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菜扣肉包

蜂蜜乌龙茶 / 著投票加入书签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最快更新我只是想卖个包子最新章节!

    梅菜扣肉包

    好歹当了四五十年兄弟, 秦王对他哥梁帝的性格还是很了解的, 眼见着梁帝这表情语气, 便知道自己应该是没什么大事。

    然而松了口气的同时, 他还是有点紧张, 礼下于人必有所求, 他哥这阵子看自己可不算顺眼, 这么温和语气说话,想来不是什么好事。

    果然,梁帝下一句就道, “你有没有听到最近的传闻?”

    “什么传闻?”秦王听到的传闻可不少,就是不知道梁帝说的是哪一个。

    “昭平县主,说着真别扭, 就是小七的那个未婚妻姜氏, 你总还记得吧?”梁帝看了一眼秦王,他才不相信死秦王已经不记得了。

    毕竟也是秦王女婿的前妻, 之前还闹出来不少风波。

    秦王没想到会提到姜氏, 一时更谨慎了一点, 道, “记得是记得,传闻什么的臣弟真未有所耳闻。”

    梁帝诧异的道, “你竟然不知道?不是已经传的到处都是了?”

    然而秦王一脸茫然的样子表明了他是真不知情。

    梁帝见此, 只好把事情说了一遍, 又道:“朕想着这姜氏出身实在是太低了,娘家也没什么人了, 如今还闹出这样不体面的事情。朕觉得她和小七实在是不般配,便有意退了这门婚事,王弟你看呢?”

    秦王听了这话,有那么几秒,不是很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反应过来才诧异的道,“就为了这点事,就退婚?”

    他这真是第一反应,话说出口后才反应过来梁帝叫自己来,大约是想要自己支持他一把的,毕竟姜氏和自己明面上是还有些芥蒂的。

    梁帝的脸色果然是不太好看了,“王弟觉得朕是大题小做了?”

    见梁帝的神色冷了点,秦王背后出来一点细汗,忙道,“臣弟主要是觉得,小七娶个媳妇不容易,他这都定了第四次亲了,再退了,谁知道下个会如何?何况姜氏也是为了救人嘛,她当初要不是古道热肠怎么会星夜给东阳城送信?”

    梁帝没想到皇后这么说,连秦王也这么说,便真有点怀疑自己的主意了,“你真觉得不合适?”

    秦王连连点头,“可不是,皇上心疼儿子,想要娶个十全十美的儿媳妇也是常事,然而这世上哪有那么十全十美的事情。更何况,真要临时反悔了,朝廷的面子往哪里放,保不齐那些酸儒还说朝廷苛待功臣呢。”

    梁帝是个爱面子的人,他想要换了姜锦,一方面就是因为话传出去了,面子上不是很好看,另一方面当然是嫌弃姜锦的身份地位太低了。

    不过秦王女婿是三皇子表弟,这话他就不好跟秦王说了,梁帝虽然耳根子软好面子,作为皇帝基本的疑心还是有的。

    此时秦王这个和姜氏有芥蒂的都朝着姜锦说话,梁帝心里还真沉吟起来。

    秦王见梁帝不说话,又忍不住多说了一句,“王弟便是多说一句,这婚事就差一个月了,临时换人还能换谁呢?”

    本来秦王之前说的话已经够打动梁帝了,这句话却一下子又提醒了他,换人是一方面,换成谁也不得不考虑啊。

    他也不和秦王说这人选问题,横竖秦王明摆着不赞同,肯定也不会提什么好人选。

    秦王出了大殿,便擦了把汗,他哥年轻时候还没有这么昏庸呢,太子去世后是越发的乱来了,偏首辅年纪也大了,能约束他哥几年还是难说的事情呢。

    不过这事,秦王是真没听见什么传言,固然是因为秦王家里蹲,但是流言绝对也不是很厉害,他皇兄是怎么认为传的沸沸扬扬的?

