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九章 大仁大义

作者:小小那个萧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战神狂飙动力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修炼系统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最强单兵最新章节!

    “多谢院长!”那学员条件反射的接过了广天扔过来的“秘笈”,先是一愣,然后便是一阵狂喜,这可是老院长赏赐的啊,可是老院长用自己的身份地位从大陆上收集的“精品!”说价值那就太伤感情了,就说一般的老师和主任检查到也无可奈何,给予的这些学员在课堂上正大光明阅读的机会!老院长赏赐的东西谁敢没收啊,就算是要观摩都要去征求老院长的同意!

    “无耻!”王清英的心里不由的想到了这两个字,萧晓推荐的是什么人啊!就这种人物,和心里那种仙风道骨的人差了老远了,怪不得西门老家主和师父听见广天这个名字的时候都无可奈何,因为这个家伙就是实实在在的大变态,自己的师父是威名在外的“寡妇制造者”那么广天这个家伙绝对的闷骚中的战斗机。

    “小冰冰,这次前来该不会是让我治病的吧!”广天坐在小板凳上面调侃道,就是这个家伙,让他尝试到了第一次失恋,凭什么她师父要她,不要自己啊!都说越变老智商越小,广天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小孩子脾气上来了挡都挡不住,让他治病!那可是没门的,就连萧晓被他治好以后也尝试到了接近一个月独臂大侠的日子。

    “咳咳!如果是你的话,那我宁愿不治”见广天这个样子,老巫婆岂是仍人揉捏的!还不得分分钟就开始嘴硬了,也想到了这个老家伙年轻的时候把自己的师父骗的团团转,然后师父一气之下在带着她回倾城派直到老死!依稀还看得见一个暮年的老人站在山下往这山下沮丧的样子,如果不是他,师父现在肯定还活着!如果不是她,师父就不会在被他得逞以后会门派被废了大半功力,这个老家伙都活着,师父怎么可能死啊!

    “啧啧,那么就回去呗,来这里挡住我学生的路了”欲情故纵,这一招对广天这种脸皮已经刀枪不入的人一点用也没有,潇洒的说道,指了指返回的路,如果她们就会这样离开的话,那么千里迢迢的来这里做什么啊!广天一点也不慌,反正主动权在他这里,救了,没什么用,不救也没什么损失的。

    “师父!前辈,求求你救救我师父吧,虽然你们以前有所恩怨,但是看在教官大人的份上,你就救救我师父吧!”果不其然,闻言过后王清英感觉的劝说着,看见老巫婆那个铁青的并且可以转过的脑袋后只好对着广天请求道,总不可能趁着人家受伤了然后趁人之危嘛!这就是他的言下之意,虽然说知道萧晓的名头或许对这个老家伙没用,却也说了说。

    “清英,别求他!”老巫婆厉声呵斥着,求这种负心汉,那就是一点用也没有的。

    “哦?萧晓,说说,怎么回事,这个丫头怎么受伤的”虽然没什么感觉,可是广天的好奇心被勾起来了,萧晓怎么回合这群“尼姑”缠在一起呢,这可不是那个怕麻烦的家伙的性格啊。

    广天哪知道萧晓就是纯粹的为了把麻烦抛给他然后才介绍的啊,岂料这两个家伙原来就认识,而且恩怨不浅呢!

    “啊,前辈,是这样的,前些日子教官大人去了我们倾城派”见广天的好奇心起来了,王清英赶紧的说道。

    “啊?什么,那个家伙摸到了倾城派,不错,不错,你继续说!”听到这句话广天吓得正在抠脚趾头的手都不动了,然后又顺手摸了摸鼻子,闻到一股臭味后才继续的抠着脚,不愧是那个小家伙啊,这种事情都干得出来,就连他年轻的时候也没能找到倾城派在哪啊,不然除了教官一直排在第二的广天会怕倾城派?早就分分钟去把那个让他遗憾到现在的女人抢出来了!

