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三十六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战神狂飙动力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修炼系统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订阅比例不够哦~12小时可看  身边年轻男演员被问得狼狈,付雪梨晃一晃酒杯,始终盯着杯里漂浮的泡沫子,不主动参与。

    她被灌了不少酒, 微醺, 但意识还是清醒的,就是脑袋略昏沉。静静等着这顿饭结束。

    四月份的申城, 空气里依旧泛着寒冽的冷。这座城市夜晚依旧灯火阑珊, 黑色苍穹下高楼遥远的白光和霓虹灯连成一片。

    一上车, 付雪梨踢掉高跟鞋,脱了外套,靠在椅背上陡然放松下来。

    唐心关好车门, 侧身拉过安全带系上,吩咐司机可以走了。

    “声音关了。”付雪梨出声。

    闻言, 司机搭上方向盘, 一手按掉音乐,顺势瞄了蜷缩在后座上的女人一眼。

    她松松散散歪在一旁的车窗上,支头, 细细的眼角眉梢垂落,半阖着眼。

    棕色微卷的长发随意又凌乱地散开,质感顺滑的灰色羊毛裙裹得身段玲珑有致。极窄的亮晶片花边, 显得肤色极白。

    ——实在是漂亮, 移不开眼的那种。

    “那个方总, 早几年做房地产起家的, 背景听说不是很干净,人还挺欣赏你的,不然我们当初哪那么容易撕到岑导的资源。你说你,刚刚走的时候也不知道和别人打个招呼,多不好。”

    车里就四个人,助理西西坐副驾驶上,司机认真开车。唐心坐在付雪梨旁边,摆弄着手机,口里数数落落,顺便挑照片发朋友圈。

    其他人都不出声。

    付雪梨模特出道,当初算是被唐心一眼看中。人在国外,两三天就搞定合约,干脆利落把人签到自己手底下。

    后来回国发展,付雪梨靠着一部爆红的网剧小火了一把。不过这几年,存在感虽然有,一直都不温不火。倒不是她长相不好看,相反她红只是因为她美,没有任何人设的,纯女性的,风情又孤傲,缺乏人情味的冷艳美。

    只是外表太艳丽,所以戏路比较受限,容易吸粉也容易招黑。

    但是娱乐圈,小红靠捧,大红靠命,反正急是急不来的。付雪梨是根好苗子,有灵气,所以团队一直稳扎稳打,尽量不让她靠爆丑闻夺流量、博人眼球。

    车行驶过立交桥下,暗影一道道扫过。外面不知何时下起了雨,雨刷一左一右,慢慢刮擦着玻璃。

    “我说这么多,你听见没?”唐心侧头。

    “姐姐,求您让我安静会儿。”头都要炸了。付雪梨很困,浑身疲乏,只想求得片刻清净。她昏昏欲睡,懒得多说一个字。

    昨晚通宵拍戏,早上又早早出发,从象山一直到申城,一整天都在路途上。应付完酒席,整个人已经非常疲惫。

    雨越下越大,路上人也越来越少。风打在树上,车开起黄色大灯,被笼罩在雨雾中,一路疾驰。

    “——吱!”

    经过天桥路口,一辆迎面而来的大货车擦身而过,司机把住方向盘,猛踩刹车。

    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噪音。车子猝不及防急停在路旁,车里人全弄了个前倾。

    “怎么了,出车祸了?!”唐心扶住椅背,吓了一跳,忙问。

    “不是,前、前面路上好像躺了个人......”

    ---

    尖锐的警笛划破深夜的寂静。北宁西路321号,人民公园天桥口被封锁,拉起警戒线。

    大雨不知何时变小。警察把守在警戒线旁,制止住一直往里挤的围观群众,不远处停了好几辆警车,有刑警也有记者。

    死者是一个年轻女子,在阴影里看不清脸。她半身赤.裸地仰躺在地上,头被裙子盖住。雨水混着血,散发着热腥味,顺着水泥地蔓延。流血太多,分不清伤口在哪,受害者黑发被血水分成几缕,粘在胳膊上,已经没了气息。

    “给我控制住现场,防止二次破坏,让无关人员全部疏散开!”一个中年男警官气急败坏,冲着对讲机吼。

    “你们谁报的警?”他喘了口气。

    “是我。”唐心立马答道。她移开眼,忍住呕吐反胃的欲望。

    刘敬波眉心拧紧,点点头,瞧见不远处停着的黑色轿车,里面依稀还坐着人。他探头望了望,“那那那,车里还有谁,让她下来。”

    “这,她生病了不太方便,能就呆在车里吗警官。”唐心为难,试图打个商量。

    首先这里闻讯赶来的记者也不少,付雪梨这种公众人物要是被拍到在事故现场,又有得被黑...

    “什么病,这点雨还能冻死了?!这是一件很严重的命案,坐车里什么态度,小王,去给我叫下来!”

    “死者和我们真的没关系啊警察同志,我们只是路过而——”

    “停停停!”刘敬波不耐烦打断司机,“现在我问什么你答什么就行了,哪来那么多废话?”说完他转头,问身边一个女警官,“老秦他们还有多久到?”

