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三十五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战神狂飙动力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修炼系统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订阅比例不够哦~12小时可看  全程付雪梨忍住火,应付着答完问题,不搭理何录这茬。她想着终于进入游戏环节, 却没想到上来就要两个女嘉宾站在不倒翁上互推。

    付雪梨整理好刚换上的运动服,把麦夹在领口处,比个手势示意自己好了。明赫琪脸上笑意渐深, 扭头也跟着对后控点头。

    两人都是力气不大的女人,这种公共场合的游戏, 付雪梨摊开手,配合着小打小闹,轻轻你来我往地试探。

    台下有观众开始喝彩起哄。

    付雪梨看了看身后, 突然感觉有力气往这边推,下意识后退了几步。突然明赫琪的尖叫一声。

    她一回头, 就看到明赫琪失去平衡, 以横摔的姿势倒下,膝盖先着地, 肉撞击到地板上发出沉闷一声响。

    心里一咯噔, 她下意识对上明赫琪的眼神。后者眼里已经沁出泪珠, 十分羸弱,只是目光落到付雪梨身上时,掩盖不了地闪过一丝憎恶。

    周围的人纷纷合拢查看情况,付雪梨心里骂娘, 背后涔出一层冷汗, 也立刻从不倒翁上下去。

    现场出了状况, 混乱一片,不得已暂停录制。一切都落入角落里的摄像机捕捉中。

    明赫琪休息了半个小时,小小插曲后,节目重新录制。又玩了两三个游戏,氛围很快又被炒起来。中途来了一个素人嘉宾,在普通人里算是漂亮的,但站在一群明星旁边,对比一下子就出来了。

    第四个环节,是所有嘉宾坐在一起,挨个掀牌子说真心话或者冒险。轮到付雪梨,她真不想折腾了,没什么犹豫就选了真心话。

    就两道题,反正能瞎说,比玩大冒险省力气。

    主持人掀开题牌:

    Q1.学生时代喜欢过什么样的男生?

    Q2.年轻的时候有没有做过什么疯狂的事?

    这题目暧昧,一露相就在现场引起一点骚动。场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付雪梨身上,她屈起手臂,话筒抵着下巴歪头,扎着马尾,模样又俏又美。

    学生时代?

    在镜头前,付雪梨皱起眉,想的入神。

    这种问题...能联想到的,好像只剩许星纯了。

    在她印象里,许星纯其实不太喜欢笑,总是沉默。因为成绩好,又是班长,特别受同学和老师欢迎。他身上总有孤独的感觉,游离众人之外,反正是特别冷感的脾性。

    “雪梨还没想出来?”主持人玩笑,勉强唤回付雪梨的神。

    她哦哦两声,做出思考两秒的样子,短暂沉默后特别诚恳地说,“我啊,喜欢过一个比较内向的学霸。”

    旁边坐着的人一时间还以为自己听错了,抢过话茬调侃道:“啧啧,你居然喜欢这种类型的?没看出来呀。”

    “那你以为我喜欢什么类型的?”付雪梨转头,和他蹙眉互望。

    那人答,“狂野型。”

    现场气氛热烈,主持人节省时间,又问了第二个问题。

    付雪梨因为第一个问题,脑子里还在思考关于许星纯的事。她想着稍稍抬眸,慢慢地说,“有,以前替一个男生过生,我感觉还挺刺激的。”

    主持人貌似很感兴趣,“哦?能具体说说吗,这很浪漫呀,有什么疯狂的?”