    “然后教官大人把我们给带出来了,然后我们去找了西门家主,然后师父就受伤了!”打断别人话是很不礼貌的,奈何王清英又拿这个老家伙没办法,只好长话短说,连绘声绘色都省去了,然后说完了。

    “说完了?”广天目瞪口呆的看着王清英,这可是听故事的好机会啊,怎么没说萧晓把倾城派整的多惨啊!都没能让他高兴高兴,就这么简单?然后他又补充道“早就该离开了,不然她和西门家的小子也早在一起了”

    随后广天便沉默了,开始思索着,当初他不爽倾城派只是因为这些弟子都太忠心了,门派和个人情感肯定会选择门派的,才落得个现在的样子,老巫婆和西门剑白这些个小辈的时候广天这个八卦的人也是知道的,现在老巫婆出来去去找西门剑白,然后就受伤了,这是为什么呢?还有他们为什么要被萧晓给带出来呢。

    “上来”很多问题没有能搞懂,广天干脆直接就跳上车辕然后吓得车夫乖乖的让开,随后才让王清英上来,亲自驾车离开了,有些事情在这种人多的时候可说不得呢!滚滚车轮带着灰尘溅了看热闹的学生一脑袋。

    禁地里面,广天依旧摇晃着脚趾缝都是黑漆漆的腿,翘着二郎腿看着还在发呆的王清英,真的没见过大世面啊,虽说辰光学院比她们的门派要厉害豪华的多,可是这么久了也应该缓过来呗,而老巫婆则是躺在广天房里照出来的睡椅上,很不舒服啊,生怕忽然转出来一个跳蚤一样,广天也没什么礼数,什么端茶倒水啊,这些都是李慕白做的,现在他不在,那就凉拌。

    “小丫头,说说看呗”终于,在好奇心的作用下广天还是打破了王清英的幻想询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别看他现在惬意的很,心里像是猫在抓似得,偏偏还不好意思问出来。

    “啊!前辈,是这样的,我们门派出了一些事情,刚好教官大人到了,貌似我们现在的门主还是教官大人的父亲,然后教官大人就把我们带出来了,然后在西门家的时候又遇见了西门家的刺客,然后我师父给西门老家主挡了一箭,然后教官大人就让我们来找你了”王清英被广天这么一吓,条件反射的该说的不该说的都说出来了,完全没有看见老巫婆铁青的脸。

    “哇!”广天的表情虽然镇定,可是心里都掀起了万丈波浪,我擦,怎么好事情全都让萧晓给遇见了,还有萧晓那个父亲墨无双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又成了倾城派的门主,莫不是这是有安排的,不过有安排的萧晓怎么不知道啊!而且还要破坏,肯定就是谈崩了啊,应该没有达成五五分吧,广天一阵可惜,萧晓这个家伙不懂变通啊!先来个五五分,最后完全蚕食化为己有啊!不过萧晓这个性格也正是他无条件帮助的原因,还要那什么妖族也出问题了啊!有人刺杀西门家,那也是谈崩了,怪不得魔天都不得不跑出来了,肯定是里面乱得不得了了,这些天一直沉静在研究新体位当中尽然错过了这么多大事情!

    “那个妖族是什么情况?”想了想,广天还是询问着,反正倾城派貌似已经成为了萧晓的家事,那么妖族又是什么情况呢?怎么会玩的这么大了。

    “貌似教官大人去的那一天将魔天给打了一顿,然后随后皇帝死了,然后魔天和什么太监打起来了,牵扯到了西门家”王清英如实的回答道,这些都是在西门家的时候西门家的人告诉她的,那就这样回答广天呗。

    殊不知后者的嘴巴都可以塞进去一个当初在倾城派引发血案的苹果了,真的太大了!本来广天认为已经够大了,奈何萧晓这一手没边了,打的魔天醒悟?然后干掉皇帝,咳咳,这算是什么事情啊,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就是这样的,到现在他都不知道妖族的皇帝死了啊,而且皇帝死了,魔天出来了,萧晓又不见了,这不是在玩妖族这个国家啊,哪一个大陆数一数二的帝国来做赌注,这种东西他广天根本想都不敢想的,就算是当今修炼界的皇帝也不敢想吧,偏偏萧晓就这样做了,还莫名其妙的让聪明的魔天跟着一起趟这浑水了,这个贤者一脉的护国精神丢去哪了啊?

