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刮骨疗伤

作者:小小那个萧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重生之都市仙尊逆天红包神仙群系统总裁爹地惹不起余生与你共相守战神狂飙动力之王无敌神龙养成系统神级修炼系统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最强单兵最新章节!

    “会!肯定会的”洛北坚定的说道,只因为他是教官大人,是哪个从未让他们失望过的男人。

    其实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怕失望,都怕萧晓再也醒不过来了,这种想法甚至占据了脑袋里面的一大片,可是因为情感的原因谁都期待着奇迹的发生,因为他是萧晓啊!他们的萧晓。

    其赶慢赶,终于上了三楼来到了安雅的闺房,被感染有洁癖的安雅甚至都没有在意已经在车厢里面已经有气味的毯子,就让黑衣人直接将萧晓小心翼翼的放了上去,毯子摊开以后,恶臭味扑面而来,夏末的气温还是有些炎热的,伤口的腐肉和几天没有洗澡的汗臭味使得众女更加的揪心,黑衣人离开了,张润锐上前了。

    “这里,还有这里”墨莉再次站出来了,站在张润锐的身边就指着萧晓的肩膀和腹部说道,生怕张含蓝没有找到地方一样,也让皱着眉头的张润锐放松了一些,至少找到伤口了嘛,不然手中的小刀划下去划错位置了还有些害怕的。

    “没事,平常心”这个时候洛北也上前了,拍着张润锐的肩膀安慰道,越是在意就越是紧张,紧张的现在张润锐尽然不知道该如何下手了,墨家众女还以为张润锐是在酝酿感觉,而老油条的洛北一眼就看出来了,张润锐这是胆怯害怕啊!生怕治不好萧晓让众人失望。

    随后洛北就抽出佩剑将上面还在滴答滴答的血珠用衣服抹掉然后化掉了萧晓的衣服,就像是咸鱼被开肚了一样,萧晓的上半身露出来了,伤口也展现了出来,也幸亏是洛北他们这种高手能够不伤及皮肤分毫的情况下将衣物斩落,因为他们这种人物啊,越是紧张的时候就越有把握有动力!

    “啊!”墨灵珊忽然捂着嘴巴尖叫了,武梦瑶这个丫头也是人小鬼大的将墨灵珊给搂在了怀里安慰着,妹妹安慰姐姐,这不是常事吗!至于墨念希和舞念墨两个小丫头则是抱着艾希的大腿死死不放手,却又小心翼翼的看着躺在床上的父亲,尽然没有哭出声来,只是害怕!

    太可怕了,这些天过去了,气温的原因使得当初在上野被大夫去除掉的腐肉又冒出来了虚弱,如果按照这个样子发展下去的话,腐烂了割下来,然后再腐烂,这样的话萧晓身上的肉终有一天会全部都被割掉的,这就是治标不治本的方法。

    张润锐的手也是一阵颤抖,不知道如何下手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比这个恶心的伤口张润锐已经见过了许多,却没有见过拳头大小的洞啊!出现在肉体上的洞,虽然被腐肉遮住了大部分,可是只要清理掉的话,只怕萧晓的肚子上就会有一个洞吧!那些刚长出来的嫩肉在腐肉的隔绝下根本就无法让伤口愈合的。

    “就像是平常学习那样,最重要的伤在肚子里面,肠子断了”洛北依旧是慢条细理的说道,虽然心里对张润锐越来越失望了,没有上野大夫说的那么神乎其乎啊,莫非这是那些大夫的调虎离山?但是这不可能啊,上野的人一个个救萧晓还来不及,谁想害萧晓啊,既然那些人能够说出张润锐的名字,就说明张润锐在大陆上,在大夫这个圈子里面还是比较出名的!

