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十八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战神狂飙动力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修炼系统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娱乐圈某女星身亡的热搜宛如飓风一样扫荡各大社交平台, 说是掀起了惊涛骇浪也不为过。

    当晚21:05,微博用户“申城公安”发布消息:

    “8月17号下午三点左右,申城公安接到报警称xxx区xxx路某酒店内有一女子死亡, 经查, 死亡女子为明某某(女,27岁,安何市人)。具体死亡原因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消息一出, “明赫琪死了”“明赫琪割腕自杀”“明赫琪”很快占据了新浪微博热搜前几条, 娱乐记者们打了鸡血一样兴奋,连夜追击热点, 一窝蜂地挤去案发地点上去挖料。

    网上各个社交媒体上的狗血和八卦层出不穷, 关于明赫琪怎么死的众说纷坛。

    广为流传的版本是,明赫琪因为之前负.面新闻承受不住网络暴力所以自杀。还有有人猜测是他杀, 剩下的传言越发离奇, 乱七八糟总之乱成了一锅粥。

    真正将这场年度大戏推到顶峰的是, 明赫琪生前的闺蜜在出事后的几天, 在微博开撕何录, 连着发了好几篇小作文。

    字字泣血, 公开了各种聊天记录和照片,抽丝剥茧地谈各种恩恩怨怨。

    中心内容有几个劲爆部分。

    1.两人地下恋情已经长达五年,明赫琪为他甚至打过胎,却从来没有被正式承认过, 并且何录和她私下有约定:

    一起出门不能拉手, 保持距离, 如果有人在就假装不熟。

    2.何录为了事业一直不想公开关系,期间出轨多次,脚踩两只船,出轨对象有圈内某三字女星。

    3.之前丑闻爆出来后何录和曾和明赫琪提出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事业和爱情方面双重的打击,让明赫琪这段时间精神状态糟糕到了极点。

    言辞凿凿,之后明赫琪闺蜜更是发誓,如果有说一句假话,所有的诅咒她都背。

    这几条微博一出,舆论风向立刻被带偏,几乎把明赫琪的死都归咎于感情纠葛上。

    不仅明赫琪的粉丝一夜之间都疯狂了,何录粉丝、之前各路的cp粉也炸开了锅。

    连路人看到这些都有些于心不忍。

    下面一堆爆炸的评论。

    骂渣男何录的,质疑闺蜜消费死者蹭热度的,痛恨网络暴力逼死人的,喷废物经纪公司消费玩弄cp粉感情的,还有剩下围观看热闹的人都在猜测圈内某三字女星是谁。

    最近何录和付雪梨两人的绯闻风头正盛,首当其冲被拉出来讨伐。

    没过多久又有人放出之前明赫琪赫付雪梨一起上综艺玩游戏的cut镜头,明眼人都看的出来的争锋相对、暗潮汹涌。

    似乎印证了什么。

    于是某三字女星的矛盾几乎立刻指向付雪梨。

    根本没有石锤的情况下,真相已经强行板上钉钉。

    cp粉们的粉红幻想一夜破灭,自己像个智障被人耍了一遭,内心愤恨失望,顷刻之间所有爱意全部转为恨,于是疯狂开喷。

    这件事轰轰烈烈闹了好几天都没有消停,树倒猢狲散,无数粉丝联名申请全行业封杀何录和付雪梨。

    眼看着越说越离谱,团队不得不硬着头皮在这种一边倒的形势下出来危机公关,澄清解释。

    “之前的炒作只是节目组需要热度,有粉红情节大多也是因为剪辑问题,两个艺人在《最后百分百》里相识,私下交往止步于好友同事,请各方不要再谣传。”

    然而一点用也没有,网上一边倒,轰轰烈烈的讨伐还在继续:

    【哈哈哈哈哈哈哈看这个公关文wtmxs渣男配女婊天长地久】

    【两个人早就搞到一起了吧,现在说这些是打算继续骗粉丝吗,当我们都是智障吗?】

    【笑看你们表演,当代网民怕都是民智未开。】

    【不要用剪辑当掩饰,你们为了炒作已经没了良知,不怕遭报应吗?】

    【我现在怀疑这是谋杀.........】

    【大家冷静一下吧,感觉现在都疯魔了,其实根本没有确实的证据就在瞎喷,上一秒谴责网络暴力,实际上这一秒也在对他人实施网络暴力。非要逼的人家也死了才好吗?】

    【何录渣男原地爆炸全家升天!!】

    --

    “抱歉,我说了现在她情绪很不稳定,不想接受任何采访。是谁把付雪梨的手机号码泄放到网上的?!!简直太胡闹了!!!”唐踱来踱去,一通接一通的电话让她烦躁地揉捏眉心,猛地放下手,“这件事先看看警方怎么说,不是还在调查吗?!!买点营销号控制舆论,我暂时帮付雪梨把通告都推了,这段时间最好别在公众前露面,你们也把嘴巴给我上锁,什么都不要回应。”

    “什么,你确定吗,听谁说的?!!”大概不是什么好消息,唐心口气忽然变了,表情变得凝重。半天她叹了口气,打断对方,“算了,这个以后再说,我现在这里有事。”

    挂了电话,唐心按开客厅的灯。

    “你还好吗?”

    “嗯,没什么。”较为昏沉的光线下,付雪梨的声音听不出情绪,只是略微有些疲惫。

    “怎么,这几天你一直失眠?”