    “所以你们就来避难了?”广天用到了这一个词,避难,看来治疗是其一,避难才是为主吧。

    “你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到了这个份上,老巫婆还有什么面子可言,全都被这个傻徒弟给吐出去了,奈何这个傻徒弟还是为了救自己啊,真的什么都不想说了,什么倾城派啊妖族的事情广天都知道了,豁出去了,故而洒脱的说道,要治就治,不治就赖在这里,反正就是不出去做拖油瓶。

    “哦哦,现在好了,我去学院里面找一个女医师来,如果你需要的话,我也可以亲自操手的”尴尬之后广天又恢复到了那个色色的样子,反正他是知道老巫婆是后背受伤,让他治疗的话也不介意,虽然老巫婆老了,却也有几分姿色嘛,看一看又不会眼瞎的。

    “滚!”随着老巫婆的一声怒吼,广天离开了,王清英也傻傻的笑了,看起来这个老家伙并不是坏的那么彻底嘛,至于什么女医师,重要吗?反正这只是外伤,内伤是小问题,身体好了以后都可以调养的,之所以来这里还是为了避难啊!

    “师父,这个前辈和你很熟?”见老巫婆心情不错,在广天离开后都哼着小曲了,王清英询问道。

    “哼!很不好,我这是在出气而已,如果没有意外的话,你应该叫这个老家伙师祖的!”闻言后老巫婆的脸色一变,然后说道,广天又成了一个负心汉!

    师祖啊,王清英似乎也明白了什么,反正她们这一脉是从老巫婆师父哪里开始变得冷淡起来的,一个个都是冰冷到爆炸的,貌似最初的时候就是因为一个男人寒了师祖的心,应该就是这个男人吧,不过看起来这个男人又不是那么坏的,这其中应该有什么误会吧,王清英打算什么时候一定要询问个清楚,也算是给老一辈人一个交代。

    老巫婆总算是顺利的成功的在辰光学院里面待着了,偌大的学院里面进来两个人,说明显也不明显,说不明显呢,又是老院长亲自带进来的,所以说,麻烦还是有的,就是不知道找麻烦的人敢不敢来这里,反正萧晓前几天才回到帝都立威了的,敢蹦跶的人还是要掂量掂量的。

    至于萧晓,终于在辗转多次以后来到了东郡,都想骂娘了,谁说东方最为明显的城池就是东郡啊!他萧晓可是满身欢喜的进了很多城,然后都走错了,直到看见这个巨大无比的要塞以后才明白,不错啊,这里真的是要一个肥的流油的地方,不是第一线交战的地方,这个要塞尽然这么巨大,坚不可摧啊!这里的郡守真的舍得花钱,也有钱!

    到了东郡,萧晓也没有直接去渔村,而是施展老手法,顺手牵了一只大肥羊,准备去给外公一家人买点东西,先讨好他们,再忽悠他们,就算是他们不出来,也尽量添置一些日用品让他们过的舒坦嘛,他们可是自己唯一在意的长辈了,还是要尽孝的。

    “你们知道吗,渔村好像出事了!”走在街道上,萧晓听到,然后疑惑的停下了脚步自信的倾听着。

    “是啊,郡守大人派出去好几对士兵了,都没有能回来,今天下午郡守大人打算亲自带人去看看”另一人回答道,这可是大事情啊,一天之内派出去几对士兵,还没有一个回来!渔村可是东郡最大的海鲜市场了,这半天没有供应已经让城里人接近断货了,甚至有不少的店铺老板都去渔村催促了,还是无果啊!萧晓的心一下子就纠结了一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甚至自己都有些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扫把星了,简直就是走到哪就倒霉到哪里啊,莫不是他的前来也让渔村陷入了一场从来没有有过的危机啊!汗毛都直立了,故而想都没想就朝着那个地方前去了。

