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7章:国运之战(九)

作者:厄夜怪客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神级医圣10026刘子光爵少的天价宝贝神级龙卫总裁大人放肆宠极品全能高手帝国老公狠狠爱桃运神医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我要做阎罗最新章节!

    时间仿佛在这一刻静止。

    两位判官瞠目结舌地看着前方百米高大的人骨莲台,看着业火盛开的莲花瓣,看向中央端坐,三头六臂的罗刹女。

    这一瞬间,一种被天敌盯上的恐惧,疯狂蔓延了他们的心。

    那是兔子被狼盯上的恐惧。

    从未感觉过……就算孔末都没给他们如此大的压力,时间仿佛于这一刻停止,两鬼倒抽一口凉气,然而,透过这位诡异的判官,他们看到了后方,黑色光华越来越大的丑牛。

    进,前方的存在高深莫测。

    退,丑牛一炮打响,城中城危在旦夕!

    将军。

    这一刻,子落无声,只剩下近乎凝固的肃杀。谁都知道,这场战争,已经来到了最关键的节点。

    “……让开……”两分钟,这漫长的两分钟里,丑牛口中的光柱越来越大,瘦高男子终于深吸一口气说道:“……你自行离去,曲阜既往不咎!”

    呵……阿尔萨斯发出一声无声的嗤笑。下一秒,双手微合,一圈混合着黑色,金色的光环,在手中飞快旋转。

    似有亿万阴灵嚎哭。偏偏又带着一种圣洁的佛光。这里距离丑牛还有十公里,而这十公里,对于曲阜阴兵来说,宛若天堑。

    无人退后。

    也无人能退。

    “敬酒不吃吃罚酒!”宝轮越转越快,后方丑牛阴气越来越盛,不安感交替上升,瞬间突破了两位判官的心防。女鬼判官一声尖叫,满头长发轰然射出,疯狂朝着阿尔萨斯抓来。

    “蠢货!!”城中城第六层,来俊臣眼睛都发红了。就在对方判官出现的那一刻,他的灵魂都差点离体而去。而现在……竟然看到两位判官敢对正位判官出手,毫不犹豫捏碎了手中一道一直捏着的符箓。

    不能再损失兵力了……

    对方还有判官……剩下的阴灵一个都损失不起,判官级别的高端战力更损失不起,这两位厉鬼,他不想救,但不得不救!

    “天舞宝轮。”神无封印之前,阿尔萨斯眼中光华越来越盛,四方阴风带着鬼哭拼命咆哮,两位判官根本站不稳,数秒后……就连皮肤上都出现了道道裂痕。

    “这……”瘦高男子愕然看着自己的双手,上面布满裂痕。心中无比震撼,这就是所谓地府判官?

    同为判官……为什么自己抵抗都做不到?

    他想逃,但是,再宝轮转动的刹那,对方的气息威压这方天地,他浑身阴气如同进入泥潭,根本运转不得!

    就像……再厉害的羚羊,遇到狮子,都只能跪下求饶一般。

    那是灵魂刻印之中的恐惧。

    然而就在此刻!

    阿尔萨斯双目猛然一闪,豁然看向城中城。与此同时,阴间,秦夜,杨延昭,杨延德也同时站起。双目死死盯着镜面。

    心跳,在这一瞬间攀升到顶峰。

    轰!!

    万丈黑芒,从城中城处陡然爆发,这个时间好似都变成了黑白二色。城中心……那个没有高楼的地方,仿佛成为了日月交替的界限。黑白光芒更换之中,天穹无端涌起无数鬼火,下一秒……雨落流星,疯狂朝着城中城冲去!

    这一幕无比壮观,似星月沉浮,似旭日东升。一股浩大的气息从地面油然而生,仿佛……有什么东西,要从地平线处出现了。

    卡……阴间,秦夜握的判官笔卡一声响,幕

    布转瞬地盯着镜面。直觉告诉他,来了……就是这个!离镜宫的真正面貌!曲阜最大的底牌!

    “所有阴兵……站到光柱之下……”他沉声开口道。

    不用他说,全部阴兵立刻狂奔过去。

    旌旗猎猎,阴风飘扬,准备迈向最后的战场。

    “全军……准备……”杨延昭,杨延德手指都有些微颤,哪怕是他们,到了这种真正奠定国运的一刻,也止不住心头热血。

    就在此刻!

    嗡嗡嗡……轰!!

    一动巍峨高大的建筑,在漫天鬼火中缓缓从地面升起。不……这已经不能说是建筑。那是一个高大无比的祭坛,脚边的军营,房屋,在它出现的瞬间,寸寸化为飞灰,形成一圈冲击波扩散。而最后的十万骸骨傀儡,随着一声尖叫,猛然飞到空中,落于祭坛之上,仿佛守护的死神。

    祭坛共有十层,高数百米。宽大的阶梯上,离镜宫三个血红的大字赫然在目,贯通整个阶梯。而最顶端,一面大概有三百米的镜子,映照着曲阜全城的模样,若朝阳初生,绽放万丈光芒。

    阴间,秦夜闭上了眼睛。

    就是它!

    之前的城中城,不过对方伪装的模样,而此刻,对方完全卸下了防备,出现在所有阴灵眼前。他能猜得到,这是……为了发动惊天动地的一击!

    阴耀喷发在即,前有阿尔萨斯拦路,同阶判官秒杀厉鬼,镇守曲阜的阴灵已经没有其他选择。

    他们必须第一时间斩杀阿尔萨斯。

    然而,这里没有府君!

