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奶狼X钟薇薇“十一”

作者:陌言川 返回目录

推荐阅读:都市神级医圣10026刘子光爵少的天价宝贝神级龙卫总裁大人放肆宠帝国老公狠狠爱桃运神医土豪系统在都市

800小说网 www.800xiaoshuo.net ,最快更新戒不掉的喜欢最新章节!

    小奶狼X钟薇薇“十一”

    应驰的生日在10月20日,他以前比较少出去玩,对吃饭和KTV地点都不如钟薇薇了解,所以,定地方这件事钟薇薇全包揽了。

    自从谈恋爱后,应驰是越来越开窍了,或许算不上开窍,因为他有很多时候还是摸不透女孩子的想法,但他听应欢的,多做事总不会错的。所以,他跟钟薇薇在一起,很多事情他都抢着做,能做多少就做多少。

    用钟薇薇的话来说,就是听话的小学弟。

    他本来想自己搞定的,不懂没关系,问一圈就可以了。

    但钟薇薇说:“等我生日你再忙活吧,你生日就应该好好做寿星,懂不懂?”

    应驰想了想,心里高兴:“好吧。”

    钟薇薇心说:我还给你准备了一份大礼!

    她喜滋滋地去为生日会做准备,她计划做得很周全,人数也不多,两个宿舍的人,加上俱乐部几个关系好的队员,最多就二十个人。

    钟薇薇想了很久,不知道要不要请颜夕,怎么说颜夕都是应驰之前唯一的同班同学,不过她之前喜欢应驰,叫来会不会尴尬?

    她想了很久,把这个问题丢给应驰。

    应驰不知道颜夕喜欢他的事,他发微信给颜夕,邀请她参加生日会。

    颜夕回复得很快:好呀,我准时到[愉快]。

    其实颜夕知道应驰跟钟薇薇在一起的事,有同学说在小树林看见他们了,两人手牵手,她没有多意外,也不算很难过,或许是喜欢的不够深吧。

    有时候她会想一些现实的东西,如果她真的跟应驰在一起,能走多远?她父母会同意吗?

    以她对父母的了解,多半不会同意。首先应驰专业不是很好,以后的工作也不确定,主要是他只有一颗肾,以后会不会影响身体健康也不敢保证。

    很多不确定的因素,所以她不敢往前走一步。

    幸好,她没有跟应驰表白,再见面也不会尴尬。

    10月中旬之后,天气就开始凉了。

    生日那天,正好是周五,应驰穿了件白色连帽卫衣,黑色休闲裤,很阳光的打扮。

    钟薇薇贪漂亮,上面披了件薄薄的白色外套,下面还是短裙,纤细笔直的双腿露着,应驰去楼下接她的时候,一看见她的腿就忍不住皱眉,低声道:“你也不怕感冒。”

    钟薇薇笑:“不会的,你放心吧。”

    应驰看着她,终于忍不住直说:“你裙子太短了,我不高兴。”

    “哦豁?”钟薇薇挑眉,“真的吗?”

    应驰有些臊,低声说:“你腿好看,很多人都盯着你的腿看的。”

    钟薇薇无所谓:“我里面穿安全裤了,而且……”

    “而且什么?”

    钟薇薇靠过去,在他耳边呼气:“而且,别人看得见又摸不着,你担心什么?”

    应驰:“……”

    他耳根微红,他也没摸过好吧!

    钟薇薇狡黠的笑,拉着他手,“走啦。”

    他们作为东道主,要先过去的。

    应欢和林思羽后面一点过去,她们没有叫姜萌,几个人关系已经分裂,每天在寝室基本交流都很少,钟薇薇自然不可能邀请她去,免得气氛尴尬。

    钟薇薇跟应驰在门口打了辆车,上车后,钟薇薇有时候容易丢三落四的,做事也没应欢细心,只能在心里把今晚的事情过了一遍,以防有什么事情被自己漏掉。

    应驰转头看她:“我爸妈等会儿也来吃饭,我堂姐接他们一起过来。”

    钟薇薇忽然有些紧张,转头看他:“那他们知道我跟你在一起的事吗?”

    应驰沉默了一下,点头:“知道,我姐说的……”

    钟薇薇:“……”

    她谢谢应欢!

    应驰怕她误会和紧张,忙解释:“其实不怪我姐,是我妈先问起来的。”

    钟薇薇心里咯噔,咽了咽口水:“阿姨怎么问?”

    应驰看她一眼,忽然笑起来,那双桃花眼一眯,竟然有些狡猾:“我妈说看你那段时间老去看我,给我熬鸡汤,细心照顾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就问我姐你是不是喜欢我。我姐很聪明,她说是我先喜欢你的,不好意思追……”

    果然还是老一辈的眼神毒辣。

    瞒都瞒不过……

    钟薇薇哼了声:“你就编吧!”