    渔村,和它的名字差不多,就是一个村庄而已,只不过这种村庄比较大,至少有那么几千人,每家每户都市渔夫,每日出海打渔是沿海一带最大的水产出产地了,一路上萧晓看见了许多面色焦急的人朝着那个地方走着,有的是听着大肚腩的掌柜样子,有的则是肩膀上还挂着毛巾的店小二,但是更多的还是各种不明的力量,萧晓也不知道这是前去支援还是发难的,只好加速,在加速,不知不觉见已经到了极限,然而几十里路还是需要时间的。

    然而此时的渔村里面,果然正面临一场战争,不少身着铠甲的正规军已经团团围困住了这个愚蠢,至少有那么几万人啊!单单凭借渔村的几百民兵是根本先不起什么风浪的,郡守派遣而来的士兵现在早已经躺在地上了,全都挂掉了,东郡里面各大客栈前来的人员也统统死不瞑目,就是这么残忍,有一种杀鸡儆猴的感觉,偏偏没有朝着渔村发动一攻就破的进攻!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渔村的村长脸色涨红,不解的看着面前这些正规军,到底是什么人啊!虽说他们渔村还算是比较富裕,可是也不应该引起这些正规军的光临啊!这些正规军不是应该去抵挡外敌了吗!

    “哼!交出季慕”那人不满的说道,如果萧晓在的话肯定能过认出的,这可不就是东方家的东方霸道啊!人如其名,现在霸道的很,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摸到了这里准备拿下季慕了。

    “休想!”村长想也没想就回答道,论修炼界还有什么官员值得百姓膜拜的话,除了罗金萧晓,那就当属季慕老丞相了,老丞相一生为了帝国含辛茹苦,现在能够来他们渔村都是一种荣幸了,还想让老丞相出来,这简直就是笑话!先踏过她们的尸体在说,在他身后的这些民兵也高声附和着,管对面有多少人,打不打得过是一回事儿,敢不敢上又是一回事儿了。

    “真的不见棺材不掉泪!攻!”东方霸刀已经忍耐了一个上午,也和他们谈判了一个上午,威逼利诱什么都试过了,偏偏说到季慕的时候这些村夫就像是吃了火药似得一样不留情面,那就冲进去活捉季慕吧!反正这些村夫在他眼里也值不了多少钱的,一年战场,死伤无数,多几百人也不成为题的!

    在村里面,还算是比较宽敞的院子里面,季翔天拦住了准备出去的季慕。

    “父亲,你可千万不能出去啊!”季翔天苦口婆心的说道,西门陌淑也附和着点着头,他们怎么不明白出去会怎么样啊!出去以后就会被抓,然后收到非人的折磨,现在父亲都这么大了,怎么能称受得了啊!那个外卖铺天盖地的活捉季慕的声音可不是闹着玩的,忍一时风平浪静!

    “滚开!”作为文官的季慕难得的爆粗了出口,一脚尽然将季翔天给踢开了,他怎么能不出去!虽然不知道这是发生什么事情了,但是万一外面的人攻进来了呢!虽然有络绎不绝的村民来安慰这位老丞相没事的,他们能够解决,可是呢!他季慕能够放心吗!他怎么能够龟缩起来让他们的子民给他挡住劫难!本来这次灾难就是他带来了,良心已经过意不去了,他还不出去,那他季慕还是人吗!徐妍也在季慕的身后默默的点着头,没有说话,反正他们老两口都这么大了,孙女也在一个绝对安全的地方被萧晓一家人照顾着,外孙也这么有出息了,怕什么!就怕给百姓带来灾难而已。

    从小到,被季慕大季翔天从来不敢说什么的,就算是结婚以后季慕一句话让他在外面站一个晚上,他也就屁颠屁颠就去了,西门陌淑求饶也没用,所以现在被季慕这一脚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不过不敢反驳了,灰溜溜的跟在季慕的身后,准备出去看看,大不了就是带着老父亲老母亲逃命呗!

