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二十六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战神狂飙动力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修炼系统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订阅比例不够哦~12小时可看  微博热搜、各大娱乐新闻的头条一星期上几次。粉丝掐架、八卦论坛爆料的黑历史层出不穷,各路吃瓜群众看热闹看得莫名其妙。

    然而不论网络怎么风起云涌, 《破晓》开机完当天下午就迎来第一场戏。取景地点在申城公安总局。

    保姆车上,付雪梨口里嚼着小零食, 揭开脸上的面膜, 背靠着松软的枕头侧歪在座椅上, 看着车顶胡思乱想了一会。

    “唉, 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三天两头进公安局这种地方,上次还是个区局,现在直接去总局了...”旁边西西苦着一张脸, 小声嘀咕,整理着衣服。

    西西抱怨着,殊不知车上有人心情比她更复杂。

    车子行行堵堵, 付雪梨心浮气躁,把手里的保温杯哐当一扔, “这他吗的申城的交通也太差了吧,就这么点路走了快一个半小时?!就这狗屁交通申城政府还想留住百万大学生?!”

    “这么大的火气, 别气出心脏病了。”车上的其余人将她的坏脾气视作习以为常。

    说来也奇怪,付雪梨破口大骂一通后, 前方道路出奇地通畅, 上了海桥左转, 融入滚滚车流, 剧组的几辆车前后开了十分钟左右终于到达目的地。

    大门口挂着闲杂人等请勿入内的警示牌。前面有人下车交涉, 铁栅门缓缓打开。车子慢慢行驶进去,两边道路树冠磅礴,枝头树叶繁厚,今日的日头正好,天气这么好,却只漏下丝丝光线。

    真是大场面...

    “您看这大周末的,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吴导带着一行人下车,迎着上去握住一看就是领导模样的手。

    赵局摆手,“不麻烦不麻烦,这是总局分派下来的任务,我们自然也是重视的。”

    两人笑着又攀谈几句。

    习惯了走到哪都有蜂拥而至的粉丝和路人、暗处跟踪的狗仔,如今这样浩浩荡荡一大群人,气氛却如此严肃安静,付雪梨心里不稀奇都不行。跟在人群后面,经过白色雕像旁,有一面全身镜,她瞟见自己身上的制服。

    真是绝了...

    她居然也有穿着警服晃荡在公安局的一天。

    工作人员在互相交涉,拍摄场地陆陆续续地准备着。赵局拍拍吴导的肩,向他介绍,“我们这次特地挑选的优秀的年轻人,可以配合你们,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提。”

    他的语气有些激动,还有点小骄傲,“这些小伙子各个长相都很端正,从区局挑选来的。”

    “何止端正。”吴导满脸笑意,很上道地迎合,“您看我身后,各个都是当红一线的大明星,可您的这些年轻人和他们比起来也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旁人纷纷附和。

    这样真情实感的客套话,说的赵局哈哈大乐,脸上肥肉笑得横向发展。一脸得色,付雪梨看得心里直冷哼。

    她赔笑得脸都快僵了,站在人群的边缘。等得无聊,视线开始四处乱飘。

    落到对面身姿挺拔的年轻小伙子身上,总是不经意就能和某个人对上视线,闹得对方脸色大红。

    明知道有不少人在偷看她。付雪梨才不管,随意地继续扫,心里不以为意,巡视了一圈,她眼睛一眯,定在某处。

    有个很像许星纯的人,在这青天白日朗朗乾坤的,就他站的特别淡定专注。安安静静地,被挡得只有小半张侧脸,隐隐约约,上衣规矩地塞在裤子里,淡色衬衣,黑色长裤,手臂自然下垂,皮肤稍微有点白。

    付雪梨又揉了揉眼睛,才发现...

    这哪里是像许星纯...

    这根本就是他!

    她一个激灵,心脏像是被揉了一下。看了一会,他也没有回望的打算。她只能装作不在意似地,移开目光,手里拿着

    水瓶使劲捏来捏去。

    满腹憋屈。

    ---

    俗话说的好:老大难,老大难,老大说话就不难。

    下午一共有几场戏要拍,除了《破晓》外,就没哪个戏在公安局里能得到这个支持度。

    不仅办公室是实打实地拍,连群演都是真正的警察上阵,还不要钱,免费出演。

    副导演戴着扩音器,正在排第三场戏。

    有纪律的一群人就是好沟通一些,不过指点一两句就能明白。按照剧情,一排刑侦支队的小伙子纷纷穿上外套,棱角锋利的轮廓,硬气,天然的气宇轩昂。

    迅速又整齐划一的动作,健康有力的男性躯体,荷尔蒙简直在喷薄叫嚣,莫名给人一种华丽丽的震撼。副导的激情仿佛火山喷发一般,完全被点燃了,在现场一边高声指导运镜,连NG都舍不得喊。

    大小明星以及一些普通剧组的工作人员都窝在一边,闲闲旁观。一些没见过世面的小姑娘直接看得个目瞪口呆。

    太酷了.....

