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2章 忠犬侍卫(10)

作者:墨泠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综艺娱乐之王位面交易之超级公司影视世界当神探无限恐怖诡命法医我的钢铁战衣快穿攻略:黑化BOSS,极致宠地球毁灭计划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快穿:男神,有点燃!最新章节!

    “柔小姐,柔小姐……不好了不好了!!”

    甄柔的贴身丫鬟环儿,满脸焦急的跑进水心阁,连基本的礼仪都忘了。

    甄柔此时还躺在床上,脸色苍白,看上去犹如一朵被雨打过的娇嫩牡丹花。

    “什么事,大呼小叫的成何体统?”甄柔被吵得脑仁疼,将环儿一阵训斥。

    环儿喘口气:“柔小姐……芸香她……”

    “她怎么了?”甄柔显然没将芸香放在心上,问得漫不经心。

    环儿:“芸香她反水了。”

    “什么!”

    甄柔猛的坐起来,满脸的不可置信。

    “她怎么会反水?”

    环儿继续说:“刚才奴婢听见消息……芸香都和殿下交代了,现在殿下正往水心阁来呢。”

    甄柔心跳如雷,芸香怎么会反水?

    她明明都和她说好了……

    甄柔抓着环儿胳膊:“晏初筝见过她?”

    “没……没有。奴婢一直看着锦绣阁,那位没有出过门,她院子里的人也都没看过芸香。”

    “那她为什么会反水?”甄柔抓着环儿的手不断用力,指甲都掐进了肉里。

    环儿疼得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只能忍着摇头。

    “殿下到——”

    甄柔听见这声音,猛的松开环儿,心急如焚的转两圈,最后掀开被子,躺到了床上,又急急的吩咐环儿两句。

    -

    长孙珩带人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环儿守在床边,不断掉眼泪。

    长孙珩见这情形,心底蓦地一紧。

    “怎么回事?”

    “殿……殿下。”环儿被吓一跳,慌张的跪到地上。

    “柔小姐突然昏迷不醒……”

    长孙珩紧张的坐到床边:“叫大夫了吗?”

    环儿结结巴巴的回:“叫……叫了,可是大夫还没来。”

    长孙珩摸摸甄柔的额头,又这里看看那里看看,焦急之色呈现在脸上,已经完全忘记自己来做什么的了。

    “皇子妃到——”

    在长孙珩发火问大夫怎么还没到的时候,外面传来了声音。

    一袭水蓝色宫装的女子带着人进了门,精致的五官犹如被人精心雕琢出来的,每一处都恰到好处的好看。

    长孙珩看得有些出神,他竟没有发现他这个皇子妃如此好看。

    不是那种小家碧玉的美,是那种透着典雅端庄的秀丽大气,有了皇子妃该有的气场。

    “三皇子。”初筝不咸不淡的叫一声。

    清冷的声音立即拉回长孙珩的思绪,冷下脸来:“你来做什么?”

    再怎么好看,也不过是个自己不喜欢的女人。

    “听说芸香交代了?”初筝语调冷淡,好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我这个当事人难道不应该来?”

    长孙珩冷笑一声:“你消息倒是灵通。”

    “还好。”初筝谦虚。

    长孙珩:“……”

    芸香之前一口咬定是初筝指使她下毒,但现在芸香改了口,说其实是甄柔自己服用的毒药,用来陷害初筝。

    长孙珩初听见这个当然不信。

    可是芸香说她有证据,甄柔让她做这事,给她不少好处。

    那些东西都可以查出来,是长孙珩赏赐给甄柔的。

    如果不是甄柔给的,芸香根本就拿不到。

    不过现在另外一个当事人晕着……

    初筝袖子下的手指微微一弹,银芒在众人毫无察觉的情况下,贴着地面,迅速靠近床榻,钻进被子里。

    “啊!”

    甄柔突然惨叫一声,直接从床上弹坐起来,连滚带爬的下了床。

    “柔儿?柔儿?”长孙珩也吓一跳。

    “有东西!!有东西!!”甄柔指着被子。

    长孙珩往被子看一眼,伸手将被子掀开,床榻上什么都没有。

    “一定有东西,一定有!”甄柔指着床榻,毫无形象的大吼大叫。

    “柔儿,上面什么都没有,你是不是做噩梦了?”长孙珩搂着甄柔安慰。

    甄柔身体抖得厉害,眼神都还有些惊恐。

    她真的感觉到了……

    她刚才醒着,怎么可能会做噩梦?

    “既然醒了,那就说正事。”冷淡的声音插进来,甄柔猛的转头看向声源处。

    初筝不知何时搬了把椅子坐下,支着下颌,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甄柔眼底怨恨一闪而过。

    刚才是不是她搞的鬼?

    这么想着,甄柔扭头伏在长孙珩怀里,柔柔弱弱的开始哭:“殿……殿下,妾身头疼得厉害……”

    甄柔一哭,长孙珩就没了原则:“皇子妃,柔儿身体不适,此事……”

    初筝哦了一声,在长孙珩以为初筝暂时不追究的时候,她又慢吞吞的道:“三皇子是觉得我这个皇子妃的清白还不如她?”

    长孙珩:“!!!”

    这个女人怎么回事?

    突然变得这么难以理喻。

    以前长孙珩觉得她看自己的眼神让他厌烦,可此时这个女人眼里没了他,他更觉得厌烦。

    “迎香,去晏府请一下我哥哥。”初筝吩咐影响:“三环至不做主,我们找别人做主。”

    迎香是晏府出来的人,当然向着初筝。

    初筝话音一落,迎香立即往门外去。

    长孙珩厉喝一声:“站住!”

    迎香看一眼初筝,见初筝没有让她继续,只好停在原地。

    长孙珩咬牙:“此事乃家事,何须劳烦尚书令大人。”

    初筝摊开手,做了个请的手势。

    那就开始你的表演!

    长孙珩瞪初筝一眼。

    “殿下?”甄柔内心慌乱,面上却不得不装出不解:“出……什么事了吗?”

    长孙珩皱着眉,扶着甄柔坐下。

    他不说话,甄柔心底就越没底,抓着衣摆的手不断捏紧,手心里全是冷汗。

    长孙珩:“把芸香带进来。”

    芸香此时看上去格外惨,身上的衣服脏兮兮,头发枯黄,面色憔悴,瘦了不少。

    芸香匍匐在地上,声音嘶哑:“柔小姐,对不起……殿下都知道了。”

    “你……你在说什么?”

    甄柔那里敢承认,此时只能装无辜。

    “柔小姐,奴婢都告诉殿下了……是……是您自己服的药,还让我指认皇子妃……”

    “胡说八道!”

    甄柔娇呵一声,中气十足,不虚弱也不头疼了。

    “奴婢没有……”

    芸香虽然坏,可是对自己母亲却是在乎。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