    “老丞相,没事的,你好好的在里面待着啊!”见季慕出来了,守在门口的百姓们一个个纷纷说道,即便是心里都害怕到极点了,可是脸上还是挤出笑容安慰着老丞相,外面已经死了好些个人了,前晚不能让老丞相出去啊,前晚不能让打算安享晚年的老丞相受到任何伤害的!

    “好了,你们别安慰我了,既然没事,为何不让我出去看看呢?”季慕双手在虚空中往下一下,众人都安静了,季慕也洒脱的笑道,如果真的没事,那他出去也没事的,如果有事,那他就出去解决这件事情啊!

    一句话,搞得百姓们阵脚大乱,本来想好的劝解方式全都没了,就这样看着季慕离开后才急急忙忙的跟上去,一村子的人现在可好了,都出去了,

    老远的季慕就看见了准备攻击的士兵,然后看见了地上躺着的这些个尸体,最后听见那将领下令的时候才急忙上前高声喊道“住手!”,这是怎么回事啊!尽然是正规军,而不是山贼!是那只部队的,是那只漏网之鱼!现在的正规军大多数都在罗金的手里,还有谁敢来捉拿他啊!这是最让人百思不得其解的事情!

    “哈哈,老丞相,你可出来了,可让我们请了好久啊!”东方霸道看见季慕以后好爽的笑道,为了请季慕,他们可是等了这么久还杀了不少人啊!太难请了。

    “父亲,他是东方家的东方霸道!”见老父亲在疑惑,季翔天来到季慕的身侧附在他耳边解释道,老父亲不认识这些个一直在外面的将领也正常,但是他季翔天可是修炼界大大小小的将领都认识的,而东方,恰好也是当初东方家经营的地方。

    “东方贤侄来此是为了什么事,我想,我这个老骨头应该不值得你们这番阵仗吧!”季慕眼睛一亮,似乎明白了什么,然后讽刺着东方霸刀,反正该来的总会来,不会来的也永远不会来,他们这些读书人可是嘴皮子厉害的人,两个萧晓也是说不过一个季慕的!先发制人,季慕使用的很好,先逼出东方霸道来这里是为了什么事才好。

    “哈哈,老丞相果然是爽快人啊,只是为了请老丞相去家中一聚,以表地主之谊”东方霸道也难得的文绉绉了起来,言下之意,那就是,请吧!去被软禁吧。

    “哦?在这里我挺好的,就不麻烦东方贤侄了”季慕假装惊呼,然后潇洒的聚集了,开什么玩笑了,就这样轻而易举的被别人带走可不是他季慕的风范,像他们这种一直站在高处的文人,即便是不会武功,那也是厉害的不得了的!智商高啊!

    “那就由不得老丞相了”东方霸道咧了咧嘴笑道,软的不行那就来硬的呗,反正一个渔村还没有被他东方家的士兵放在眼里!这也是这些士兵看见季慕还敢这么行凶的原因了,他们全都是东方家的士兵!而不是修炼界的!

    “原因呢?”季慕瞳孔搜索,季翔天已经挡在了季慕的身前,这么快就要来了吗!而且在绝对的武力值面前一切都是空话啊,况且就算是拖延时间又能怎么能,现在东郡的人来一个死一个,根本都不知道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呢!简直拿东方霸道没法。

    “哼!还不是怪你的好外孙啊,威胁皇帝陛下不说,还废了二皇子,所以我们想请老丞相回去开导开导他!”东方霸道朝着帝都方向抱了抱拳说道,原来如此啊,怪不得东方霸道会出现在这里,原来那一天萧晓发现的有人离开的后果就是在这里啊,那天当东方家的人赶到以后看见萧聪这个惨状,又在皇权的诱惑下,即便是知道了那个人是萧晓,还是选择铤而走险,反正现在季慕就在他们东方家的地盘上,如果将季慕给抓了,一次要挟萧晓,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啊!反正都知道萧晓是一个重情义的人,更何况还是他现在唯一的亲人了呢!

