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第三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动力之王仙宫三寸人间16555柳擎宇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会议室。

    “许队他今天怎么啊这是。”中饭就没吃,一直忙案子到现在,邱志翔端着泡面桶,抓紧吞两口填肚子。眼睛八卦兮兮地往洗手间门缝那瞄。

    在他眼里,许星纯不仅外表的那幅皮囊好看,重要的是人有内涵,平时做起事来无比专注认真。工作作风、态度和能力水平都是一流。除了话有时候略少,就真没什么缺点了。

    就今天也不知道怎么了,平时一向做事严谨极少犯错的人,汇报初级尸检的时候居然破天荒地走神几次。甚至不得已,会开到一半暂停。

    惊了。

    “你知道不?”邱志翔转头问技术室里痕检的一个妹子。

    讲起八卦,大家都心态放松,当办案之余的谈资,讨论地兴致勃勃,起劲地很。

    “不是,我说你们DNA室的,有功夫在这聊八卦,现场分析结果出来了是吧?!比对结果出来了是吧,破案了是吧!”林锦瞪了那群人一眼,咬着牙:“这案子是发生在闹市区的枪杀案,加上死者身份特殊,影响很恶劣,上面要我们48小时之内必须破案,你们还一个个的还有心思聊天!”

    其他人噤声,默默地点头,溜回原位整理笔记本准备干活。

    --

    许星纯捧起一把凉水,扑到脸上。关了水龙头,他低垂着头,面无表情地看着暗黑的大理石。双手撑住洗手台边缘,任由残余的水溅湿上衣。

    有人不合时宜地咳嗽两声。刘敬波靠旁边,看着许星纯。看他因为用力,已经青筋凸起的手背。

    明明极力克制却压抑不住的情绪。神情从揶揄到感叹,扬了扬下巴,“瞧你这德行,那谁啊?”

    许星纯目光沉沉,直视着前方。压着气息,一言不发。

    “冷静好了没?”刘敬波不屑地冷笑,嚇一声,直接下结论,“就你这样子,我一看就知道,初恋没跑了。”

    作为一名合格的刑警,最重要就是有一双善于发现的眼睛,在蛛丝马迹里寻找证据,从细节判断真相。

    就刚刚付雪梨露面的第一眼,刘敬波看见他的神情,立马心知肚明——许星纯一定对这个女人有很特殊的感情。

    —

    付雪梨的初中在临城。那个城市马路两边栽种着老旧的梧桐树,盛夏绿叶繁茂,寒冬枝桠交错,覆上皑皑白雪。

    她从小跟着叔叔付远东长大,家里一个表哥。付家在临市有点声望,加之付远东平时忙生意,对他们管教不严,两人更加无法无天。她表哥付城麟从小学开始就在学校里拉帮结派,翘课打架,是个远近闻名的恶霸。

    而付雪梨从小就长相出众,又因为她哥的缘故,她一直都是年级“风云人物”,课下谈论八卦的头号人物。

    因为经常和高年级和外校的人一起玩,别人都怵她,导致她也没能交过什么正常朋友。在初中同学和同龄人眼里,对付雪梨的印象就是:

    家里有钱不能惹、成绩烂、经常有外班男生女生找。

    ——总而言之是个很坏的女生。

    付雪梨出道的第一部网剧里,角色就是一个太妹。完全本色出演,像老旧香港电影里的不良少女,不染发,只穿短裙,露出一双笔直光洁的腿。戴银镯子,红绳,腰链,抽烟。一个人深夜晃荡在红红绿绿的大排档旁喝啤酒。

    脾气差地出奇,身边却从来不缺被迷得神魂颠倒的男人。

    她把从小到大养成的张扬和不羁展现地淋漓尽致。不用演,就有一股子浑然天成、天生放荡的自由感。

    那时候按照江湖规矩,坏学生是不会主动招惹班上好学生的。两者都有自己的优越感和默认的交际圈,普通情况下是不会有什么交集。更别说付雪梨还是这群坏学生的领军人物,一个常年在班上被老师批评的标杆典型,更和乖乖仔们更挨不上边。

    某一天中午第一节课上课前,广播里放着眼保健操。付雪梨戴着MP3的耳机,无所事事低头翻看漫画,隐隐约约听到身后一道低低的声音,“借过。”

    她啃了一口苹果,把手上的漫画又翻过一页。眼角余光看到一人站定在身旁。

    付雪梨继续专心看自己的漫画书。薄薄的红嘴唇,咬着鲜黄的果肉,双腿翘起,细白的胳膊摇摇晃晃。

    “能让我进去吗。”

    直到那道声音在头顶又响起,她才扯下一只耳机线,慢吞吞抬起头,打量来人两秒,有点不耐烦,“说啥?大点声!”