    “喏,那不是来了么。”

    唐心顺着他们看的方向偏头,看到一堆穿着像医生的人。

    他们带着口罩,拨开骚动喧哗的人群,出示完证件,弯腰钻过警戒线,往这边走了过来。

    个个都是一身白大褂,在拥挤漆黑的雨夜显得有些整洁和突兀。

    为首是个身量高的的年轻男人。他打开勘查箱,一言不发蹲在尸体边上,戴好手套,掀开被害者脸上的白裙。

    ---

    付雪梨坐在车里,往车外看。外面站着一个警察。他打着手电,往车里照,随即叩了叩车窗。

    “小姐,麻烦您下来一下,配合我们做一下记录。”

    车门被推开的瞬间,风往脖子里直灌。她冷得一哆嗦,撑开伞,压下伞骨挡住脸,红色高跟鞋踏地。

    因为大雨的冲刷,泥石混杂,现场痕迹被毁坏地差不多。雨还下着,许多侦查工作都无法展开。

    付雪梨慢条斯理跟在那个小警察身后,低着头,将脸小心藏在伞下,防止被路人认出。一路上很多浅浅的水洼,尽管走的慢,依旧溅得小腿沾满泥浆。

    西西替唐心打着伞,听她不停地抱怨,“不知道还要弄到多晚,摊上这破事,真是倒霉了我去。就这还不能走,等会还要被带回警察局做笔录,我明天一大早还特么要去谈合同呢。”

    她们站在灌木丛旁边,正说着,唐心话一停。

    “是这样,我们这边有几个问题想问问你们,事关命案,也请你们耐心配合一下工作。”

    唐心讪讪地笑,目光却停在那位刘警官身边跟着沉默站定的男人。

    他内里只一件单薄的蓝色警衣,外面披着普通白袍,胸口处别着证件,便再无其他。垂落的衣摆被偶尔风卷起,在这样的夜里仿佛也不知冷。

    西西从小就对医生有畏惧感,何况是成天和尸体打交道不眨眼的人。她又想起刚刚他面不改色检查尸体的模样,不禁心里阵阵发毛,后退了两步。

    “你们大概几点到达的案发现场?”

    他将她的小动作看在眼里,却依旧无动于衷。

    这男人的嗓音有种低冷像冰线的奇特质感,像桌上冰八度的啤酒,虽镇静温和、无波无澜,却辨识度极高。

    这声音...

    付雪梨握住伞柄的手一紧。她脑子里残留着酒精的剩余作用,反应迟缓。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

    “大概八点多钟。”西西努力回想,小小心心回答,看向一旁做记录的人,生怕自己说错话。

    “移动过尸体吗。”

    “好像...没有。”

    “什么叫好像没有?!有什么就是什么,你就老老实实坦坦白白说,想好再开口,别给我——”刘敬波显然按捺不住暴脾气,开口就是一顿训斥。

    “好了好了。”旁边有人安抚刘敬波的情绪。

    西西被吓住了,结结巴巴道,都快哭出来了,“我有碰...但是是想看她有没有呼吸...我真的...真的不知道她已经死了。”

    “嗯,不用紧张,你继续。”

    年轻男人浓黑的眼睫低垂下来,摘了手上的橡胶手套。举止之间有种漫不经心的清洁感。

    他问话时,明明没什么表情,连眼神都缺乏,但就给人一种无形的气场。这男人真是那种气质凌驾于长相之上的高级货。

    此时雨声突然变大,哗然有声,雨珠倾泻撞击在伞面上。付雪梨握着伞柄的手捏紧,控制呼吸,微微探出脖子,把伞往上移。

    雨水混淆了视线。高大年轻的男人微微侧头,单手伸到耳旁,准备拉下口罩。付雪梨看到他露出的一双眼。

    轮廓收敛,像街口凌晨的星光,又像地狱里的魔。

    他撑着一把黑色的伞,也看到了她,只不过停了一秒,视线就平淡地滑过。

    冷淡又普通,像看陌生人的眼神,不露任何心绪。

    她愣住了,大概有一分钟,才回神,难以置信喊出他的名字,“许星纯?!”

    付雪梨这张平常只出现在每家每户的电视机的里的脸,一露出来,旁人视线立刻全被她吸引,眼睛霍然睁大。

    唐心眉头一挑,面不改色在两人之间转悠。在场其余人心里都小惊了一把。

    哇靠,明星啊!

    这招呼一打,许星纯却反应甚淡,这让气氛瞬间古怪起来。

    旁人细细默默打量付雪梨。踩着高跟鞋,黑色系带绕住瘦白脚踝。肌肤皓雪,娇嫩细腻。双臂一环,涂着红唇,浑身上下像能发出光芒般,隔着几米都能闻到身上薄荷迷迭香的销魂味儿。这高贵扮相,哪是这些刀剑口舔血的警察能打交道的人?

    突如其来的重逢,没有一点预兆,也没有缓冲。就在这个混乱肮脏的雨夜,他温润清冷,禁欲洁净地一丝不苟。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