    她才不信他。

    就他那样,阿姨能看得出来他喜欢她?

    应驰笑了声,拉住她的手放在腿上,低声说:“反正我姐是这么说的,我也这么认了,要是我妈问起,你别乱说啊。”

    钟薇薇瞪他:“你胆子越来越大了啊!”

    应驰低头看她,觉得她说的不对,怕司机听见了笑话,他靠在她耳边说:“我觉得我是对你越来越好了,才会这样,想多为你着想。”

    钟薇薇耳根微软,心更是软得一塌糊涂。

    吃饭地点是上次应欢过20岁生日的地方,应海生和陆镁还记得,他们比应驰和钟薇薇还早一点到。应驰拉着钟薇薇一下车就看见他们了,钟薇薇突然有些不好意思。

    应海生和陆镁笑着冲他们挥手,应驰挠挠头,也有点不太好意思,钟薇薇深吸了口气,跟他走过去,跟以前一样熟稔地打招呼:“叔叔阿姨,你们来这么早啊。”

    应海生忙摇头:“不早不早,刚到几分钟。”

    钟薇薇这姑娘从初中就跟应欢关系好,经常上他们家,小姑娘长得漂亮,性格又开朗大方,他们之前是怎么也想不到她会喜欢应驰,而且是在应驰没了一颗肾之后才跟他在一起的,如果不是真喜欢,怎么可能不介意?应海生和陆镁知道后,这些天一直在感慨,也让两人,尤其是应海生,心里有了点安慰。

    至少,应驰不会因为给了他一颗肾,对以后的生活影响太大,起码有好姑娘愿意爱他。

    至于其他的……

    他想到就觉得心口疼得慌。

    陆镁越看钟薇薇越喜欢,笑眯眯地说:“我今天轮休,在家也没什么事情,怕遇上高峰期堵车就早点过来。”

    钟薇薇观察他们的神色,安下心来,她之前还担心他们会说她,看来她想多了。

    她心里得意:我真是人见人爱!

    钟薇薇没有提前点好菜,所以四人先上楼,她做主点了菜,七点这样上菜。

    陆镁看着钟薇薇,本来想偷偷问一句,她父母知不知道她跟应驰的事,但是想想两人年纪还小,以后的事说不定。又看看应驰,觉得这小子是真走运了,傻乎乎的就多了个女朋友。

    应欢跟林思羽很快就到了,一起来的还有徐敬余,他去接的她们。

    徐敬余微笑:“叔叔阿姨。”

    陆镁笑着招呼:“哎哎,快来坐着。”

    她心里美滋滋的,闺女儿子都有对象了,要是他们都能长久,那她跟应海生就没什么可操心的了,也没遗憾了。

    应欢看看应驰和钟薇薇,拉着徐敬余坐过去。

    接着,是颜夕,她笑容灿烂:“应驰,我来啦。”

    应驰笑了,“你好准时。”

    “那当然了,我很有时间观念的好不好?”颜夕看过去,又笑着打招呼:“叔叔阿姨,我是应驰的同学。”

    应海生笑:“哦,就是之前唯一个一个同学吗?”

    陆镁恍然:“我听说啦,你转专业了是不是?”

    颜夕走到林思羽旁边坐下,笑道:“对的,不过我还是应驰的同学啊,毕竟他这四年也没可能有其他同学了。”

    “哈哈,说得对。”

    颜夕看向钟薇薇和应驰,轻软地说:“恭喜你们呀。”

    钟薇薇大气地微笑:“谢谢小学妹。”

    应驰有些不太好意思,挠挠耳朵,“谢谢。”

    很快,刘卓他们也来了,石磊那几个是最后到的,刚结束训练就赶过来的。

    石磊嗓门大:“哎,小祖宗,还没上菜啊,我们卡着点来的,都饿着呢!”

    杨璟成笑嘿嘿:“就是,中午饭都没吃饱,就等着今晚呢。”

    他们身后是赵靖忠,那大块头把身后的人都挡住了,他走进来之后,应驰才看见陈森然和刘敞,吴起和刘教练和韩沁也来了,他看着他们,笑了笑:“马上就上了,保证管够。”

    他已经很长时间没去过俱乐部了,怕触景伤感,上次跟他们见面还是在奥运会上。他忽然觉得自己这么不够勇敢,下意识逃避一些东西,比如以前一起拼搏的队友。

    吴起走过来,笑着拍拍他的肩膀,说:“还是很结实啊。”

    应驰笑笑:“教练快坐。”

    想了想,又说:“最近早上起来跑步了,强度不大,就是不想让自己的身体闲着,慢慢恢复一点运动。”

    他从小就好动,初中高中不是专业运动员,但每天基本的运动都不会少,跑步打球打拳一样不少,更别说后来一年多的系统训练了。身体已经习惯每天运动了,就算医生觉得一颗肾需要减少运动,不要过于劳累,但对于应驰来说,基本的运动量才是生命的延续。

    钟薇薇有些惊讶地看他:“你早上开始跑步了?”

