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当真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不用当真

    吃货和吃货之间总是特别有共同语言, 姜锦和薛珍珠正聊着咖喱聊得开心, 忽然听说萧颜来了。

    最近因为姜锦得了风寒, 萧颜自是经常过来, 倒也不稀奇。因为萧颜和薛珍珠也是认识的, 在山东时候, 彼此接触也不少, 也没怎么避讳。

    不过等萧颜进来,看到薛珍珠显然有些吃惊。

    姜锦察觉他神色,解释了一句, “我这几日不是不太舒服吗,珍珠过来看我的。”

    萧颜哦了一声,看了一眼薛珍珠, 并没再说话。

    薛珍珠虽然平时性情活泼点, 人又不是真傻,眼见着萧颜这态度, 似乎是对自己在这里不满, 貌似还有点话要说。

    想想自己整日无事, 明儿再来找姜锦就是, 萧颜一个皇子,也不定什么时候有时间来。自己老在这里杵着, 保不齐回头姜锦都会嫌弃她碍眼呢。

    因此薛珍珠只犹豫了一下, 就站起来告辞了, 笑眯眯的道,“七殿下来了, 我就不在这里碍眼了,明儿再来看你。”

    姜锦白了她一眼,“你就酸我吧。”

    薛珍珠也不生气,笑眯眯的道,“我怎么敢酸你,还想混口饭吃呢。”

    说完了,她也不拖延,痛快的走了。

    见薛珍珠离开,萧颜先问姜锦今儿如何,看着她的气色倒是好了些,但是不问问他还是有些不放心。

    “还不错,也不怎么头晕了。”姜锦看了看萧颜的神色,还是忍不住主动开口询问,“你今儿这神色可不对劲儿,到底有什么事?”

    想起来今天父皇说的话,萧颜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最近可能有人跟你说什么有的没的,你不用担心,横竖我的心是不会变的。”

    姜锦听着这话觉得不对头,本来有点倦倦的精神头都提了起来,“等等,你到底是想要说什么?这话我怎么听不太明白呢?”

    萧颜觉得挺难张口,然而也不可能不说,姜锦也不是那种你用语焉不详的话就能应付过去的女孩子,便把事情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等等,你说,就因为我当时救了丹阳,然后身上的衣服湿了,披了个侍卫的披风,就成了不守规矩的?然后梁帝觉得我不适合做你的妻子,想要给你另选佳妻?”

    姜锦简直无语,这是什么破理由啊。

    萧颜却觉得有点尴尬,“我也没觉得这算是什么事啊,但是大皇子一系的闹的沸沸扬扬的,父皇就有点犹豫了。”

    “那你呢?”

    姜锦承认自己有些迁怒,但是她是真的特别厌恶这种所谓的名声。

    想着萧颜一开始话都说不明白,连带着对于萧颜的态度也起了几分疑心,“你不会觉得你父皇说的很对吧,也是,我这样的出身地位,能给你带来什么?倒不如娶个高门的妻子,能帮衬你更多呢。”

    “你何必拿这话堵我。”萧颜一口气被堵在胸口,“我都说了我的心不会变。”

    “那还有身在曹营心在汉呢。”姜锦咬着唇,脸色变得很差,“我可知道不少男人,就算是娶了别的女人,都能保证不变心呢。”

    姜锦突然想起来皇后,那还是明媒正娶的正妻,最后又如何?前世里她也见过不少所谓红玫瑰白月光的事情,什么娶不到真爱,妻子只是将就。

    可将就就不是背叛了吗?姜锦每次听见这种事只是想笑,说什么情深似海,一边别人举案齐眉。

    不过她也不是委屈求全的类型,抓狂了几分钟后渐渐定下神来,“也罢了,若是不成,早不成也好。”

    萧颜见她眼神发冷,心中也一片冷,看着姜锦,定定的道,“我难道是那样的人?我要是那样的人,我府里不知道都进了几个了。”

    “是啊,你不是那样的人,只是我无理取闹。”姜锦不想看他那双琥珀色的眼睛,便看着窗外,深吸了一口道,“罢了,本来也是我不谨慎,不是么?”

