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十六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动力之王仙宫三寸人间16555柳擎宇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醒了睡,睡了醒,总是不太安稳。模模糊糊中觉得有人走来走去,付雪梨勉强睁开眼,眼前一片都模糊,只看到一个人影坐在她旁边的椅子上,离床很近。

    她懒得抬眼,只看到玉瓷苍白的下颌,淡色薄唇。

    仿佛已经坐了很久很久,他一动不动。

    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许星纯转过眼来。

    两人视线对上。

    付雪梨睡得半个胳膊都麻软了,动弹不得。她看他一眼就转开,翻了个身。

    过了一会,背后一点动静都没有。她索性闭上眼一动不动。

    许星纯俯下身,垂睫看了她片刻。凑近耳边,他压低嗓音,声音沙哑,“身体好一点了吗?”

    付雪梨头埋在手臂下,屈肘顶开许星纯,同时避开他的目光,闷闷道:“你怎么来了?”

    “口渴吗,我倒点水你喝。”

    付雪梨忍了又忍,还是没忍住。猛地翻了个面,悻悻道:“不要你管,滚远点,要多远就多远,我现在要睡觉。”

    许星纯处变不惊,像没听到一样。垂了眼帘,径自倒了点水,“你睡了很久,起来喝点水。”

    像一拳打到棉花上,根本不疼又不痒。他油盐不进,从来不跟她吵架,也不跟她生气,平淡无波似乎一点脾气都没有。

    平时没什么感觉,但是不知怎么,现在看他这幅样子她就格外地不顺眼。

    付雪梨憋了一肚子火气,大声道:“我说话你永远当在放屁吗?!许星纯你听不听得懂人话啊,我说不要你管,你想管你去管别人啊求求你了?!你不是班长吗,班上那么多人排着队给你管!对了,你不是刚刚就认识一个了吗,你去管她啊在我这里干什么?!”

    她边喘着气恶狠狠骂了一大通,说的咬牙切齿,刚说完自己就后悔。

    这口气也太像个怨妇了吧。

    许星纯心里微微一动,凝神看着她。

    付雪梨索性破罐破摔,回瞪过去,“你看什么看?”

    “你生气了?”他问。

    “我没有!”她下意识矢口否认。

    许星纯捉住她细瘦的手腕,默然片刻,低低唤她名字:“付雪梨?”

    付雪梨偏过脑袋,没吭声。

    室内一片寂静。

    “您好大谱儿啊大梨子,我们劳累一下午,你倒好,搁这快活一下午。”宋一帆一行人,人未到说笑声先传来。

    帘子被掀开一角,几个人高马大的男生呼啦啦涌进。安静狭小的地方瞬间变得热闹起来。

    “哟呵!班长,巧了,你怎么也在这?!刚刚老师还在找你呢!”宋一帆自来熟地搂过许星纯的肩膀。

    付雪梨听到宋一帆咋咋呼呼的声音就烦不胜烦,皱起眉,“你怎么这么吵?”

    “我哪吵,我这不是看到你心里开心吗我的宝贝。”宋一帆笑嘻嘻冲付雪梨说完,转头故意当着一众人的面去握住许星纯的手,“谢谢了班长,那么繁忙还抽空来为我照顾我们家付雪梨,辛苦辛苦,嘿嘿!”

    许星纯漠然地看着他,把手抽出,“我从来不替别人做事。”

    他的声音平淡而缓慢。

    旁边有男生出来打岔,“雪梨姐好点没喔,马上就吃晚饭了。”

    你一眼我一句,吵得人烦死了。她透过人群的间隙往外看,许星纯不知何时已经安静离开。

    付雪梨心情突然就不大好了,冲着他们吼:“——全部给我出去!”

    -

    军训没有两天,就发生了一个惊天八卦,是在晚饭前陆陆续续传开的。

    四班有一个男生深更半夜在草丛里摆蜡烛表白,玩浪漫玩到最后差点烧起来。还好发现的早,火势被扑灭了,不然后果真的不敢想。

    被表白的女主角是付雪梨。这件事闹得还比较大,参与的当事人都被拉去批评教育,回学校估计处分是跑不了的。

    “要我说,四班那个洪家睿是真的弱智,一进来就要背个留校察看的处分。重点是她追谁不好非要去追付雪梨,脑子坏了吧?!”