    “好算计啊,可是你觉得我会如你所愿吗?”闻言后,季家人都明白了,他们只是想抓住自己等人要挟萧晓而言,村民们更加的气氛了,抓住老丞相,要挟教官大人,这些家伙要翻天了啊!可是,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情呢,教官大人把二皇子给废了!换做是平时的话他们早就设宴欢庆呢,可是现在这个局势容不得他们疏忽,只好认真卖力的祈求多保护老丞相一阵子。

    “哦?这就有不得你们了,攻!”东方霸道眉头一挑,再次下达了经过的指令,居高零下看着季慕,他才不相信这个老家伙能容忍这种屠杀在他眼皮子地下发生。

    果然,继续淡定不了了,对面那些正规军,可是说攻就攻,但是自己这边可是村民啊,在交战的第一时间就有死伤了,即便是他们不畏生死,可是季慕怕他们死啊!

    “住手!”季慕大喊一声,两方人都住手了,东方霸道戏谑的看着这个当初手腕强硬的老丞相,还不是被他给制服了啊。

    “老丞相,不可啊!”村长也是急急忙忙的上前拦住季慕,老丞相可千万不能因为他们做傻事啊!那样教官大人该怎么办,那天老丞相的性命谁来保证,那样渔村里面的人以后还有什么脸活下去啊!

    “没事的,放心”季慕祥和的抓住这个村长的手拍了拍,都是因为他的前来才让渔村遭受此难,早知道他就应该去山里了!

    “东方霸道,我告诉你一件事情,你想听吗?”忽然季慕看着坐在高头大马上的东方霸道想道,浑然不畏生死的感觉让后者觉得莫名的不安,而季慕身后的徐妍似乎也明白了什么,紧紧地靠在季慕的身后从后面抱住了季慕,上演了一场七十来岁的肉麻!

    “我今年七十一了!我外孙会给我报仇的!”忽然季慕笑道,然后顺手就抢来了村长手中的细剑从自己的腹部狠狠地插了进去,身后抱着他的徐妍心有灵犀一般的隔着季慕的身子抓住了剑柄,继续往后一刺,随着一声低吟,两人被穿成了糖葫芦。

    “父亲!母亲”反应过来的季翔天跑过来扶住两人的时候已经完了,感受着季慕和徐妍生命的流逝,这个百战老将不由的尽然哭了出来,渔村的村民一个个也是震惊不已,老丞相,就这么走了?

    “东方霸道,你能奈我何?”最后关头季慕也是霸气十足,一句话让东方霸道真的无力反驳,他能奈何?怎会想到这个老家伙如此毅然的就选择了自尽,就连他媳妇也是这样的不畏生死!

    “老丞相,糊涂啊!糊涂啊!”村长看着自己空荡荡的手,一阵无力!老丞相怎么这么糊涂啊!

    渐渐地,季慕和徐妍两人的眼睛同时闭上了,因为两人串在一起,所以有四只脚,尽然没有倒下,四周的百姓尽然一下子哭了出来,嚎啕大哭啊,还管什么敌人不敌人,全都丢下武器跪在地上看着季慕,似乎在膜拜那个任然见状的老丞相一样。

    “陌淑,你怕吗?”大悲之后就是平静,季翔天也做出了决定,虽说季慕总是告诉他,最光荣的牺牲才是英雄的宿命,奈何现在父亲走了,东方霸道的矛头已经指向了自己等人,为了不给外甥做累赘,季翔天也选择了走父亲的老路,自尽吧,让外甥了无牵挂,或许他那时候才能够振作起来,才能认真起来再次突破到另一个境界。

    苟活当然容易,但是这却会给萧晓添麻烦,还会丢掉季家的尊严,甚至会牵连渔村的百姓。

    对比一下,选择就很简单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