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一十七章 旧账

作者:程嘉喜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梦游诸界宠物天王超级黑科技工厂国际制造商我的前世大有问题大鉴赏家悠闲乡村直播间文坛救世主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重生家中宝最新章节!

    这时候田嘉志那边的几个小伙子过来了,特意过来道谢的。

    虽然人家把嫂子们都给谢了,可着重肯定是谢田野的。

    田野差点说一句不用谢,谁让家里有败家爷们呢。好歹把话搂住了:“不用客气,谁让刚好赶上家里有呢。”

    可真是朴实。

    几个小战士红着脸带着长宝长顺走了。田野这边松口气。

    连黄干事都过来跟田野说道:“亏了弟妹大方。”

    田达:“应该的,别客气。”

    黄干事都不知道团长厚脸皮还有这个操作呢,没看到那边的田营长眼睛都瞪大了吗,那是我媳妇好不好。妹子嫁出去了,就不是你们家的了,这人显然不太明白的。

    下午包饺子,晚上继续晚会聚餐,今年没有季彤,田野感觉天都是蓝的,看着部队里面青春浪漫的儿女,觉得年过得不错。

    晚会上竟然还听到了田嘉志表演的节目。

    爷三唱歌的时候,田野都看呆了,还有这波操作。地方小调唱的很是有那么点意思,颠倒歌,还是当初他们在集体干活的时候,听村里的三叔二大娘们嘴里哼的呢。

    田嘉志不光自己唱,竟然还教给孩子了。

    爷三一边唱一边看着田野这边,田野才想起来,她拿着照相机呢呀。

    咔嚓咔嚓对着爷三就一阵子拍。

    哎呦人家田营长一家这个洋气呀,就是嘴里的小曲也怪好听的。

    那边有同田野平时相熟的小伙子过来,脸色红彤彤的:“嫂子,你给我照一张吧,我寄回家相亲用。”

    田野都愣了,就她这照相技术相亲用那不是毁人姻缘吗。

    小伙子脸色有点僵硬,嫂子平时挺好说话的:“嫂子,算了,我,我。”

    田野:“不是,我技术不成,哎,你们田营长过来了,他拍的比我拍的好,让他给你拍”

    然后打量一下小伙子:“你不换身衣服呀。要不要在抹点什么东西往脸上。”

    小伙子脸色更红了:“不用,不用,我这样挺精神的。”

    田野:“不然我把你们营长的衣服给你拿出来试试。”

    小伙子:“不用,那不是糊弄人吗。”好吧,这孩子实诚的。

    田嘉志唱歌挺好的,媳妇就被人给吸引了视线,那是有点不高兴的。

    还想着让两孩子拉着媳妇一块上来呢,去年有季彤那个女神经病,过年就不怎么好,今年气氛多好呀。

    这小子哪个连的,捣什么乱。

    就听那边一阵的掌声,还有大嗓门的嫂子跟着嚷嚷:“哎呦,田营长家的两个娃娃,可真是长大了,去年过年还一块抢糖吃呢,今年都拉着手唱歌了。”

    田野只希望,这事,大伙早点忘记,不然他这个坑娃的妈,会被懂事以后的孩子念叨的。

    田嘉志领着两孩子下来,长顺红彤彤的脸颊都是羞涩。

    长宝同学红彤彤的脸颊都是兴奋,那边还跟田嘉志较劲呢:“我还要在唱,我还会别的呢。”

    田野揉揉脑瓜们,把照相机递给田嘉志,自己抱起闺女,不让孩子冲上去丢人现眼,明明一样养大的两孩子,为什么他就这么大的差距呢。

    听到人家要照相亲照,田嘉志还是很走心的。

    找好背景,挑了个最帅气的角度给人照相,这算是开了个头呀。

    照相机在田嘉志的手里同在田野的手里那不是一种概念。

    刚才的小伙子跟田野熟,才敢过来让人嫂子帮忙的。

    可田嘉志在团部跟谁都熟,几个小伙子看到照相机在营长手里,那可真是半点不客气的,不相亲还能寄回家呢。

    田连长多严肃的外形都没用了,何况才刚跟孩子互动表演完,形象还没收回去呢,一直到照相机里面胶卷用完了,田嘉志才黑着脸过来找田野同两孩子。

    那边有嫂子们看到田营长脖子上的东西:“田营长,不然你给我们也照一张全家福吧。”

    田嘉志苦笑:“嫂子,这帮小子能放我过来,是因为胶卷用光了,不然他们能放过我吗?”

    那边的嫂子跟着笑了,背地里酸一句,要不说人田营长跟上上下下的关系处的好呢。

    田嘉志那边遗憾:“胶卷都光了,咱们还没照全家福呢。”

    田野:“回家照也是一样的。”

    田嘉志可是不敢说了,就这么大方一大方,他一个月的津贴都没了。胶卷,洗相片,哪个不花钱呀。

    可是不敢有下次了。

    不是他小气,而是媳妇闺女儿子还得他养着呢,日子得算计着过呀。

    好歹不能让媳妇给他搭钱呀,不然真的成了小白脸了。

    晚上四口人回家的时候,长宝都累的走不动了,又是坐在田嘉志的脖子上,顶着凛冽的寒风回家的,不过他们家姑娘乐意,就愿意这个视野。

    长顺乖乖的趴在田野的肩膀上,小声地给田野唱着颠倒歌。

    田野揉揉儿子的头顶:“什么时候学的呀。可真好听。”

    长顺:“胖奶奶就教过我们,爸问我们会不会,我们就跟着一块上去了。”这还是临时组团呢。可真了不起。

    田嘉志:“我们爷三表现的好不好。”

    田野一点都不吝啬的夸奖:“好,超好。可惜我照的少了些。”

    田嘉志那边看看田野,就那么咔嚓咔嚓一阵子,还嫌弃少呢。

    刚才还有小战士说呢:“营长,嫂子对着你拍照跟不要钱是的,咔嚓咔嚓老响。看得我老心疼了。”

    田嘉志当时嘴巴都笑歪了。他媳妇在他身上从来不算计钱的,跟你们这帮没媳妇的显摆不开呀。

    过年守岁,两孩子在热炕上睡得不知道今夕何夕,田嘉志搂着田野两人哼小调,都是当时集体时候,听着别人哼过的。

    田嘉志:“那时候想都没有想过有今天。”

    田野琢磨琢磨不对味了:“不对呀,你这调子跟谁学的呀。”

    当时村里的光棍二流子那可都是盯着村里新来的小媳妇们哼着这个调呢。田野记得最深的就是他们看着孙家嫂子偷瞄的样子。

    田嘉志跟田小武当时也不小了,跟二流子也差不多,那也不是好鸟呀。就冲田小武也好不到哪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