    秦王想了想先前他和徐氏商量的基本策略,出了宫便命人给萧颜悄悄的送个信儿。

    萧颜是个聪明人,自然明白秦王的话里的意思,事实上秦王帮了姜锦说话,萧颜略有点吃惊,便在心里记下这个示好。

    另一边宫里,梁帝又把皇后的娘家人给召进宫了,和皇后的态度不同,皇后娘家人对这个皇子妃的位置还是有些眼热的。

    毕竟七皇子眼下看着势头不错,太子又已经薨了,等日后皇后去世,皇后娘家人肯定要示弱,若能攀上七皇子,至少也是个皇子妃,若是运气好,说不准家里还能再出一位母仪天下呢。

    但是皇后娘家也没糊涂到家,并没答应,而是婉转表示要考虑一下,倒不是不心动,但是这事不是小事。

    一方面,七皇子萧颜那心思大家都看的明白,绝对是用情颇深了,真娶了他家姑娘,是不是会迁怒他家的女孩儿甚至迁怒他家都很难说。

    另一方面,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皇后的娘家也不是暴发户,也不像是秦王那样养出来个傻姑娘,抢别人的男人这种事不是不能做,但是要看怎么做。反正,自己的面子是不能丢的,若让人嘲笑他家的姑娘嫁不出去了才去抢别人的夫婿,那才是得不偿失呢。

    当然皇帝的面子也得给,表示考虑一下本来就是一种委婉的拒绝,若是皇帝认为他们是拒绝了,也不吃亏,皇帝认为他们是在考虑,当然也要考虑一下。

    大约也是被秦王打击的太惨,梁帝觉得自己这个大舅子挺给他面子,还赏了点药材给他拿回去。

    不过承恩公的态度比较暧昧,梁帝就想起来刘德妃极力推销的她家的姑娘了。

    要说刘家也是世家大族,比承恩公府还要显赫些,他心里是不太满意大皇子的,若刘家的女儿嫁给老七,倒也能安抚住刘家了。

    梁帝想了一会儿,还是觉得承恩公府的姑娘好点,刘家那个不是嫡女不说,脾气还不好,承恩公家家教他还是信服的。

    不过除了这几家,别家的姑娘他也要考虑一下,比如说首辅家有个孙女儿,听说就长得如花似玉还知书达理,配小七小七也不是很亏。

    横竖总比那个姜氏好!

    姜锦还不知道自己被嫌弃成那样呢,和萧颜说开后,她的心情好多了。

    不管日后如何,至少此时此刻的真心实意也值得她赌一把。

    不过因为闹了这么一场,她的风寒倒是比上午更重了些。不过她素日里身体素质还是不错的,不过是个风寒,别说是姜锦自己了,就是柳叶萧颜也没特别的在意。

    这吃了两天白粥,柳叶就特别恩准姜锦吃点好消化的面食,比如包子之类的。

    柳叶也是怕姜锦没有什么食欲,用菠菜汁儿和面蒸了翠绿色的包子来,摆在白瓷盘子中,另一个盘子里放着渐变绿色的翡翠蒸饺,有这样清脆的颜色,连一如既往的白米粥看着都可口了不少,再配上切开的金黄流油的咸鸭蛋,几色小咸菜,姜锦顿时胃口大开。

    柳叶这次蒸的包子也不大,也就是鸡蛋大小,姜锦夹了一个包子,一口咬了一小半,顿时惊喜的道。

    “是的肉的?”

    “是啊,再不给你吃肉,只怕你眼睛里就要发绿光了。” 柳叶见姜锦眼睛发亮,忍不住笑道,“我问了孙大夫,他说不需要那么忌口了。”

    “柳叶你真好。”姜锦眨着眼睛看着柳叶,“我要是离开了你该怎么办呢?”