    付雪梨很坦然地拒绝,“以前年纪小比较混,还是别说出来带坏小朋友了,不然到时候热搜头条就该是我了。”

    她生性桀骜,成了公众人物,也从来不掩饰自己不良少女的过去。

    主持人不强迫,打哈哈带过去,继续提问下一个人。身边的人因为这个环节的题目,都开始回忆读书时候的趣事,录制棚里一派欢声笑语。付雪梨随后说话少了,漫不经心地听其他人分享,脑子里却旧日场景重现。

    那时候高中,身边都是像宋一帆、谢辞那样的狐朋狗友。大家无所事事,都不学无术,开开心心虚度光阴也不觉得浪费。

    有一次是谢辞在操场帮许呦过生,一群人闻讯赶到,玩到后面都闹起来了。大家都知道谢辞追这成绩特好的转学生费了不少力。谢辞脾气不好,平时面上都不敢随便调戏两人,现难得碰上这样的好机会,哪肯轻易放过。

    他们把把许呦围起来困在中间,非要逼谢辞亲手往她脸上盖蛋糕。说是这样才有氛围。

    许呦虽然无奈,但是好脾气地笑,不想扫大家兴,也没有拒绝,就站在原地等着。

    谢辞吊儿郎当站她面前来回晃悠,手里端着蛋糕,一会儿看看她脸,似乎仔细研究往哪盖好,一会儿口里还逗着,“许呦你不反对,我真盖了啊,别哭?”

    许呦敷衍地应,余光看到谢辞迎面扬起了手,还是怕地反射性闭眼。

    等了半晌,突然听到周围人炸了的声音。

    “哇靠——辞哥牛逼呀辞哥!”

    “卧槽哥们你疯了吧哈哈哈哈哈哈??!”

    许呦没有等到预料之中的恶作剧。她睫毛微颤,有些迷茫地慢慢睁开眼。

    旁人在笑在闹,全都在跟着起哄,操场后的天,似火烧的云。

    站在面前的谢辞,俊脸上沾满了奶油,懒懒洋洋,随意地手插口袋看着她笑。

    他丢开手里刚刚往盖自己脸上的碟盘,满眼戏谑的笑意,微弯腰凑上去,眼睛低下看她耳后,吹了口气,“老子舍得碰你?”

    就这件事,在年级都引起了好一阵子躁动。大家纷纷吹逼怎么怎么帮对象过生。

    许星纯和付雪梨在一起很低调。周围知道的人不算多,她看他们讲的欢,酸溜溜地,一句都插不上。接着就反思了一下,自己似乎一直以来对他很不上心...

    刚好快到了许星纯的生日。那一天放学,付雪梨突然想起这个事,坐位置上喊许星纯,“喂,许星纯,跟你说件事啊。”

    她指了指自己,然后打个响指,大大咧咧道:“今晚上,我帮你过个难忘的生日。”

    许星纯正在跟别人讲题,握着笔愣住,显然出乎意料。

    反应一会,才记得点点头。原本还想问什么,想了想,还是没开口。

    付雪梨在班上,很少主动找他讲话的。

    边上的人惊讶了,偷偷看他,小声问,“班长你今天生日呀?”

    “嗯。”

    “那...你和付雪梨什么关系呀?”

    这个问题最终没得到答案。

    其实那个生日说起来也没有什么难忘的,甚至称得上乱七八糟。

    本来白天还好好的,夜晚十点多,突然起了一场意外的秋雨。

    高三下了晚自习,校园里灯光寥落,非常安静。付雪梨只是愁了一会,就果断拉着许星纯,带他从女生宿舍的后门翻墙。

    地上随便挑拣平滑的石头块,丢上去放好,利落地踏脚一翻。

    微微细雨打湿了两人的头发和外套,路灯昏暗。前面带路的付雪梨活力满满。不时探出头查看,是否有夜间打着手电筒,在校巡逻的保安。

    许星纯看她的背影一会,垂下眼睛,笑了。

    后来被她带到教学楼前广场的升旗台上。付雪梨居高临下站在台阶上,左顾右盼,按上他单薄的肩胛骨,认真嘱咐,“你就待在这里别动,我马上来找你。”

    许星纯反手扶住她胳膊,怕她不小心跌倒,温和提醒:“你跑慢点,路滑。”

    他站在一圈灯光下,满眼的笑意,右脸颊有微微陷下去的酒窝。

    “来来来,你就这样站好。”付雪梨调整他站的位置,手指着对面,“面对教学楼,就这样,好了,别动。”

    他脸颊瘦瘦地,夜色中一直都静静看她。眼里有教人看不懂的东西。

    “付雪梨。”

    许星纯收敛笑容,轻声喊她名字。怪让人害怕的。付雪梨向后两步,莫名地很,“干嘛?”

