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二十三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战神狂飙动力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修炼系统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突然从梦魇中挣扎着醒过来,付雪梨猛地睁开眼, 入目是刺眼的雪白。迷茫了几秒, 她揉了揉眼睛, 只觉得浑身上下哪儿都酸痛。

    身上脏污带血的衣服已经被换下,身上也擦洗了一遍。付雪梨稍微动了动,一点都提不起力气。

    旁边的西西看到她醒了, 像看到救世主一样扑上来, 扶住她, 眼泪汪汪,“天哪!雪梨姐, 你终于醒了, 吓死我了!”

    “嘶, 你轻点。”付雪梨倒抽一口气, 抽出自己的手臂, 声音沙哑地开口, 反应迟缓, “我在医院?”

    “嗯嗯。”西西连忙点头。

    “睡多久了?”

    “没有多久,唐心姐刚刚走,好多记者都在门外都没让进来, 我刚刚刷微博,网上现在讨论得特别厉害,都在担心你呢。”

    仅仅一夜, 付雪梨被绑架的事情已经被放出去。外界震惊担心八卦皆有, 粉丝都炸了, 闹得不可开交。

    西西话正说着,付雪梨一把掀开被子下床,双膝发软,额头冒出冷汗,她抬手撑住一旁的墙,“许星纯人呢,他在哪?”

    看西西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付雪梨感觉事儿不对劲。

    先前昏迷前凌乱的记忆回到她脑海里——

    当时朱夏按下手里自爆器的时候,她整个人被一翻身许星纯压在身,两人滚了几圈。不远处漫天的星火轰隆隆炸开,一片殷红...

    西西一直都垂头不语。付雪梨急了,推开她想往外面走,“你听不到我的话吗?!”

    “不是...”西西现在不敢说一句刺激她的话,“医生说,你现在需要好好休息,不能乱跑。那个...那个一起送来的警察,他也是...”

    “他是不是出什么事了。”付雪梨深吸两口气,平静地问。

    “啊?”西西苦着脸,细声细气,横下一条心,捉住付雪梨手臂,有些迟疑,“他还在ICU。”

    许星纯刚刚送来抢救的时候情况很糟糕,身上中了两枪,右肩膀、左腿膝关节,还好都是贯通伤,子弹没有留在体内带来二次伤害。只是背上有太多零零碎碎因为爆炸的嵌入的小碎片,伤口很深。

    流血过多导致休克,已经陷入重度昏迷,生命体征非常微弱。直接拉过去抢救。

    “他...什么时候能醒?”

    医生为难,“这个还真说不好,伤势挺重的。”

    就算已经有心理准备,付雪梨还是听得心一揪,佯装镇定地点头。她站在过于寂静的重症监护室外,里面只有医用仪器滴滴的声音。许星纯脆弱又苍白,身上到处插着流血的管子,双目紧闭,唇色如雪。仿佛下一秒就会死掉。

    愣怔好几秒。

    她从来都没看过这样的许星纯——无力地躺在她面前,浑身缠满了白色纱布,一点都动弹不得。虚弱到甚至苏醒不过来的模样。

    明明当时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一声不吭。他有什么委屈、有什么难过,从来不在她面前提,从来不主动伸手去索取什么。

    付雪梨撇过头,红了眼眶,觉得有些心酸。前尘往事一霎那全部涌上心头,想起她和许星纯兜兜转转这么多年,总觉得都是很早很早以前的事了。

    人总是怀旧的,就算口里否认,再怎么逃避,付雪梨也没办法否认她对许星纯仍旧抱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

    那晚在她家,许星纯最后的眼神时不时在她脑海里徘徊。

    虽然这世上的感情都没有那么清白和公平,但她滥用许星纯赋的权利,不断肆意伤害他。她对他那么坏,让他吃了这么多苦,最后他也没能讨回个公道回来。

    付雪梨突然害怕起来,其实她可能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自己,自由和无局势在她心里也没有那么重要。她对许星纯的感情早已经在不知不觉中积累下来了。

