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1章 忠犬侍卫(9)

作者:墨泠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综艺娱乐之王位面交易之超级公司影视世界当神探无限恐怖诡命法医我的钢铁战衣快穿攻略:黑化BOSS,极致宠地球毁灭计划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快穿:男神,有点燃!最新章节!

    每个字分开芸香都懂,可是组合在一起她怎么完全听不懂了。

    但芸香好歹也是个尽职的炮灰,很快就镇定下来。

    “怎么没有威胁力?柔小姐得殿下宠爱,你嫉妒……”

    “那又如何,三殿下敢让甄柔坐我这个位置,还是三殿下敢给甄柔抬位分?”

    芸香:“……”

    长孙珩:“……”

    长孙珩都不敢。

    当初成婚的时候,晏钦就警告过他。

    身为皇子,被一个臣子警告,已经是够丢脸的了。

    可更丢脸的是,他还真不敢……

    芸香心里慌得不行,勉强撑着身体:“你……你就是嫉妒柔小姐得了殿下宠爱,怕柔小姐哪天会取代你。你还说……”

    长孙珩:“她还说什么?”

    芸香缩着脖子,满脸惶恐:“说要让柔小姐不得好死。”

    长孙珩眸色一沉,怒火烧得更旺:“晏初筝,你还有什么好说的?你……”

    “三殿下。”初筝不急不躁的叫一声。

    长孙珩本想发火,可对上初筝那平静的视线,竟然也跟着沉默下来。

    “现在不过是她的一面之词,你有其他证据吗?没有的话,你就前来兴师问罪,我哥哥那边你打算怎么交代?”

    初筝并不介意借用晏钦的名头。

    毕竟这样可以帮她省很多事。

    长孙珩:“……”

    长孙珩这边除了芸香的证词,确实没有别的证据。

    他是听见这件事和她有关系,当即就过来找麻烦,压根没有深思。

    “芸香已经被我赶出锦绣阁,她做的事,与我没有任何关系……”

    芸香急急的道:“皇子妃,您当初不是说将我赶出去是为了让柔小姐相信我和您生了嫌隙的吗?”

    初筝眉梢微抬:“你确定?”

    芸香扭头看着长孙珩:“芸香不敢撒谎!”

    芸香一口咬定是初筝干的。

    初筝让芸香拿更多的证据,她却说不出话来的。

    长孙珩为甄柔怒发冲冠,可他也不傻。

    初筝这样子怎么都不像是凶手,从始至终冷静得过头了。

    更何况初筝还拿出晏钦做挡箭牌,这件事他若是草草定罪,恐怕到时候倒霉的是自己。

    “查!”

    长孙珩最后咬牙切齿挤出几个字。

    “这件事没查清楚前,希望皇子妃不要轻举妄动!”

    临走的时候长孙珩还不忘警告初筝。

    初筝冷漠的关上房门,将长孙珩的视线挡在门外。

    长孙珩:“……”

    -

    房门关上,初筝叉着腰吐出一口气。

    窗边清风拂过,略微的声响后,玄衣男子立在窗户边,恭谨的询问:“小姐可要我去查一下?”

    “不必。”

    初筝不动声色的放下叉在腰间的手,拒绝师绎的帮助。

    初筝顿一下,又看一眼低眉垂眼的师绎,话锋一转:“你帮我去办一件事。”

    “小姐请讲。”

    初筝勾手,示意他过来。

    师绎不动:“小姐,男女有别,您这么讲就可以。”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吃了你!“过来。”

    师绎:“……”

    初筝试图找个正当理由:“隔墙有耳。”

    师绎:“附近没有人,小姐放心。”

    初筝:“……”

    行!

    你不过是吧!

    我过去!!

    谁让你是好人卡,让着你也是我应该做的吗?

    我忍你!

    初筝呼呼的在心底一阵自我安慰,抬脚就往师绎那边过去。

    师绎握紧佩剑,往后退了一步。他本来就站在窗边,后面没有任何退路,身体已经抵住窗台,风从他后颈掠过,带着散落的青丝,轻轻的扬起。

    女子靠近的瞬间,师绎便嗅到一缕淡淡的香气,不像胭脂水粉的味道,更像是女孩儿身上的体香。

    师绎握剑的手因为用力,手背上青筋凸起。

    “小姐……”

    初筝微微倾身,凑到他耳边。

    师绎身体僵硬,不敢再动。

    耳畔是她呼出的热气,随着她的声音,缓慢的滚落到心底。

    他余光里可以看见她的侧脸,白嫩细腻的皮肤光滑如玉,睫羽纤长卷翘,在脸上投出一片有阴影。

    师绎心口微颤,像是有细细密密的电流窜遍全身。

    这种感觉他从来没有过,也不知道代表什么……

    “明白没?

    师绎回神,慌忙垂下视线:“……是。”

    初筝退开,挥下手:“去吧。”

    师绎不敢多待,转身从窗户出去,消失得无影无踪。

    初筝撑着窗台,看着窗外被风吹得沙沙响的树木花草,冷漠的眉眼间,有一丝不易察觉的柔软。

    -

    芸香本以为只要自己指认,这件事很快就会结束,哪里想到,会闹这么大。

    她被关起来不说,还被审问。

    芸香还是咬定初筝是幕后凶手。

    府里不少人都接收了审查,可惜并没什么有用的线索。

    “咳咳咳……”

    芸香抱着膝盖缩在牢房角落里,冷得发抖,脸色苍白眼神无神,瞧着竟有几分可怜。

    吱呀——

    轻微的声响惊得芸香哆嗦一下。

    她猛的抬头看向外面,入目的却不是往常熟悉来审问的人,而是一个从没见过的……男子。

    还是个样貌极其俊美的男子。

    他出现的瞬间,阴暗的牢房似乎都沦为背景。

    “你……你是谁?”芸香声音嘶哑,并没有被男子的美貌迷惑,反而更加害怕。

    这样的环境里,突然出现这么一个人……

    男子没说话,走到牢门前,自腰间拿出一个物件放进牢房里。

    “想你家人好好的,最好实话实说。”清越好听的声音在幽深的牢房里流转开。

    芸香瞳孔一缩。

    那是她娘的东西……

    芸香挣扎着爬起来,扑倒牢门前:“你把我娘怎么了!?”

    男子抱着剑站在外面,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只要你说实话,你娘就会没事。”

    “这件事和我娘没关系,你放过我娘!”

    “我娘什么都不知道!”

    “你有什么冲我来!”

    面对芸香的请求,男子不为所动,在有人听见动静进来之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牢房。

    “吵什么?”进来的人见芸香疯婆子一般抓着牢门,呵斥一声。

    芸香眼泪鼻涕糊了一脸:“我说,我都交代!!我要见殿下,我什么都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