    “呼!”张润锐狠狠地点了点头,擦了擦脸上的汗渍,然后紧握着手术刀朝着萧晓的身体划了过去,任然没有所谓的麻醉东西,因为是自己人,张润锐更加知道那种东西对萧晓的损伤,先从肩膀开始,肩膀虽然看起来麻烦,却也能够一眼看出病根,腹部太麻烦了,甚至已经牵扯到内脏了啊!张润锐自问今天的状态是不可能完成的,况且刚才经过把脉,萧晓虽然很虚弱很虚弱,随时都可能会嗝屁的样子,却真的没什么大碍,因为洛北的这些神乎其乎的续命药,萧晓虽然现在不能拉,但是那些药刚好能够让萧晓消耗,大多数还是水分,跟随者汗水就拍出来了!这些都是当初萧晓有先见之明少吃饭的功劳啊,不然现在更臭的。

    那就肩膀吧,因为那些续命药实在是太好了,营养在疗伤之上还有富余的,嫩肉已经长出来了,殷红的嫩肉在伤口中间,有些嫩肉甚至都将骨头给包围了,只不过这些嫩肉没有当初的那些充满活力!

    “骨头碎了”张润锐问道,一方面是汇报着现在的情况,另一方面是让众人做出抉择,从骨头看来,当初这个骨头肯定是直接受到了撞击力啊,还是尖锐的撞击物,不然从外面撞击的话,最多就骨折,用棍棒物体的话按照萧晓的这个骨骼密度也最多骨折,只有被切切实实的砍在骨头上才会有一个这样的砍痕和旁边碎裂的骨头,嫩将一个炼体的天阶巅峰极境高手搞得这个样子,太可怕了吧。

    “去掉碎末!”洛北坚定的说道,狠狠地咽下了口水,虽然当初事情发生的时候他和罗金都在现场,却也没有想过会这么可怕啊!直接被刀砍在骨头上!尽然真的砍上去了!可想而知当初多么的疼痛,为了以后不让萧晓留下后遗症,让萧晓能够继续战斗,洛北做出了决定,虽然这个决定有些残忍,但是如果他不说的话墨家的众女虽然希望萧晓能够和以前那样,却又因为妇人之仁肯定会让张润锐直接包扎的!这也是张润锐最希望的结果,但是那样的话,等以后萧晓的手臂好了,肩膀稍微动一下的话都会触碰到里面的碎骨头啊!战斗力会直线的下降,现在不用痛苦了,以后会痛苦的很!

    看着墨家众女没有说话,张润锐又看了看洛北,得到洛北坚定的眼神后,有些颤抖的将手术刀伸了进去,刚开始的颤抖在接触到萧晓肌肤的时候一下子就平稳了,倒也让洛北高看了她一眼,就连当初上野和妖族的大夫都没有这么快就平复过!

    手术刀伸进去了,为了让萧晓的骨头能够健壮的生长下去,就算是现在有些凹凸不平都无所谓,至少那样是一个完整的骨头,没有碎物的存在嘛!张润锐的心一横就直接将黏在骨头上嫩肉给调开了,准备将萧晓骨头上的那些碎骨给跳出来或者斩断!就像是一个被震裂的玻璃一样,只要松动的全都去掉!

    “啊!”忽然,昏迷中的萧晓发出了一声喊叫,真是太疼了,他可不是前世的关羽,有着刮骨疗伤的本事,他只是一个活生生的小年轻啊!

    “少爷,别怕,别怕,很快就好了”靠近萧晓的墨莉一下子就扑了过去,趴在床边附在萧晓的耳边轻声说道,一路上,这种哄孩子的小把戏墨莉已经试过很多次了,百试不爽,这一次也不例外,萧晓安稳下来了,就算是嘴唇有些颤抖,脸色更加的苍白,却也没有叫过一声了,刚才那一声也不算是坏事,至少证明他还活着,还有直觉嘛。

    张润锐脸色的汗珠直流,墨家的众女都呆滞了,两个小丫头早就不敢看了,只有墨莉来回的跑动着,一会儿安慰萧晓,一会儿给张润锐擦着汗,反正这种萧晓的手术她已经见过很多次了,不差这一次了。

    张润锐的手段很坚决,刀尖上的内劲毫不留情的将萧晓的碎骨一个个的斩断,然后用夹子夹出来,看的洛北都想亲自上场了,他的内劲可比张润锐厉害多了,甚至能够直接就把萧晓体内的碎骨给震碎的!但是因为他不是科班的医生,根本不敢动手,只能干着急。

    “没事,没事,皮外伤,皮外伤”洛北嘴里不停的念叨着,安慰着墨家的众女,这种场面本来就是有些吓人的,这也是前世萧晓所在的世界手术室为什么不让亲人进去的,现在艾希等人在这里坚持下来都不错了,没看见张润锐这个大夫都要忍不住了吗!

