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6章 千岁大人(28)

作者:墨泠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综艺娱乐之王位面交易之超级公司影视世界当神探无限恐怖诡命法医我的钢铁战衣快穿攻略:黑化BOSS,极致宠地球毁灭计划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快穿:男神,有点燃!最新章节!

    殷慎视线掠过人群,最后将目光锁定在左边的突起来的石头上。

    殷慎从人群中过去,走到石头下。

    靠近石头四周没什么人,似乎大家自动绕开了这里。

    殷慎过去,石头上的人立即就发现了。

    常欢公主低呼一声模糊的词,殷慎没听清,但直觉应该不是什么好词。

    初筝真真切切的听清了。

    她瞟常欢公主一眼。

    没想到这小公主骂起人来还挺厉害,也不知道跟谁学的。

    殷慎踩着石头上去。

    这里是高处,远离人群,绝佳的观景点。

    “公主殿下。”殷慎弯腰,礼节到位:“擅自出宫,看来上次学的规矩还不够多。”

    殷慎不知道常欢公主也出宫来了,这一抓还抓俩。

    常欢公主:“……”

    阴魂不散!!

    刚才她在孔明灯上写诅咒果然是正确的!

    殷慎不给常欢公主任何说话的机会,直接吩咐身边的人:“送常欢公主回宫。”

    常欢公主连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被殷慎的人带走。

    她恨啊!

    鉴于刚才常欢公主骂了好人卡,所以初筝也无视了常欢公主求救视线。

    初筝坐在石头上,殷慎居高临下的看着她。

    头顶的孔明灯映出男人舒朗俊美的脸颊,那双眸子却像浓稠得化不开的黑夜。

    殷慎:“小初,你就这么跑出来,我很担心。”

    初筝心底啧一声:“担心我跑了?”我又不像你,跑了就不回去了,我还会回去的!

    殷慎笑一下,嗓音清越温和:“担心有人伤害你。”

    初筝冷冰冰的道:“那你的担心有点多余。”大佬怎么可能会被人伤害。

    殷慎上前一步,坐到初筝身边:“那些孔明灯是你放的?”

    初筝:“我还放了河灯,没看见?”

    河灯?

    河面那么多河灯,殷慎当然看见了,不过没看见河灯上是否有字。

    原来还放了河灯吗?

    殷慎心尖颤了颤,他袖子下的手握紧,喉咙干涩:“为什么孔明灯上写我的名字。”

    初筝仰头,漫天的灯火落进她瞳孔里,她唇瓣轻启:“不写你的写谁?我只有你……”一张好人卡啊。

    后面几个字被王八蛋逼着咽了回去。

    初筝的声音像是有某种魔力,此时在他耳边不断回响。

    殷慎好一会儿没说话,初筝凹了半天造型,脖子都有点酸,她不动声色的调整姿势,高贵冷艳的睨殷慎一眼。

    殷慎正好对上她的视线。

    那眼神看得初筝一个激灵。

    “你……”

    初筝眼前的脸忽的放大。

    初筝身体猛的往下,后背抵着冰冷的岩石,灯火辉煌的盛景再次出现在她视野里。

    耳边嘈杂的声音如潮水一般褪去,整个世界似乎都安静下来,只有漫天浮动的孔明灯。

    远处河灯映成一片,如画卷一般唯美。

    -

    船上。

    突然有几个人划着小船靠近,上船后,不等许骄薇发问,硬邦邦的通知她:“郡主,请您的船立即离开此处,否认将按律法处置。”

    “什么!”

    许骄薇脸上一变,指着自己:“我可是郡主,你敢赶我走?”

    对方板着脸,公事公办的冷漠:“律法规定,今天即便是陛下也无权在河面行船,郡主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

    这个律法确实有。

    不过真的有哪个有身份的非要开船出去,也没人真的敢上去赶。

    所以那个律法其实就是个摆设。

    他们现在只是提醒,没有做什么,也算是给足面子。

    “谁让你们来的!”许骄薇觉得面子挂不住,她倒要看看是谁多管闲事。

    “千岁大人。”

    “……”

    许骄薇像是吃了苍蝇一样难受。

    许骄薇磨了磨牙,黑沉着一张笑脸,下令将船开走。

    没有船突兀的横挡在中间,河灯将整个河面填满,看上去更加壮观。

    -

    初筝撑着石头坐起来,散了散身上的热气:“千岁大人,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殷慎靠着石头,本来束着的头发,刚才被初筝抓了下来,此时随意的散在他四周。

    本该是有些娘气的姿态,可在殷慎身上丝毫感觉不出来,反而有几分性感。

    “什么问题。”

    初筝扭过身,目光定定的看着他:“你……是真的太监吗?”

    殷慎脸上的笑意忽的一敛。

    空气里都像是多了压迫感。

    殷慎将放在旁边的玉冠拿起来,随意的束起好头发。

    他起身,拍了下衣服上灰尘,朝着初筝伸出手:“我们回去吧。”

    初筝:“……”

    完了。

    好人卡肯定……

    她还是不说了,免得好人卡伤心。

    王者号还没欣慰小姐姐终于知道不让好人卡伤心这茬,就听小姐姐继续在心底刷屏。

    再继续黑化我不就完犊子吗?不行不行,我不能完。

    死卡不死自己!

    【……】真是见了鬼。

    初筝心底一边刷屏,一边镇定自若的将手放进殷慎手心里,借着他的力道起来。

    殷慎牵着他往下走,期间没再说一句话,直到回到宫中,殷慎将初筝送到房间门口。

    “早点休息。”

    “晚安。”初筝关上房门,站着没动,听见外面离开的脚步声,她才慢吞吞的走到房间里面。

    殷慎没回房间,而是去了书房。

    宫人捧着一些河灯进来,放在殷慎面前。

    殷慎看着面前这几盏河灯,挥手让人下去。

    河灯上有一个地方可以放纸,他将里面的纸拿出来展开。

    娟秀的小字呈现在纸上,应当是个姑娘写的。

    ——与君生死相随,恩爱白头到老。

    没有任何署名。

    殷慎拿第二盏河灯。

    ——愿他平安喜乐。慎。

    ——愿天上人间,占得欢娱,年年今夜。慎。

    后面几张纸上,都有属于他的字。

    字迹不相同,内容也不同,唯有这个字相同。

    殷慎抬手捂住脸,好半晌没动静。

    不知道过了多久,房间的烛火燃尽,自动熄灭,男人的身影被笼罩在黑暗里。

    “大人还没出来吗?”

    外面候着的太监小声询问。

    “没有……”

    “大人这是怎么了?”

    回答的那个太监耸耸肩,满脸的无奈。

    谁知道千岁大人抽什么疯……他们也不敢贸然进去,触怒千岁大人,遭殃的可是他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