    “还好。”

    “那你好好休息。”唐心顿了顿,“做我们这一行,你知道的,很多话说不清,你别太往心里去,这几天就在家里好好休息,别去管外界的言论。”

    “嗯。”

    “你和何录的事情要说清楚,但是不是现在,没人会听你说。等风波过去再说,现在说什么都会说错,连标点符号都被人拿来喷。”

    “........”

    “付雪梨?”唐心叫。

    她蜷缩坐在角落里,沉默地把头埋进膝盖,一个人默不作声,看着孤零零地。

    “不要再说了,现在我不想听,什么也不想管,随便他们怎么说去吧,我不在乎。”声音有些抖。

    “唉,别太往心里去,都会好的。”

    口上劝着,可是唐心也知道,遭遇这种事,谁能无动于衷呢。

    她十二点钟火急火燎在申城的机场接到付雪梨,旁边跟了几个助理和安保。还是挡不住围上来的□□短炮,四周镁光灯白昼一样地闪,记者争先恐后地问八卦,话筒争先恐后地往前递,穷追不舍。

    “请问你何录的恋情是否坐实?”

    “对于明赫琪的死你有什么回应吗?”

    “付雪梨你会公开回应网上的一系列质疑吗?”

    “请问....”

    “.........”

    除了娱记,还有闻风而来的粉丝,海啸一样的讨伐声。各种难听的脏话层出不穷,各个都情绪激动愤怒,甚至还有人出手朝他们砸东西。

    别说付雪梨这种从小到大都顺风顺水,娇生惯养的温室花朵没见过这样的架势。

    就连在娱乐圈这种大染缸里打拼多年的唐心,见惯了大风大浪和大场面的人,都没经历过这种噩梦。

    像过街老鼠一样,走到哪都要被别人用这样那样的憎恶目光几乎要烧穿。

    手机里一条接一条的恐吓信息。嘲讽、挖苦、咒骂,几乎要将手机挤爆。

    现实世界无可避免,生而为人,撕下血淋淋的外表,罪恶又恐怖。

    前途坎坷,一路鬼怪。

    --

    自从出了事后,唐心替付雪梨暂停了一切活动。她关闭朋友圈,不接受外界的任何消息,手机关机丢在某个角落。

    “——轰隆隆”

    “——轰隆隆”

    太阳暴晒了几个星期的申城,今天乌云密布,凉风乍起,傍晚终于哗啦啦落了雨。

    有人按门铃。

    门铃响了好半天,锲而不舍。付雪梨才蔫头蔫脑,翻身而起,浑浑噩噩去开门。

    不知是唐心还是西西。

    门一拉开。

    付雪梨晕晕乎乎像在做梦。

    许星纯薄唇抿紧,鼻梁挺直,眼神阴沉。他好像淋雨了。黑色短发凝结着水滴,冷淡瞧着她,表情并不愉悦,甚至称得上漠然。

    付雪梨脸色惨淡苍白,有些慌乱,她不太敢看他,草草别过头,“你来干嘛?”

    没等她拒绝,他已经踏进来,反手关上门。

    付雪梨不知自己浑身酒气,脑子现在里乱糟糟的,“你们当警察的就是不得了。”

    她打了一个酒嗝,以为自己可以装出没受伤的样子,强打起精神打趣道:“许星纯,你随随便便就能找到别人住的地方?滥用私权吧又在。”

    许星纯擦过她,走到摆满了空酒瓶的茶几前停下。

    被他的冷漠伤到。

    她难过地吸了吸鼻子,手背在身后,十根手指都绞在一起,“你也不相信我对不对,你现在是来故意看我的笑话的吗?”

    许星纯目光扫过她的脸,不声不响地,一言不发。

    情绪已经越来越敏感,任何一个小事都能击溃她。

    他平淡无波的眼神,此时都格外刺眼。像是讽刺。付雪梨不敢细看,怕在里面看出嫌弃。

    她觉得自己窝囊透了。心里渐渐失望,或者说难堪。要往回走,肩膀忽然被猛地攥住。

    静止两三秒,她忽然爆发了,这几天的不甘委屈愤怒齐齐涌上来,猛地挣开许星纯往后退。

    “对!反正我是小三,我是婊.子,我就是贱,我不要脸,我没教养。”她像是怕听到更难听的话,干脆全部自己都说完,颤着嗓子自言自语,到最后几乎是尖叫起来,“是我害死的明赫琪没错,所以我也一起死算了,你满意了吗?”

    声嘶力竭,口不择言。

    锋利的一言一句,直到把自己捣碎了才肯罢休。

    “你也看到新闻了吧,你不就是想过来看我笑话吗?!!!好...那你现在看到了,快点滚啊,反正像我这么龌龊的人,死了都不用要你管,你滚吧,现在就走.....”付雪梨抽噎,泪水擅自夺眶,模糊了视线。

    她连忙低下头,颤颤巍巍,不停用袖口擦眼泪。

    死死咬着嘴唇,忍着才能不哭出声。

    因为她不想哭的。

    至少不想在他面前这样崩溃狼狈。

    反正许星纯已经不会心疼她了。

    统统都是狗屁。

    一路被连扯带拉。

    后背撞在冰凉的瓷砖上,花洒里喷头散开,刺骨的冷水迎面浇来,从头冷到脚。付雪梨只来及闭上眼,膝盖瘫软几乎要跪下去,她瑟缩着,慢慢蹲下去。滚烫的眼泪涌出来,牙齿控制不住地磕颤。上气不接下气。

    许星纯单手把她压在墙上,贴着她的耳朵,用沙哑的嗓子问,“你想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