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第十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动力之王仙宫三寸人间16555柳擎宇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半掩着一轮明亮的弯月,影影绰绰的洋楼尖顶。

    付雪梨孤立无援,脚腕处传来的酸痒让身体微微僵硬,完全没了力气,动也动不得。

    手铐给她身体带来的的感觉,不仅色.情,还屈辱窝囊到了极致。

    终于忍到脚酸手痛,忍不下去。付雪梨深吸一口气,故意激他,“许星纯,你为什么把我铐起来,你是变态吗?”

    从她能观察到的视角看。许星纯垂着头,看不到表情。但是整个人周身过分安静,像磐石一样,又不禁让人内心害怕起来。

    这种安静,很容易联想到电影里演的变态杀人狂,狂欢前享受宁静的仪式感一样。

    付雪梨手指发凉。双手被铐在一起,搭放在膝盖上,捏紧了拳头。肩带拖延,狼狈地滑开一半,秀致的锁骨清晰凸显。

    她头偏向一边,倔强地一声不吭。

    半天,脾气又起来了。脾气起来,胆子也大了点。胆子大了,委屈感也来了。

    付雪梨忍不住,任性胡乱地踢掉他刚刚穿好的鞋。挣扎着挪动身子,冷白的脚转而踩上他的肩,用脚尖挑起许星纯的下巴。

    轻而易举地就让他顺势抬头。借着淡薄昏瞑的月光,她终于看清他的脸。

    刚刚喝了酒,现在残留有轻微的眩晕感。仿佛突然之间,少年时期的那张脸就和现在重合。轮廓秀丽,神情淡漠沉郁。眼里像一汪深渊,有化不开的艳丽幽冷。

    “你...你到底要干嘛?”

    牙齿打着哆嗦,她不知道什么时候,眼泪都已经流下。

    从哽咽到嚎哭,只是短短几秒的时间,身体在哭泣中微微颤抖,带着哭腔责怪,“许星纯你这样好可怕。”

    “别吓我好不好......我手好痛。”

    似真似假,狡猾又耍赖地埋怨,配上那两滴不值钱的泪水。

    付雪梨信手拈来,甚至连自己都分不清,到底是单纯酒精发酵了内心委屈和无助,还是顺势对许星纯装疯卖傻,博取同情。

    撒娇是一个女人对付男人最低级的手段。

    情绪来得太自然,仿佛是理所应当。不管分开几年,从学生时代开始,在付雪梨没有意识、难以察觉的时候,都被他娇惯着,讲不讲道理、耍不耍脾气,从来随心所欲。

    她极其少见,偶尔忍不住流露出属于女性的软弱、羞耻,和刻在骨子里的依赖,对象全是许星纯。

    睫毛被泪水打湿,脸蛋上精致的妆花了一半,完全没有平常妩媚高傲的样子。冰肌雪肤,脆弱到轻轻一捏就粉碎。

    沉默片刻,许星纯单手捏着她的下巴,手指冰冷,旁若无人地替她擦掉眼泪。

    她断续地抽噎,透明的液体带着滚烫刺激的温度。

    “付雪梨,你真喜欢撒谎。”

    他低首,捡起高跟鞋重新为她穿上。

    --

    裹着款式宽松的外套,付雪梨脱了鞋,把椅背调低,揽着自己的膝盖,蜷缩在副驾驶上。

    盯着窗外看了一会车流树木,她收回视线,从后视镜里发现许星纯盯着她的脸。

    于是直接歪头去瞧他,“又偷看我?”

    付雪梨抱着外套坐起来,眼皮还有点红肿。刚刚那么丢脸,现在倒已经脸不红心不跳,慢条斯理舔了舔干涩的唇,“许星纯,你在想什么?”