    萧颜不傻,知道这话他要是敢应了,姜锦是真敢与他翻脸。

    然而他心里也堵得厉害,难道这事是他筹划的吗?也打了他一个措手不及好不。

    一时也没说话,沉默了几分钟,他正要开口,姜锦却自己平静下来,“对不起,我不该朝你发脾气,我只是迁怒。”

    因为梁帝迁怒,也因为萧颜的身份迁怒。

    她其实并无意成为什么皇子妃,甚至觊觎那母仪天下的位置,她对自己的人生规划从来都不多。

    卖卖好吃的包子,赚点银子,学点武术防身,然后行走天下。

    姜锦不傻,什么名声也不过是借口,原因还是权力。

    萧颜想要那个权力,他站在那个中心,姜锦只要还想嫁给他就免不了因此产生争端。

    自从这次回京,因此发生多少事端了?她还在外围,就硬被牵扯进去好几次。

    说来也是她太天真,凭什么觉得有情饮水饱?何况还是一个想要当太子当皇帝的男人,江山美人,从来都不是个能一起权衡的问题。

    萧颜看她神色变化,心中更是一片冰冷。

    “你想要反悔?”他看着姜锦的侧颜,忍了又忍,方道,“你不想要我了?”

    姜锦本来想要驳斥他,然而被他这一句话说的又好气又好笑,“这话该是我说的吧。”

    抢台词不太好吧。

    萧颜也不理会这话,只是看着姜锦,一双眼睛定定的看着姜锦,“你答应过我的。”

    “是,我是答应过你。”姜锦被他那样看着,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心又躁动了起来,“但是我只可能成为某人的妻子。而且你也知道,我这个人没什么别的优点,就是心不坏,所以我也不可能日后去抢某个女人的男人。”

    虽然等他日功成名就,能不能被记着还是难说呢。

    姜锦虽然心底善良,但是从来不天真,她的生活环境,早就让她见识过不知道多少现实。

    她承认,她不是那么深情,至少,她对层出不穷的幺蛾子有几分烦了,即使和萧颜的婚事最终能成。

    不过想想这个事,萧颜也很无辜,姜锦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下情绪道,声音却还是有点冷,“我并没有真的怪你的意思,我对你的心也没变,但是——”

    话没说完,被萧颜打断了,他突然紧紧抱住姜锦,吻了上去。

    姜锦吃了一惊,忍不住推拒,萧颜揽着她的手却越发紧了起来,唇追逐着唇,姜锦的呼吸也因此急促了起来。

    这个男人,真的是她喜欢的啊,她心里一面烦躁自己不理智,一面却又忍不住渐渐沉迷这份亲昵。

    而萧颜的心里,心情却比姜锦还要澎湃复杂,一时热一时冷一时想哭一时想笑,最终却只想把眼前的人紧紧的抓住。

    好半响,萧颜才放开姜锦,而姜锦的脸已经红了起来。

    他伸手摸着她的脸颊,是烫的,就像是他此刻的心。

    “我只要那一句就够了。”

    对于姜锦来说,那一句话是不够的,然而对他来说,只要她心没有变,就够了。

    姜锦呼吸还没恢复正常,闻言突然不知道为何鼻头一酸,眼泪落下来了。

    刚刚吵架的时候,她都没有哭,此时她的眼泪却落了下来。

    突然她真的觉得自己挺过分的,就算是梁帝很可恶,大梁朝很讨厌,大皇子一系很恶毒,萧颜也没有什么地方对不起自己啊。

    萧颜看她哭了,心中反而更难受,伸手去帮她擦泪。

    他越这样温柔,姜锦心里反而越发难受,忍不住道。

    “其实我没什么好的地方,你完全可以娶个更好的妻子。我知道你想要什么,其实如果你去娶个更能帮助你的妻子,也没什么,我不会怨你的。”

    然而萧颜却突然伸出手捂住她的唇,平静的道,“这话以后不要再说了。”

    “为什么?”姜锦看了他一眼,“如果梁帝要求你退亲,你能抗衡?”

    太子之位不想要了?

    “我想要的只有你。”

    萧颜看着姜锦,一个字一个字的又重复了一遍,“我想要的,只有你。”

    姜锦突然不知道应该说什么,萧颜比自己用情深,她是知道的,但是萧颜这个许诺,重的超过她想象了。

    “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姜锦抬头看着他的眼睛,干净的眼睛清澈的倒映着自己的身影,“如果你说是,我会当真的。”

    “我很清楚我在说什么。”萧颜看着姜锦,毫不畏惧,“不用当真,因为这就是真的。”

    顿了顿,他笑了笑,“最多,我跟你一起卖包子就是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好。”姜锦看着萧颜,心里突然一片坦途,恍如明亮的光里开出花来,“我相信你。”

