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7.三十七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战神狂飙动力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修炼系统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订阅比例不够哦~12小时可看  玫瑰无原则。

    --

    “......”

    “咳咳咳,许...星纯,你在干什么, 快放开我!”付雪梨浑身上下, 哪儿都生的薄嫩, 根本禁不住这样掐。她手腕子细,好不容易挣开许星纯, 捂着自己的喉咙,深深吸了一口气, 刺激到喉管,导致不停呛咳。

    周围的空气都被震的颤抖起来。

    她蹲在地上, 手指按在地板上。因为不小心真岔气了, 这会儿控制不住撕心裂肺地咳嗽,恨不得把肺都咳出来。胸口剧烈起伏, 一呼一吸, 差点没喘上气。

    付雪梨打了个寒噤。

    刚刚许星纯的样子,还有他的眼神,真的太可怕了。

    贴上她喉咙的手凉冰冰地, 仿佛随手会收得更紧,再过下一秒就会掐死她一样。

    她再一次确定,他是有一点心理变态的。

    不。

    不止一点。

    许星纯就是一个不正常的人。

    她喘了半天的气,期间抬头看了一眼他, 心里百味杂集, “原来你现在这么怨恨我, 那以后就桥归桥路归路,我不会再来惹你了。”

    撕破脸就撕破脸吧,反正她本来就不是一个擅于坚持的人,也搞不来死皮赖脸纠缠一个人这种事。

    就算对许星纯还抱着些心思。但说白了她付雪梨就是一个俗人,贪财好色,珍惜生命,爱也干脆利落,随时都能抽离。

    感情这种东西对她来说,从来都不是必需品,何况还是对方这么恨她的情况下。

    有什么好较真的。

    “那我们以后就别见面了。”付雪梨眼圈都红了,咬着牙,忍疼,撑膝盖站起来,几乎是一字一句地问,“这样你满意了吗,许星纯?”

    许星纯不言不语,神情冷淡,与平时无异。

    站着很久没动了,他才开口。

    像树枝一样瘦而坚.挺。嗓音嘶哑,有点自嘲,“好。”

    等了半天,就是这个回复。

    他原来是真心想别和她纠缠了。

    现在真的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了,她做什么、说什么,许星纯时时处处都忍让,无条件承受包容一切。

    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就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行吧,是你说的,别后悔。”她用力地闭了一下眼,压下心里的烦躁,说完话就转身朝外走。

    走了几步,快到门口时,眼泪唰一下就出来了。心有不甘,她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这一下,目光就移不开了。

    许星纯没有站在原地,他弓着腰,动作很缓慢地,收拾着她之前吃完的粥。

    那一方狭窄的空间,没有光,只有黑暗。他垂着头,动作机械,仿佛一直都是孤身一人。

    从过去到现在,他总是一个人独来独往的。

    --

    屈服一次,第二次就简单多了。

    付雪梨靠着车窗户出神,松懈下来,心里的滋味特别复杂。她没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心软。

    光速打脸不要太快。

    刚刚明明走了没几步,就忍不住返回去找他。

    要说脸皮厚这事,真的付雪梨自己都佩服自己。都一把年纪了,上一秒还在闹脾气说绝交,下一秒就大大方方回去了。

    站到许星纯面前的那一刻,她真的是不敢看许星纯表情。

    外面天已经黑了,已经到了没时间再拖下去的时候。

    唐心打来的电话不知道被掐了几个,最后望一眼手机,付雪打起精神,头往许星纯的方向转,目光却不太敢抬起。

    没有话也想找一点话出来说,“喂,那个,我要走了,去马来拍戏。”

    “嗯。”

    开了个头,后面的话就好说了。

    “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

    “......”

    “以后如果你不想见我,估计我们就不会怎么见面了。”

    “嗯。”

    “虽然下午我说的是气话...但是你真的那么恨我吗?”

    许星纯微张开嘴唇,“没有。”

    “那你是不是一直在怪我?”

    她不知道为什么要难过,为什么要委屈。

    倒还真有股拗劲儿,非想着要重新和许星纯开始,又实在低不下身段。人就是贱性,天真且贪婪,越得不到的越放不下。

    珍惜和后悔这种事情,其实真的不用谁说教。

    总有一天,栽几个跟头就自然把人都教会。

    谁都逃不过。

    心里头翻腾着酸楚的感觉,付雪梨终于解开身上的安全带。

    和他呆了快一天一夜,忽然有些舍不得。

    打开车门,下车,整个人探身出去,她听到许星纯说,“抱歉。”

    他的声音听起来又冷又滑。

    付雪梨动作顿了一下,反手把车门关上。

    听到砰地响声,她走出两步,像是被抽走了一根骨头,力气也跟着泄了个精光。

    她不敢回头,径自快步离开。

    付雪梨只能对自己说。

    没事的。

    不用急。

    没事的。

    --

    照着地址,在地下停车库找到唐心给的车位。

    探头看,唐心和西西早早就等在保姆车上。看到付雪梨的人,唐心黑着脸,眼神灼灼,咬牙切齿道,“给你五分钟,我真的要杀人了付雪梨,你几岁了,分不分轻重,你是要急死我吗?”