    “蒽!”艾希等人只是轻轻的应着,生怕影响到张润锐的发挥。

    幸亏张润锐是个不高不低的内家高手啊,武师境界足够让她眼睛变得很敏锐,再次检查以后又让洛北来看了看,确认没有碎骨会影响萧晓后才处理着外面的伤口,也就是萧晓这种血牛才能给坚持下来嘛!床单都被鲜血浸透了!然后就是潇洒的割掉萧晓的腐肉,然后张润锐再让墨莉取来了这些天她研制的止血治伤药,比一般的金疮药厉害多了,也只有萧晓能够享用,因为这可是配料高级啊!全都是连锁店寻来的各种雪莲灵芝研磨而成的,最后再缠上绷带,肩膀算是差不多了,药品到位,病根也差不多了,以前只不过是那些碎骨让伤口愈合的时间延长了,使得气候原因让愈合速度比不上腐肉的速度嘛!现在好了,药品好,碎骨没了,等下次拆绷带的时候再上一次药,然后手臂就可以动了吧,恢复以后和以前差不多了!因为骨头根本就没有折过,也没有断过,那有什么不适嘛!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回房间研究研究另一处伤口”处理好以后张润锐说道,实在是太难了啊!她只是在药品上面有天赋而已,开刀最手术还是没有什么实践机会的,第一次就是在萧晓的身上,紧张啊,再加上腹部的伤口涉及到了内脏,肠子都断了,张润锐还是没有把握的,要回去研究研究药材的!内服外用,双从功效之下才能够彻底治疗的。

    没有人反对,在安雅的招呼下,黑衣人又进来了,用同样的方式将萧晓给报出去了,然后在放下的时候小心翼翼的将萧晓放到了另一堆摊子上,然后才提着满是鲜血的毯子出去,张润锐的药材真是没话说,这一小会,萧晓的肩膀都没怎么流血了,至于腹部,还是那个样,众女也知道,看起来严重看得见骨头的肩膀只是小伤,这个腹部才是大伤啊,在这种刺激之下众女都没有注意萧晓身上的其他伤口了,换做是往常的话早就扑上去嘘寒问暖责怪一番了。

    “娘亲,父亲是怎么了啊?”墨念希拉着艾希的手询问道,这个时候,这个小丫头异常的乖巧,再怎么调皮也在看见萧晓的那一瞬间就呆滞了,直到现在萧晓看起来脱离了危险后才问道。

    “没事的,父亲累了”艾希蹲下身子摸着小念希的脑袋说道,安慰着这个丫头,孩子的成长就是这样的,要伴随着一些大事情才能够看出来。

    “念希,没事的,大娘说了,父亲只是睡着了啊!”舞念墨也安慰着小念希,这个妹妹还是成熟一些的,至少现在大娘还没有哭嘛!那肯定就没事的,等她娘亲回来了以后再问问呗。

    这边两姐妹安慰着,另一边的墨灵珊和武梦瑶两人也在你安慰我,我安慰你,别看武梦瑶在里面挺坚强的,那是因为她吓傻了。

    “洛北殿下,你去休息吧,这里有我照顾的”墨莉将一碗千年人参汤慢慢的抹在萧晓嘴唇上后说道,这些天洛北没日没夜的驾车,肯定很累了,这里有她就好了,现在她也无法安心休息的,因为现在萧晓太需要她了,每次摸上去的人参汁不一会就干了!

    而且最为重要的就是墨莉这个丫头这些天来尽然不财迷了啊!不然这些个续命药她还要心疼半天的!

    “好的,你也早些休息”洛北说道,然后便离开了,留下墨莉一个人在这里,因为墨家的众女现在一个个都忙得很啊!也不懂照顾人的,就算是有心不忙的人也不好照顾人嘛!故而这个光荣的事情就落在了墨莉这个丫头的身上,偶尔倒是有两三个女人进来,倒也被墨莉给赶出去了,这里有她就好了,夫人们还是早些休息吧,这些天她们做准备工作也累得很,现在也很累吧!要做善后工作了。事情步入了正规,张润锐一个人待在房间里面研究着萧晓的伤情应该怎么去治疗!按照理论的方式就是剥开腐肉,然后找出断肠子,将它们接好,然后外伤很容易了,可是从来没有人做过这种事情啊,光想着手要伸进萧晓的肚子里面都很害怕了,万一在一个不小心伤害了萧晓其他的内脏那该怎么办啊!