    她竟然不知道。

    应欢也有些惊讶:“你怎么没跟我们说一下。”

    应驰挠挠头,笑了声:“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的,我觉得还挺有劲儿,跑个几千米没问题。”

    应海生皱眉:“那怎么行,医生之前怎么说的?”

    陆镁也不赞同地看向应驰,这时,徐敬余嘴角弯了弯:“叔叔阿姨,你们不用太担心,他以前的训练量比现在大好几倍,现在只是跑几千米,不会有问题的。”

    应欢抬头看他,应驰也看了他一眼。

    徐敬余淡淡地笑:“哪有那么弱……”

    应驰:“……”

    他脸一抽,总觉得徐敬余后面还有个“鸡”字没说出来。

    不止应驰,应欢和钟薇薇以及石磊几个都心领神会了,石磊和杨璟成实在忍不住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应海生陆镁:“……”

    夫妻两看一群人笑得开怀,有些莫名其妙,有什么好笑的?

    应欢笑着跟他们解释:“没事,他们队员开玩笑的。”

    应海生和陆镁似懂非懂地点点头,哪里知道,他们儿子和未来女婿,一个骂对方“野鸡”,一个说对方“弱鸡”,幼稚得不行。

    菜很快就上了。

    大家吃得开怀,石磊和杨璟成话多,刘卓和李成辉也善谈,整个饭桌都很热闹,只有陈森然还是跟以前一样话少沉默,偶尔接个茬,存在感很低。

    饭后,还有二场,也是应欢过二十岁生日的地方。

    姐弟俩先把应海生和陆镁送上车,让他们先回去休息。

    包厢里,林思羽第一个霸了麦,石磊和杨璟成看看吴起的脸色,慢吞吞地开了几瓶酒,顺道看向徐敬余,“敬王,喝吗?”

    徐敬余不轻易破酒戒,他看看应欢,嘴角弯了下:“来一点吧。”

    “得咧!”

    钟薇薇跟应驰坐在沙发上,她跟应驰说:“你别喝酒。”

    应驰点头:“好。”

    钟薇薇又说:“不过好像不喝不好,如果要喝的话,我替你。”

    应驰皱眉,不同意:“万一你醉了怎么办?”

    钟薇薇心想,醉了更好,胆子大一些。

    “不会的,我酒量好!”

    没一会儿,大家就玩开了,快十二点的时候,服务员把蛋糕车推进来,钟薇薇拉着应驰起身,林思羽点了一首“生日快乐”,一群人围着蛋糕。

    石磊举着酒杯,看向应驰,过去拍拍他的肩:“小祖宗,说句掏心窝的话,看见你这样磊哥我特别高兴。”

    杨璟成也举起酒杯:“看见你有女朋友,我不怎么高兴,明明当初跟钟薇薇她们联谊的是我们!靠了,我之前还给钟薇薇发了不少微信呢!”

    林思羽看向他,毫不留情地戳穿:“你给我也发了不少,所以你喜欢谁?”

    杨璟成:“……”

    他挠挠头,尴尬地笑了笑:“我那不是想跟你们做朋友吗?别多想。”

    钟薇薇哈哈大笑。

    应驰却皱眉:“原来你们以前还想追薇薇?”

    石磊:“……咳,也不是追,就聊聊天。”

    杨璟成也忙解释:“她也没回几句……”

    林思羽看着他们,语重心长道:“怪不得你们没女朋友,这么聊骚是聊不到女朋友的。”

    杨璟成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们女孩子就是看脸!”

    石磊愤愤:“就是!你看应驰那样像是会追女孩子吗?这都可以有女朋友,我们这么幽默风趣怎么就单身了呢?!”

    这时,刘卓幽幽道:“看脸。”

    “哈哈哈哈哈哈哈!”

    “致命打击!”

    包厢里又是一阵爆笑,这群人太搞了。

    吹蜡烛之前,应驰闭上眼睛,许了愿。

    少年睫毛很长,冷白皮,闭上眼许愿的模样格外好看,钟薇薇拿出相机给他拍照,给众人拍照。

    最后,应欢拿过相机,给她跟应驰也拍了几张。

    今晚,注定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夜里十二点半,大家陆续散场,应欢跟徐敬余走了。

    钟薇薇喝了不少酒,脸有些红,但她没醉,她酒量确实不错,她想去买单的时候,被告知已经有人买过了,她想了想,估计是应欢和徐敬余买的。

    忍不住嘀咕:“真是……说好了我买单的……”

    应驰把石磊他们送到门口,刘卓靠过来,意味深长地问:“你今晚还回宿舍吗?”