    付雪梨不敢耽搁,手机揣进兜里,稍微补了一下妆,迅速换完装备。口罩帽子全部戴好。

    不少探听到小道消息的记者,和一些已经知道行程的粉丝们早早就堵在机场门口,因为《破晓》和炒cp的热度,付雪梨现在关注度飙升。

    他们一行人非常引人注目,一出现在视线里就有一大帮人蜂拥而至。太过拥堵,付雪梨被人围着,几乎是寸步难行,以慢的不能再慢的速度向前移动。

    周围全是激动的尖叫声——

    “能给我签个名吗!”

    “老婆我好喜欢你啊!去拍戏一定要注意身体呜呜呜,照顾好自己。”

    “哎哟我天,刚刚付雪梨是看我了吗?!啊啊啊啊啊啊!”

    “能拍个合照吗?”

    西西护着付雪梨,干呕着嗓子喊,“大家往旁边退一点,注意安全,注意安全啊,别激动!别拍别拍。”

    快要被挤成柿子饼,付雪梨勉力朝着激动的粉丝打招呼的时候,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她回头望了望。

    人群拥挤,机场厅里围堵了不少人,好多人高举着手臂拿着手机和相机咔嚓咔嚓。

    有几秒,付雪梨觉得,许星纯现在又站在哪个角落。

    无声的,这么看着她远去。

    他总是这样寂寞,又很安静。

    --

    最后起飞前的半小时,在飞机上等得无聊,付雪梨无所事事,膝盖上顶着笔记本刷娱乐新闻。眼睛盯着屏幕,寻思片刻,给表哥付城鳞打了个电话。

    那边过了半天才接起,像付城麟这种天天徘徊在万花丛中的浪荡少爷,这会儿肯定又在哪醉生梦死。

    “喂,哥。”

    “哟,这不是我们大明星嘛,怎么有闲工夫关心起吾等屁民来了?”

    “你能不能好好说话?”

    付雪梨坐直身子,点开最新刷到的帖子,标题叫:李涛一下90后小花格局。

    第一阶梯:付雪梨、明赫琪、费娜娜、陈剪秋

    第二阶梯:xxx xxxxxxxxxxxxxxxxx

    网友留言:

    1:假装看不出来要吹谁。

    2:展望未来而已吧。

    3:说实话这里面就付雪梨演技像坨屎一样,全靠吸何录血,我演戏都比她靠谱。

    4:明赫琪一线封都没有,作品口碑垫底,电影电视剧综艺都是十八线。东南亚扑街又来自炒了。

    5:付雪梨和明赫琪好像有故事,有咩有人爆料一下?

    什么乱七八糟的糟心玩意。

    付雪梨啪地把电脑一合,丢给西西,接着起身,换个手把手机拿稳,专心打电话,“最近叔叔怎么样。”

    “挺好啊。”

    “那你呢?”

    付城麟不耐烦了,“我也挺好啊。”

    “嗯...那。”付雪梨犹豫着,又顾左右而言他,“那你最近在干什么?”

    “我上班赚钱泡妹子练腹肌啊,现在正搁健身房锻炼呢。”

    “就你那五毛钱的腹肌,练来练去不就那样。”付雪梨忍不住吐槽。

    “嘿,你这人,会不会说话?!”付城麟啧一声,“没事儿我挂电话了哈,夜生活丰富着呢,求别打扰ok不ok?”

    “——诶诶,你等会你等会!”付雪梨看了看周围,走到落地窗前,压低了嗓门,“我想问你件事,不是。”

    她改了说法,声音越发地小,“是请教。”

    “操,我就知道,我心说你没事哪会想起我这个便宜哥哥呢。”付城麟会心地笑了,懒洋洋地说,“啥事啊,说呗你,我来教教你。”

    付雪梨手搭栏杆上,眺望着远方,“我现在有点后悔。”

    “怎么?”

    “我觉得我做错事了。”

    “什么事?”

    “就最近...我发现我真的有点对不起一个人。”

    “哟,稀奇啊,能让您内疚,你这是对别人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啊。”付城麟是了解她性子的,所以更加惊讶,“男的女的?”

    “男的。”

    “还有你搞不定的男人?”