    付雪梨也隐在人群里,窝在休息的椅子上,状似摊开剧本在研究,实则悄悄偷看。

    坐在她身后的小张手一指,对准人堆里的许星纯,“你们看江影帝后面那个,是刚出道的小鲜肉吗,这么帅我怎么看半天没想起是谁?”

    有人花痴,捶着胸口感叹:“对啊对啊,好迷人哦,好有男人味哦,我全程盯着他,呼吸都快不顺畅了。”

    “聒噪,一天到晚不操正心。”一道幽幽的声音响起,付雪梨悠然合上剧本,装模作样地起身。她目光不经意扫了一圈,手臂往怀里一横,烦道:“还要等多久,就几秒的镜头,怎么还没拍完?”

    没人敢再多话,等付雪梨作怪,面面相觑着悄悄翻白眼。

    突然,旁边不知谁高声递来一句:“——快闪开。”

    付雪梨茫然了一会,下意识侧头看了看旁边,后背汗毛一瞬间竖起。

    ——一条大狼狗撒着足狂奔直冲这边!

    ??!!!

    听到尖叫,人群快速疏散开,大家都往旁边窜躲。付雪梨一下子就在最外边缘,被吓得节节败退。她也想跑,但腿软得几乎动不了。

    感觉不过几秒就快要扑上裤腿,那么一瞬间,付雪梨指尖都在颤抖,终于反应过来跑。有人在大喊,你别跑。

    可这个时候,哪里听得这种话?

    越是这么说,越是害怕。

    加上她从小就怕狗,超级怕超级怕超级怕,怕到没有理智的那种!付雪梨跑起来慌不择路,小腿磕碰上东西都没发觉。一回头想看狗追上来没有,发现那条大狼狗张着血盆大口,只有几米远。

    就这几秒钟,她满心绝望,突然手臂被一股大力拉住,接着狠狠撞进一个人的怀抱,冲劲让两人都险些没站稳。

    狼狗停下在两人脚旁打转。

    “——大黑!”追赶来的人高声呵斥。

    很快,许星纯就意识到不妥,松开揽她入怀的手臂,扶住付雪梨的肩膀拉开两人距离。

    她不肯,“不要,我怕!!”

    情绪有时候是真的控制不住。众目睽睽之下,付雪梨已经完全忘了避讳,她又执拗地贴上去,躲去许星纯背后。紧紧闭着眼,心跳如擂,两只胳膊紧紧环着他的腰。

    她侧过头,胸脯压住他的脊背,大力喘息间的热气喷撒。鼻尖涔出一层薄汗,眼里也吓出了泪。

    不一会,拉着狗的人忙忙跑过来,见状愣在原地。

    其余的人纷纷围上来大呼小叫,“雪梨没事吧,天哪天哪!”

    劫后余生,付雪梨脑子糊成一团,什么杂音也听不清,耳膜里全是自己心跳碰碰撞击的声音。

    等慢慢缓了缓,她还抱着许星纯。抱得太紧,几乎是严丝缝和地贴在一起。他全身都紧绷着,她甚至连他的腹肌都感觉到了...付雪梨的脸慢慢涨红,慢慢睁开眼。她头抬了抬,泪眼朦胧地,这个角度只能看到他的鼻梁和露出的一截下巴。她就小小地睁开一下眼,又快速闭上。

    他皮肤真是好,润瓷的白。

    许星纯只轻轻拍了狼狗的头,那条狗出乎意料地温顺起来,蹲坐在地,用额头蹭蹭他的手心,狗爪在地上刨。

    大狼狗张着嘴,滴滴答答湿淋淋的口水,舌条伸下来,脖子被拴上套,还是吓人得很。看到付雪梨抬头,又撒欢往她身上扑。

    她还没缓过神,被吓得又尖叫一声,有些崩溃地喊,“许星纯你、你快赶走它呀,我怕!”

    因为领导都在,旁人不敢随便起哄。四方直射过来的目光,不少人眉毛一挑,都显而易见带着点玩味。还有人绷不住直接笑了。

    挨了两句批,拉狗的小警官边抱歉,边小声申辩着什么。他摸了把额头上的汗,视线在付雪梨身上转着,犹豫地、试探性地小声问,“那个,您身上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付雪梨:“.....?.”