    应驰点头:“回啊,你们先走。”

    不过,这会儿晚了,宿舍不一定能进去,就算能进去也会宿管骂。

    好些人不打算回去了,打算在附近找个便捷酒店住一晚。

    这些人都比较自觉,开开玩笑就算了,倒是走得利索,给应驰和钟薇薇留空间。

    应驰看着他们上车,转头去找钟薇薇,钟薇薇已经走到他身后,其他人全都走了,他愣了一下:“你室友呢?”

    不是一起打车回去吗?

    钟薇薇挽住他的手臂,慢吞吞地说:“她呀?跟颜夕一起走了。”

    应驰哦了声,伸手就要拦车,被钟薇薇拉住,他低头看她,有些不解:“怎么了?很晚了,你不想回宿舍吗?”

    “不回宿舍了,现在还有谁回去啊,回去找骂吗?”

    “那……我送你回家?”应驰知道石磊他们去开房了,他不敢多想,“这个时候送你回家,你爸妈会说你吗?”

    他们那片区比较远,从这里打车回去至少要一个小时,回到家估计都凌晨两点了,太晚了。

    钟薇薇抬头看他,眼睛水润清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喝了酒的缘故,应驰总觉得她眼神有些勾人,是醉了吗?不,钟薇薇没醉,她靠过去,在他耳边吃吃地笑:“小学弟,平时在小树林胆子不是挺大的吗?怎么现在怂了?”

    应驰耳根忽然红了,低声叫她:“薇薇……”

    别逗他了,他不禁逗的。

    钟薇薇微仰着脸,脸蛋微红,借着一点酒意,大胆地说:“我们今晚不回去了,好不好?”

    应驰喉尖滚动,眼睛定定地看她,耳根臊红,低声问:“你确定吗?”

    “确定啊,我房间都预定了!”

    “……”

    应驰已经有些口干舌燥,“几、几间?”

    钟薇薇挽着他往前走,心跳得很快,但心情莫名愉悦,“你猜!”

    应驰:“……”

    他满脑子都是梦中景,猜不透了,也不想猜,他突然想到某种可能……钟薇薇是不是想把自己送给他?他想到她说过,纪念品要留着跟男朋友用,要跟他用。

    她……没送他生日礼物。

    按照她的性格,不应该的。

    但是这种事情,他只敢在梦里想过,不敢相信现实离梦境这么近。

    他脚步有些虚浮,低头看向牵着他的姑娘,心头一热,反手握紧她的手,又叫了一声:“薇薇……”

    钟薇薇抬头看他,笑弯了眼:“怎么了?还是你想回宿舍?”

    应驰耳根微红,坚定地摇头:“不是。”

    就算今晚盖被子纯聊天,他也想跟她在一起。

    而且,不会纯聊天的,接吻还是有的……

    ……

    走进电梯,这么晚了,电梯里只有他们两个人,应驰手心开始出汗,钟薇薇食指勾勾他的掌心。别看应驰皮肤那么白,长相也比一般少年漂亮,但他毕竟是拳击手,手臂肌肉线条依旧有力,手背青筋微微暴起,掌心也是有茧的。

    她靠在他肩上,唇几乎贴在他脖子上,轻轻一呼气:“你很紧张吗?”

    应驰身体微微发热,闻到淡淡的酒气,喉结滚动了一下,才低头看她,强装镇定:“没有。”

    “骗人。”

    “……”

    叮……

    电梯门开了。

    应驰拉着她走出去,从她手里拿过房卡,暗自深吸了口气,可他耳根越来越红,脸也开始发热,只有抓着她的手攥得更紧。

    钟薇薇跟在他身后吃吃笑:“小学弟,不要紧张,我们就聊聊天而已呀。”

    应驰:“……好。”

    两人到了房门口,钟薇薇就开始粘在他身上,“你说真的吗?”

    应驰:“……”

    都是你说的!

    他刷卡开门,门一开,钟薇薇就搂住他的脖子,应驰搂住她的腰,两人粘在一起进了房门。钟薇薇花了两千多块订了江景房,偌大的落地窗,月色透过玻璃洒入,城市灯火一映入眼底,一切都如梦如幻,勾人遐想。

    应驰之前从未敢幻想,他会跟钟薇薇在这样梦幻的地方呆一整晚。

    更不敢想……

    他们或许会在这里做尽亲密之事。

    钟薇薇除了在暗恋这件事上委屈了自己几年之外,其他事情很少会委屈自己,比如,这是她跟应驰的第一次,她觉得应该在一个很美好的地方发生才行。

    而且,她也不缺这个钱。

    应驰有些口干舌燥,他甚至有些舍不得开灯了,怕破坏此刻的气氛。

    钟薇薇勾住他的脖子,仰头吻他的唇,应驰顿了一秒,立即凶猛地回吻她。她发现,只要一在黑暗的地方,看不见他脸红的窘态,少年就会变得大胆热情,有时候甚至有些失控,像一头小狼。