    他是昨天还是前天刚刚转来班上的新学生。样子一看就是个标准的好学生,面对她的不耐,也不恼,措辞依旧温和简单,“我把书搬进去。”

    14岁那年的教室里,闹哄哄的铃声响起,老师抱着卷子进班。许星纯站在狭窄的过道,怀里有一摞书。白皙的脸庞干净瘦削,刚刚抄完板书,指尖还有残留的粉笔灰。

    午后有风,带着一点点温暖的阳光,从他空荡的白校服之间呼啸而过。

    秀秀气气的乖仔——这是付雪梨对许星纯的第一印象。

    但也不知道为什么,付雪梨总觉得以前在哪见过他。不过这只是一闪而过的想法,很快被她抛到脑后。

    在一起坐了付雪梨才知道,许星纯还真的是一个很好讲话的人,从来不跟谁多发脾气。

    不过和他坐有一点很烦,就是下课了总有人围过来问题目。听说以前就是年级有名的学霸,也不知道为什么要突然转班。

    有时耳边充斥着谈论学术问题的噪音,听得付雪梨不耐了,就直接把人全部都轰跑。

    是的,付雪梨和许星纯是完全相反的一种人:

    她又懒脾气又差,最喜欢的就是欺负老实人。

    比如许星纯这样的。

    有时他上课被点起来回答问题,她就悄悄拉开他腿后的椅子,看完他站不稳差点跌倒的尴尬模样,就得逞地和周围人一起笑。咯咯地捂着嘴,幸灾乐祸地像只顽皮的小狐狸。

    到后来次数多了,许星纯已经非常习惯。他能面无表情答完题目,然后转头把椅子摆好再坐,整个过程心如止水。

    又有时候,在他偶尔下课趴在桌上打盹时,付雪梨就猛地凑到他耳旁大喊“——老师来了!”然后退回原位,欣赏他睡眼惺忪,半梦半醒间被吓一跳的样子。

    小时候许星纯脸皮薄,是个很正经的人,经不起调戏。但却从来没对她发过脾气,常常就是拉下脸,闷头写作业,半天不理她而已。

    时间长了,付雪梨觉得他其实远没有表面上那么无害。反倒是个心思很多、非常自持压抑的男生。但她也懒得花心思去探究。

    那时候好学生有很多特权,想换位置也就是去办公室找一趟老师的功夫。不过任付雪梨怎么过分,他一直都没主动提换走。甚至接下来一个学期,次次都阴差阳错地坐在她旁边。

    按照付雪梨那时候的猜测是,因为和她坐,下课了就会很少人来打扰,许星纯就能清净地写会作业。

    大家都怕她。

    其实平心而论,许星纯的模样从小就很清秀。但不是女相,反而五官清晰,越长大眉眼越深沉冷静。

    那时班上有女生喜欢拿小本子写言情小说,里面的男主角就是他。不知道那个本子后来怎么传到了付雪梨的手里,于是她就在他耳边,阴阳怪气,一字一句地朗读。

    【那是一个大课间,刚刚做完广播体操上来。许星纯手里还拎着木质班牌,从我们班级门口路过。他穿着一件蓝色的校服外套,被光打出阴影的温柔侧脸,显得孤独又帅气......】