    柳叶脸上一红,微微偏过头道,“你少给我灌这些迷魂汤药,早有人等着接手你呢。”

    七殿下那样子,若是自家姑娘嫁过去,只怕端盘子夹菜的活儿都会抢过去干了。

    姜锦笑眯眯的夹了个蒸饺,咬了一口,味道也是棒棒哒的,好久没吃肉了,这一吃肉怎么感觉这么香呢。

    然而她这美滋滋的一顿饭还没吃完,就被人打断了。

    定南侯夫人王氏来了。

    若说自姜锦穿越过来最厌恶的那个人是谁,那必须是王氏无疑了。

    王氏这个人除了外表和家世,在姜锦看来真是没有什么优点了。

    又蠢又毒不说,还很擅长在欺负别人中获得快乐,当初的姜锦娘被她欺负的自杀,姜锦出府的时候,她也狠狠的欺负难为了姜锦一番。

    姜锦虽然还算是善良,但是也不是圣母,若有机会,这个仇她必然是要报的。

    只是她心里虽然也没忘却当初定南侯府的所作所为,却也不希望和定南侯府的人有什么牵扯。

    一听到王氏来了,姜锦连眉头都不抬,“让她回去吧,我是不会见她的。”

    见面只怕又要打起来的,何况王氏那人姜锦还是了解的,来找自己绝对不会有什么好事。

    姜锦想了想,大概也就是梁帝那边想要给自己退婚的事情了。

    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定南侯府虽然最近十分的不利索,但是好歹也是勋贵,三皇子也是皇子,知道此事也不稀奇。

    姜锦猜测的没错,王氏的确得知了这个消息,倒不是从三皇子一系中得知的,而是从长宁郡主那里。

    长宁郡主最近已经很是消停了。

    现实总是教做人,长宁郡主虽然是傻到不行,但是现实啪的打了她的左脸,打完了又打了她的右脸,然后还循环了那么几次。

    大概是从她母妃徐氏哪里继承来的基因觉醒了那么一点儿,她这会儿清醒多了,还去给父母认了错。

    徐氏虽然郁闷女儿没在成婚前清醒过来,但是这样也比一辈子糊涂好,靠着,只要她不犯糊涂,日后就算是定南侯府倒了,她还是能混个安生日子的。

    因此这次的事情,徐氏就给长宁郡主送了个信儿,让她别乱搀和。

    长宁郡主倒是没搀和,然而她身边的人不慎说漏了嘴,王氏在长宁郡主院子里还是安了钉子的,得知了此事,顿时觉得扬眉吐气了。

    姜氏那个烧火丫头还想当王妃?这老天都看不下去了吧。

    然而扬眉吐气以后,她想起自己的女儿陆紫玉,心里又开始难过了。

    如果不是陆紫玉被关起来了,现在也可能会备选七皇子妃吧,而不是陪着王贵妃吃斋念佛,受苦受罪。

    想到这里,王氏就更恨姜锦了。她这种人是断断不会思考自己的错误,只会想着别人对不起她。

    那件事明明是王贵妃和陆家联合谋害姜锦不成,在王氏心里那必须是姜锦个贱人,竟然不能忍气吞声,还诬陷他们陆家和王贵妃。

    恨之入骨的人要落魄了,王氏怎么可能坐得住,马上叫人去套车,她要去嘲笑姜锦。

    不得不说,姜锦对王氏某种程度上也是服气的。

    定南侯府虽然最近很不得意,确切的说,已经是定南伯府了,只是称呼上,姜锦改不过来。

    但至少王氏她也是个伯夫人啊,竟然亲自上阵喝骂,搞得跟泼妇骂街一样,姜锦都有点嫌弃她站在自己门口丢人了。

    然而王氏的身份放在那里,姜锦还真不能跟她来硬的,一时也有些头疼,好好的翡翠蒸饺也吃不下去了,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桐花喊过来。

    “你服侍我换了衣服,我出去看看。”

    柳叶虽然有些不赞同,但是她也想不出来多好的办法,总不能一直当缩头乌龟吧,不然外界还真以为姜锦被退婚了呢。

    虽然这婚事能不能成还两说,但是姜锦此时可真不打算退缩。

    因此她便换了衣服,往门口看看什么情况,柳叶要给她上脂粉,被姜锦拒绝了。

    “我又不是真和她吵嚷的,和她吵起来岂不是显得掉价,好歹那个话堵回去就是了。”

