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二十七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战神狂飙动力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修炼系统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订阅比例不够哦~12小时可看  眼光触及, 一股淡淡的喜悦从心里冒出。

    随之而来的又有羞涩、顾忌。

    站在过道权衡犹豫了一会, 她在心里给自己暗自加油鼓气。终于迈开步子走过去, 轻轻伸手,戳戳他的肩膀。

    许星纯抬头, 睫毛浓密,嘴唇颜色很淡,视线落在她身上。

    “那个同学...你旁边有人吗?”马萱蕊吞吞吐吐开口。

    “嗯...”

    他顿了一下,嗯字拖了一点音。

    这时后面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女声, “喂,挡道了妹妹, 让让啊,快点。”

    顺着许星纯的目光,马萱蕊回头瞧了过去。望见一抹伶俜的身影。

    不远处, 付雪梨就站在她身后,瞳孔中似乎映衬着粼粼波光。她扫了马萱蕊和许星纯一眼,冷淡且不耐烦地又说了一遍:“愣着干嘛,让路呀。”

    “哦哦,抱歉。”马萱蕊面色尴尬又略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哪惹到这位大小姐了。她抿住唇,抱紧书包, 侧过身子。

    待付雪梨走过, 马萱蕊又转回头, 就听到许星纯淡淡的声音, “没人。”

    -

    “起来,给我让个位置。”付雪梨一脚踹开宋一帆,在他身边靠窗的位置坐下。

    宋一帆大叫一声,“怎么滴呀这是,气冲冲地,大梨子你吃火.药了吧今天?!”

    前排的谢辞不耐烦掀开盖脸上的鸭舌帽,手臂揣在胸口,支起上身扭过来歪头,声音慵散,“宋一帆,叫你小点声,老子要睡觉,说几遍了。”

    坏透了,一个个都拿他撒气!

    宋一帆委屈,于是冲着旁边打牌的一窝男生吼,“听到没听到没,辞哥嫌你们吵,辞哥他说他要睡觉!都给我别玩了!”

    旁边无辜中枪的一伙人: .......

    夏天的雨来得快,走得也快。大巴走上了盘山公路,摇摇晃晃,车上的大半部分人昏昏欲睡。

    拉上帘子挡住刺眼的光线,宋一帆实在闲的无聊,于是和付雪梨小声聊天,“梨子,你看看这太阳大的,可太愁人了,把我晒黑了可咋整。”

    付雪梨有点晕车,不太想说话,“你都这样了,还能黑成什么样,愁个屁。”

    这话说的宋一帆不爱听,想着找什么话反击,突然脑子里灵光一现,张口就是,“是是是,怎么有许星纯白呢,你白他白你们最白。”

    “神经。”

    “粗俗。”

    付雪梨面无表情和他互骂,“贱人。”

    “我就搞不懂了!”宋一帆天生就是个戏精,痛心疾首的表情做的很到位,情真意切道:“付雪梨,我是真搞不懂了,像许星纯智商这么高的人他喜欢你什么?喜欢你胸大无脑吗?喜欢你下流粗俗吗?”

    “你再说一遍?”

    “不敢不敢。”

    “别跟我提他行不行?”付雪梨听到许星纯名字她就烦,暴躁地捶他一拳,后槽牙挤出来几个字,“他喜欢我长得漂亮,怎么,你有意见?”

    十秒钟后,宋一帆笑起来,“唉,可能人家就是喜欢你这种没文化的样子吧。”

    “傻逼。”

    付雪梨生气了。

    当然,她更生气的是许星纯。

    这么短的时间。

    他居然默不作声就和班上一个小姑娘勾搭在一起了。

    过了会,宋一帆又凑过来问,“付雪梨...”

    “干嘛。”

    “问你个事。”

    付雪梨瞥了他一眼,没吭声。

    宋一帆神情认真,目光非常殷切,“在你心里,我重要还是许星纯重要?”

    付雪梨没心思听他鬼话,重新闭上眼,敷衍地冷哼,“都不重要。”

    --

    全程近三个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居然是山上。山上什么条件也就不提了,真正让所有人傻眼的是——

    这儿连住的地方都没有!唯一用砖头盖的房子是医务室。

    他们来的第一个任务就是要自己搭帐篷住....

    虽说正午已过,余温不减,太阳仍旧烧。付雪梨中午没吃饭,她本来就有低血糖,娇生惯养地,只要一犯就会浑身发软冒冷汗。晒了没多久,就开始身体不适。大口喘气,喉咙干渴,眼前发黑听不到人说话。

    最后在原地蹲了好半天才缓解,有人注意到她的异常,过来把她扶去医务室。

    那有空调,付雪梨半晕不晕,躺在一张临时架起的床上。又累又难受,不知不觉就睡着了。

    姚静单手抱着一大堆东西,推开医务室的门。她手割伤了,准备要点东西消毒。刚刚走没两步,眼睛一抬看到什么,被吓得愣在原地。

    几分钟后,她才反应过来,捂住嘴倒吸一口气,登时立马原路退了出去。

    天、天啊....

    刚刚....

    刚刚那个男生是班长吧?

    今天早上学生代表说话的那个!

    他刚刚居然...

    居然在亲付雪梨的脖子?!