    如果许星纯真的熬不过去,就这么死了,她以后该怎么办。连一个好好的再见都没说过,就要生离死别。

    这个城市依旧车水马龙,夜晚璀璨闪耀,人来人往的街头。好像什么都不会变,可是不论什么时候,打许星纯的电话,永远都是无法接通。

    想给他发消息,要反应好一会,才意识到到已经没这个人了。

    他的声音她再也听不见了。

    无论是温柔、冷淡还是甜蜜,通通都听不到了。

    还没有好好地说过话,这个人以后都不在了。

    苦情剧里演的都是假的,付雪梨站在清清冷冷的走廊上好几个小时,一直等到第二天。都没有等到许星纯苏醒的迹象。

    做演员这一行,不论人后如何狼狈,人前都要保持光鲜亮丽。不论多疲惫无力,摄像头对准脸的时候,就得笑出来。

    付雪梨除了受惊吓,其他没有什么大碍,当天唐心就替她办了出院手续。刚从医院大门出来,远远看见有几个穿着制服的年轻警察从车上下来。

    外面阳光晃得刺眼。付雪梨黑眼圈浓重,带着遮了大半张脸的墨镜,被一大群人围拥着。公司请了几个保镖跟在她旁边。

    唐心耳提面命地告诫,扯过她的胳膊,“现在外面乱成了一锅粥,你粉丝和何录粉丝都疯了,最近别瞎跑。新戏下个月就开机了,我帮你推掉了一部分通告宣传,你心情不好我理解,那个...许星纯是吧,但是你不要有太大负担,收拾一下心情工作,你安心去拍戏,有什么情况我会通知你的。”

    付雪梨心里不是滋味,嗯了一声,表示听见了。

    “最近你和何录的负面新闻太多,对方团队拿钱尽量压下这件事....”唐心絮絮叨叨。

    付雪梨转头远远望了一眼医院某个方向,转身弯腰踏进保姆车。

    坏心情是收拾不好的,不论多忙,不论心理暗示多少次,总是像乌云压顶一样赶也赶不走。

    这几天付雪梨夜里经常惊醒,一睁眼,黑漆漆的四周,有一张不知道身在何处的茫然和恐惧感。

    大半夜定定地坐着,又会反复回想起那个梦魇。奄奄一息的许星纯,最后盖上她含泪的眼。只要想着这一幕,她就汗出如雨。

    胸口一团郁气堵得实在睡不着了,就跑去外面吹夜风,抽烟。抽到脑袋开始发晕,拿起手机给许星纯打电话。

    未接听。

    再打一次,还是未接听。

    几分钟打了好几通,电话簿密密麻麻都是许星纯的名字。

    -

    付城麟听说付雪梨出了事,过了几天就坐飞机来申城看她。约好时间,这会儿两人正在医院旁边随便找了家西餐厅吃饭。

    下午四点谈完工作,拍完一组杂志照,她一天都没怎么吃饭和休息。可付雪梨还是吃不太下什么东西,放下筷子,催促道:“你快点吃吧,我等会还要去医院。”

    付城麟抬眉,戳着碟子里的鱼子酱,慢条斯理道:“我总觉得你两像在演苦情剧呢。”

    “滚开,没心情听你说风凉话。”

    看她难受到要死的表情,付城麟淡定自若,身体往后靠,一副已然预见的模样,“妹妹啊,哥早就跟你说吧,要你年轻的时候少造孽,这迟早都是要还的。”

    付雪梨提不起兴致和他玩笑,怔忪坐在那里。

    在记忆里搜索一圈,说起许星纯吧,付城麟印象里,就是特别抑郁冷淡的一个人,长得有点小帅,成绩特别好。他们初中、高中都是一个学校的,连付城麟都对他有所耳闻——

    非常他妈的受这个学校的小姑娘欢迎,秒杀各种类型学姐和学妹的那种。

    因为学校论的坛里经常飘起Hot贴,类似:

