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5.四十五吻

作者:唧唧的猫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动力之王仙宫三寸人间16555柳擎宇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等风热吻你1最新章节!

    此为防盗章, 订阅比例不够哦~12小时可看  “许星纯?”

    “许星纯?!”

    “——许星纯!!!”付雪梨气了, 喊他半天都不应。她光着脚下床,在门口打转半天, 站在原地喊了几嗓子。得不到回应,然后去推房间门, 发现根本打不开。

    从里面居然可以锁住?

    这房间到底是什么奇葩构造

    这是多没有安全感的人才会这样设计。

    于是付雪梨气地去推洗手间的门。

    这下一推就开了,他根本没关门。

    许星纯一身水汽, 只穿了裤子,衬衫的扣子被拉开大半,上半身几乎赤.裸。跨在腰间的皮带摇摇欲坠,骨峰嶙峋。他歪着头, 正在用毛巾擦拭头发。

    黑色禁欲的皮革和他的肤色真的很配。

    看上去好性感。

    真,活色生香。

    这是付雪梨心里的第一个想法。

    接着就是一段尴尬的沉默, 她飞快收回视线, 后退一步,有意摆出一副无所谓的姿态,嘀咕着, “我跟你说话呢,为什么总是不理我?你快点把手机还我。”

    一点都没有撞破他人隐私的羞愧感的自觉。

    许星纯抬头看了她一眼, 用冷水把脸冲干净,淡淡扔给她一句,“去吃东西。”

    他一说话, 付雪梨立刻来劲了, 恨恨道:“你不是不理我吗?你不给我手机我就什么都不吃。”

    语气颇有她惯常地恃宠若娇的意味。同时还又有些洋洋自得。虽然不至于惹人反感, 但也不会令常人舒适。

    许星纯把毛巾丢在一边,转身把衬衣扣子扣到底——

    虽然那个粥入口清淡,没什么味道,但是付雪梨还是在‘逼迫’下,勉强吃了大半下去。

    反正不论她怎么说,现在的处境就是——

    又被类似囚禁一样的,关在这个破房间里了。

    好在许星纯哪也没去,就坐在那张办公桌后面批文件。这里怎么看也不像一个正规的办公室,更像是一个临时的休息室。

    付雪梨觉得自己不能用普通的脑回路揣测许星纯这类人的想法。

    最后她干脆自暴自弃,用手撑着下巴,趴在床上,盯着他仔细瞧,“许星纯,你这几年都在干嘛。我觉得你这个工作真的很有问题,天天见死人这种东西,还要打打杀杀,就是会得心理疾病什么的。”

    过了会她又换个姿势,盘腿坐下,撇着嘴继续扯歪理,“你以前就有点精神不正常,现在好像越来越严重了。你们警察局有没有什么心理导师给你疏通疏通?”

    “”

    付雪梨的话向来很多,但是她有一点好,那就是不故作矜持。也不管别人是否搭理她,絮絮叨叨一个人就能撑起一台戏。

    安静的房间里全是她在喋喋不休,许星纯不知道有没有听,一直低着头,不怎么说话。只有在付雪梨偶尔安静下来的时候,才会抬头看过来。

    付雪梨努力回想以前的时候。

    她和许星纯这样两个人呆在一起的时候其实不多。

    还有印象的就是她高一生的那场大病,许星纯请假了陪日日夜夜在她身边。那时候许星纯性格顶多只有些压抑内向而已,至少在她眼里,还远远没达到扭曲的地步,不像现在这样沉默阴郁。

    “我们这样冷战下去也不是办法。”

    付雪梨噼里啪啦一顿自我刨析,“我这人吧,反正也挺脆弱的。如果你真的讨厌我的话就直接跟我讲,反正我也不会死皮赖脸纠缠你。我们俩现在八竿子打不着,我工作也很忙,大不了不来找你了。如果你还想跟我好好相处,就留个联系方式,以后我们可以重新当朋友。”

    话里有主动求和的意味,虽然很委婉,但这已经是付雪梨人生里,非常少数几次主动低头示好。或者直白一点说,去向某人讨好求和。

    她从小就众星捧月,朋友甚多,不缺穿不缺钱也不缺爱,一点都没尝过求而不得的滋味。主动维持关系这种事情,从来不需要她来。

    “不过话说回来,你凭什么讨厌我啊。当初先走的明明是你,错误又不是我一个人犯的,主动断联系方式的也是你,现在你看我像跳梁小丑一样缠着你转很有成就感吗?”

    付雪梨旧事重提,矜持体面全抛掉,一口气说了好多话,途中却不太敢去看他的神情。

    戏演多了,不走心的情生意动相对比较简单。这其中有真有假,言辞中甚至妄图抹平过去,把当初的自己犯下的错摘得干干净净。

    不过这一番掏心窝的话迟迟得不到回应。

    付雪梨这才转头,试探性去喊许星纯名字,一抬头才看到他躺在椅子上,半合着眼,呼吸清浅,已经平静地睡过去。

    起初她是试探性地,慢慢移动身体,挪呀挪,挪下床。

    光着脚,一步步悄无声息地靠近。

    有太久太久没好好看过他,实话说,许星纯生得很好,天生就是一副温柔绅士的模样。单是就这么看着就很赏心悦目。

    不然当初那段无疾而终的爱情,也成不了她付雪梨心里这么多年的白月光。

    付雪梨抱着膝盖,蹲在他的身边,静静凝视。用鼻子偷偷地嗅。

    刚刚洗完澡,他身上有股味道很好闻,有种干净的皂感。

    轻轻叹了口气,动作先于意识。她又往前移了移,指尖小心碰了碰他的脸,再是睫毛,嘴唇。

    都是凉的。

    “你到底在想什么呢许星纯。”付雪梨小声自言自语。

    正在这个时候,背后门嘎吱一声,小王端着外卖推门进来。一看到面前的场景就仓惶别开眼睛,边带上门边连声说,“抱歉抱歉,打扰了打扰了。”