    她很享受他这种状态,因为只有她能感受到他身体里的兴奋与冲动,这种悸动无法言喻。

    两人就靠在门边,吻得难分难舍,应驰的手已经摸进她衣服里了,钟薇薇脑子还保存一丝丝清醒,推推他,微喘着气:“应驰,我要先洗澡……”

    “好……”他嗓子干哑。

    钟薇薇下午就来过了,睡裙和卸妆包等等都在这里。

    应驰说了好,却抱着她不放,钟薇薇忍不住笑,从他手里扣出房卡。

    灯光亮了,她看清他红透的耳根,上手摸了摸,笑盈盈地看他:“等我哦。”

    应驰:“……”

    他垂下眼,又是一个干哑的“好”。

    钟薇薇拿了衣服和包走进浴室,应驰走到窗前,用力搓了搓脸,感觉整个人激动得有些抖,他闭上眼,感受身体里的热度在一点点攀升。

    不知道等了多久,浴室门开了。

    钟薇薇穿着一条吊带裙走出来,皮肤白皙,长发吹到半干,微润地垂在胸前,她看向应驰。

    应驰缓缓走过来,钟薇薇勾住他的脖子,在他唇上亲了一下,“等你。”

    应驰:“……”

    他身体热度又攀升,有点舍不得去洗澡了。

    少年被钟薇薇推开,他迅速去洗了个澡,还没做什么,他身体已经有反应了,自控力是不是有点差?等会儿会不会影响发挥?他努力回忆梦中的场景。

    钟薇薇把纪念品从包里拿出来,所有的都在这里,她只拿了一个,走向床边,塞进枕头底下,再把灯光调暗,确定氛围很美很好之后,她也开始紧张了。

    应驰直接披了件浴袍出来,他头发也是微湿,少年脸庞轮廓清晰好看,钟薇薇咽了下喉咙,从床边站起来。她走过去,勾住他的脖子,应驰在她吻上他之前,低头吻住她。

    不能什么都让她抢先。

    这件事,必须男人主动!

    应驰把她打横抱起,几步走向床边,他实在太激动紧张了,快走到床边的时候,脚下被地毯绊了一下,他心里发窘,钟薇薇轻轻笑了声,贴上他的耳朵,小声问:“你是不是很紧张?别紧张啊……”

    他一恼,一个大步,直接把人压进柔软的大床上,低头就吻住她,含糊低喃:“我没有紧张,我只是……只是太激动了。”

    “真的吗?”

    “嗯……”

    他吻到她耳朵,低低地说:“感觉像是在做梦……”

    钟薇薇被他亲得痒,呼吸也重了,她小声笑:“你做过梦吗?梦到我了吗?”

    应驰:“……”

    梦境与现实重合,他滚动了几下喉结,嗓音闷闷地:“嗯……”

    钟薇薇愣了一下,她没想到纯情少年还会做这种梦,双腿从他身下挣脱,右腿勾住他的腰,故意问:“你梦到我什么了?”

    应驰有些恼,她明知故问,就知道逗他!他闭上眼堵住她的唇,用力地吻她。

    两人都有些喘,也没经验,只有本能地想要贴近彼此。钟薇薇摸到他的腹部,他身上还是有点肌肉的,身体结实坚硬,她碰到手术疤,手指轻轻摩挲。

    应驰呼吸粗沉,有些受不了她这么碰,拿开她的手,低头用力地,一寸寸地吻她……

    直至,两人坦诚相待。

    应驰像触碰艺术品似的,修长的手指在她身上摩挲,感受她的轻颤后,越来越兴奋,他一兴奋手就不受控得用力,钟薇薇双腿在他腰侧乱动,被他按住。

    少年力气还是很大,她没办法,渐渐处于弱势,被动。

    “纪念品……”她提醒他。

    “嗯?”

    钟薇薇倾身,在他耳边低语:“奥运会的纪念品,我带来了。”

    应驰低头看她,眼睛都是红了,她从枕头下摸出来,塞进他手里,“这个。”

    他闭上眼,脑袋埋在她颈窝轻蹭,“薇薇……”

    “嗯?”

    “我太喜欢你了。”

    “我也太喜欢你了。”

    喜欢你,想把你变成我的。

    我也一样。

    钟薇薇除了一开始喊了几声疼,后面都没怎么喊,尽力配合他,应驰如梦中那般肆意在她身上驰骋。她看着少年微皱的眉,与全然不同的气质和神色,感受他极致的兴奋和愉悦,手捧住他的脸,吻住他的唇。

    结束后,应驰安静地抱着她,唇在她脖子后面不断地亲。

    两人都没说话,极致的安静和温柔气氛。

    钟薇薇满脑子的柔情蜜意,而应驰想的则是刚才的事,他觉得自己表现得不太好……

    过了一会儿,她转头看他,“去洗澡吗?”