    希望这份信任不会碎掉。

    姜锦依旧是个盖棺定论者,即事情不到最后结局,她不会真的全然相信。

    然而此时此刻,她的心比起在东阳城的时候反而更坚定。

    如果东阳城,那份冲劲儿是因为烽火大雪的加成,还有几分冲动。

    此时此刻,她的心却是一片光明,意外的冷静。

    她感觉到自己从来没有那么理智过,理智的去做个不那么理智的决定。

    萧颜看着她的,却仿佛心里有一片大海,全部都是柔软,却有着起伏波澜。

    “你知道,你的话我会当真的。”

    “我知道,不用当真,因为这就是真的。”

    “我此时此刻的心骗不了我。”

    说完这话,她看着他,微微一笑,然后吻上了他的唇。

    和刚刚不同的吻,同样炽热,却更平和甜蜜。

    这边两人争吵后达成一致,宫里天下那对最尊贵的夫妻却正在争吵。

    皇后看着梁帝,神色冷然,“陛下这是在打我的脸啊。”

    梁帝有些不悦,“你这话朕可不爱听,朕也是为了大梁,为了咱们皇家的脸面名声啊。再说了,那姜氏就是个民妇,还是二嫁,本来也当不得皇子妃。”

    皇后冷笑了两声道,“可从来英雄不看出身,她现在已经是个县主了。再说,她是为了什么原因失仪?是为了丹阳!”

    “丹阳难道不是你的孙女!难道不是阿尚的嫡女?她这是有功!”皇后终于控制不住脾气怒道,“有功的人不封赏,倒是惩罚!陛下,您是陛下啊!”

    如果面前这个男人不是皇帝,皇后即使身为妻子,还真想给他几巴掌让他脑子清醒清醒。

    何况,姜锦因为救了丹阳失仪,转头连赐婚都丢了,这难道不是让皇后难看的?就不说皇后本来就很喜欢姜锦,就说如果帮了她的人反而遭难,日后谁还敢帮皇后?

    皇后心知肚明,这事是刘德妃刘家那些人搞出来的。

    丹阳的事情,她没有证据,也只能暂时放过刘德妃,但是大家彼此心里都是很明白的。

    到了这个地步,你死我活不用留手了。

    王贵妃再怎么僭越,也没有冲着皇后下死手,所以皇后也没把事情做绝。

    但是刘德妃这次动丹阳,实在是戳了皇后的心了。

    到了现在,也就是皇帝还不懂刘德妃的盘算了。

    安平生日大皇子妃进宫的消息是刘德妃传到三皇子那里,所以三皇子是必然会进宫的。只有姜锦是个意外,是自己临时起意宣召进宫的。

    如果按照刘德妃的安排,弄死了丹阳,正好让三皇子一系背锅。即使事情被定性为意外,三皇子的嫡子也是彻底废了,舆论里他一辈子都会成为杀人犯,谋害堂妹,还是谋害的先太子的女儿,想要洗白其实是非常困难的。

    皇后也不可能对三皇子和他的嫡子没有芥蒂,三皇子多半也会心有顾虑。

    三皇子本来最近就举步维艰,嫡子再成了一个废棋子,皇后也不可能赞同三皇子上位。

    而皇后不可能支持三皇子,还会和三皇子起芥蒂,大皇子再过来讨好安慰一下,很有可能转而支持大皇子。

    也就是说按照刘德妃的计划,这完全是一箭双雕,甚至一箭三雕的,一方面彻底断绝了三皇子一系登基的可能,一方面也打击宿敌皇后,还能把皇后拉拢过来。

    就算是皇后没傻到被卖了还替她数钱,至少除掉三皇子打击皇后这个是没什么问题的。

    唯一的变局在于姜锦正好被宣召进宫,因为姜锦救了丹阳并且撞见了当时的情况,三皇子一系的嫌疑洗脱了不少,皇后也没错过真凶。

    不过也正因为姜锦把刘德妃的这个妙局给打破了,刘德妃只怕也是恨姜锦入骨。

    大皇子一系转而攻击姜锦一方面能让昏庸的梁帝忽略自己身上的嫌疑,围魏救赵,一方面也是真恨姜锦,多半可能还存着打击萧颜的主意?

    毕竟萧颜对姜锦的用心大家也都心知肚明。

    皇后对这其中的门道如今也是想明白了,然而梁帝这个面糊耳朵,他听了谁第一个说话,就倾向于谁。他是真的觉得姜锦御前失仪很严重,最好给萧颜换个老婆,甚至都不顾及萧颜自己的想法了。

    皇后和梁帝争执了半天,才勉强止住了梁帝马上下旨的想法。

    等梁帝走了,皇后身边的嬷嬷就忍不住开口劝道,“娘娘不该和皇上吵起来的,便是为了姜氏,缓和的劝劝就是了。”

    不想皇后却冷冷的看了一眼嬷嬷,“我知道你想的什么,不过是七皇子看着势头不错,若姜氏当不了皇子妃,承恩公府嫁个姑娘过去正好拉拢?”

