不过是活在当下就是了。”姜锦其实也想得开。

    能找个喜欢的人,对方也喜欢自己,就是前世里都没有那么好的运气,哪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情。

    严六也再多说别的了,笑道,“我今儿给你带了个东西来,你保准感兴趣。”

    “什么东西?”姜锦有点好奇,严六怎么知道自己一定会感兴趣呢。

    “一种食物调料啊,据说是天竺那边出来的。”严六笑道,“本来我还想不到,吃起来略怪,但是你这几天一得了风寒,我便想起来,听说那调料吃了治风寒的。”

    “你别卖关子了,到底是什么啊。”

    “咖喱?是叫这个名字不?”严六小姐提起略皱眉,“看着是姜黄色的,吃着也有点姜辣味儿,也不知道怎么配出来的,味儿略怪,但是还挺下饭。”

    “咖喱?”姜锦这个重复就是惊喜的重复了。

    咖喱其实是挺流行的一种调料了,不仅在印度,在东南亚甚至西方也挺常见的,味道也不错。

    最常见的咖喱牛肉,咖喱鸡肉,配上米饭都挺好吃的,还有什么咖喱鱼丸,咖喱蟹,咖喱海鲜之类的,做主食的咖喱炒饭,咖喱乌冬面也好吃。

    虽然她前世不是特别喜欢吃咖喱的类型,但是也不讨厌,现在算算有好几年都没吃过了,最近嘴上又寡淡,提起来口水都快流下来了。

    严六见她面色欢喜,忍不住笑道,“我说你会喜欢吧,你果然喜欢,眼睛都亮了啊。”

    姜锦也不生气,笑道,“我这阵子吃的嘴里一点味儿都没有了,早盼着吃点有味儿的东西了。”

    严六见她是真的很感兴趣,便叫人把那调料拿来。果然很快有人拿来用木桶装的一木桶咖喱粉,姜锦取了一点儿尝了尝,很典型的印度咖喱,辣味重,香料味道也重。

    严六见她还特别去尝尝味道,忍不住笑道,“你也是,还专门先尝一尝。”

    “不先尝一尝,怎么做呢。”

    这送过来的是咖喱粉,做法以前超市比较常见的咖喱块做法不同,在烹饪上对技巧和调味的要求也更高。

    “我是服了你了。”严六看时间也不早了,她还有点事情,便起身告辞,临走叮嘱道,“虽说那人说这个咖喱治风寒什么的,我觉得你还是别先吃了,我吃过一次觉得肠胃不是很适应,你这几天肠胃也弱,别折腾了。”

    姜锦心里虽然垂涎这咖喱,但是她两天病的头重脚轻的,给别人也未必会做,严六还特别嘱咐了,也只好忍了,叫人把这咖喱粉好生收拾起来。

    吩咐人收拾好咖喱粉后,她又在那里郁闷,又没有电视电脑手机,连看书,柳叶都盯着不让看太多,说伤眼睛。

    看着话本子都离她远去了,姜锦只好哀叹起来,“也不知道这风寒什么时候能好,这几天在家里都快闷疯了。”

    不想话刚落下,门口就有人笑道,“你也太心急了,病来如山到,病去如抽丝,我都知道的,你倒心急起来。”

    “珍珠,你来了?”姜锦有些惊喜的道,“我还以为你出京就不会来了呢。”

    “怎么可能不会来啊,我还等着你给我做好吃的呢。”薛珍珠笑眯眯的在姜锦床边坐下。

    “你别说,我最近还真得了个好东西。”姜锦笑道,“等我好了,做天竺菜给你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