    姜锦犹豫着要不要露面,决定还是看看情况再说,不过拿什么话堵回去她倒是想好了。

    王氏也是傻,她定南侯府难道干净?别的不说,陆齐林和他两个小厮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在京城里传的可不是一般的广。

    等姜锦收拾好了,王氏竟然还在门口骂呢,续航能力还挺强。其实这事,王氏骂了两句就走了,姜锦还真没好办法,总不能追到定南侯府去骂吧。

    但是王氏还不消停,姜锦也不想给她留什么脸,因此披了大毛的斗篷出来了,说了一句话。

    她这两天伤风咳嗽,声音不大还有些嘶哑,这话说的声音也不高,完全没有王氏的中气十足的。

    然而只这一句话,就气的王氏七窍生烟,脸都快扭曲了,一双眼睛几乎能喷出火来。

    旁边也有人没听到姜锦说的话,附近的人便忍不住笑的转述了,“姜郡主问这位夫人,自己儿子和两个小厮大被同眠的事情解决了没?先把自己的事情搞定了再来管别人吧。”

    这事京城里人知道可真不少,毕竟又牵扯桃色新闻又牵扯战争和朝斗,完美的具有一个让人感兴趣的流言的全部特点,而且陆齐林因为之前立功的原因名气还不小。

    但是能把这件事和王氏对上号的可不多,毕竟广大人民群众对陆齐林都未必认识,更不用说陆齐林他娘了。

    王氏这阵子也老了不少,虽然完全不似一年那么美貌,却也称得上一句风韵犹存。

    本来她这个做派来看的人不少也是在看她,此时扯上这样的桃色新闻,就更不用说了。

    王氏再是豁出去了,气愤填膺想要打击姜锦,也撑不住众人的目光和议论。

    更何况人家姜锦也只说了一句话人就回去了,根本没有继续和她战斗的意思。

    王氏虽然气的恨不得撕碎了姜锦也只能强忍了这口气,灰溜溜的回去了。她来找姜锦的麻烦也是大脑一热,又因为被拒之门外在忍不住在门外喝骂的。

    这会儿大脑冷静下来,她才发现自己做了多大的一个蠢事。

    本来陆齐林的传言已经平息,她这么一闹,若是传开了,岂不是又把那个流言给宣扬起来了?别人不说,就是定南侯,呃,现在已经是定南伯也不会饶了她啊。

    不过她心里还是存着侥幸,便也没主动朝着别人说起来这件事,只叫人暗地里打打听。

    然而没想到的是,她这次终于好运了一次,跑去找姜锦闹了一场这件事竟然没传开。

    传开的是姜锦的身体状况,大家都说姜锦要死了,还有一个月成亲结果病病歪歪的。

    然而大概是萧颜克妻的名气太大,那天姜锦露面的时候风寒还没好利索,不少人都瞧见了,不知道怎么的,消息传到外面去,都说姜锦马上要病死了。

    黑赌坊甚至开了赌盘,姜锦能成功活到成亲的赔率高达四比一,剩下的都是赌姜锦什么时候挂的。

    消息传到姜锦耳朵里,柳叶差点气炸了,姜锦却挺高兴的收拢了一下银子,准备买自己成功活到成亲。

    不要多,先来一万两,若是成了,就变成四万了呢,怪不得那么多人都想赌博,挣钱可真真容易。

    而且姜锦还特别问了,如果婚事没成,自己也活到七皇子成亲那日,也有一点五比一的比例的。

    不仅她,连严六薛珍珠他们都小赌了一把,不过因为她们投的金额挺大,庄家改了赔率,饶是如此也是二点五比一的赔率。

    薛珍珠还特别搞笑的跑来陪着姜锦小住,美其名曰,为了她不赌输,自己可得保护好姜锦了。

