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三十二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战神狂飙动力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修炼系统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订阅比例不够哦~12小时可看  这家私人菜馆不算偏僻, 在临城路

    旁边一条有名的街巷。那里建筑略老旧, 高矮交错的小红洋楼, 窄窄的马路旁有许多隐蔽精致的小酒吧。重点是高级场所多,档次风格气氛到位,是普通人承受不起的高消费。出入多是名流权贵,所以周围安保很严格,很少泄露顾客隐私。

    唐心凑到付雪梨耳边跟她低声爆料, “看到没,那边主桌上,吴导陪着的人, 一群都是政府官员。”

    付雪梨点点头, 哦了一声, 挑拣着水果沙拉吃。中间主位上是一个稍嫌臃肿的中年男人, 虽然有点发福,但总体看着很精干,不是满脑肥肠的样子。旁边坐着赵局, 再旁边是星娱西装革履的几个高管。

    菜肴美味, 几位大老板吃的都很尽兴,旁边伺候着的服务员都是日本港台混血,寻点乐子逍遥地不行。

    酒过三巡, 唐心顶了顶付雪梨的手臂, 倒上一杯酒, 示意她跟着剧组几个主演过去敬酒。

    “我不去。”付雪梨耷拉眼皮, 用手撑着下巴。淡淡说完,又慢悠悠喝了一口酒。

    唐心捏她大腿,“现在不是给你耍大牌的时候。”

    “操,轻点。”付雪梨吃痛,甩开她的手。

    她一副吊儿郎当、不慌不忙的模样,让唐心闭眼吸了口气,“不是我说你,这只是正常礼仪活动而已,你又在闹哪门子脾气?”

    “没心情,等会。”

    “算了。”唐心挥一挥手机,懒得再管她。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网上对付雪梨恶评如潮,什么爱耍大牌、没教养、脾气差劲等负面.评论铺天盖地。可她本人一点都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后来时间久了,唐心才知道付雪梨的家庭背景,是能让她这么任性的。

    这样桀骜到骨子里,绝不妥协的个性,也是要有资本的。

    气氛被搞得热闹非凡,女二是香港人,普通话说的不太标准。便跟在江之行旁边。从首席开始,轮流过去,一杯接着一杯。因为年纪小,渐渐走路有点晃,身体到底架不住这样流水线似地灌。

    敬完半圈,工作排场搞的差不多了。在唐心狐疑的目光下,付雪梨漫不经心端起一杯酒,自然而然混入敬酒大队,随着他们朝西北角的一个角落走去。

    —

    “我们外行人今天倒是多亏了你们内行人的指导,很感谢。”江之行领头,有架势也风度翩翩,很自然地倒满一杯酒。

    包厢门一推开,刘敬波一行人纷纷也站了起来。他眼睛快速扫视了一遍,短暂在倚靠着雕花木架的付雪梨身上停了几秒。

    她真的很瘦,真人比在电视机和照片里看到的还要小一圈。骨骼细小,下巴尖尖,耳坠是硬冷的翡翠,绿得浓郁。很有女人味,就是黑眼圈太重。

    大明星们的到来让这群彪形大汉们受宠若惊,这来的各个都是长期置身于大众视线内的大人物,他们这些人民群众哪有过这个面子。小半杯白酒一仰脖就灌完。

    又说了几句客套话,江之行让他们先坐下,两方人互相寒暄,刚准备走,旁边传来一道慵懒的女声,“——等等。”

    付雪梨停了半天,等众人眼光全部聚集到她身上,才不紧不慢地开口,“许警官是吧?”

    旁人拍拍许星纯的肩膀,他略侧头,听到耳语,“付雪梨在看你。”

    付雪梨和许星纯隔着热闹的酒桌对视。她喝了点酒,脸色微酡,灯下肌肤荧如羊脂,一摇一扭,华贵又风情万种,目光却直直地看着他,一手支着桌子,“下午的事情谢谢你了,给我一个面子,喝一杯?”

    话过后,一片默然。有人脸色凝固了,有人傻了。

    不知道之前喝了多少,许星纯目光沉郁矜持,只是少见地流露出一点慵懒散漫。注视着她,虽神情漠然,倒更有一种闲适的性感。

    在外人看来,许星纯是个脾性顺和的。虽外热内冷地厉害,至少不触及底线的时候,都很好相处与说话。

    像今天这般地不友好,倒很是少见。

    但是被一个大美女这么敬酒,还如此淡定自若,也真是让人佩服。

    看他没动静,付雪梨冷笑一声,走过去。就近从桌上挑了一瓶酒,拎起来,一手拿酒瓶,一手拿酒杯。当着他的面,歪了歪头,倒酒。

    透明的液体潺潺流出,杯子缓缓被灌满。酒沫快要溢出来的当口,她还没停,直到撒出一点到他的衣服裤子上。

    许星纯冰冷的手准确快速地握住她的手腕,他推开椅子起身。

    “喝不喝呀。”付雪梨挥开他的手,灼灼地望着他。

    旁边有人来扶她走,“雪梨喝多上头了。”

    “哈哈,艳福不浅啊纯儿。”短暂的闹剧以他人一句玩笑轻飘飘收场。

    —

    回到自己桌上,付雪梨五内俱沸,窝囊又窝火,于是一杯接一杯地灌自己。

    隔桌飘来一对小姐妹喋喋不休的低语。

    有人在小声啜泣。

    “别哭啦,你多不值得。当初你对他多好,他一点都不珍惜,以后他绝对遇不到像你对他这么好的傻子了,该哭的是他呀。”

    “你呀,到时候就等他来跪着求你好了。”