    “啊?我前几天看到付雪梨觉得挺漂亮的呀,而且家里也有钱,有男生喜欢不是正常的吗?四班的人跟我说,洪家睿从初中就开始喜欢付雪梨了诶,还蛮痴情的。”

    一女生鄙夷,“我说你什么审美哦,你看她天天和一群男生到一起,骚都要骚死了,不就会打扮么。而且成绩又差,性格也不好,除了脸蛋好看点就没别的优点了,受不了现在的男的就是很肤浅。”

    有人受不了她的尖酸刻薄,嗤笑道,“唉哟,你怨气干嘛这么重喂,搞得人家付雪梨认识你一样。不就是你喜欢的男生喜欢付雪梨吗,嫉妒了?”

    被呛的女生脸一白,梗着脖子道,“你什么意思,我早就不喜欢了,你在搞笑吗,谁嫉妒她!”

    “算算,别吵。不过你们听说没啊,今天我一个朋友中午休息的时候还看到付雪梨和洪家睿在一起吃饭,好像一点影响都没受到,之后还有说有笑的,不会是修成正果了吧?”

    “啊?!洪家睿,不会吧我天,付雪梨怎么可能看得上他?洪家睿长得感觉很一般啊。”

    “家里有钱呗,混得又好。”

    另一个人幽幽叹气,“老实说我觉得洪家睿吧,他真的挺可怜的。”

    她们叽叽喳喳,七嘴八舌说了半天,突然一个女生惊慌地低声说,“小点声小点声,付雪梨过来了。”

    --

    “雪梨,明天我...明天我们还能一起吃饭吗?”洪家睿一米八快一米九的大个子,又黑又壮,像头熊一样,面上干笑,声音却若蚊呐。

    “雪梨?”洪家睿讲了半天自己在篮球场的趣事,半天没得到回应,他低头一望,才发现她的走神,忍不住关心道,“是身体不舒服吗,你怎么了,看上去好像不太高兴的样子?”

    在洪家睿眼里,付雪梨答应和他吃饭,就已经算是委婉答应做他女朋友的意思。连身边的兄弟都已经开始闹着回去要请吃饭。

    “啊?什么。”付雪梨摇摇头,淡道,“没什么,我没事。”

    两人并肩往前走,付雪梨其实心里已经烦的不行,嫌弃身边的男生太过聒噪,唧唧歪歪不休不止,废话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多。

    平时她和许星纯在一起,大多时候都是她讲话,许星纯很少开口,只静静地注视她,倾听的模样安静又认真。

    高下立见,果然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但是转念一想——

    许星纯和班上一个女生最近走得那么近,那次坐大巴,他们俩还坐在一起。好吧这就算了,许星纯这两天对她不冷不热的。拿洪家睿的事激他,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反应。

    又记起刚刚迎面碰上许星纯。

    她故意和洪家睿有说有笑特别大声。

    结果许星纯与他们擦肩而过,压根没有回应她挑衅的视线,一句话多余的话也没有,就像她是最普通不过的陌生人。

    付雪梨气死了。

    许星纯果然是个喜好玩弄感情的渣男!

    “雪梨,你真的没事吗?”洪家睿碰了碰付雪梨的胳膊。

    手刚刚挨近,就被她反应激烈地甩开,“靠,别碰我。”

    洪家睿:‘“.......”

    莫名其妙被人发了一顿火,他也不恼火,就闷闷地开口道歉,“对不起。”

    姿态放的太低了,让付雪梨剩下的话一时间下不了口。

    半晌,她只能说,“抱歉,以后不用来找我了。”

    说完她就头也不回地走了,没有丝毫没有犹豫和留恋。

    只留呆傻的洪家睿一人在原地风中凌乱。

    --

    晚训结束后,刚刚回到帐篷,教官就派人过来告知今晚十一点可能会有流星雨,想去的等会按班级集合,统一坐吉普车去另一个视野宽阔的山头观看。

    “雪梨,你不去看流星雨吗?”同一个帐篷的女生返回来拿东西,临走看她不动,又好奇问了问。

    付雪梨整个人趴在软垫上,手藏在肚子下面,懒洋洋地,“不去。”

    “为什么呀,你不想看看流星雨吗,这么难得。”

    付雪梨提不起兴致,“我大姨妈来了,你们玩的开心点。”

    “那你好好休息,我走了喔。”

    “嗯,拜拜。”

    没过一会,周遭就彻底安静下来。

    付雪梨发了一会呆,无聊至极地哼歌。时间还早,一点睡意都没有。

    她一骨碌坐起来,穿着睡裙,索性披了一件外套出去溜达。

    今晚头顶的夜格外漂亮,像深蓝色的幕布,星辰璀璨。

    随便找个地方坐了一会,头发松散下来。看着夜空怔怔出神,付雪梨揉了一把眼。

    突然敏感地发觉有人在看她。

    她回过头。

    就在几米开外,一个人隐隐约约没在黑暗里,倚着一棵树,不知道在她后面站了多久。

    付雪梨一瞬间,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吓得站起来,“卧槽,你谁啊?!”