    但是在困难面前墨家的众女没有一个人低头,反正也不需要她们做手术的,她们也不明白张润锐此刻面临的苦难,所以这一切压力都压在张润锐的身上,不过吧,就没有搞不懂的苦难,萧晓曾经给她讲过愚公移山的故事,就连山都能够刨开,更何况是这么一点小伤呢!所以张润锐现在思索着,如果真的没有想到什么好办法,那么大不了就按照想法来吧,希望萧晓不要疼的撕心裂肺才好,这是最后的办法的,索性还有一个白天和一个晚上的时间给他考虑,明天才正式的开始处理萧晓的腹部。

    今天的一切无疑让莫煊很是庆幸,在偷闲之余庆幸当初她给萧晓的那一刀没什么大碍,也不麻烦,不像是莫熠这一次,直接把萧晓搞得遍体鳞伤一大堆的祸事就好了。

    刺此刻的舞玲珑和肖媚儿以及翔伯正在城墙上的阁楼里面谈天说地呢!作为掌权者,作为统帅根本就不用像萧晓那样冲锋陷阵!那样无疑能够让士气提升到顶点,却伴随着各种危险,万一一个不小心主帅被擒,主帅被斩,那么一切都会回到原点,甚至更久的不如了,故而作为一个好的统帅就像是现在下棋一般,待在帅营里面,透过传令兵让一道道命令飞出去,达到各营各连,最后在指挥和决断上面让大局倾向于自己这一边从而取得胜利,这才是好的统帅、

    “翔伯,我又输了”舞玲珑有些沮丧的说道,自从翔伯来了以后舞玲珑总是缠着他,一次又一次的讨教这兵法等等,而这种教学的方式则是在棋盘上进行着,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嘛,更何况还是翔伯这种经历过无数次战争的人,一次次的厮杀翔伯现在还能活过来,这简直就是奇迹啊!还经历过那个堪称世纪大战的上野之战,怎么让舞玲珑不想讨教一番啊,只要从中学习到一丝一毫那都是用不完的啊!

    “哈哈”翔伯大笑着,兴许是人老了吧,当年的那个铮铮铁骨也褪去了,甘愿在如今的墨家扮演一个老人一样的角色,带带孩子,下下棋,只不过对手从那个和他旗鼓相当的老爷变成了少夫人,偶尔在给她讲讲当初萧晓都不曾经过的他和墨战的年代让舞玲珑从中汲取,简直就是受用无比啊!

    肖媚儿在旁边一句话都没有说,这种场面都经历了无数次了,反正自从她来了以后就没有看见舞玲珑赢过一次,不愧是老人啊!吃过的盐巴比她们吃过的饭还要多的,反正自从通报了萧晓的事情后,肖媚儿在墨家就是愧疚不已,连见人都不好意思了,所以总是跟着舞玲珑出来躲避嘛!对于舞玲珑这个能成为一个统帅的人来说肖媚儿根本就不算是什么,翔伯也不会怪罪她的,这是小少爷命中的一劫,该来的总会来的。

    “夫人,翔伯!媚儿小姐,教官大人回来了”就在舞玲珑打算继续和翔伯寒暄的时候,掌柜的来了,一句话惊的三人目瞪口呆,老练的翔伯也不受控制的站了起来,身子甚至都将棋盘给撞掉了,棋子散落一地也没有在意。

    “快回去!”舞玲珑挥了挥手,亲兵跟上来了,掌柜的带路了,在城墙下面无时无刻都有着士兵准备着马匹,只等着舞玲珑的来临,这也成为了这次她能快速回家的原因,纵马蹦腾着,在皇城里面蹦腾着,比一般的纨绔自己还要嚣张跋扈无数倍,给人的感觉却截然不同,每当舞玲珑所到之处,百姓们一个个不是恭敬的散开然后让路,因为她是教官大人的媳妇,是守卫皇城的女将军!女中豪杰,本来就惹人敬仰,现在她这么着急,肯定是出事了呗。