    【许星纯凑近,薄削的嘴唇慢慢挨上她的脸颊,呼出的气息烫得人心慌。性感的喉结上下滑动——】

    一字一字,最后要臊地许星纯面红耳赤,终于丢下写作业的笔,抬手将耳朵死死捂住,她才肯罢休。

    虽然总是欺负他,偶尔付雪梨还是有点责任心。比如默认许星纯是她罩的人。

    而且在学生时代,像许星纯这种品学兼优,每次都站上升旗台作为年级代表讲话,规矩穿着校服,干净又温和的男生,对这个年纪的女生都有一种特殊的诱惑性。

    不知道哪次,他就被别班一个混混女生看上了。

    那天是班委的值周日,放学了教室里只剩许星纯一个人做值日。他刚擦完黑板,手里还拿着黑板擦,在讲台上就被那群人团团围住。

    外班女孩染着淡黄色的头发,带着自己高年级的哥哥,逼许星纯答应和自己在一起。

    “当我男朋友嘛,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喽。”女孩仰头,凑近了,笑嘻嘻地去碰他。

    却被许星纯躲开。他不应声,低垂着头,神情很淡,脸上没有一点笑容。对他们的话置若罔闻。仿佛热闹全然不属于他。

    “嘿,哑巴了你这人,想挨打?”

    高年级男生看他一直不做声,有些不爽,便伸手去推搡他的肩膀。旁人正起哄地正厉害时,教室门突然被大力踹开。

    门猛撞到墙壁上,又被反弹回来。哐哐几声巨响,剧烈地抖动。付雪梨挽起袖子,四处找东西,随便抡起靠墙角的扫把就往人堆里砸,看着那个动手动脚的男生口里骂着,“你神经病啊?!打谁呢傻逼东西!”

    那个傍晚,夕阳西下,她就像电影里关键时刻突然出现救场的英雄,逆着光出现。许星纯看得愣住,紧紧抿住的唇角放松。

    剩下的一群人都懵了,被付雪梨的气势吓住。几秒过后,有人才后知后觉认出她。混混女自然也认识她,虽然心里不爽,自问也惹不起,只能强笑道,“怎么,雪梨姐,他是你男朋友呀?”

    付雪梨听都不听,大步上前,把许星纯从人堆里扯出来,劈头盖脸地就凶回去,“滚尼玛的狗逼东西,谁是你姐!”

    虽然气势汹汹,完全不输,但是毕竟对方人多势众,现在不好硬碰硬。她不由分说拽着他就走,噔噔噔跑下楼。校园人渐稀少,广播里放来杨千嬅的粤语歌。

    “一吻便偷一颗心,一吻便杀一人...”

    “她爱热吻却永不爱人...”

    时色旁晚,灯火暗淡。两旁的树木枝桠交错,在路上投下晃动的光影。

    不知道要走向哪,身上什么也没带,许星纯听到自己心脏清晰的跳动。他就那么听话地给她牵着手腕。

    就这样多好,不知道去哪里,就两个人,多好。

    付雪梨气鼓鼓地,步子快,脚下都像起了小旋风。扯得他踉踉跄跄。

    她一路上都在滔滔不绝,恨铁不成钢地数落,“你说你怎么这么蠢,直接拒绝然后跑不就好了,他们敢拿你怎么办?你倒好,非要傻呆呆站在那里,真要当别人男朋友啊?今天要不是我回教室拿东西,你打算怎么办?”

    他没吭声。

    付雪梨停下脚步,转头看他,“你愣着干嘛,傻了?”

    “谢谢你。”几秒后,许星纯竟然笑了,声音转低,哑着嗓子。

    伸手不打笑脸人。

    何况他无辜又安静的模样,笑容还有种说不出的好看。

    “你还笑的出来。”她依旧气哼哼,但脾气已经消了大半。继续往前走,又想起什么,回头狐疑地看了他几眼。

    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啊,除了聪明点,怎么就这么招女孩子喜欢呢,一个接一个地,真是想不通...

    她在心里暗自纳闷。

    许星纯察觉了,脸部绷紧,撇开视线,避开她的眼睛。然而浸润着汗水的手却不经意握紧她。

    鲜红的晚霞下,少女白衣黑裙,眼睛明亮,肌肤如花瓣一般洁白芬芳,黑发无知无觉地散落,像光滑的丝缎。

    有人小声说了一句话,付雪梨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当然听不见。

    好像也不想让她听见。

    于是她那天弄丢的皮筋,他捡起来带了十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