    一片安静。

    几分钟后,她试探性地问,“许星纯?”

    那人依旧没做声,真是怪渗人的。

    于是付雪梨鼓起胆子,微微靠近几步。终于看清后,她长长吐了口气,“你想吓死我?”

    她鼻子很敏感,刚刚走到近前,就闻到了一股淡淡的烟味。

    许星纯刚刚在抽烟。

    付雪梨皱眉,借着手机的光,看到他穿着一件黑色T恤短袖,衣领松垮,锁骨露出来大半。黑发微湿,像刚刚才洗的澡。

    挺拔俊秀,清净无欲的模样。

    不知是多少女生心里的幽冷月光。

    “你跟踪我干嘛。”付雪梨嗤地笑了一声,瞅着他十分坦然,“没有和你的马萱蕊一起去看流星雨?”

    她已经打听到那个女生的名字。

    许星纯看着付雪梨,安静地让人心底发慌。

    他看了她半晌,眼睛从来没有像这样寒意渗人。

    “你、你看什么看?”付雪梨握拳,不敢跟他对视,“你再看一眼,我就亲你信不信?”

    看她凶狠的样子,让人以为又要放什么狠话。结果竟然冒出来这样一句。

    他盯着她看了良久,久到她都觉得毛骨悚然。

    看许星纯迟迟不说话,付雪梨猛地上前,双手扶住他的肩膀,踮起脚凑过去亲他的嘴唇。

    他冷眼旁观,微微往后偏过头,她一下落了空。

    “......”

    付雪梨推开他,退后两步,羞恼得浑身都在颤,转身就想走。手腕却被拉住。

    卡着腕骨,他用了劲,弄得她非常疼,甩又甩不开。

    付雪梨奋力挣扎,想抽出自己的手,低下头,眼泪就出来了,“你弄痛我啦!许星纯你快点放开!”

    “你是不是有病?”她对他又掐又打,使劲推开他,“别碰我呜呜呜!!!”

    许星纯看着她泛红的眼圈,问,“疼吗。”

    “滚!”

    【洪家睿估计是太投入了,最后得意的还不是付雪梨。】

    【时间长了,他自己越陷越深。付雪梨呢,她这种个性的女生,弄得好热情的感觉,好像对谁都能很开心地笑,其实根本不走心。】

    【让别人不自觉喜欢,最后只会对方陷进去,而她自己只不过是玩玩。】

    【她们都热衷于践踏玩弄别人感情,啧啧,真可怜。】

    许星纯眼睛翻涌着暗潮,脸上有轻微温柔的笑容,很有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疼吗?”

    “我要你滚——唔唔唔!”

    许星纯低下头去,付雪梨刚出口的话被他的嘴唇给堵了回去。

    她心跳漏了个拍。

    两个人谈恋爱了这么久,许星纯几乎没有实质性对她做过什么,这还是他第一次这么凶狠又出格地吻她。

    力道大得似乎要把她揉碎在怀里。

    先只是嘴唇轻轻地触碰,然后舌头伸进她的嘴里,撬开唇齿纠缠。

    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付雪梨几天来的烦闷烟消云散。她的胳膊动作笨拙地搂上他的脖子,耳朵和脖子都发烫起来。

    腿渐渐发软,被他吻得七荤八素。许星纯在她鬓边亲了一下,流连到耳边,舔咬住她的耳垂,压抑地低声说。

    “我能和你做.爱吗。”

    年少时,他曾经控制自己内心迅速滋生的爱欲。即使觉得压抑,也不愿意轻易释放。

    但好像快要支撑不下去了,她一次比一次让他感觉痛楚。

    许星纯表面温柔和善,百般克制,努力维持正常人的模样。

    只因为她仍旧天真自在。

    而他已经到了她多看别人一眼就会疯的地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