    应驰耳根还红着,他低头看她,“好……”

    从浴室出来,应驰再一次把人压住,一边吻着她,一边伸手在枕头底下摸,从左边摸到右边,什么都没摸到,他愣住,低头看她。

    “薇薇……”

    钟薇薇知道他还想要,她有些心软,下一秒,又说服了自己,不能让他这么不节制!

    她抬头看他,小声说:“今天就这样好吗?而且我只带了一个。”

    应驰:“……”

    只带了一个纪念品吗?

    酒店里有,这个不影响……

    应驰一双桃花眼如渗了墨,漆黑无比,他低哑道:“你还疼吗?”

    钟薇薇含糊地点头:“嗯……”

    应驰深吸了口气,他翻身躺到一侧,抱住她,闷闷地:“那我抱你睡。”

    “好……”

    已经很晚了,钟薇薇也是真的累,她没一会儿就睡着了。

    应驰半天没睡着,有点难受,他去厕所遛鸟放水,回来倒了杯水,他系上浴袍,前襟微敞,露出结实的胸膛。他走到窗前,拉开一点窗帘,透过缝隙俯瞰江景,还是觉得像做梦。

    过了一会儿,他放下窗帘,走回床边,经过沙发的时候,不小心碰到钟薇薇放在沙发扶手上的包,包晃了一下,掉了下去……

    他眼疾手快地抓住包带,包包一倾,哗啦啦掉出一堆东西,包括十几个花花绿绿的纪念品……

    应驰:“……”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地上散落的纪念品,然后慢慢蹲下,捡起一个。

    ……再慢慢抬头,看向床上被动静吵醒,正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看过来的钟薇薇,他抿紧唇,就那么看着她。钟薇薇看清他手上的东西,顿时吓醒了,眼睛瞪大。

    两人互相瞪着对方。

    钟薇薇干咳了声,先发制人:“你干嘛!”

    应驰把口红和粉饼之类的东西都捡进包里,然后把十几个纪念品都放在手里,起身走向她,脸色微沉,皱着眉,居高临下地看她,“薇薇,你为什么要骗我?”

    钟薇薇心虚:“……因为我疼。”

    “……”

    他才不信,她知道的,如果她说真的喊疼,他就不会再做。

    应驰此时忽然变得聪明起来,他在床边坐下,跟她平视,“你是不是觉得我一颗肾,不适合再做,也不想让我费力?”

    钟薇薇:“……”

    她扑过去抱住他,“绝对没有。”

    应驰推开她,直接松手,十几个纪念品散落在白色床被上,看起来颇为壮观和情色……钟薇薇抓着被子,扫了一眼,莫名紧张,急忙安抚他,“真的没有,你信我。”

    应驰:“我不信。”

    钟薇薇:“……”

    应驰抿紧唇,有些不悦:“你肯定是觉得我身体不行。”他看着她,“我知道你不介意我比正常男人少一颗肾的事,所以我从来不问,但是……”

    钟薇薇看着他这样,突然慌了,刚要解释,就被人猛地扑倒,压住了。

    她喘了一口,心惊肉跳地看着身上的少年。

    少年恶狠狠地盯着她,耳根臊红,也不知道是急的还是窘的,他有些气急败坏:“但是我真的没你想象中的那么弱,你还骗我!就是觉得我不行!”

    钟薇薇:“……”

    她耐着性子,摸摸他的背脊,试图安抚这个随时可能狼变的少年,小心翼翼道:“我真的没有觉得你不行,我就是……”

    是什么?

    就是怕他太累……

    但这话多男人来说,意思差不多,她不敢说。

    应驰又气又恼:“你是不是跟徐敬余一样,把我当弱鸡了?”

    钟薇薇:“……没有!”

    两人互相看着对方,钟薇薇仰头去亲他,应驰没躲,甚至恶狠狠地吻她,又凶又急,跟小狗似的啃着她,从嘴唇到下巴,再从脖子到精致的锁骨……

    慢慢的,气息就沉了。

    少年扯开浴袍,掀开被子,手一按,几个纪念品就被压在掌心下,他手抓了一下,覆在她身上,嗓子沙哑地在她耳边磨蹭:“薇薇,我还想……”

    钟薇薇:“……”

    说不吗?

    她还没说话,那家伙的手已经开始从她小腹往下进犯了,她喘了声,没忍住叫了出来,身体瞬间软了。应驰抬头看她,眼睛有点红,耳朵也是红的,她刚要说话,就被他堵住了唇,含糊道:“你还是别说话了,薇薇别拒绝……”他似乎是有些不好意思了,“薇薇,你声音真好听!”