    距离还算是比较远的,至少萧晓刚到,掌柜的就出来叫人,然后现在手术都做完了掌柜的才到城墙,可想而知多远,虽然其中有着他身材原因让马匹的速度最多就发挥了一般而已,但是也不可否认多远,可是就这么远的距离,舞玲珑疾驰之中生生缩短了一倍的时间,翔伯当然也不会落后咯,老当益壮的跟在了后面进了连锁店,他们进去以后肖媚儿和掌柜的才到。

    一步步的靠近三楼,舞玲珑的脚步显得异常的沉重,甚至都不敢再上去了,清净的连锁店,没有嬉戏声的三楼显示着事情的严重性,还是翔伯走在前面带领着舞玲珑前去的,根本就不用找,因为萧晓所在的房间是大门敞开的,安雅的房间也是,现在安雅正在换着被萧晓鲜血染红的床上用品,看着舞玲珑回来以后点了点头示意她没事。

    “啊!你们好”忽然听见外面有人进来,吓得墨莉这个丫头赶紧的站起来,然后看着这个身着红色盔甲的女人和一个慈祥的老人说道,她不知道这两人是谁啊,但是能进来的肯定不是一般人啊,所以还是恭敬的问好了。

    “我是少爷的丫鬟,我叫墨莉”见那个身着盔甲的女人不善的看着自己,墨莉赶紧的解释道,不然误会了可不好,虽然她很崇拜少爷,却真的一点想法都没有啊。

    “你好,舞玲珑”闻言后舞玲珑紧缩的眉头才舒展开来了,原来是他的丫鬟,就是那个照顾他陪伴他的丫头,不是什么坏人,舞玲珑也就放下了架子,只能怪她现在太敏感了而已,看见躺在床上那个面色苍白的萧晓就是一阵难受,故而心境也被破坏了。

    “啊!夫人好”墨莉再惊,这个可是给少爷生了孩子的夫人啊,比一般的夫人还要牛的,故而低着头都不敢抬头。

    舞玲珑也没有在意,越过墨莉就坐在了床边看着萧晓,没敢碰萧晓身上任何一处地方,万一那里就是伤口呢!在长吁短叹着,咋每次不幸都落在了自家男人的身上啊,舞玲珑甚至都在后悔了,为什么当初不隐瞒萧晓,然后继续留在蛮夷大陆,安稳的和萧晓过一生啊,虽然她们屠龙部落不算是特别牛叉,至少不会让萧晓变得这样嘛,光回来以后身体就没有健全过!一方面证明了萧晓的仇恨多么高,另一边则是说明了蛮夷人至少比神断大陆的人武力值高啊!当初萧晓一个人纵横大陆的时候可没有这样过,大陆战争爆发以后总是栽!

    “少夫人,没事的,我们先出去吧”翔伯鼓励了墨莉一番后拍着舞玲珑的肩膀说道,示意她该离开了,在这里守着也是没用的,还会破坏气氛让众人变得紧张兮兮啊,舞玲珑也是听懂了,擦了擦眼角的泪水后再看见墨莉笑了笑,然后大步离开了。

    “小姑娘,别在意啊,少夫人这些天压力大,还得麻烦你照顾小少爷”舞玲珑离开了,翔伯和蔼的对着墨莉说道,人心嘛!虽然他知道墨莉不会对舞玲珑产生不满的,但是还是解释解释,家庭的和谐的必须的,或许解释过后墨莉还会对舞玲珑产生好感而不是畏惧呢!