    怕她没听见,他又稍微大点声,解释了一遍,“大黑可能闻到你身上有什么东西,才跑过来的。”

    “就比如...”小警官有些难以启齿,“什么吃的?”

    付雪梨还死死拽着许星纯衣角不撒手。她现在心里乱得很,翻覆上下。胡乱把腮边的泪擦一擦,腾出一只手摸摸口袋搜索。

    一搜就搜出几袋牛肉干。是她车上吃的小零食。

    小警官干巴巴道:“对,大黑应该是闻到牛肉干的味道了,它、它有点饿...”

    “......”

    付雪梨深吸几口气,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天杀的贪吃破狗...

    害的她这次丢人丢大发了!!

    “同学呗。”

    “就同学?”唐心不信,看她不作声,瞅着她冷笑,“当我傻子呢吧?”

    “炮.友,信么。”付雪梨嘴上贫,脸上却没有一丝笑容,连维持基本的表情都不想。她今日穿的衣服不对。精心裁剪的羊毛裙子被打湿雨水,贴在身上潮湿又阴冷,冻到了骨子里。

    引路的女警察似有察觉,多看了付雪梨一眼。她微微一晒,忽地开口,“是挺巧的,我和雪梨同班过一年,不过她应该不记得我名字了,我叫马萱蕊。”

    她们走到大厅,周围惊奇又克制的目光纷纷围拢。当然,大部分的视线都粘在付雪梨身上。毕竟一个平时只能在电视,微博,LED广告牌上看到的演艺圈明星,此时真人突然出现在眼前,普通人总是有种新奇加微妙的激动感。

    若不是此时场合严肃,正在办案子,其实还是很想上去要个签名,合个影什么的......

    任人打量着,反正付雪梨似乎无所察觉,或者早已习惯他人注目。

    墙上挂着电视,重播放着沉闷无趣的晚间新闻。旁边的钟盘,秒针滴滴答答慢慢地走。

    “先喝点水吧。”小王强装镇定,端了几杯热水递到付雪梨她们面前。

    除了付雪梨站着不动,旁边人纷纷接过,道了声谢。

    “警察叔叔,我们什么时候能走啊,您看看表,这都多晚了。”唐心蹙眉。

    “笔录弄完了哈?应该快了快了。”小王也不确定,探头往二楼望,刚好看见刘敬波下楼梯。他刚想高喊一声,刘波打着电话,脚步匆匆往外边走。

    等的耐心即将告罄,那边一一确认报案人姓名、电话、身份证,非常形式主义地问完话,终于愿意放人。小王送付雪梨一行人到门口。

    推开门,外面风雨交加,所有人不禁打了个颤。

    太冷了。

    门廊底下的感应灯坏了一个,阴暗无光的角落,站了两个人。夜晚沉浸在雾气里,风小声呼啸,许星纯靠着墙壁抽烟,忽明忽暗的光线,看不清面容。

    旁边是垃圾桶,被用来磕烟灰。

    司机去后面开车,剩余人站门口。刘敬波全神贯注地和许星纯交流尸检结果,完全没注意这边一大票人。

    距离不远,许星纯说什么,这边都能听得一清二楚。他说话声音向来不大,无端地低哑,却字字清晰,仿佛能敲进心里。

    这边人都目不斜视,付雪梨双手环抱在胸前,看着前方。良好公民西西心里默默吐槽...

    这种东西,应该不是什么机密,听听没事的吧...

    透气完,一根烟也抽完,时间不长不短。许星纯直起身,单手插在兜里,臂间还挂着白色工作服,“走吧,进去说。”

    和他们擦身而过的瞬间,走到光下。一片模糊的晕黄,许星纯身形一顿,继而脚步停滞下来。一两秒后,他低垂眉眼,看向自己被抓住的手腕。

    刘敬波和唐心对视一眼,小王也懵逼。都不知道是个什么情况。

    “天...”西西还在小心拿着手机对着门口拍照,侧头看到这边动静,不禁小声惊呼。

    这是在干嘛?

    一旁唐心抱着看热闹的心思。这些年来商界的、娱乐圈的,她和形形色.色的妖魔鬼怪都打过交道,经验丰富、直觉也很准。也有一部分职业缘故,她习惯去定位一个人。

    见多了虚张声势又浮夸的男人,几乎是看到许星纯的第一眼,唐心就莫名认定,他一定是个很稳妥且出色的人。

    洁身自好、寡言却卓尔不群。并且对女人十分具有吸引力。

    通俗点说,就是很招惹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