    她每次被他这么盯着细看,后背都毛毛地,浑身湿湿冷冷不舒服。付雪梨不耐,蓦地搡了一把许星纯,总觉得被他手劲捏得有些痛了,“你放开我,我马上回来。”

    “嗯。”许星纯下唇绷紧,压低的声音有点哑,藏着掩饰不了的感情。他答应完就松开她的手腕。

    付雪梨一溜烟跑了。

    几分钟以后,校园的广播里突然响起来激昂的运动员进行曲,而后两三秒又切换成生日快乐歌,动静甚至惊醒了学校里准备入睡的住宿生。

    深夜里,耳边雨和凉风簌簌,空荡荡的校园里突兀地响起古古怪怪的歌。

    突然,很突然地,教学楼四楼黑暗的长廊啪啪啪,一盏一盏依次亮起一排白灯。许星纯听见了动静,心一动,闻声抬头。落入眼里的画面,刚刚好,一分一秒不差。

    教学楼顶层有五彩缤纷的烟花陡然炸开!

    细碎的晶光坠落,像燃烧了半边的夜空,将那一方暗夜照得透亮。紧接着四楼刷刷刷,一条‘生日快乐’的红色长辐一刹那随风展开!

    “许星纯——”

    远远地,付雪梨大笑着喊他,拿着喇叭、弯着脊梁,趴在过道边沿挥手。又高傲又自由。

    她开腔,带着涉世未深的肆意,呼喊几乎划破半个国旗广场,被风带着传到他耳边。

    “——今天生日快乐吗?!!”

    是要如何形容的感觉?

    在看到这画面的瞬间。

    许星纯抬头静静看着遥远的她,就在那时刻,心脏从高楼重重砸下。

    很多人都低估了许星纯。

    令人窒闷的盛夏,学校后山,是废旧的建筑工地。几十度的风,卷过带着干燥的空气。

    在全校闻名的优等生,星期一固定拉起旗帜的升旗手。他长得很清秀,白皙消瘦,敞着半开的校服,随手点了一根烟,叼着吞云吐雾。

    掠过肺的烟,张口,从喉咙里缓缓吐出。

    坐在这个高度,能看到远处的一片湖。他盯着发呆。

    孤僻又沉闷,他静静地坐在半截矮墙上,午后闷热的风也静止。有零碎踢踏的脚步声,许星纯缓慢抬眼。

    视线从低至高。

    鹅黄色的短裙,胳膊雪白,浑身被光镀出一圈光影。有过于灼热的太阳光,扭曲模糊的空气,然后他才看清来人的面容。

    一朵快要凋零的茶花被咬在嘴唇里,脚腕上的银链叮当作响,以贸然的姿态靠近他。她也看到了他,他没有来得及收回眼神。

    片刻。

    她捡起石头往他脚下的石墙砸了一下,仰头,“喂,你抽烟的样子好帅呀,是哪个班的?”

    他弓着削瘦的腰,手肘支在膝盖上,垂下的睫毛浓密直挺。不急不缓,用指尖掐灭了燃着的半截烟,许星纯沉默无声和她对视。

    距离不远,她侧身靠着墙,随意丢弃一枝花,过膝的薄款白色卷筒袜被蹭脏。

    和这个年纪的女学生不同,她没有任何羞涩,也没有多余的话,睁着水汪汪的眼,骄纵又自得回望他。

    嘴唇牵动两侧微凸的漩涡,她是天生笑唇。忽地笑容热烈绽放,望着别处,用食指堵住自己蔷薇般欲滴的嘴唇,像诉说秘密一样,“嘘,有人来了,我要走了。”

    她说,“其实我是妖怪,你不要跟别人说见过我。”

    有一只流浪猫经过,她声音带鼻音,发出快乐的尖叫追赶。

    看着那抹渐渐遥远的背影,许星纯失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