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她的特殊

作者:暖手宝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神级医圣10026刘子光爵少的天价宝贝神级龙卫总裁大人放肆宠极品全能高手帝国老公狠狠爱桃运神医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随身系统:暴君,娶我最新章节!

    他才轻舔了一点,便觉得体内内力翻涌,几秒钟后恢复沉寂,但却是醇厚了几分。

    谢景淮现在都不敢想,要是让人知道,小姑娘的血能提升自己内力的话,会引起什么样的疯狂。

    怪不得,怪不得她之前说自己是武器……

    若是身边带着这么一个宝库,确是能培养许多大杀器出来。

    但,谢景淮并没有想多久,他又感觉到顾浅还想咬着自己的唇了。

    但她一咬,却是咬上了他刚侵入的舌。

    没有任何留情的一咬,让谢景淮疼了个激灵,心里没由来的泛起了一抹愤怒。

    这小姑娘对自己下手真够狠的。

    舌头都要被她给咬断了。

    然,谢景淮却没退出来,而是任由她咬着,似是感觉不到疼痛一般,大手轻柔的拍着她疼的弓起来的后背。

    他看的出来她现在很痛苦。

    所以他陪着她一起痛。

    越是痛,他心里对顾家越是愤怒。

    他们究竟对这小姑娘做了什么?

    为什么一个好端端的人会变成这般?

    他一定,要查出来。

    不知道顾浅是不是恢复了一些意识,还是她不想伤害谢景淮,原本咬着他舌头的贝齿微微松了一些,她的小舌更是一点一点的将他推出去。

    他似是能听到她含糊的声音:“夫君……不能伤害……不能伤害他……”

    谢景淮幽深的瞳仁深处掠过一抹危险,强势又霸道的将她紧紧搂着,抵着她滚烫的额,在她的檀口中开始侵略扫荡。

    可能是因为第一次,他的动作有些生涩。

    但,男人学这种事情都是无师自通的。

    没过多久,他的动作便越发熟练起来。

    房间里原本沉重的气氛悄然的散了几分,空气温度逐渐升高,隐隐间透着几分暧昧。

    窗外高挂的月亮似是害羞,悄然躲进了云层中。

    谢景淮从未有过这么美妙的体验,让他如同整个人都身处在温泉之中,清明的大脑也混沌了几分,呼吸更是粗重而灼热。

    怀里小姑娘美好的娇躯正紧贴着他,他能清晰的感觉到自己身上的变化。

    心里那头沉睡的野兽似乎正逐渐苏醒,低低沉沉的声音似是在叫嚣着“吃了她!吃了她!”

    谢景淮俊颜中带着几分隐忍的狰狞,理智的线紧紧绷着,在他即将忍不住时,硬生生的止住,将薄唇远离了那美好的樱唇,紧紧抱着顾浅娇小的身子喘着粗气。

    “浅浅乖,有夫君在,难受了要喊出来……”

    似是激吻一场的缘故,谢景淮的嗓音变得低哑了几分,其中还带着几分磁性,好听的让人骨头都要酥了。

    顾浅小脸通红,娇唇上有几分红肿,微微闭上的眸因动情而染了几分嫣红,瞧起来魅惑的如同一只妖精。

    隐隐约约间,她能听到有人正在温柔的唤着自己,让她因疼痛而紧绷的神经缓缓放松了几分。

    额头上的滚烫也退了几分。

    似是对那人的气息熟悉,顾浅本能的朝他怀里凑了凑,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襟,似是溺水的人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紧紧的,不愿松手。

    “浅浅乖,有夫君在。”

    感觉到她的反应,谢景淮心里又些酸胀,有些心疼,将她的身子更是抱紧了几分,轻声的,一遍又一遍的在她耳边轻柔哄着:“乖,有夫君,不怕,不怕。”

    在亲吻她的那一刻,谢景淮莫名感觉到了从她心里透出来的不安和害怕,所以他才会深深的亲吻着她,想要给她安全感。

    脑海中尖锐的疼痛似是消了一些,顾浅模糊的意识也恢复了一些,她半睁着眼睛,似是半梦半醒的看着谢景淮,却没有说话。

    “浅浅乖,有夫君在。”

    谢景淮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腾出了只手探了探她的额头,感觉到那烫人的温度退了几分后,才稍稍的松了口气。

    恰好这时,莫问和芍药带着衣衫不整的问天从窗户滚了进来。

    问天在地上骨碌碌滚了一圈后,才勉强停住了身子,捂着自己的老腰哎哟哎哟了好几声。

    芍药手里提着问天的医药箱,如寒霜般冰冷的小脸浮现了几分绯红,看来,是刚刚去找问天的时候,碰到了一些事。

    “我说,谢景淮你这人太不厚道了吧?我正跟病患深入交流呢!你就把我拎过来了!”问天一边穿着外衫一边从地上爬起来,看都没看谢景淮就噼里啪啦说了一通。

    “这两人就跟鬼一样突然出现,把老子吓得都要不举了,到那时候,我媳妇儿下半辈子幸福谁来负责?!”

    “啰嗦。”谢景淮冰冷低哑的声音一出,正叭叭叭说话的问天像是被点了哑穴一般,直接住了嘴。

    此时,他才感觉到房间里的气压低的不像话,那熟悉的冷冽气息让他缩了缩脖子,尴尬的笑了声:“啊哈哈,那什么,病人在哪?来让我看看?”

    谢景淮用薄被裹住顾浅的身子,抱着她起了床,目光冷冷的看着问天:“在这,过来看吧。”

    “这……”问天一对上他那冰冷的眼神瞬间就怂了,吞了吞口水,开口道:“要么,你把人放在床上?我,我自己走过去看?”

    娘诶!

    现在的谢景淮很不对劲啊!

    整个人就像冰块一样,冷气不要命的往外冒,那张俊脸更是阴沉沉的,活脱脱就是一个阎王!

    他……他要是过去了,还能活吗?

    谢景淮没说话,寒眸冷冰冰的看着他。

    问天心一横:“成,我去看!”不就是死嘛!反正早死晚死都得死,不管了不管了。

    问天精兢兢业业的朝谢景淮的方向走过去,悄咪咪的看了一眼,发现被他抱在怀里的就是上次看病的小姑娘。

    一时间,他意味深长的看了一眼谢景淮,开始给她把脉。

    “不对啊。”问天顶着谢景淮那越发寒冷的视线给顾浅把着脉,眉头微微皱了皱:“这小姑娘……身体……”

    “芍药莫问,你们先出去。”还没等问天说完,谢景淮便打断了他的话,让莫问和芍药出外面去守着。

    他很清楚。

    顾浅身体的特殊,不能让太多人知道。

    毕竟,人心这东西,太难猜测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