    钟薇薇:“……”

    第二次结束,钟薇薇面色绯红,浑身瘫软,一转头,就看见几个花花绿绿的纪念品散在四周,感觉特别情色,她忍不住捂脸。

    应驰亲了一下她的手,有些得意地笑了声。

    ……

    第二天中午,应驰去续房,两人又住了一晚。

    钟薇薇还是被压的那个,事后她望着天花板,觉得事态超出自己的掌控了。

    周日晚回到寝室后,钟薇薇悄声问林思羽:“应欢没回来过吧?”

    林思羽摇头,挤眉弄眼地问她:“怎么样,小学弟还行吗?那个……一颗肾有影响吗?”

    钟薇薇:“……”

    她顿了顿,叹了口气:“小学弟年轻,一颗肾又怎么样,架不住他狂热的心和躁动的身体。”

    林思羽哈哈大笑:“我就说,怎么说也是运动员出身,又年轻,不应该……”

    钟薇薇不想说话了,她得想办法控制一下。

    应驰回到宿舍,被刘卓调侃了一番,不管他们怎么开玩笑,他就是闭口不谈,那是他跟薇薇两个人的事,不是炫耀的资本,也不想跟任何人分享。

    两人每个星期出去住一晚,当然不会再像第一次那样奢侈。

    钟薇薇一开始明确说了一周一次,不能纵欲,但应驰那家伙自动开荤之后,越来越不要脸了,偏偏钟薇薇心软,看不得他红着耳朵求欢的模样。

    一周一次,变成一周一晚两次。

    应欢是在寒假的时候才知道钟薇薇跟应驰已经进展飞速,原因是,两人外出旅游一周,钟薇薇要她帮忙打掩护,才跟她坦白的。

    怎么说……

    如果钟薇薇男朋友换个人,两人肯定就无话不谈了,或者好奇地询问一下,毕竟之前钟薇薇也好奇过她跟徐敬余,开过些玩笑。但钟薇薇男朋友是应驰,有谁会去讨论弟弟的X生活吗?太尴尬了!完全不会!

    钟薇薇也不是故意瞒着的,确定有点不好说,不过这不影响两人的亲密关系。钟薇薇跟应驰出去疯玩的那几天,应欢尽职尽责地给他们打掩护,主要是应付钟薇薇父母那边。

    不过应欢有些担心:“薇薇,你爸妈会反对你跟应驰吗?”

    钟薇薇笑:“我觉得不会,以前应驰上采访的时候,我爸妈就夸过他,不是普通的那种夸,是真心实意觉得他通透,我让你打掩护只是不想被过多打扰,等读研的时候再跟他们坦白。”

    钟父钟母思想还算开明,他们没反对钟薇薇大学恋爱,就是钟母比较爱唠叨,钟薇薇怕耳朵受灾,也怕他们问多了,她现在就很享受跟应驰谈恋爱的感觉,想再偷偷藏两年。

    应欢出国后,钟薇薇研一,她在学校附近租了套公寓,两室一厅,环境很好,她再布置一番,就是一个家了。

    应驰大四,准备考研,也一边恢复训练,心底有一簇小火焰,始终没办法熄灭……

    他想再试一次。

    看看自己能不能再次站上拳台。

    应驰以为钟薇薇租房是为了跟他同居,帮她把东西搬完后,高兴地说:“我下午也把东西搬过来,以后房租我来付吧。”

    钟薇薇打开行李箱准备整理衣服,抬头看他,轻笑出声:“我说了要跟你同居了吗?”

    应驰:“……”

    他脸上的表情变了又变,特别精彩。

    “不是吗?”

    “不是!”

    “……”

    钟薇薇直接在地板上坐下,应驰走过去,在她面前蹲下,皱眉问:“为什么?”

    钟薇薇抬了下眼,“哼,因为你索求无度!”

    应驰:“……”

    他腿一伸,也坐在地板上,反手撑在地板上,人往后仰,看着天花板,低低地叫她:“薇薇……”

    “……干嘛?”

    又是这个腔调。

    又要来卖可怜了?

    不上当!

    应驰问她:“薇薇,我今年几岁?”

    钟薇薇:“……”

    她转头看他,还是回答:“21岁。”

    应驰还是看着天花板,幽幽叹了口气:“21岁……”他转头看她,桃花眼一垂,可怜巴巴地模样,说话却越来越凶,忽然整个人扑过来,把她压在地毯上,“21岁?我才21岁!所以你为什么要把我当成一个中年男人对待!一周一次,亏你说得出口!”

    钟薇薇:“……”

    她用力幻想,幻想中年的应驰,怎么也想不出十几年后他的模样……

    “说啊!为什么!”