    嬷嬷有些讪讪的,“我这还不是为了娘娘么。”

    “我知道你是为了我,不然你早不站在这里跟我说话了。”皇后的神色微冷,“明儿记得召承恩公夫人死心,很多事,还是趁早死心比较好。”

    “娘娘您是动真格的啊。”

    “丹阳都差点没命,我还不动真格的,等着别人给我们娘四个收尸吗?”皇后深吸了一口气,“你去承恩公府传旨吧。”

    说完了这话,皇后又叫了人来笔墨伺候,她要写信。

    嬷嬷看了一眼皇后神色,也不再争辩什么了,想想姜氏的确也救了丹阳公主,也不奇怪皇后这么维护。

    皇后是真心实意的感激姜锦。

    要知道那个情况下,姜锦敢毫不犹豫的跳入水中救人,那真是保住了丹阳的一条命。

    丹阳才多大,当时已经呛晕了,若没被及时施救,只怕也是性命难保。

    姜锦还把自己的斗篷给了丹阳,自己却因为受凉得了风寒。

    皇后就是铁石心肠也不可能不为所动。

    更何况,这朝廷内外,难道大家都不长眼睛的?这样的一个恩人,皇后都保不住,她这个皇后还是趁早让给刘德妃当好了。

    皇后其实从来没小看过刘德妃,刘德妃能生下庶长子,堂堂世家大族的女儿能够委屈求全,不管是为了情还是为了权力,这份隐忍已经很可怕了。

    皇后甚至有几分怀疑当初太子被袭击那件事,刘家其实也有参与。

    但是她拿不出证据!

    就跟这次的事情一样,她拿不出证据!

    皇后的心里仿佛有火在烧,让她整个人有了异样的亢奋,然而写给那个人信,她却还是斟酌了再斟酌。

    梁帝意图悔婚的事情是瞒不过去别人的。尤其梁帝回头又把他弟弟秦王给叫到宫中,说起此事来,询问秦王的意见。

    其实他还是不死心。

    梁帝其实不是对大皇子完全没起疑心,虽然他不是个圣明的皇帝,但是他也当了快三十年皇帝了,还稳稳当当的坐在皇位上。

    虽然他觉得可能性不大,多半还是三皇子的儿女不慎失手,但是也不能说大皇子完全没可能作案。

    而正是因为梁帝对大皇子也越发不满,才这会儿突然觉得萧颜的其实不错。

    然后他就觉得姜锦碍眼了。

    万一他真打算立七皇子为太子,难道还让姜氏当太子妃不成?

    皇后对姜锦的观感不错,梁帝对姜锦的观感却是一般的——梁帝是个铁杆颜控。

    本来他这个人要脸,心里虽然不自在,但是也不好没什么借口就悔婚。

    正好大皇子一系的人借着姜锦攻击皇后和七皇子,却是给了梁帝一个正正好的把柄。

    在宫里失仪啊,还穿了个男人的衣服,这是不守妇道啊,悔婚不是很正常么。

    然而梁帝没想到皇后反对的那么激烈,即使他隐晦暗示未来的七皇子妃可以先考虑皇后娘家。

    他和皇后吵了一架后,明面上是看着偃旗息鼓了,暗地里却不死心的,因此才把秦王给召进宫里来。

    秦王嫡女长宁郡主嫁给定南侯之子陆齐林,姜锦却是陆齐林的前妻,定南侯府正是因为想娶长宁郡主才让把人赶走的那么利落。

    这矛盾在明面上摆着的,十分的清楚,而姜锦若成了七皇子妃,秦王府必然是十分尴尬。

    因此在梁帝看来,别人不好说,秦王肯定会支持自己悔婚的,因此才第一个把他召进宫里来。

    秦王最近因为女婿陆齐林的缘故,是十分的不利索,上次还被梁帝给臭骂了一顿。此时被梁帝召进宫中,他心里就有些忐忑,生怕是陆家又出了什么事情牵扯到他。

    行过礼后,梁帝赐了座位,他都不敢很坐下,生怕惹来麻烦,安静的等着梁帝开口。

    不过看梁帝这神色,应该不是要自己麻烦的吧。

    梁帝不知道秦王的想法,而是很轻快的道,“朕召王弟你进宫,是有件事要和你商量商量。”

    “皇兄有什么事?”

    秦王听了他这么说,浑身警铃却是顿时拉响,打定了主意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绝对不随便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