    所以……只能动用离镜宫!

    刷拉拉……万道光华闪耀整个曲阜,上千万阴灵全都看呆了。就在顶端的镜子前,两道人影站在前方。最前面的赫然是来俊臣。他五官都扭曲了,全身都在颤抖,心中的恐惧,震怒,忐忑,已经突破了自身能忍受的极限。

    恐惧于曲阜的危若累卵。

    震怒于竟然真的有势力能逼出曲阜的最后底牌。

    忐忑于……他也不知道的,未知的危险。

    “你们……都得死在这里!!”他全身的阴气飘飞,声音如同雷霆滚过整个曲阜:“地府……阴司!所有阴灵!!”

    “别和我说什么地府正宗!阴司战国,活下来的才是正宗!而我灵虚泰华阴盟,必定能笑到最后!!”

    “去死吧……”他的嘴都裂开到了耳际,口中犬牙交错,手摁在离镜宫上,阴气飞快灌入,瞬间灵体都在缩小,然而……离镜宫上,光华却越来越盛,最后,幻化成了一盏朦胧宫灯。

    桃花灯。

    “死!!!”随着一声惊天动地的大喝,桃花灯飞快旋转,一位位武将的虚影出现,数秒后,天地之间,响起了一声沉闷的弓声。

    噌——!

    嗡!!

    从城中城到阿尔萨斯的面前,空气肉眼可见地扭曲,一根无形之间,直刺阿尔萨斯胸口。音爆之声震天撼地。地面上的房屋都因此化为飞灰。

    然而,阿尔萨斯没有躲。

    这一瞬间,她就判断出,这只箭不仅是射向她,更瞄准了后方丑牛,一旦她躲了,大好优势瞬间就会化为乌有。

    “临。”她双手飞快掐诀,间不容发的刹那,手都出现了幻影:“兵。”

    “斗!”“者!”“皆……阵列在前!”

    阴符一式……崔府君。

    滋!!

    !她的嘴猛然张开数米,一道耳朵听不到的尖叫瞬间扫荡整个曲阜,刹那之间,数千阴灵毫无痛苦地死去,更多阴灵双手抱头,惨叫着满地打滚。

    轰轰轰……空气仿佛成为了实物,在这一声尖叫中寸寸崩溃,露出了中央……一根完全由花瓣组成的箭。

    扑!

    但是,看到归看到,却根本无法阻拦,下一个瞬间,这只箭立刻刺透了阿尔萨斯的胸口。

    “啊啊啊啊!!!”阿尔萨斯猛然扬起脖子,发出一声秦夜第一次听到的惨叫。阴气黑云一样喷薄出来。然而……她没有关心伤口,脸上却露出了一道无比狰狞的笑容。轻轻吐出一个字。

    “杀。”

    杀。

    这个字,不是对任何人说的。

    而是对……阴间,曲阜之下,一直枕戈待旦的秦夜说的!

    就是现在。

    乱臣贼子,杀无赦!

    杀……这一个字,震动阴间所有阴兵,胸口都在激荡。

    他们嘴唇颤抖着,三秒后,一位阴灵陡然跪地大喝:“愿为地府效死!!”

    “愿为地府效死!!”“愿为地府效死!!”“愿为地府效死!!”

    这一刻,秦夜只觉得耳朵都是嗡鸣的。

    四面城墙硝烟四起,整个曲阜鬼火滔天,中央离镜宫高高矗立,所有的一切,都是为了换取这一个字。

    杀。

    提兵百万西湖上,立马吴山第一峰!

    “杀!”他猛然压下了手:“全军出击!”

    轰!!随着他的手压下,空中血色漩涡骤然爆发出巨大的吸力,一道道鬼火闪烁,所有人影,全部没入了漩涡。

    一朝亮剑。

    这场战争,终于到了最后的时刻。而地府的獠牙,也终于伸出。

    探向曲阜柔软的咽喉。

    ……………………………………………………

    曲阜,山海关。

    来俊臣愣住了。

    这一击没有击杀那个判官?

    诚然,他不是判官,无法引出桃花灯上的府君力量,但是……这一击也绝对接近府君,这……居然都没杀死对方?

    不……这不重要……重要的是……她最后……是在对谁说话?

    一股极其危险的感觉涌上心头,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脑海,不……不是这样……这不是真的……

    他嘴唇颤抖着,喉咙都感觉发干,嘶哑道:“来……来人……护,护驾……护驾……”

    话音未落,轰!!

    一个巨大的传送法阵,出现在离镜宫正下方。

    空中,瘦高男子,分尸女鬼愣了愣,随后不敢相信的转过头去。呆若木鸡的看向离镜宫所在。随后,尖叫一声,疯了一样冲了过去。

    就在那里,整整两万阴兵,两万以逸待劳,没有任何损伤的阴兵,伴随着无穷鬼火,出现在了祭坛底部。

    扑通……来俊臣双腿一软,彻底跌坐了下去。

    中计了……脑海中,只有这三个字回荡。心都变得冰冷。

    刷拉拉……成千上万的鬼火,将离镜宫底部化为地狱,九幽阴风漫天飞扬,无数影影倬倬的阴兵身影出现其中。下一刻,一片震天动地的大喝声响起:“阴差拿人,闲杂退避!!”

    刷!就连离镜宫的光芒,都在这片喊声中暗淡。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