    【怎么才能泡上高一的那个特别帅成绩特别好叫许星纯的学弟】

    【许星纯他有女朋友了吗】

    【有个理科班学霸他真的好帅,听说叫许星纯,求联系方式】

    【今天早上在校门口值周的那个男生叫许星纯吗?】

    【高一九班男生的颜值怎么如此高?除了谢辞,还有那个班长叫什么?】

    连付城麟都时常不解。在这种年纪受到这么多爱慕的一个男生,泡妹不是随便就能泡到手软?怎么可能是个痴情种呢?对象还是自己生性放荡不羁又傲慢的妹妹。

    说实话,付雪梨真的不太招人喜欢,付城麟这个做哥哥的都经常被她气到吐血。

    还记得之前付雪梨高中因为流感住院,许星纯跑医院的次数比他这个当哥哥的还勤快。

    更恐怖的是。付城麟怎么都想不到,像许星纯这么寡淡冷漠的人,对付雪梨是真的是好完全到没原则没底线。他撞到过几次,许星纯半蹲在地上帮付雪梨换鞋...

    好花不常开,好日子不常有。一报还一报啊,唉,但开窍的也不算太晚,看来许星纯的好日子快到了。

    付城麟默默感叹,拨弄着打火机,“我吧,也能理解你。你嫂子当初出车祸,我就跟你现在一样一样的。就想二十四小时陪着她,寸步不离。恨不得躺在那的人是自己....”

    “你别说了。”不过是陈词滥调,说也说不到点子上。一点都不能缓解付雪梨的愁绪。等付城麟喊服务员来结账的时候,付雪梨突然接到一通医院打来的电话。

    那边刚刚说了几句话。

    “真的吗?!”付雪梨瞬间从椅子上跳起来。在付城麟莫名其妙的注视下,她慌忙拿起自己的包,打了个手势示意自己走了。

    -

    许星纯醒过来的消息,实在是太突然。突然到付雪梨一出电梯,就停住了脚步。

    说不清是什么感受,她只是突然想起之前自己对许星纯说的话,饶是厚脸皮惯了,也真的没脸再面对他。

    看到他,也不知道开口要说什么。

    许星纯的主治医生认识付雪梨,刚刚从普通病房出来,转身就看到了她,惊讶道,“咦,你来的这么快?”

    “啊?”付雪梨额头上微微汗湿,她还在轻轻喘,“我刚刚,就在医院下面。”

    医生笑眯眯地,“也是够巧的,快进去吧。”

    付雪梨心跳加速,“他...他真的醒了?”

    “不知道哦,可能又睡了。”医生哈哈笑了声,带着护士走了。

    -

    轻轻把手放在门把上,小心翼翼旋转半圈,拧开一点点缝。里面有点昏黄的光透进来。

    付雪梨心一紧,硬着头皮,慢慢地,慢慢地,侧身进去。不发出一点声音。

    时间有点久了,许星纯似乎又陷入沉睡之中。她停就在帘子那里看着他。

    几分钟后,还是忍不住,手指贴在许星纯冰凉柔软的面颊上。

    洁白松软的枕头上,他安静沉睡着。手指忽地微微一动,付雪梨心一揪,猛地收回手。

    看着他慢慢从昏迷中转醒。

    付雪梨感觉到,他眼睛微微睁开,看到她了。她声音很低,微微发着抖,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有些无措,“许星纯,你醒了?”

    她听得到许星纯想呼吸,但是很难喘上来的声音。

    感性在这一刻突然被无限放大。眼睛藏不住秘密,快忍死了,本来不想哭的,付雪梨还是没忍住。无声地别开头,不争气地哭了。

    许星纯看了她一眼,把手伸过去。眼泪砸在他的手背上。

    付雪梨不知道他想干什么,握住他的手,喑哑地说,“你把手放进去。”

    她看他这个样子,自己浑身都是疼的。蹲下身,拿出手机,单手在上面打出一行字:

    “你不能说话是吗,是就眨一下眼睛。”

    整个病房都是静的。

    许星纯缓缓地,点了一下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