    “没事,应该的,应该的”墨莉显得有些受宠若惊,虽然不知道这个老爷爷是做什么的,但是能用这种语气和夫人说话,肯定是家里的一个牛人,再听他这么一说,赶紧的摇着手说道,她本来就没有对舞玲珑产生不满,不就是有些盛气凌人嘛,应该的,她穿的那一身盔甲就本来将她变成了一个盛气凌人的人,况且据说现在钱家领地的战斗武装全都是靠她一个人来支撑的,怎么能不累嘛!发泄发泄也是应该的。

    翔伯再次给墨莉投以善意的眼神然后才离开了,这下屋子里又只剩下了墨莉一个人,她先是小心翼翼的将刚才舞玲珑做过的床单上的褶皱给磨平,然后又从桌子上端来人参汤在萧晓嘴边摸着,完事后继续坐在椅子上目不转睛的看着萧晓。

    舞玲珑和翔伯回来,在这个说大不大说小不小的怡红连锁店是瞒不了的,故而洛北得知后已经守在们等着了,许多天没有看见媳妇了,是时候好好的温存一番了,终于,左等右等左顾右盼,肖媚儿终于和已经累得上气不接下气的掌柜的回来了,一个是女人柔弱,没有舞玲珑那个强大的决心,一个是胖,所以很累很累啊!

    “辛苦了”当马匹慢下来以后洛北赶紧的上前扶住肖媚儿的马匹,然后对着打算招呼他的掌柜的说道,客套话就不用说了,看着他这个横着长的体重跑这么快都有些心惊肉战的,况且他还要和肖媚儿肉麻的,有外人在场还是不好的。

    掌柜的进去了,洛北一把就把肖媚儿从马匹上面抱下来了,紧紧地搂在怀里,反正该来的迟早会来,万一肖媚儿分分钟就发飙指责为什么要让她来传讯的话洛北可就尴尬了,所以先发制人嘛。

    “蒽!”肖媚儿在洛北的怀里叫了一声,并没有对洛北说什么坏话,因为自从萧晓上次在妖族教过她,并且以他和莫煊作比较以后肖媚儿就不在那么的张狂和凶悍了,这就是转变啊,更何况这一次肖媚儿亲自的看见了萧晓的惨样,怎么不怕啊!万一洛北那一天也成了这个样子的话,她肖媚儿就真的没地方哭了,所以一不小心的躺着的萧晓也中枪了,分分钟又成了教材,让洛北夫妻两更加和谐的教材。

    “回去,我给你揉揉”对于这种吃软不吃硬的家伙,也就是洛北这样的人,肖媚儿刚才的声音无疑让他很是舒服,心里任何的想法都没有了,就是想疼疼肖媚儿,至于揉揉,不外乎就是揉腿,然后再揉揉被马匹给磨疼的大腿根部呗,然后就,嘿嘿,洛北都在想入翩翩了。

    分分钟洛北就把肖媚儿给抱起来了,然后在墨家众女仇恨的眼神中把肖媚儿抱上了三楼,多么吸引仇恨啊!都是有男人的女人,人家肖媚儿的男人现在这么的温柔体贴,自己的男人现在还躺在床上生死未卜啊,待在安雅房间里面的墨家众女眼睛里面都要冒出火了,再加上十来分钟以后洛北房间里面传来的微微呻吟声,简直想让这些女人冲进去把洛北给宰了!

    “好了,现在我们继续”又平复了一下心情,艾希无奈的说道,不能让洛北影响了自己等人的思绪啊,该说的还是要继续,因为莫煊还是待在角落里面不肯说话,故而这次的家庭会议是由艾希为主,舞玲珑为辅的,就连翔伯都没有资格参与。全都是墨家的女人!

    “刚才你说他的肠子断了?”舞玲珑询问道,肠子断了,这可怎么是好啊!刚才回来以后第一时间就召开了家庭会议,然后从众女的嘴里得知了一切,也知道了萧晓的伤情。

    “是的,张润锐现在正在想办法,明天应该能放手一试”艾希说道,一手抱着一个不安分在她大腿上趴着的小丫头,对于张润锐能否成功,反正在场的人都是一半一半却不敢说而已,到时候看情况吧!希望张润锐能够成功,希望!

    “蒽!散了吧,明天再说”闻言后舞玲珑大手一挥说道,加上现在还穿在身上的盔甲,没有一个人不敢听啊,虽然她们和谐,但是还是有各自的身份,就好比混吃混喝的墨灵珊是不会找舞玲珑的不自在的,虽然她是纯粹的墨家人,争论起来她肯定会赢的,这都是墨家众女的自觉性啊!

    这就是一份别人难得享受的东西,各司其职,和睦。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