    “哦,许星纯吧?”付城麟瞬间反应过来,说出他的名字,紧接着又说了一句话。

    付雪梨头皮发麻。心一紧,彻底听不下去了,把电话直接挂断。

    飞往马来的高空上,付雪梨拉过毯子,看着旁边夜云。渐渐走了神。

    她脸色苍白,胸口钝钝地。

    凌晨三点醒来,翻来覆去,再也无法睡去。

    就在几个小时前,她看着许星纯收拾那碗白粥,一时间想起的是很多年前的一个画面。

    让脚步彻底迈不出去。

    那天她带许星纯去喝酒。

    大风清凉的夜晚,他喝醉了,路都走不稳。在路灯下的台阶,许星纯缩着肩膀,肩胛上的蝴蝶骨很瘦。

    他的脸埋在她的腰间,一对清秀的黑眉拧起,枕在她的腿上梦呓。

    连醉酒的倾诉依旧克制。

    他说,“我不敢哭,我越哭她越打。”

    “小时候我只吃白粥,没有酱,不能上桌吃饭。”

    “不能哭,因为她说,我的命硬。”

    她听到许星纯轻轻地说,“付雪梨,我真的不会哭的。你不要离开我。”

    付雪梨不明白这些话的意思,只感觉到他一直紧抓着她的手不放。

    她在黑暗中笑起来。

    他真怕被人丢弃。

    --

    许星纯?

    哦...

    你说他啊?

    他不是早就跪在你面前了吗。

    最后接到通知拿下女一,唐心把付雪梨通告全部往后推了至少两个月。为了拍好这个片子,甚至花了两个星期做专训,直到五月中旬剧组在申城某影视城开机。

    从《破晓》官宣后,网络上的几大论坛瞬间爆炸,微博、贴吧几乎是一夜之间都在讨论破晓的选角问题。其中自然是女主角的争议最大。

    先前就有风声传这部片子女主是明赫琪,结果被付雪梨半路截去。时逢先前那挡综艺播出,更加印证了先前的流言——付雪梨和明赫琪不和。

    几家小花的粉丝原先撕得你死我活各自为战,官宣一出,纷纷倒戈站队开始攻击付雪梨。其中明赫琪的粉丝骂的尤其凶狠。

    微博热搜、各大娱乐新闻的头条一星期上几次。粉丝掐架、八卦论坛爆料的黑历史层出不穷,各路吃瓜群众看热闹看得莫名其妙。

    然而不论网络怎么风起云涌,《破晓》开机完当天下午就迎来第一场戏。取景地点在申城公安总局。

    保姆车上,付雪梨口里嚼着小零食,揭开脸上的面膜,背靠着松软的枕头侧歪在座椅上,看着车顶胡思乱想了一会。

    “唉,最近也不知道怎么了,三天两头进公安局这种地方,上次还是个区局,现在直接去总局了...”旁边西西苦着一张脸,小声嘀咕,整理着衣服。

    西西抱怨着,殊不知车上有人心情比她更复杂。

    车子行行堵堵,付雪梨心浮气躁,把手里的保温杯哐当一扔,“这他吗的申城的交通也太差了吧,就这么点路走了快一个半小时?!就这狗屁交通申城政府还想留住百万大学生?!”

    “这么大的火气,别气出心脏病了。”车上的其余人将她的坏脾气视作习以为常。

    说来也奇怪,付雪梨破口大骂一通后,前方道路出奇地通畅,上了海桥左转,融入滚滚车流,剧组的几辆车前后开了十分钟左右终于到达目的地。

    大门口挂着闲杂人等请勿入内的警示牌。前面有人下车交涉,铁栅门缓缓打开。车子慢慢行驶进去,两边道路树冠磅礴,枝头树叶繁厚,今日的日头正好,天气这么好,却只漏下丝丝光线。

    真是大场面...

    “您看这大周末的,真是给你们添麻烦了。”吴导带着一行人下车,迎着上去握住一看就是领导模样的手。

    赵局摆手,“不麻烦不麻烦,这是总局分派下来的任务,我们自然也是重视的。”

    两人笑着又攀谈几句。

    习惯了走到哪都有蜂拥而至的粉丝和路人、暗处跟踪的狗仔,如今这样浩浩荡荡一大群人,气氛却如此严肃安静,付雪梨心里不稀奇都不行。跟在人群后面,经过白色雕像旁,有一面全身镜,她瞟见自己身上的制服。

    真是绝了...

    她居然也有穿着警服晃荡在公安局的一天。

    工作人员在互相交涉,拍摄场地陆陆续续地准备着。赵局拍拍吴导的肩,向他介绍,“我们这次特地挑选的优秀的年轻人,可以配合你们,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