    “你就是把我当弱鸡!我才21岁!还没年老色衰呢!我长得这么好看!你竟然……”

    “薇薇……”

    钟薇薇:“……”

    直觉有点不好,她闭上嘴,眨眨眼。

    应驰咬了下嘴唇,垂眼看她,耳根微红,眼瞳漆黑,笑起来有几分妖孽感。

    他低下头,埋在她肩窝里,轻轻地吻,感受她的颤粟,低声说:“明明你也很喜欢的,你这样我会心疼,会觉得自己没有满足你。我知道控制,但我也知道自己身体还好,我也知道要把体力留一些给训练。”

    钟薇薇忙喊:“我超级满足!”

    “你担心的这些我都知道,只是……”

    “……什么?”

    钟薇薇轻颤,闭上眼。

    应驰咬住她的耳垂,一下一下地舔吻,忽然笑了声:“只是,我真的没你想的那么弱,也不会太放纵,所以你真的不用把我当弱鸡!”

    钟薇薇:“……我没有。”

    “你有!”

    “……”

    应驰自她肩窝抬头,看着她,“要不要试试,看看一晚上我能做几次?”

    钟薇薇:“……”

    不要,不想。

    他比前两年看起来成熟了些,头发也剪得短了些,气质介意少年和男人之间,这个年纪的男人其实是最诱人的。她咽了咽口水,闭上眼睛……

    “那就放纵一次,只能一次……”

    下一秒,就听见他愉悦的笑声:“好!”

    最后,应驰以她一个人住不安全为由,硬是挤进公寓里,分走一半被窝。

    两人开始甜蜜的同居生活。

    前提是……

    一周一晚两次。

    一个月只准放纵一次。

    ……

    钟薇薇在校外租房是个秘密,父母不知道。

    她家条件还不错,刚上大学的时候,父母就以她的名义买了一套房,不过离A大比较远。研一下学期,父母问过她,如果读研不想住校的话,可以在A大附近买一套小户型。

    她拒绝了,说:“买那么多房子干嘛,等我结婚再买吧。”

    如果以后她还要买房子的话,那一定是跟应驰一起奋斗,两人一起买。

    钟母看着她,笑眯眯地问:“想得那么远,男朋友都不见你谈一个。”

    钟薇薇眨眨眼:“我有男朋友啊。”

    这下可把钟母和钟父惊到了,两人急忙问:“什么时候谈的?男方还是学生?”

    “是学生,比我小一届,在准备考研,嗯……”她看着父母的神色,缩着脖子吐了下舌头,“其实你们也认识,在一起蛮久了。”

    “我们认识?比你小一届?”

    两人想了一下,互相看看对方。

    钟父张张嘴,看向钟薇薇,不确定地问:“应驰?”

    钟母愣住,也看向钟薇薇,等她回答。

    钟薇薇笑眯眯地:“对啊,他人特别好你们知道的,跟他在一起我绝对不会委屈。而且,他长得真好看,我这么多年就遇上过更合我眼缘的男生,都没他好看。”说着,她把脸埋进抱枕里,开始撒娇,“反正,你们不要反对,我知道你们担心什么,他身体没问题,好好的。学业也没问题,以后什么都会好的。”

    “我特别喜欢他。”

    她抬头,看着父母,红着脸重复。

    父母看着她,愣了一阵,过了一会儿,钟父回过神来,说:“你带他来家里看看?”

    钟薇薇心说他早就来过了,不过面上笑眯眯地:“不着急吧,又没到谈婚论嫁的时候,他还是学生,过两年吧。”她不想给应驰太大的压力,她想,在他最有自信的时候才把他带回家,让父母看见,这是她喜欢的男人。

    钟母嘀咕:“就看看也不行?”

    钟薇薇:“你们在电视上看过的啊。”

    钟母:“……”

    “爸妈,你们相信我,他是最好的选择,我跟他在一起特别开心。”

    钟父钟母互相看看对方,哎,女大不中留啊!

    ……

    应欢在德国一直关注他的身体情况,钟薇薇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把数值发给她,应驰十分配合。应欢回国前夕,钟薇薇问他:“你觉得自己现在的身体状态恢复到什么程度?”

    什么程度?

    应驰努力感受,笑了下:“大概是第一次跟徐敬余打拳的状态吧。”

    钟薇薇夸张地说:“哇!你跟徐敬余还真是相爱相杀,你现在还记得第一次跟他打拳时的状态。”

    应驰:“……”

    他解释:“那是因为我那时候比较弱!”

    钟薇薇哈哈大笑。

    应驰抿了下唇,嘴角有了点笑意,轻声说:“大概是,一切从头再来吧。”

    钟薇薇眼睛忽然红了。

    她走过去,抱住他,轻声说:

    “好,这一次,我陪着你,我们从头再来。”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