    付雪梨僵住,等她反应过来,许星纯眼睛早就睁开了。

    他一双眼睛,直勾勾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她。

    付雪梨硬着头皮,手悬在半空中,如同雕塑。左思右想才憋出一句,扯了扯嘴角,“你别误会,我不是变态,没有想要偷吻你。”

    有些笨拙的放荡,眼神游移。

    当作无事发生一样,又像个不成器的好色之徒。

    她心里紧张,微微低头不敢看许星纯,怕他开口就是嘲讽,站起来迅速又跳回床上。

    房间里久久没有动静。付雪梨刚刚做了丢尽脸面的丑事,头埋在枕头里,一点都不想抬头,趾高气昂的气焰被灭了个干干净净。

    许星纯途中通了几个电话,付雪梨一直死死闭眼,装作已经睡着的样子。

    后来因为疲劳,真的睡过去一次。

    醒来时许星纯已经不在身边。付雪梨一阵头疼,脑子昏昏涨涨地,心里不知道为什么,有种空落落的难受。她其实很不喜欢这种被人抛下的感觉。

    从床上慢吞吞爬起来,发现手机搁在一边。付雪梨拿起来解锁,无数未接来电和消息爆炸一样涌了进来。

    最后一条还是唐心的:

    【付雪梨!!!我不管你现在在哪发生了什么,晚上八点半机票飞马来拍戏,到时候看不到你的人我就跳楼!!】

    丢开手机,付雪梨下床,去洗手间洗了把脸。抬起头望着镜子里的自己,脑袋里飞速闪过了一个念头——

    许星纯打开门进来。

    室内空无一人。

    走到床边,又站住脚步。他孤零零站在房间里,静默无声,唇色渐渐变淡。

    “付雪梨。”

    许星纯对着空旷的沉默,又自顾自喊了一遍她的名字。

    昏暗的晚霞,窗帘被微风卷地微微飞起。躲在窗帘后的她,开始还有恶作剧成功的开心感。

    但突然看他的样子,有那么一瞬间,心里一疼,哆嗦了一下。

    渐渐地有些心神不宁。付雪梨懊恼地探出脑袋,一把拉开面前的帘子,从窗台上跳下来。

    欲言又止,她嗫嚅地解释自己的行径:“我我没走,刚刚跟你开玩笑。”

    可是许星纯没笑,从付雪梨露脸的那一瞬间起,他的眼底就没有了波澜起伏。注视着她,像最激烈的狂风暴雨,又是最寂静无声。

    虽然只流露出一毫一厘的情绪,落入她眼里,都是一种疼痛的刺激。

    付雪梨有点后悔,小心翼翼地,心虚又心悸,不敢激发他更疯狂的情绪。

    也有点不懂和委屈。

    为什么许星纯情绪这么容易失控。

    “我不会不声不响离开。”

    付雪梨对他说。她眼睛睁大,浑身颤抖,往后退了几步。瞳孔缩小,心剧烈跳动。因为许星纯摩擦过脖颈上的皮肤,手指顺着往上触摸,紧紧钳住了她的下巴。

    再往后退,是墙壁。

    他凑上去,贴在她耳旁低语。

    “付雪梨,只有可怜的男人,才会相信你一时兴起的鬼话。”

    许星纯靠过道坐着,身上笼罩了微光一般的薄纱,带了一只耳机,低头,似乎在出神。

    眼光触及,一股淡淡的喜悦从心里冒出。

    随之而来的又有羞涩、顾忌。

    站在过道权衡犹豫了一会,她在心里给自己暗自加油鼓气。终于迈开步子走过去,轻轻伸手,戳戳他的肩膀。

    许星纯抬头,睫毛浓密,嘴唇颜色很淡,视线落在她身上。

    “那个同学你旁边有人吗?”马萱蕊吞吞吐吐开口。

    “嗯”

    他顿了一下,嗯字拖了一点音。

    这时后面传来一道不耐烦的女声,“喂,挡道了妹妹,让让啊,快点。”

    顺着许星纯的目光,马萱蕊回头瞧了过去。望见一抹伶俜的身影。

    不远处,付雪梨就站在她身后,瞳孔中似乎映衬着粼粼波光。她扫了马萱蕊和许星纯一眼,冷淡且不耐烦地又说了一遍:“愣着干嘛,让路呀。”

    “哦哦,抱歉。”马萱蕊面色尴尬又略有些莫名其妙,不知道哪惹到这位大小姐了。她抿住唇,抱紧书包,侧过身子。

    待付雪梨走过,马萱蕊又转回头,就听到许星纯淡淡的声音,“没人。”-

    “起来,给我让个位置。”付雪梨一脚踹开宋一帆,在他身边靠窗的位置坐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