    这下直接把付雪梨听笑了。可胸口的郁气堵的慌。

    在桌上她故意喝得太多,不久胃就起了反应。强忍着恶心感去洗手间吐了一次。出来脚踩棉花,摇摇晃晃又勉强走了几步路。趔趔趄趄冲到一边的大堂外,扶着树干,不停干呕,浑身打着哆嗦。

    身上热得仿佛火在烧,但心里有一块冰。

    渐渐感觉没了力气,控制不了身体下滑的时候,突然被人从身后架住胳膊。

    晕眩中都能感觉到那力度带来的痛楚。

    紧的她骨头都痛了。

    付雪梨耳廓红了一圈,脑子晕晕乎乎,在肚子里搜刮半天也没蹦出一句话,脑海里只回响着一个念头。

    ——就知道许星纯忍不住。

    这也是她断片前最后的意识。

    —

    初夏甜腻的空气里,夜风婆娑,沙沙清响,缓缓催动果酒的香味。狭长的走廊外铺着青石板,四周暗色流光扑面而来。

    月白清淡,不远的街角,停着一辆毫不起眼的奥迪。

    车子熄火。付雪梨目光涣散,脸颊发烫。躺在座位上,绉丝吊带裙下滑,胸线微露,眼神不自觉妩媚。头发是香的,不经意就让人以为是挑逗。

    有手指在唇上缓慢地轻抚过。

    思维脱离了躯体,她闭上眼睛,知道自己会睡过去,也不管身边的人是谁。

    最近几天都没睡好觉,浓重的倦意混着酒意释放,困得人昏昏欲睡。

    感官一直是模糊地,不知道过去多久。当意识渐渐回笼,付雪梨头昏脑胀,却隐约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

    两只手臂被不自然地拧住,绞缠,挣脱不开。

    有点疼。

    这个别扭的姿势维持了好一会。

    她才猛然惊醒——

    她居然被铐起来了!

    银质冰凉的触感,闪着凛冽的光泽。不是情趣道具,而是货真价实的手铐。

    举起被绞住的手腕,用眼睛确定了一遍,她的脑子嗡一下就炸开了。

    我操??!!!

    什么玩意??!!

    黑沉沉地,旁边又没人,也不知道许星纯去哪了,把她一人丢副驾驶上不说还铐起来。她简直被吓得瞬间酒醒。挣扎中,付雪梨满头薄汗,这才发现车门没关严实。她一脚蹬开,用力过猛,高跟鞋都飞出去。

    脚刚刚触地,一转头,她正和许星纯对上视线。茫茫黑夜,光线褪淡,他坐在不远处的长椅上,半张脸浸在深不可测的黑暗里,鼻梁挺直,唇色淡红。神情静默。

    两人对视,她先是松了口气,身体不自觉后退半分。一时半会竟不知道说什么,连怒气和质问都卡在喉咙里。

    他看牢她。眼神却不曾移动半分。

    与微渺的霓虹灯光交融的暗夜里,朦朦胧胧。许星纯模样温驯,眼神很病态,像隐隐地、安静燃烧的暗火。常人看了会觉得压抑,所以他只在没人的时候会对她流露。

    付雪梨放弃了挣扎,心里的感觉难以形容。

    许星纯此刻的眼神、表情她太熟悉了。

    熟悉到她一想起来,就从心里咯噔一下,不太敢动了。

    许星纯在失控的边缘。

    眼睁睁看他起身。

    一步步走近。

    付雪梨乖乖的,大气都不敢喘。

    许星纯蹲下身,握住她赤.裸的小腿。另一只手把她的脚踝攥得很紧,单膝跪地。他明明有洁癖,此刻却一点也不嫌脏,替她穿上倒在一边的高跟鞋,手法温柔细致,认真地过分。

    指尖像刚刚被碎冰浸没过,从脚脖处的皮肤滑过,到脚背,掠过鞋面上的珠片和亮珠。

    这画面,入眼居然有点暴力的色.情感,她打了个寒颤。

    “付雪梨,你到底多醉。”他低声问。就一句话,在忍耐的沉默里,却仿佛经唇齿边咀嚼了个遍。

    “我不去。”付雪梨耷拉眼皮,用手撑着下巴。淡淡说完,又慢悠悠喝了一口酒。

    唐心捏她大腿,“现在不是给你耍大牌的时候。”

    “操,轻点。”付雪梨吃痛,甩开她的手。

    她一副吊儿郎当、不慌不忙的模样,让唐心闭眼吸了口气,“不是我说你,这只是正常礼仪活动而已,你又在闹哪门子脾气?”

    “没心情,等会。”

    “算了。”唐心挥一挥手机,懒得再管她。

    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网上对付雪梨恶评如潮,什么爱耍大牌、没教养、脾气差劲等负面.评论铺天盖地。可她本人一点都不在乎,依旧我行我素。后来时间久了,唐心才知道付雪梨的家庭背景,是能让她这么任性的。

    这样桀骜到骨子里,绝不妥协的个性,也是要有资本的。

    气氛被搞得热闹非凡,女二是香港人,普通话说的不太标准。便跟在江之行旁边。从首席开始,轮流过去,一杯接着一杯。因为年纪小,渐渐走路有点晃,身体到底架不住这样流水线似地灌。

    敬完半圈,工作排场搞的差不多了。在唐心狐疑的目光下,付雪梨漫不经心端起一杯酒,自然而然混入敬酒大队,随着他们朝西北角的一个角落走去。

    —

    “我们外行人今天倒是多亏了你们内行人的指导,很感谢。”江之行领头,有架势也风度翩翩,很自然地倒满一杯酒。

    包厢门一推开,刘敬波一行人纷纷也站了起来。他眼睛快速扫视了一遍,短暂在倚靠着雕花木架的付雪梨身上停了几秒。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