    跑了几米远,姚静躲到墙角,一直都是懵神的状态,满脑子都想着刚刚看到色.情的那一幕。

    背对着光,许星纯俯身,双臂撑在付雪梨的耳侧,直勾勾凝视着她。

    她微微弓着身子,手腕垂落垂落,似乎还在熟睡中。

    他先只是用嘴唇轻轻地触碰,额角、眼皮、鼻尖、下巴...渐渐下滑,到脖子。

    难解难分。

    然后顺势张口,咬含住。

    他的下颌清晰,吻得喉结微动。

    又用舌尖舔舐,一点点,缓慢细致,一遍又一遍。

    “对了,那你和你那些放烟花的朋友后来被学校处分了没?”唐心好奇心起了些,又问。

    停了片刻,付雪梨哼声,“我们从小到大背处分过来的,还在乎这?”

    唐心低头玩手机,嘱咐她看看剧本,琢磨角色。她唇角的笑意尚未收起,自顾自拿着手机刷微博。

    付雪梨摁住太阳穴,无所事事地翻开剧本,刚心不在焉地看了两段话,耳边骤然响起惊呼。唐心歪过身子递给她手机,兴奋地音调上扬,“哟哟哟,你看,刚还说起来呢这。”

    话音未落,付雪梨眼睛一撇,看到一个醒目的标题:

    【女子遭杀害,两天之内男嫌犯落网。】

    她一把抢过手机,点进去看,新闻晨报的官微位于实时热点第一位:

    四月9日晚上21时许,申城金凉区人民公园北宁西路发生一起持刀杀人案,嫌疑人作案后携刀迅速逃离现场。据警方消息,嫌疑人于10日傍晚被抓获。

    配图有几张照片。

    一张很眼熟,是当时下雨夜,被警方控制的案发现场照。第二张是几个警察围在一起对着电脑指指点点。

    至于第三张图....

    目光触及后猛一愣,虽然只有小半张侧脸,但付雪梨一眼就认出是谁。

    “啧啧,没想到上热搜了。现在的警察都好厉害,不过最近这种通稿怎么这么多,弘扬社会主义好么...”唐心笑出声。

    这篇稿子开头先介绍了前几天轰动一时、在微博上了热搜的闹市区女尸案,又着重表扬了警察如何快速破案,高效率保护人民群众安全。连采访稿和总结都非常形式主义。

    什么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他们执行党和人民给的使命,背后承载的是公平和正义,传播着正能量...

    付雪梨没耐心,一目十行,跳到最后: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破案有功的一位杰出刑警,因曾在x南破获过一起大案,现在于某市公安局刑警大队技术中队担任法医,兼任刑警大队禁毒中队长的担子。

    据同事说,平时作为法医兼刑事技术工作者的他,工作量非常大。除了休假,出现场,其他时间基本都待在实验室。每天至少工作十个小时以上,非常地敬业。”

    付雪梨退出来,想到什么,皮笑肉不笑地点开第三张的侧脸照片仔细看。

    男人坐在办公桌前翻阅文件,身上整洁的警服扣得一丝不苟,肩章闪闪发亮。

    他没笑容的时候,气场全开。脸颊瘦窄,冷冷清清的气质一流。简直就像专门请来拍摄的禁欲系的气质男模。

    底下的评论果不其然炸了,热评前几都是:

    【这是在拍电视剧莫?!!一个警察居然这么帅,完全是初恋脸啊,真的被甜到了...】

    【就我肤浅...所以....不知图三警察叔叔有微博吗(期待)(期待)(期待)】

    【虽然是职责范围之内,但是还是想给这位帅警察点个大大的赞!】

    【明人不说暗话,请这个小哥哥立刻马上和我发生关系(狗头)】

    【这是我在微博上爱上的第567个男人...】

    【不是刑警吗,不懂渣浪为什么不给脸打马赛克,这不怕被犯罪分子报复吗,会很危险吧?!】

    目光触及这条评论,付雪梨后背一冷,脸色登时难看起来,忧虑道:“不对,许星纯这照片怎么能放出来了?人身安全会不会受到威胁啊?!”

    唐心的目光在她脸上停留片刻,“你这么些年娱乐圈白混了?”

    “什么?”

    “记者该采访什么,能采访什么,能发什么,肯定全部都给宣传部门限制死了啊,你看到的也就是通稿处理处理后上的版。总之所有可能踩地雷的地方,全部都会被打招呼,发出来的图片没打码,那就说明公安方面没有要求打码,人家警察蜀黍的警惕性比媒体人高多了。”

    付雪梨半晌不说话,把那张照片点开用放缩看来看去。

    “别看了,说不定等会就删了。留不久的,你把手机快还我,想看照片自己拿手机看呗!”唐心皱了眉,低声道:“你这么关心别人,人家还记得你吗?”

    付雪梨瞬间敛去脸上的神情,放下手机。她转头,脸色难看起来:“你什么意思,当初——。”

    说到这,莫名又想起前几天的糟心事。她心里还在膈应许星纯的冷淡态度,便没心情再说下去。

    眼看着脾气又起来了,唐心摆手打断她,冷冷地呵笑,“反正这几年我也看透你是什么人。都过这么多年了,你就老老实实,一心一意发展你演艺事业,也别去招惹别人。”

    “怎么,我什么人,你倒是说来听听。”过半晌,付雪梨不服气又心里烦,点起根烟,烟雾袅袅。

    “俗人。”唐心没好气,随手按开车窗,“对了我跟你说,这次陈剪秋也要去试吴导的镜,人家摆明了要恶心我们呢,你给我争点气。这个片是我们公司竞标到的,你把握住这个优势。”

    陈剪秋说起来还和付雪梨颇有渊源,这人当初是她手底下的助理。长相倒也很不错,整过容,后来借机搭上圈里一个老板,跳槽到了别家公司。换个身份包装了一下就出道,去年因为一部大火的古偶一跃跻身流量小花之列。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