    许星纯看着前方开车,胳膊肘懒洋洋架住车沿。用手指抵住眉间,半垂着眼,似乎不太想说话。

    “你刚刚为什么说我喜欢撒谎?”她又问。

    无知无惧。

    他打方向盘,嘴唇开阖,声音平淡道,“你不是一直如此吗。”

    这又是哪门子讽刺。

    付雪梨不服气,还想继续再问,手机震动,嗡嗡作响。

    唐心在那头快要急死,一接通就吼了起来,“你人呢?!!又死哪去了?!我要西西回酒店也没找到你的人,明天早上五点半进组开工,你别跟我忘记了,有没有一点职业操守付雪梨?!这都几点了!你的人在哪?!”

    “五点半?好,五点半我知道,马上就回去,就这样,挂了挂了。”付雪梨满口答应,用虚假地客套话敷衍完,当即就掐了电话。

    也不往心里去,继续淡定自若。打了和哈欠,瞅着他波澜不惊的侧脸,“你的车好干净,什么东西都没有,学过医的是不是都有这个毛病。”

    许星纯不理她,付雪梨闲得无聊,摇头晃脑,四处翻看。还是无聊,顺手从包里翻出一包烟来抽。

    按开车窗,等夜风灌进来,头发顷刻被吹乱。半途中手又停住,侧头问,“你应该不介意吧。”

    不过几秒,她轻哼一声,微薄地嘲讽:“我问你干嘛啊,你抽烟可是比我厉害多了。”

    也忘记了具体是怎么知道许星纯会抽烟的这件事。

    好像是某次高中体测,班上就许星纯肺活量很低,老师找他谈话。付雪梨后来撞破过几次。

    烟雾蒸腾,朦胧中许星纯眼窝深陷,单手撑着胳膊,另一只手拿烟,吞吐熟练,寡淡又懒散。她一下子就猜到了他抽烟抽肯定的很凶。

    再后来,她也跟着宋一帆偷偷学抽烟。

    只是学不来他们狠不下心过肺,憋到喉咙就吐出来。给许星纯知道后,她就再也没有看过他抽烟。

    记忆里的往事被又一通电话打断,许星纯腾出一只手带上耳机,接到蓝牙。

    那边的人说了一会。许星纯眉头渐渐蹙起来,“在哪。”

    付雪梨循声看去,他挂了电话。

    她刚想开口问怎么了,就听到许星纯说,“下车。”

    “......”

    也不问她意见,车子靠路边缓缓停稳。

    付雪梨捏紧拳头。心里很反感他的冷漠,和这种漠然的态度。有非常强烈的排斥感不适应感。她窝着火,没出声。

    “下车,我有事情。”许星纯沉下脸,用近乎冷酷的语气,又重复了一遍。

    付雪梨不知道哪来的底气,跟他较着劲,“那你带着我,反正我不下车。等你忙完了送我回去。你休想把我一个人丢下。”

    许星纯沉默了一阵。

    车子重新提速。

    ---

    凌晨两三点。

    加油站的工作人员打着呵欠,脸色困乏。白炽灯发出暗淡惨白的光线,旁边有条条暗黑的小巷子。

    一辆没有车牌号的黑色本田开出,停下,里面下来两个脸色呆滞年轻男人。吩咐加油站的工作人员把油加满。然后脚步虚浮地走去休息区,一人点燃一根烟放松。

    长长的廊道,一闪一灭的灯泡,两人嘀嘀咕咕,用低低的声音交谈着。突然,其中一个人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一时间又无法肯定这感觉来自于哪里。

    旁边有人。

    尼古丁的味道淡淡蔓延。

    他转头看,准备暗暗观察,忽地手机响。眼神上移,正好和那个陌生男人对上。

    距离有些远。他脸孔洁白,眼瞳冷地可怕,表情冷峻,灯光在头顶忽明忽暗。

    那眼神...

    就一秒,他心猛地一沉,往后退一步,推了推身边的同伙。

    不等反应过来,许星纯迅速拔出枪对准他们,亮出证件照,沉声道,“警察,手抱头,全部趴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