    其实姜锦的风寒早就好了,这会儿正在钻研咖喱的做法呢。

    咖喱粉和咖喱酱的做法不同,后者要容易使用多了,这时候的咖喱又是地道的印度咖喱,口味比较辣。

    不过姜锦试了几次,便也知道怎么做更好吃一点。

    咖喱粉其实要用油小火炒一下,后期最好用椰浆调味,姜锦是没有的换成了牛奶,倒也不错。

    可惜没有土豆,也没有牛肉可以吃,只能做咖喱鸡肉饭了。

    姜锦还觉得有些犹有未足,薛珍珠却觉得好吃的很,一次能吃一桶饭,真的变成了饭桶。

    不仅薛珍珠喜欢,连柳叶严六小姐都表示赞不绝口,唯独萧颜不喜欢,他不喜欢那么重口味的东西。

    姜锦其实和他的口味更相似些,对咖喱也是想念多过喜欢,吃了几次也就寻常了,对她来说还真不如大馅肉包子好吃。

    不过薛珍珠却似乎真的爱上了咖喱,连着吃了好几顿咖喱饭后,还撺掇着姜锦尝试做个咖喱包子什么的。

    姜锦前世里也吃过咖喱牛肉包,味道还是不错的,也有点兴趣试一试。然而古代保护耕牛,又没有肉牛出售,想要买牛肉得先打听了哪里有老牛要杀,提前下定钱,才能买到牛肉。

    这种情况下,便是偶尔能吃到一次,想要指定什么时候吃可没戏,自己都不能想吃就吃,大规模的售卖就更不太可能了。

    因此姜锦便把主意打到鸡肉上,咖喱鸡肉包子也不错啊。说起来好久也没推出什么新品了,姜锦寻思着这次一起做个口味比较重的算了。

    想了几种馅料,姜锦还是准备先来个比较常见,食材也是比较容易大规模采买的——梅菜扣肉包子。

    不过这种包子姜锦前世做的也不多,这一辈子也不知道大家的接受度如何,而且就是前世梅菜扣肉包的主场又在南方,京城却是在北方,因此调味尝试上姜锦反而更谨慎了。

    梅菜扣肉包都这么麻烦,咖喱鸡肉包子就更不用说了,光是咖喱的味道就要调试,还要考虑客户的接受度,麻烦简直让人头都大了。

    若不是和萧颜商量了,最近装病弱赚上一大笔,也卖卖可怜,让梁帝彻底打消念头,所以姜锦一直家里蹲。比较空闲的情况下,姜锦还是挺乐意尝试钻研下新菜的。

    外加上晋江楼那边咖喱菜卖的也不错,食客的接受度其实比姜锦语气的高,姜锦真想撂挑子不干了。

    和烦恼的姜锦不同,在姜锦身边的薛珍珠最近颇觉得美滋滋的,姜锦试菜,她总能第一个尝鲜,这可是千金都难买的好事。

    折腾了三四天,做了几百个包子,这一日姜锦终于把两种包子的口味定下来了,准备做最后一次试味,结果刚进了厨房换了衣服,还没动手,就有客人来了,还是从来没什么来往的人。

    承恩公府的人。

    也就是皇后娘家的人。别看皇后对姜锦不错,上次有传言后皇后还专门赏赐了姜锦不少东西,给姜锦做脸,皇后娘家可没把姜锦这个半吊子县主放在眼里。

    上次安平公主生日,姜锦和承恩公夫人打招呼的时候,明显感觉到了对方客气外表下的冷淡。姜锦也不指望他们吃饭,自然也不可能舔着脸讨好他们,两下虽然没什么仇怨,但是绝对不亲近的。

    也正因此,姜锦是万万都没想到承恩公府会有人来,哪怕陆齐林跳着脚过来,她都没那么奇怪。

    不过惊讶归惊讶,不看僧面看佛面,承恩公府在京城地位不低,还有皇后面子,姜锦还是请人进来,自己忙去换了见客的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